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四百零一章,后路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崇祯十五年到崇祯十六年对于大明王朝来说,真是一段悲惨的时间。『→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ww w.kanshu.la在这一段时间里,我大明在中原一带的主力几乎被一扫而空,而到了十月份,又连续发生了两件大坏事,第一件事是在崇祯的压力下,孙传庭带着明军和李罗联军决战,结果一败涂地,孙传庭战死,秦军几乎全军覆没,第二件事就是关外的建胬又一次杀入关中,一路上如入无人之地,一口气攻下了八十多座大小城池,其中还有好几座城池是不战而降的,此外还杀死了大明的鲁王,掠走了三十余万人口,一万多两黄金,二百余万两白银。整个的入侵过程中,明军没有任何军队敢于阻挡在他们的面前,敢于和他们进行野战。所以阿巴泰带着的,那些本来准备在野战中证实一下作战效果的乌真超哈的野战炮部队倒是完全没有派上用场。

    因为没有可战的部队,大明朝几乎只能任由建胬肆虐。京师一日三警,崇祯催促内阁拿出办法来,然而周延儒的内阁其实拿不出任何办法。在皇帝的压力下,周延儒只得自请督师,迎战建胬。周延儒表现出的勇气让崇祯非常欣赏,崇祯皇帝下诏褒奖,降手敕,把他比作召虎、裴度,赐章服、白金、文绮和上等好马4匹,并且还拆东墙补西墙的弄出了大批金帛让周延儒赏赐军人,激励士气。

    然而周延儒终究不是召虎、裴度,他并没有他们那样的军事才能。周延儒自己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带着东拼西凑起来的军队到达通州之后,就不在前进,只是不断地派出侦骑,打探建胬的行动。

    周延儒觉得,建胬历次入关,都不是以占据土地为目的,而是志在劫掠人口物资,所以他们并不会在关内长时间停留,只要他们抢到了足够多的东西,自然就会退走。周延儒算了算,建胬从入关,到他自请督师抵达通州,已经有好几个月了,想来已经抢了很多东西了。再有一段时间,他们自己就该退走了。而他只要稳守通州,不和建胬交战,等到建胬撤退了,他自然就可以上报说自己收复了失地。

    只是完全避而不战,也是骗不过崇祯皇帝的;而真的派兵去和建胬打,万一真的引起了建胬的注意,把建胬的大军引过来了,到时候弄假成真,他周延儒又哪里是建胬的对手?所以周延儒的办法就是一方面不断地伪造战报上报朝廷,宣称自己统帅军队正在和建胬大战,并且颇有斩获;另一方面,便是派出军队,到乡间去向那些老乡们借个人头来报军功。

    就这样奋战到第二年年初,周延儒总算是盼到了建胬退走,于是顺利的胜利班师回朝。因为多年来,朝廷对上建胬,都是各种失败,如今首辅帅军大捷,自然要大肆庆祝。论功行赏,加周延儒太师、荫子中书舍人,赐银币、蟒服。然而崇祯还没高兴多久,就有周延儒的政敌站出来揭露周延儒畏敌避战,杀良冒功的罪行,朝野顿时一片哗然。崇祯帝大怒,下旨谕府部诸臣追究周延儒蒙蔽推诿之罪。面对这样的局面,周延儒采用了以退为进的手法,席蒿待罪,自请流放戌边。这一招倒是起了一些作用,加上他的党羽一起努力,崇祯皇帝又下令“延儒功多罪寡,令免议”,不打算认真追究这件事情了。

    周延儒的对头们自然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个机会就这样的错过,于是重磅的炸弹终于掉了下来。锦衣卫指挥使骆养性上疏揭发真相,其他的官员也相继弹劾周延儒。崇祯帝大骂:“最恨周延儒对朕玩弄计谋欺瞒。”不久就下诏书逼迫周延儒自杀,于是周延儒就自挂东南枝了。

    正所谓屋漏又逢连夜雨,船破偏遇打头风。崇祯的后宫中也跟着出了事。虽然田弘遇从郑家以及晋商那里弄到的犀角和上品人参,让田妃的病情一度有了好转,但是年节刚过,田妃的病情又再次加重,最终还是在这一年的二月间不治。倒是朱由崧,反倒是因为周延儒的倒霉,占了便宜,有内侍对崇祯说起他的事情,而且说老福王殉国而死,如今已经三年了,也该安排他的世子继承福王的爵位了。于是崇祯下圣旨,让朱由崧继承了福王的爵位。

