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三百八十一章,围城(3)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如今郑家的各种准备中,最为关键的,也是准备得最不充分的,就是在京师的准备。而在京师那边偏偏又有着至关重要的任务,那就是在京师出现变故的时候,想办法将崇祯皇帝的儿子们带一两个出来,尤其是后来改名王士元,一直躲在民间,从不参与任何反清复明活动,最后那还是被康熙凌迟了的那个胆小的朱三太子,也就是现在的永王朱慈焕。如今这位永王才刚刚九岁,还是个孩子。不过年龄小对于郑家来说却并不是问题,甚至还是个优势。只是这孩子这时候还没有单独建府,还住在宫中,要掌握他的行动并不容易,当然,此时也不必要。

    这个时候,郑家在京师的准备更多的则是如何在那个日子到来的时候,安全的将目标人物从混乱中带出去。为此,郑森设想过很多花样,比如说热气球呀或者其他的东西,不过反复均衡之后,大家还是发现,要将人在破城时候的混乱中安全的带出去,最安全,也最靠谱的方式其实还是靠地道。

    郑家在京城有不少买卖,其中有一些就是用来掩护这类活动的。这里面包括一个车马行和一个镖行。车马行可以光明正大的养着马匹,而镖行更是便于干很多的事情。如今在“凯申车马行”的后院里,也正在干着和李自成在开封城外干的类似的事情——挖地道。

    “凯申车马行”在城东买了一处大院子,这院子前面大半截是做生意和养马的地方,后面小半截则是掌柜的和伙计们住宿的地方。出城的密道也就在这里。

    依照计划,在局面不对的时候,上面会将一批有长力的好马送到车马行中来,而镖行的人则要负责将一些重要任务带来此处。然后大家就通过地下的密道出城,所以这密道,不但要能走人,甚至还要能走马匹。

    要挖出这样的一条密道并不容易,因为北京城是有护城河的。地道必须挖得很深,要从护城河的底下挖过去。而这个过程非常危险,因为在挖掘的过程中很容易发生透水的事故。一旦发生大的透水,挖地道的人几乎很难有逃生的机会,所以必须格外的小心。因此虽然地道从一年前就已经在开挖了,但是直到现在还没能完成。

    相形之下,李自成那边就简单多了。靠着少林寺的大和尚,再加上黑狗血大破“阴门阵”之后,李自成将他从各处收集到的一百多门炮全拿了出来,对着开封的城墙就是一阵猛轰。然而,李自成的所谓一百多门炮,就像后世kt在八年抗战中生产出来的全部的98门身管火炮一样,(这是整个八年抗战期间,kt生产的全部火炮,而它们的口径全都只有37毫米)他们都有着共同的问题——口径太小。

    正所谓“射程就是真理,口径就是正义”,李自成的那些大炮,绝大多数其实都只是些既没有真理也不够正义的弗朗机炮,数量虽然多,但是攻击效果却实在是很一般。所以虽然破掉了阴门阵,但是这类大炮对城墙的攻击还是效果有限。噼噼啪啪的打了一下午,也不过是在开封的城墙上打出了一些小坑而已。

    不过李自成并不着急,望着满是小坑的开封城墙,李自成倒是笑了起来,他转过头对一同观战的罗汝才道:“曹操,你看着开封的城墙,可像不像是出了天花?”

    “闯王,你这炮好像不太好用呀,好像敲不动开封的城墙呀。”罗汝才道。

    “是不太好用。”李自成也点了点头道,“打个县城什么的还好,这个城墙确实是硬了点。好在老子本来就没有太指望它。”

    “要我说,也别再轰了。”罗汝才道,“留下一些打打城上的弓箭手,其他的,都拖去打周围的县城也不错。要不闯王,你把这些大炮借一些给我用用?”

