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三百九十八章,最后的一招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果然,此后的局面就像郑森他们预计的那样,整个中原暂时的安静了下来,虽然小规模的战斗还是不少,但是大规模的举动却都停了下来,如果说这几个月里面还有什么大的动静,那就是张献忠在四川一路攻城略地了。只是如今的朝廷也实在是拿不出力量来管张献忠了。

    很明显,李自成在试图巩固地方,积蓄力量。两个月之后,夏收结束了,李自成立刻就再度出兵,攻击开封。这一次,李自成可是真的很认真的想要拿下这座城市了。

    有了夏收的粮草做支撑,李自成不慌不忙的将开封附近的几座县城轻松地攻了下来,以此作为这次围攻的支撑点。然后又挖了一道长长的壕沟将开封城严严实实的围了起来。然后李自成就开始不紧不慢的攻城了。

    上两次围城的经历告诉了李自成,开封城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在前两次的围攻中,李自成也吃了不少苦头了,如今有了夏收的粮食支持,加上周围的明军一时间也无力为开封解围,或者说朝廷一时间也拿不出钱来组织军队来为开封解围,再加上李自成估计开封城先后经历了三次围攻,城中的物资,尤其是粮食肯定不多了,所以,李自成觉得,他完全可以靠围困,耗尽开封城内的给养来获得这一战最后的胜利,或者说得更明白一些,那就是用饥荒去击败对手。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闯军就守在壕沟后面无所事事,李自成还是安排了一些攻城行动的,不过强度都不大,大多数时候都不是是为了练兵而已,一旦遇到太坚决的抵抗,他们退却得也很快,以避免太大的伤亡。

    ……

    开封不断地派人突围求救,这些人多数都没能突出去,但是还是有一些得以成功的逃出了包围,将一封又一封的求救信送到了朝廷的手中,依照这些信件上的说法,开封已经陷入了严重的饥荒,可以说是朝不保夕。

    “就我们通过朝廷所了解到的情况,开封城中的粮食基本上已经耗尽,除了周王府、官宦人家之外,其他人家都已经断了粮。城中的饥民不断发生暴动……”刘德正在向郑森等人介绍中原局势的发展。

    ……

    “吃他娘,穿他娘,打开大门迎闯王……”一群衣衫褴褛,枯瘦得像是骷髅一样的人,手里拿着长长短短的木棍,向着大鸿米店缓步逼近。如今在开封城里,这里是最可能有吃的地方之一了。

    大鸿米店是周王府的产业,周王府的一些亲卫如今已经守在米店门口了。事实上大鸿米店里面并没有太多的粮食了,早在李自成的旗帜第三次出现在开封的城墙外的时候,周王府的人就已经将其中的大部分粮食都运回周王府去了。不过他们还是留下了一部分的粮食高价出售。事实上,每一次的饥荒的危机,都是大财主们敛财的好机会。而在我大明,当王爷的就是朝廷圈养的猪,除了捞钱,或是搞行为艺术之外,也没别的前途奔头。和其他的一些大王相比,周王其实还算是贤王,不过这种顺势而为的赚钱的事情,他们家一样会做的。

    随着围城的持续,粮食的价格打着翻儿向上涨,如今开封城里的粮食价格已经到了二十两银子一石的地步了,往日的那些小康之家几代人积累下来的财富,就在这样的价格下迅速的集中到一些大官僚,大贵族的手中。

    这些天,开封城中每天都有上百人死于饥饿,这些饿死的人当中,最早是老人和孩子,再后来,甚至就连秀才都有在家里做了安安饿殍的了。

    然而在这个世界上有这么高的觉悟的人还是太少,至少开封城中并不多。所以,一帮子不愿意老老实实的为了大明饿死的家伙,在一些别有用心的家伙的谣言和歌谣的欺骗和引导之下,居然公然聚集在一起,妄图抢劫神圣不可侵犯的私人的合法财产了!的确,他们很饥饿,但是这不是抢劫的理由,再说,他们真的就没东西吃了吗?不,他们有东西吃的,只不过他们不愿意而已。在城里面已经有人吃了自己的孩子,吃了自己的老婆了。可是这些家伙,却不愿意吃自己的老婆孩子,反而跑来抢别人的,这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过大鸿米店可不是那么好抢的,周王府的亲卫可不是吃素的。虽然自从朱老四靖难之后,为了防备别人有样学样,我大明就把亲王们的亲卫的规模和砍了又砍。装备和训练程度相比朱老四的时代也是差了一大截,一般来说,到这时候,王府亲卫的装备和训练水平也就一般的官府衙役的水平而已。

