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三百六十七章,日本(3)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郑森迎了上去,李香君则紧紧地跟在后面。

    “辛苦了。”郑森对董酉道。

    董酉的小脸一片苍白,但却偏偏强打起精神来道:“夫君每日里四处奔走,才是真辛苦。妾身这又算得什么?”

    李香君也赶忙上前来下拜道:“奴婢见过夫人。”

    董酉转过头看了李香君一眼,微微一笑,却转头对郑森道:“这便是李家妹妹吧?果然不凡,难怪夫君喜欢。”然后又转过头对李香君笑道:“妹妹快快起来,你我都是姐妹,我哪里受得起这样的大礼。”

    李香君又拜了一拜道:“多谢夫人。”却才站起身来。

    很多人都误以为中国古代的时候实行的是一夫多妻制,一个有钱的男人可以有好几个老婆。其实这种看法并不正确。中国古代的时候,一直实行的是一夫一妻制。妾是算不得妻的。妻是家里的内当家,算起来也是家里的主人。至于妾,从本质上来讲便只是奴仆而已。看过《红楼梦》的都知道贾政有个妾叫做“赵姨娘”的,虽然是算起来也是贾政那一个辈分的,但却经常会被似乎应该是晚辈的王熙凤教训得狗血淋头。原因也简单,王熙凤虽然算晚辈,但她却是主人,赵姨娘虽然是长辈,却是个妾,只能算是奴仆。一个奴仆还能有什么辈分?所以在《红楼梦》中甚至还有贾赦把自己的小妾秋桐赏给自己的儿子贾琏做小妾的荒唐事情。这其实也不奇怪,因为在当时的人看来,妾只是奴仆,甚至只是一种物品,虽然老子的妾赏给儿子实在是有点不像话,但是在士大夫之间,相互赠送小妾,交换小妾什么的,却是常见的事情,送一个小妾给别人,和送人家一把折扇什么的其实也差不多。

    既然妾的地位其实不过是奴仆甚至是物品,那么作为女主人的妻子自然也有处置她的权利。所以别看一般的家庭里,做妻子的有时候还会叫她一声“姨娘”或者称她一声“妹妹”,但生了气,翻了脸,拿出家法来暴打她一顿,只要不打死,却也都是和合理合法的。甚至于干脆让人到外面去叫个人牙子来,把这个不懂事的奴仆发卖掉,也是常有的事情。比如秦淮八艳之一的柳如是,当年还叫杨爱的时候,就曾被主母发卖过,要不然也不会沦落于风尘之中。而另一位寇白门,一度给保国公朱国弼做了小妾。后来朱国弼投降满清之后缺钱,竟然差点就把寇白门和其他的一些女子一起打个包,批发出去换钱。

    正因为妻和妾之间的地位如此悬殊,所以在古代的士大夫家庭中,所谓妻妾争宠,弄出什么“宫心计”什么玩意出来的机会其实非常小。而做丈夫的,即使非常宠爱小妾,一般来说,当妻子和妾发生矛盾的时候,出于社会普遍压力,他也会站在妻子这边的。

    李香君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自己要想在郑家过得好,第一重要的就是要处理好和郑森的正妻,也就是这位出身官宦人家的董小姐的关系。而第一次和她见面的时候的礼节态度更是极端重要,因为这会直接决定了她对自己的第一印象。

    “好了,都上车吧,你们第一次坐这种小船,也要早点回去休息一下。要我说,阿酉你还是太着急了,再等两日,坐大船过来,却要舒服不少的。”郑森又道。

    一行人便上了车,郑森和董酉带着藕花上了第一辆车,李香君和环儿上了后面的一辆。随着马车夫甩动长鞭,车辆就向着郑森的小院驶去。

    “你怎么想着要去日本?”郑森问道。

    “这难道不是应该的吗?”董酉反问道,“你去接婆婆,做媳妇的难道不该跟着去服侍婆婆吗?我不去的话,这一路上谁照顾婆婆?总不能让那些粗使丫鬟们干这事吧?”