    ……

    又是一个夜晚,崇祯又在一盏鲸油灯下批阅着各地的奏章,这些奏章照例基本上全是坏消息。一转眼便已到了子时。

    “陛下……”王承恩走上前来道。

    “怎么了?”崇祯皱起了眉头。

    “皇后娘娘给您送参汤来了。”王承恩道。

    这参汤是田妃留下来的,田妃病情再次恶化之后,自知时日无多,便将剩下的那些人参和犀角都转交给了皇后,嘱托她说皇帝日夜操劳,身体怕也容易出事,让她用以调理崇祯的身体。田妃其实一向和皇后不睦,她这样做一来是真的关心崇祯,二来也是为了她还留下的那个儿子着想。

    “哦。让她进来吧。”崇祯点点头。生性节俭的他其实很想把田妃留下的那些药物拿去换了银子的,然而皇后却一再强调这是田妃的遗愿,所以崇祯也只能听从了。

    王承恩退了下去,不一会儿,周皇后便端着一个小瓷碗走了过来。

    “臣妾参见皇上。”周皇后道。

    “免礼平身。”崇祯放下了收了的奏章。

    周皇后便端着小碗上来道:“皇上,夜深了,请用了这碗参汤,补补身子。”

    崇祯笑了笑,伸手接过小碗,一饮而尽,放下碗道:“难为皇后了。”

    “陛下说的哪里的话,这本来就是臣妾的本分。”周皇后却红了眼睛道,“见到陛下这样忧劳,一天天的瘦下去,臣妾却也心疼的。”

    “唉……”崇祯也叹了口气。若单单是忧劳,崇祯其实并不怕,古人云:忧劳可以兴国。若是真的可以兴国,便是忧劳一点,便是一天天瘦下去,又算得什么呢?他又想起了过去唐玄宗的一段典故,昔年唐玄宗以韩休为相,韩休好直谏,玄宗行为略有差池,便经常被韩休批评。内侍因进谗言说,自从韩休为相之后,皇帝瘦了很多。劝皇帝罢免韩休。玄宗皇帝却道:“吾貌虽瘦,然天下必肥。”如今自己也瘦了,天下却并没有肥,反而露出了许多亡国的征兆了。说实话,崇祯是不太看得起唐玄宗的。玄宗皇帝不爱江山爱美人,导致了唐朝由盛而衰,在崇祯皇帝的心中乃是反面的典型。但如今想想,崇祯又非常的羡慕唐玄宗:人家玄宗皇帝,一辈子遇到了姚崇、宋璟这样的千古少有的贤相,而他,遇到的却都是一些要人品没有人品,要本领没有本领只会吹牛骗人的家伙,不要说远远比不上姚崇、宋璟,也远远比不上韩休,甚至,也远远比不上李林甫,李林甫至少还能压制住安禄山呢。老天爷为什么要这样的对待他呢?

    崇祯叹完了气,见周皇后虽然收起了小碗,却并不行礼退出去,只是望着自己,似乎想说些什么,却又不敢说的样子。

    “皇后还有什么事情吗?”崇祯问道。

    周皇后听了却不答话,而是将手里的小碗递给身边的侍女,又道:“你且先出去。”

    那侍女便行了礼先出去了,王承恩也跟了出去。周皇后便跪了下来,向崇祯咚咚咚的磕起了头。

    “皇后你这是做什么?”崇祯沉下脸问道。

    周皇后道:“陛下,依照礼法,后宫之人,不得擅论朝政。今日臣妾却有一句话,不能不告知陛下,故而先行向陛下请罪。”

    “你说吧。”崇祯盯着周皇后道。

    周皇后跪在地上,流着眼泪道:“臣妾听说官军屡屡大败,如今京城附近,已经没有可战之兵。却已经暴露在流寇和建胬的兵锋之下,危如累卵。陛下如今当思一退路,万一若有不忍言之事,可使国家不乱。臣妾知道,我大明自从成祖皇帝以来,便有南北两京,皆可以为国都。陛下何不南幸南京,一来安全,使得官军作战不再因为北京的安危而受累,二来更接近钱粮所在,也能节省不少的开支。臣妾知道这不是后宫当说的事情,臣妾身为后宫之长,却有犯于此,实在是罪大恶极,请陛下责罚。”

    “你!你以为朕!”崇祯猛地站了起来,怒视着周皇后,又过了一阵子,却又叹了口气,一屁股坐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崇祯才对周皇后道:“朕知道你也是一片忠心。但是朝政之事,却不是尔等女流能够弄的明白的,也不是你们能管的!”说到这里,崇祯可能觉得自己的语气太过严厉了一点,便又道:“你说的这些,朕哪能不知道?但是……行了,这次朕不怪你,但是以后不要再说这些话了。好了,你回去吧!”

    周皇后本来似乎还想要说什么,但听了这话,却也只能叹了口气,又在地上磕了几个头,便退了出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