    “借一些给你?”李自成看了罗汝才一眼道,“可以呀,不过打下了县城,抢到的东西,你也要分我一份。”

    ……

    “巡抚大人,闯贼挖开护城河了。另外闯贼在我们大炮射程外一点堆土台子。”一个明军将官向巡抚高名衡报告道。

    高名衡是个文官,但是开封却也不是第一次被围攻了,所以他对于城市攻防的一些基本的技巧也有了相当的了解。一听到这个消息,他就知道这是李自成打算玩穴攻了。

    “闯贼大概想要挖地道了。你们都盯着点,注意闯贼的地道挖在哪里。视线把水池、土墙、柴火准备好。”高名衡下令道。

    军队穴攻挖地道,和郑森的人在北京城悄悄地挖地道是不一样的,它的规模大得多,所以它的迹象也更为明显。引走护城河中的水,就是第一步,否则护城河水渗入地道,整个地道就废了。当然,即使是要蚁附攻城,排干护城河的水也是第一步。

    李自成上次围攻开封的时候,因为手下军队有限,真正能打的,也不过数千人而已,所以玩的是化装偷袭,并没有玩耗时耗力的穴攻。但是这一次的局面明显不同,这一次李自成手中的力量大大的增强了,所以高名衡不能不防着点。

    在开封城城墙的内侧的地上,每隔十五步,就埋着一个水缸。这是用来听挖地道的声音的。如果听到有挖掘城墙墙脚的声音,守军就会反向挖一条地道过去,两条地道相通之后,守军就会利用他们自己挖的那条地道向敌方的地道中放水,或者是放毒烟。这样对方地道中的那些人就死定了。

    其实除了在地里埋水缸,还有不少的迹象能说明对手正在挖掘地道。堆土台子就是迹象之一。因为挖这样的一条地道根本不可能保密,也不可能从太远的地方挖起。之所以不可能保密,是因为这条地道要能容纳不少人,才能迅速的挖开城墙的墙脚,所以地道本身就必须够大,而地道一大,开挖出来的土石就多,这自然就容易被人注意到。当然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这样多的人要在地道里从事高强度的地下工作,所以地道里面对通风的要求非常高。而且最后一切就绪之后,还要在地道中放火,烧掉那些用于支撑的木桩,而燃烧自然更是需要大量的氧气。这个时代没有鼓风机,所以这类地道的通风的方式普遍就是从地面上向地道里插入中间打通了的竹竿。而守城的人虽然看不到地道,但是这些竹竿他们却是看得到的。虽然攻城的一方可以靠到处插竹竿的方式来迷惑对手,让对手难以判断地道到底通向哪个方向,但是,插竹竿本身就说明了地道的存在。

    之所以不能从很远的,敌人不太看得到的地方挖起,是因为这地道本来就宽,工程量就大,要是地道长了,工程量就越发的大了,所需的时间也就越发的多了。而且地道越长,通风就越困难。再加上插竹竿什么的肯定会被看见,敌人肯定知道自己这边在挖地道,所以,就越发的没有从敌人看不到的远处开始挖的必要了。

    当然,守军也不会干看着你挖地道,除了通过水缸听声音判断地道挖到哪里了,再反挖地道来对抗,或是在某段可能被挖空了的城墙后面再建造一堵内墙之外,突然发起反击也是常用的办法。尤其是开封这样的大城市,有很多座城门。守军也有经验,并没有傻乎乎的把城门堵死,而是在城门外依托城墙建造了军营,这使得他们的反击变得更加的方便。如果攻击方对洞口保护得不严密,被守城的一方发现漏洞,他们也可能迅速的发动一次攻击,只需要占据洞口很短的一段时间,就足以让他们向地道中投入大量的发烟燃烧物,而这些都能迅速的要了挖地道的人的命。

    “大人放心,这些都准备着呢。”那个军将回答道。

    “嗯,”高名衡点了点头,又道,“本官还是要亲眼看看,带本官去看看那个土台子。”

    那个军将就在前面带路,高名衡跟着他上了城墙。另一个将领早就等在那里了,看到高名衡到了,那人便将一个郑家出产的黄铜镜筒望远镜递给高名衡道:

    “大人,你看那边的,闯贼在那里挖地道呢。”

    高名衡也不多说话,接过望远镜就看了起来。对面的闯军果然在堆一个土台子,一些士兵正把一筐一筐的土倒在上面。

    “陈总兵,地道的入口应该就在那里吧?”高名衡道。

    陈永福点点头道:“应该就是那里,所以他们在在那里堆土。这是防着我们反冲。”

    高名衡知道这土台子并不是最终结构。最终,闯贼会利用从地道里挖出来的土,围着地道口筑起一圈土墙,以保卫这个地道口。

    他低头看了看城墙下面的护城河,护城河的水位已经明显的下降了。

    “最多还有两天,这护城河就要见底了。”高名衡道,“到时候就要看陈总兵你的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