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三百九十四章,戴罪立功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classname = &ot;rfs_&ot;  rsetdef[3]

    “爱妃这些日子看起来精神倒是好了不少。”崇祯坐在座椅上,望着坐在旁边的田妃道,“只是爱妃的身子还是太弱,太医说,起来走动走动,坐一坐倒是好,但是还是要注意,不要太累了。”

    “多谢皇上关爱,女儿却还不累。倒是这些天没见到皇上,皇上却又清减了。”田妃笑了笑回答道。

    明朝的宫廷中依着以前的习惯,无论是皇后还是妃子,在面对皇帝的时候,都是自称臣妾或是妾身的,但到了崇祯皇帝的时候,却发生了一些变化。周皇后觉得,妃子在自称上不应该和皇后一样,应该有所区别。于是参考民间的做法,规定其他妃子在皇帝面前需要自降一个辈分,自称女儿。(当时民间那些被买卖的丫鬟自降一辈,往往自称女儿。)这种做法当然是对其他妃子的贬低,但效果嘛,却好像不太明显,相反,崇祯皇帝似乎对那些在自己面前自称女儿的妃子更有兴致一些。(邪恶呀)

    “你要爱惜自己的身子,朕还想着有一天要听你弹琴呢。”崇祯勉强的笑笑道,“朕上一次听爱妃弹琴是什么时候了?怕是有大半年了吧。”

    “皇上若是想听,女儿……”田妃的话说了一半,却被崇祯阻止了。

    “朕是想听,不过不在乎这么一会儿。等你大好了再说。”崇祯道,“朕也还有事情,不能在你这里呆太久。唉,朕有时候想,要是哥哥还在,朕还是信王,该有多好。哥哥临走的时候,拉着吾的手,对吾说:‘吾弟当为尧舜。’唉,朕自登基以来,夙兴夜寐,未敢忘记哥哥的重托,可这天下的事情却越来越多,越来越……朕实在是比不上哥哥……”

    田妃看着崇祯,看着他满脸痛苦的样子,想要说些什么安慰一下他,张开口,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能有用。

    “啊。”倒是崇祯自失的一笑道,“爱妃你看,朕是来探望你的,却跟你说这些不开心的事情,真是……哥哥要还在,肯定又要笑话我不懂事了。”

    说完这话,崇祯站起身来,对田妃道:“爱妃好好休息,朕也该去忙了。”

    田妃也站起身来,正想要行礼送别皇帝,却见王承恩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王伴伴……”崇祯也同样看到了王承恩,他见王承恩低着头并不说话,便知道又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了。便道,“爱妃早些歇息,朕先走了。”

    “女儿恭送陛下。”田妃从王承恩的举动中也看出了一些不详的意思,不过这事情事关朝政,田妃虽然受宠,却也不太敢直接干预。

    “嗯。”崇祯点点头,便转身走了出去,王承恩赶紧跟在后面。

    出了启祥宫,崇祯皱着眉头对王承恩道:“又出了什么事了?”

    “万岁。”王承恩惴惴的道,“刚刚有战报,官军……”

    “可是官军又败了?”崇祯的语气很是平静,他的脸上甚至还带着笑意,“王伴伴,你看看你,紧张个什么,官军又不是第一次打败仗了,朕早就习惯了。嗯,把奏章拿来给朕看看。”

    “皇上,”王承恩顿了一顿才道,“这里太暗了,还是回御书房再看吧。”

    “嗯。”崇祯点了点头,他知道这次肯定是一场大败,甚至可能是不下于张献忠烧了皇陵,黄台吉全歼了松锦的明军,李自成杀了福王这样的大败。他沉着脸,不再说话,只是跟着两个提着灯笼的太监,朝着御书房的方向走去。

    进了御书房,王承恩赶忙让人把鲸油灯给点了起来,然后让那两个提着灯笼的小太监灭了灯笼。本来看到皇帝往这边来了,御书房中的太监们就该先将鲸油灯点亮了。只是崇祯是个很节俭的人,他觉得,在自己到达书桌前,就先把灯点亮,太过浪费灯油。所以如今他把规矩改成了等他进了屋,到了书桌前再点灯。

    “虽然鲸油灯如今比蜡烛便宜不少,但是国家多事之秋,能节俭一点,就节俭一点吧。”当时崇祯这样说。

    崇祯在书桌前坐了下来,但并没有立刻要求看奏章,而是先吸了几口气,平静了一下,直到他觉得自己应该已经做好了接受打击的准备了,才对王承恩道:“王伴伴,你把奏折拿出来了吧。”

