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三百七十四章,锁国和舰队(1)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显然那个大久保信仁认得松浦栋,所以当他船来之后,只是看到了松浦,并没有看德川的信件,首先向郑森问好,然后表示郑森他们的船只可以在江户港靠岸。 大久保信仁并没有回到关船去,而是留在了船充当起了引水员,引领者“镇江号”靠了码头,停在那条“天下丸”的旁边。

    “郑様,松浦殿,您们今天要进城吗?”大久保信仁问道。

    “不了。”松浦回答说,“要进城是一件重要的事情,一些准备还是要做的。而且现在也已经太晚了。江户的城门怕是已经关了吧?算没关,难道还要我们像那些小贩那样急匆匆的跑进去不成?所以,今天我们不进城了。嗯,大久保,辛苦你了,我记得去年的时候,这个位置还不是你呢,原来的那位……”

    时间的确已经很晚了,“镇江号”靠近江户的时候已经是酉时了,间的这些波折,又花掉了差不多一个时辰,如今天已经快要黑了。

    “原先的柳生先生病了,回家养病去了,如今这里换成了我。”大久保信仁回答说。

    “哦,原来是这样。”松浦点点头道,“我估计你一定是刚刚接手吧。不知道柳生君是什么病?”

    “是呀,松浦殿说的是,我是两个月前才接手的。柳生君有天淋了雨,结果,那么强壮的一个人,突然病倒了,差点没命,听说直到现在还起不了床呢。”

    “啊,还有这样的事情?”松浦栋惊讶的道。

    “松浦殿和郑様今天来不及进城了,可需要我帮着安排下处?”大久保信仁又问道。

    “这倒是不用麻烦大久保你了,我们今天晚照样住船,省得下下的麻烦。反正明天进城了。”松浦道。

    两人又说了些话,大久保起身告辞了。过了一会儿,便有人送了一些时令的菜蔬。而松浦栋也将自己身边的那些人派了出去。

    第二天一大早,郑森被一阵喧闹声惊醒了,洗漱之后,他来到甲板,看到码头边已经聚集齐了百人,而且人数还在不断地增加。

    “这应该是松浦找来装样子的‘随从’吧,这么短的时间,他找到了这么多人,还真是厉害。”郑森望着下面的人群,忍不住这样想道。

    到了辰时,下面已经集起了五六百人,其带着刀的浪人也有七八十个了。松浦手下的那些人已经将这些人分别编好了组,从熟练的程度来看,无论是松浦手下的武士,还是这些人都不是第一次应付这样的场面了。

    这时候郑森和松浦都已经用过了早点。郑森便带着几个随从,和松浦一起下船来。松浦的一个真随从赶忙迎了来,对松浦行礼道:“殿下吩咐的事情已经准备好了,殿下可以入城了。”

    松浦便和郑森一起了马车,数百人的随从队伍顿时行动了起来,各种旌旗迎风飘扬,倒也很是热闹。乍一看去,却也真像是那么回事。

    队伍很快进了城,然后穿过江户狭窄而拥挤的街道,很快到了专门给大名们居住的区域。平户藩的人也早做好了准备,前来迎接。

    松浦对郑森道:“郑様,且先在我这里略坐一坐,等午之后,我去拜见将军大殿之时,郑様便和我一同前往如何?”

    郑森忙道:“但依藩主安排。”

    ……

    大约在未时四刻的样子,一队打着德川家的旗号的车队来到了松浦栋在江户的住处,带队的是一位一只眼睛带着眼罩的武士。看门人认得,这人便是日本著名的剑客,德川家光的护卫柳生十兵卫三严。也是柳生藩的继承人。他向看门人表示,自己是奉了德川家光将军的命令,前来迎接松浦栋和郑森的。