    不过周王府的亲卫却略有不同,在前两次的围城中,尤其是第二次围城中,周王府的亲卫也参与了守城,其中的不少人也算是见过了血,而且因为他们是周王府的亲卫,所以至少目前,他们还算是吃得饱,就这一点来说,他们甚至比城里的一般的战兵都强。

    而且他们的对手虽然不少,但是却都是饿得如同骷髅一样的人。所以站在前排的周王府亲卫胡忠义并不紧张,他知道不要说他手里有刀,而那些饥民大多空着手,即使不是空着手的,手中只有木棍而已。仅仅就双方的体力,就有着巨大的差别。那些饥民实际上已经处在死亡的边缘了,他们虚弱得甚至于走路都走不稳了,有的人走着走着就摔倒在地上,然后就再也爬不起来了。

    “拔刀!”胡忠义的耳边传来了队长的声音。于是他从腰间拔出了刀,同时他的耳边也响起了一片拔刀的声音。

    寒光闪闪的刀,以及一排人整齐的拔出刀发出的声音让走在最前面的那些饥民停顿了一下。趁着这个时间,大鸿米店这边的掌柜大喊起来:“乡亲们,抢东西是犯法的,你们现在回家,还来得及。再敢上前的,就是造反的叛逆,就格杀勿论!”

    但是这喊声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在极度的饥饿中,“造反”的罪名对于大家已经没有丝毫的震慑力了,就连前面的周王府卫队的闪亮的钢刀,也只是让人群稍微停顿了一下,接着人群又开始慢慢的接近了。

    “冲上去,冲散他们!”卫队长下令道。胡忠义立刻和其他亲卫一起大吼着冲了过去。迎面的第一个目标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他的手中拿着一根一臂长的木棍,看到胡忠义冲过来,他大叫一声,抡起木棍就要向胡忠义砸过来。

    胡忠义轻轻地挥动左臂,用左手的盾牌一撞,那个人就连同他的木棍一起飞了,同时胡忠义右手的刀挥了出去,又砍倒了另一个不知道长得什么样的人。

    就这样简单的一冲一撞,周王府的亲卫们就放倒了几十个饥民,但是更多的饥民继续向前涌来。

    “后退列队!”卫队长喊道。

    于是胡忠义将盾牌向前一推,又砸翻了一个饥民,然后向后急退。然后再次排成整齐的队形。

    “如果有长枪和弓箭就方便多了。”胡忠义想。不过这些武器却不是亲卫能随便装备的,即使现在,也有一定的限制。

    但这并不是问题,饥民们人数虽多,但是却几乎毫无战斗力,就是这样的刀盾冲击,不过两三次,便杀死了一百多的饥民,剩下的也都被驱散了。而王府卫队几乎毫无损失。

    这样的故事不断的在开封城内上演,有些地方,饥民们被驱散杀死,也有些地方,饥民们成功地抢到了一点粮食。不过有一点是一样的,那就是在这些暴动中死去的人是不需要埋葬的,其他人会吃掉那些死者。

    ……

    这天晚上,就在到处有人抢劫,有人被杀,有人被吃的时候。开封城内的三巨头:高名衡、陈永福,周王聚在一起商量对策。

    “高巡抚,陈总兵,不是我不肯给粮食,实在是没有了,全拿出来,也支撑不了几天了。”周王道,“两位也知道,我不是不是大体的人,但如今,真的没有粮食了。”

    “如今城内饥民汹汹,如果处理不好,只怕会有大变。”高名衡皱着眉头道。

    “饥民?”陈永福道,“饥民倒也罢了,只要有兵,他们翻不起大浪。只是如今当兵的也吃不饱,也一样不稳呀。王爷,你也知道,这些当兵的要是饿极了,那真是说不定就能出什么事,别的不说,他们偷偷把城门一开,那就是大势已去了呀!王爷,别的粮食还好说,这当兵的不能没粮吃呀!”

    “难道没粮食了,我就能空手变出来不成?”周王有些恼怒地道,“不能打破包围,不能让李自成退兵,多少粮食都有吃完的时候,迟早都要死!”

    “如今哪里有什么退兵的办法!”陈永福道。

    “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高名衡却突然道,“如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