    “这话倒也有理。”郑森点点头道,“也是你的一片孝心。只是从台湾到日本可比从安平到台湾远多了,海路上的风浪也更大,即使换上大船,有时候也很晃的,你没坐惯海船,到时候怕是会晕的厉害。那可不是这么点点晕的,很多人能把苦胆水都吐出来的。到时候只怕你自己都需要人来照顾了。”

    “这话公公也和妾身说起过。”董酉道,“妾身也知道自己没出过远门,在海上不知道会怎么样。但是当初妾身还在娘家的时候,曾听到我爹爹教训弟弟的一句话,妾身觉得非常有道理。”

    “不知岳父说了句什么话?”郑森微笑着问道。

    “家父当时教训小弟说:‘有些事情,虽然很难,但只要是该你做的,或是你该做的,就是再难,也要去做。’”董酉正色答道。

    郑森听了,也正色道:“岳父说的,确实是正理。”

    董酉却又突然一笑道:“她大概也准备要去吧?妾身若不去,哪有点做妻子的样子?岂不是要被她比下去了?”

    郑森道:“她和你却不一样。你自小有父母兄弟教导提携,她却是个可怜人。她家原本是个小小的武官,虽然比不得你家世代书香,却也是个小康之家。她八岁那年,魏阉迫害东林,不知怎么就把她家卷了进去。这事情本来与她家也没什么关系,但一旦卷进去了,却也没半分钱道理可讲。他父亲死在监牢里,家就破了,后来便沦落风尘,却也可叹。她自小走南闯北的,路途上的事情原也比你在行。别的不说,她至少是坐惯了船的。嗯,带上她,若是在海上你晕的厉害,她也可以帮着照顾照顾你。我看藕花也是坐不得船的,真到了东洋海面上,只怕还不如你呢。”

    董酉嫣然一笑道:“我哪里有这个福气,倒是夫君这一路上也需要个女人照顾照顾。”

    “你别笑。”郑森却道,“就如你哪怕要在海上吃苦,也要去服侍婆婆,这是因为,这事情本来就是该儿媳妇干的。该你做,或是你该做的事情,虽然艰难,却也要去做。而对她来说,服侍你这位姐姐难道就不是应该她做的事情吗?”

    董酉笑道:“却不知她是不是这样想的。”

    正说话间,车却已经到了小院门口。马车停稳了,外面便有人拉开了车门。郑森首先下了车,董酉也站起身来,却见李香君已经站在马车门外了。她见了董酉赶忙微笑道,“婢子来扶夫人下车。”

    “怎敢劳动妹妹。”董酉微笑着这样说,但却还是将手伸了出去,搭在了李香君的手臂上。

    ……

    董酉在台湾又呆了十多天。这十来天里,郑森照例很忙,却也没多少时间陪着她。倒是李香君陪着她的时候更多一些。李香君的年纪虽然只比董酉大一岁,但阅历却不知道比董酉丰富多少。论起如何和人打交道,她的水平更是董酉不能比的。如今她刻意的要结好于董酉,加上董酉其实嫁到郑家之后很多地方其实也不太适应。比如说董家乃是世代书香的门第,家里的人,哪怕是丫鬟,虽然不能说能如郑康成婢那样善解诗经,却也是读过些书的,平时交谈起来,自然与众不同。但郑家除了整天不着家的郑森之外,却都是些没怎么读过书的武夫,丫鬟婢女,大多也都是大字不识。董酉到了郑家之后,虽然大家对她都很是友善,很是关心。但她却也是除了自己的婢女藕花之外,再也找不到什么可以说话的人。但李香君却不同,李香君琴棋书画可以说无一不通,能写诗,能填词,甚至还能讨论经义。这最后的一点倒是大大的出乎董酉的意外。

    董酉知道李香君曾沦落风尘,做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清倌人。所以她能写诗填词,擅琴棋书画,这些倒是并不出乎董酉的意料。只是秦淮河上的清倌人们虽然和那些书生们来往频繁,但是又有哪个书生会无聊到会跑到秦淮河上的画舫上谈论经义?所以对于秦淮河上的女子来说,这经义就是用不上的东西了。却不想李香君居然也懂不少,虽然很多地方似是而非,显然就是没有名师教导,自己瞎学瞎想的结果,但这在董酉看来却也正是李香君读书并不全是为了讨好男人,而是真的爱读书的表现。

    “对了,这一处,却该是这样讲的,妹妹你前面的说法却是穿凿了些。其实妹妹有什么不懂的,也可以向夫君请教的,他的学问却不是姐姐我能比的。”董酉纠正了李香君的一处错误之后,笑着这样说。

    “姐姐说的是,只是夫君回家的时候少,好不容易回来了,往往也是忙碌了一整天,疲惫不堪的,说着话都好像能睡着了,却也不太好问他了。”李香君笑着回答道。她这些日子和董酉熟悉了起来,关系也亲密了不少,如今在董酉的坚持下,已经和董酉姐妹相称了。

    “你倒是会心疼人。”董酉也笑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