    柳生十兵卫三严在后代几乎是最被浪漫化了的日本剑客了。依照传说,他的一只眼睛是在幼年时候,跟着自己的父亲柳生但马守宗矩进行剑术对练的时候,因为表现太出色,攻势太凶猛,结果逼出了老爹的绝招,被老爹的木剑击眼睛而失明的。他的父亲一直追随德川家,后来也成了一代大名,因为备受信赖,还担任了德川家光的剑术老师,因此德川家光也经常有机会和十兵卫一起练习剑术。德川家光跟着柳生但马守宗矩学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剑术,平时和十兵卫对练,也能有来有往,而其他的护卫,也都不是他的对手,于是自我感觉超级良好起来。德川家光23岁的时候,有一天晚,他竟身穿夜行衣溜出禁宫,想碰到个把武士试一下,结果恰好碰了正在夜巡的十兵卫,十兵卫见此人行止鬼祟,便前盘问,两人便动起手来,结果一动手,家光才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十兵卫只一招将其打翻在地,还补一脚将其踹到了旁边的河沟里。等十兵卫拿开家光蒙面的头巾才知道自己打的是将军家光,家光颜面大丢,又觉得十兵卫以前和自己对练的时候是在欺骗自己,便将十兵卫回奈良老家去了。直到12年之后,才原谅了十兵卫,并重新将他召回来做自己的亲卫。但也有说法,说是这12年里,十兵卫其实是接受了家光的命令,到处周游,暗监视那些大名们的举动。当然,这些传说不一定可靠,但柳生十兵卫是深得德川家康信赖的亲信却是毋庸置疑的。

    柳生十兵卫在外面没等多久,便看到松浦栋和一个年轻人一起走了出来。

    “这一定是郑森先生了,真没想到居然这样年轻。而这样年轻的人,已经有了这样的功业,真是令人羡慕而敬畏呀。”看到郑森,柳生十兵卫忍不住在心赞叹道。

    德川幕府虽然执行了禁海锁国的政策,但他们的禁海锁国,主要的目的是要避免外国和各个强藩勾结。他们的锁国和后世我大清的闭关锁国有着很大区别。我大清的闭关锁国,充满了以天朝国自居的自高自大,对于外界的变化采取的是闭目塞听,不闻不问的态度。但德川幕府却是不同的,德川幕府要避免强藩和外国勾结,必须对外国势力有所了解。所以,虽然采用了相当严格的禁海锁国的政令,但是对外的情报的收集,却一直备受重视。这样一来,郑家对荷兰人的战争,对西班牙人的两次战争,自然成为了幕府关注的热点。而日本和郑家联系密切,自然也有渠道了解到对西班牙的两次战争的主持者是这个如今刚刚二十岁的少年。与是郑森自然成为了幕府重点关注的对象。

    郑森既然成了幕府最为关注的目标,他的种种作品自然也得到了重视。这里面既包括他的“天授说”、“物种起源理论”以及数学方面的一些东西,也包括他盗版的那套《海军战略》。

    柳生十兵卫不仅仅是个剑客,也是个兵家。他认真的研究过很多兵法,甚至自己也写过相关的著作。郑家崛起之后,郑森的《海军战略》他自然也研究过。据说有人问柳生,这本兵书的水平如何。柳生十兵卫回答说:“虽然说的是海战,但其论已然深入为战之本源,煌煌然大家之作,自孙子之后,无能及之者。”柳生自然知道郑森少年英雄,但等到见到真人,想到这人刚满二十,便已经攻占了几乎和整个日本大小相当的土地,且治武功,当世皆无有可与匹敌者,不觉也暗自心惊。

    “松浦殿,这位可是大明的郑先生。”柳生问道。

    “正是,正是。”松浦栋满脸是笑的回答道,“柳生殿,怎么劳动你的大驾?嗯,这便是名满天下的少年英雄,大明的郑森先生。我接受将军之命,总算是将郑様请来了。”接着又回头向郑森介绍柳生道:“郑様,这是”

    柳生十兵卫笑道:“大殿一听说郑先生到了,赶忙让我过来迎接二位。还请二位车,要是我们再多说几句,只把大殿等不及了,会亲自跑过来的。”

    说完,他又转身用对郑森道:“郑様,我看过您写的《海军战略》,真是亘古未有的大作,令人茅舍顿开。将军看了,也喜欢得很。另外,我还看过您的《物种起源》,真是字字玑珠。只是数学的那些,我实在是不懂,倒是舍弟很喜欢。此次郑様来了,定要多住些日子,也好让我等晨昏请教。”

    郑森道:“柳生殿过奖了,《海军战略》不过一得之愚,写的也早,如今看来,谬误还是不少。那《物种起源》更非郑森一人之作,郑森不敢贪天之功。这次来日本,也是探望母亲。而且我家正在和西班牙交战,郑森抽空来此,怕也不能久留于此。”

    说着话,郑森便和松浦了马车,柳生十兵卫亲自驾着车,向着德川家光的宫殿而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