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三百九十三章,生意(2)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昌茂源在北京的这家店铺选在周府的附近,不仅仅是因为这里是北京城中的富人区,所以比较有生意,而且治安也相对更好,更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个位置距离周府比较近,将来有什么变故的时候,这个点就能派上用场。

    周奎是周皇后的父亲,是崇祯的儿子太子朱慈烺、永王朱慈照的亲外公。在原本的历史上,当甲申国变的时候,崇祯皇帝让自己的儿子分别躲到自己的外祖父家里去。结果当然是并没能躲过去,太子和永王都落到了李自成的手中,后来随着李自成退出北京而不知所踪。郑森并不打算在甲申国变的时候救下崇祯,因为崇祯皇帝虽然很多时候很糊涂,但性格却格外的刚硬,不是一个愿意做傀儡的人,相形之下,他的几个儿子控制起来也许会方便得多。将一个据点安置在周府附近,将来要办起事情来就会相对的方便一些。

    其实不仅仅是周奎府邸附近有郑家安置的据点,在另一位重要的外戚田弘遇家附近,同样有郑家的一个专门出售各种奢侈品的叫做宝通行的店铺,而田弘遇同样也在这个店里有一份干股。

    相比吝啬的周奎,田弘遇要更灵活一些,他的女儿田妃,是崇祯皇帝最为宠爱的妃子,不过如今田妃身染重病,病情日重一日,依照太医们的说法,怕是支撑不了多久了。这在这个时代也是常态,因为医学水平的低下,即使是皇室的人,死于各种疾病的几率也是非常高的。比如田妃,一共生了四个儿子,但是却只有一个活了下来,后来出生的几个先后都夭折了。据说田妃的病,也和孩子夭折之后的痛苦有关。大概是知道自己不久于人世了。聪慧的田妃接连干了两件事情,第一是向皇帝请求封自己的才刚十岁的儿子为王,她的理由是怕自己见不到儿子戴王冠的样子了。但其实这也是更早的确定儿子的身份,免得惹来人家的无端的猜忌和陷害。几日前,田妃又强撑着病体,亲自去了一趟慈庆宫,拜见她的大嫂,天启皇帝的皇后张嫣,并将自己唯一活下来了的儿子永王朱慈照托付给后宫中这个自己唯一信得过的女人照料。

    在托完了孤之后,回到自己的宫中,田妃又一次的病倒了。

    这天早上,宝通行刚开门不久,就有田府的一位管事叫做田贵就急匆匆的进了宝通行。

    “田管事,今日什么事一大早的就上我们这里来了?可有什么事情用得上小号的?”宝通行的掌柜王仁则赶忙迎了出来,他见田贵的神色不太对,赶忙这样问道。

    “王掌柜,我知道你们有些路子,能弄到别人弄不到的东西。”田贵也不多话,直接说道,“我这里有一个单子,上面的东西你能弄得到不?”

    田家是皇亲,一般的东西,他们肯定能弄得到。而他们要找人帮忙才能弄到的东西,不是犯忌讳,就是太过稀有。所以王仁则点点头道:“田管事,我们里面说话。”

    两个人一起往后堂走去,穿过一个院子,王仁则带着田贵进了一间屋子坐下,又叫来两个人上了茶,然后让他们出去守住房门,看着这两个人带上了门,这才转身对田贵道:“不知道田管事需要些什么东西。”

    田贵从怀中掏出一张纸来,递给王仁则,王仁则接过来一看,却是一张药方。细细一看,上面确实是有些难得的药材。

    “可安这药方子,这人病得很厉害呀。”王仁则略微知道些医理,看了这药方,里面用了一些几乎是用来吊命的药物,便知道这病人怕是病得厉害。

    “我也不瞒你。”田贵道,“这是一位贵人要用的。这些东西你们可弄得到?”

    王仁则又看了看方子,用手指轻轻地在桌面上敲击着道:“这里面的一些东西,比如犀角和人参,虽然对于一般人家来说,确实是非常难得。但是贵府乃是皇亲,向皇上提一下,这样的东西难道还弄不到?”

    田贵道:“要是早些年,这些东西,皇上那里那真是要多少有多少。只是如今,为了……总之就是皇上早就把这些东西换成钱花掉了。就是偶尔还有一点,也不合用,如今,太医院那边多少年没有进过药材了,哪里还有什么好药材?就连甘草,都是陈年的了。王掌柜也知道,药材这些东西,任凭你是再好的药材,只要时间长了,也就都腐了,真成了树皮草根了。而且这些药还要最好的。比如这犀角,却一定要用天竺的独角犀的,最好要能有三尺多长的;至于这人参,如今辽东被建胬占了,这可就是稀罕货了,而且是贵人用药,太医说最好能有八两以上的宝参。虽说这些东西虽然稀罕,只要有钱,慢慢的找,也还是找得到的。只是如今急着要用,却也等不了这么久,最好能在一个月之内弄到。不知道你们有办法没有?”

    王仁则想了想道:“小店的老板是福建的郑总兵,郑总兵认得不少的泰西海商,从他们那里倒是有可能弄到天竺独角犀,不过一个月之内送过来,却有些赶。至于这人参,如今辽东虽然被建胬占了,但是这人参实际上还是能买得到的,只是这些人参却都是犯忌讳的,如今要给给贵人用,不知道……而且,八两以上的宝参,即使没有建胬捣乱,急切之间也未必能弄得到,所以小店也不敢打包票。只能说试着去找找。贵主倒是可以和山西以及关宁的人商量一下,到处撒网,这样得到这些东西的机会更大一些。”

    这两年,占据着济州岛的那些“荷兰人”经常拿朝鲜当沙袋练兵,也就是说他们经常以海盗的方式袭击朝鲜。朝鲜人一开始试图反抗,结果他们的水师迅速的就被济州岛上的舰队碾压了;他们又试图向建胬求助,只是建胬一样拿这些“荷兰海盗”没什么办法。最后,朝鲜人只得向这些“荷兰海盗”屈服,同意在釜山开商埠和那些荷兰人进行贸易。朝鲜一样有人参出产,所以宝通行倒也真的有机会弄到上好的人参。

    “到处撒网,这个我们自然会。”田贵道,“不过还是要王掌柜的多费心。只要有东西,价钱都好商量。此外家主还另有重谢。”

    “田管事说的哪里话。”王仁则道,“这些年来,小店的生意多亏贵府提携,如今有用得上小店的地方,自然要尽力,况且贵府也是小店的股东,小店哪有不尽力的道理?”

    将田贵送出去之后,王仁则立刻就回到了后院,他走进了一间屋子,关上门。这是一间卧房,房子当中摆着一张很大的雕花的大床。王仁则直接走过去,并没有脱鞋子,就直接踏上了这张床的踏板,他伸出手,在大床的雕花的围栏上扳动了一些什么,于是一块地板便悄然的移开了,露出了一个地道的入口。

    王仁则略等了等,然后走了下去,接着地板就轻轻地移动合拢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