    王承恩将一份奏折递给了崇祯。崇祯接过奏折,用抖抖的手打开它,看了起来。

    “呵呵呵呵……”看着看着,崇祯忍不住笑了起来。听到这笑声,王承恩忍不住向后退了半步,恨不得将自己整个的缩小几圈。

    “朕还以为出了多的事情呢,原来不过是吃了个败仗,多大的事呀。”崇祯呵呵的笑道,“十多万大军,不是还跑出来了两三万吗?四个总兵,才死了两个,另外丁启睿不是也跑出来了吗?虽然把什么敕书、尚方剑、印绶都丢了,但是他不是……他怎么就不把自己的脑袋一起丢了?难道还等着朕来砍吗?票拟呢?内阁的票拟呢?这上面为什么没有内阁的票拟?”说到后面崇祯终于忍不住怒喝了起来。

    “陛下,如此大败,内阁,内阁不敢擅断。”王承恩跪了下去,抖抖的回答说。

    “不敢?他们还有什么不敢的!”崇祯怒喝道,“他们……朕养着他们,难道就为了让他们不敢吗?朕自登基以来,夙兴夜寐,如此勤勉,如此简朴,节省出来的钱,都喂了他们,他们却是如何回报朕的?”

    骂完了这一句,崇祯一口气没接上来,猛烈地咳嗽了起来。王承恩赶忙爬起来,走上去给崇祯捶背,又给旁边的小太监使了个眼色。

    过了一会儿,崇祯的咳嗽声渐渐地平息了下来。王承恩转过头,看到那个小太监已经端着一个青花小碗站在了一旁。王承恩走过去,接过碗,走到崇祯面前,慢慢跪下来,双手将小碗举了起来道:

    “陛下还请保重圣体,不要再……看着陛下这样,奴婢,奴婢……陛下喝点茶水,润润嗓子吧。”王承恩也哽咽了起来。

    “唉……”崇祯长长的叹了口气。刚才的一通怒吼以及咳嗽都让他格外的疲惫。见王承恩递上的茶水,便接过来一饮而尽。

    “王伴伴,起来吧。”见王承恩依旧跪在地上,崇祯又道,“这不是你的错。”

    “谢圣上。”王承恩站起身来。

    “圣上?”崇祯又突然低声的笑了起来,“我要真的圣,天下又怎么会是这样子?朕啊,志大才疏,一心想要当一个中兴之主,却不想,弄不好要变成一个亡国之君了。”这样低声的说着笑着,两行眼泪却从他的眼中滴落了下来。

    “陛下是真命天子,自然圣明。都是下面的那些家伙没良心,胡闹才会这样。陛下继位以来,夙兴夜寐,如此勤勉,只有功劳,没有过错,老天爷都看得到的,陛下将来一定能……”

    “夙兴夜寐,勤勉简朴……”崇祯苦笑道,“朕虽然说得上勤勉,但做的错事也不少呀。第一件错事,就是没有听先帝的话。先帝临终的时候,嘱咐我说,不要信东林党的那些人。朕虽然答应了,但心中却不以为然。只以为东林都是君子,却不想……朕如今才知道,哥哥当年重用魏忠贤,不是没有原因的。若是……至少,在哥哥的时候,朝廷还不像现在这样呀。”

    长长的叹了口气,崇祯将手中的奏折放到一边,却又看到了在这封奏折下面的另一份奏折。他将这份奏章拿起来看了看,却原来是丁启睿自己上的请罪的奏章。

    “他还知道自己有罪!”崇祯冷笑道,顺手就想把这份奏章丢到一边去。不过他却突然叹了口气,将那份奏章重新拿起来,看了起来。

    “左良玉突然未战先退,导致大军溃败?”崇祯道,“王伴伴,你说朕应该怎么处置他?”

    “这……”王承恩一下子愣住了,过了一会儿,王承恩才跪下向崇祯磕了一个头道:“还请陛下忍一时之气,准其戴罪立功。”

    崇祯放下手里的奏章,盯着王承恩,过了好一会儿,才叹息道:“王伴伴,你是忠臣,要是我大明的官员都能像你……你说的不错,朕已经不能把左良玉怎么样了。十余万大军溃败,只有左良玉跑得快,跑出来的人最多。他望敌而逃,使得大军溃败,实在是万死不得赎其辜,但朕要是真的论罪处罚他,只怕他立刻就会带着兵作乱起来,甚至干脆会去当了流寇。朕怎么能依律处罚他?又怎么敢依律处罚他?也只能准其戴罪立功了!呵呵,朕这样子,也配叫皇帝!也配叫天子?”

    “万岁!”王承恩低声道。他很想安慰一下崇祯,只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王伴伴,明日让内阁拟旨,将丁启睿下狱,另外……另外就撤了左良玉的官职,许其戴罪立功。”崇祯最后这样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