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四百零六章,危城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classname = &ot;rfs_&ot;  rsetdef[3]

    一下子损失了上千人,这让李自成很是肉痛,不过对于是不是要继续强攻,李自成还是有点犹豫的。因为在他知道,宁武关是一座兵城,并没有太多的人口,城里面肯定不会有太多的油水。而要攻下它,不死个几千人估计是一点戏都没有。所以,强攻宁武关,显然是个亏本的买卖。所以李自成没有立刻发起攻击,而是召集诸将,商议对策。

    “万岁,这周遇吉实在可恨,不灭了他,俺出不了这口气。”刘宗敏却并不想放过周遇吉。

    “这城不好打,要死好多人。”李过说道。

    “死人也要打,死再多的人也要打。而且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打下来。”李岩突然开口道。

    “李岩兄弟说说你的道理。”李自成道。

    “万岁,我军自出兵以来,所攻者克,所击者破。旌旗所指,莫不按兵束甲,南面而降。这是为什么的,不就是因为我军连战连胜,敢于和我军对抗的伪明军队,都会被我们消灭吗?所以那些伪明军畏惧我军如虎,望我军旌麾而降。如今周遇吉依仗着一座小城,几千士卒,就敢抗拒王师。若是我们不能将他剿灭,只怕会涨了敌人的威风,以后怕就有更多不识时务的家伙敢于抗拒王师了。所以臣觉得,这座城一定要打,而且要迅速的打下来,这样才能让伪明军队越发的畏惧天兵。”

    李自成听了点了点头,猛地拔出剑来道:“李岩兄弟说的有道理呀,要想今后日子好过,今天就要吃点苦。等我们杀进这城里去,就砍下周遇吉的人头来,给那些胆敢抗拒我们的家伙做个榜样!”

    既然李自成做出了这样的决定,继续进攻的事情也就按部就班的被安排下去了。首先是炮击,李自成在太原缴获了两门红夷大炮,这个时候就把它们也拖了上来,对着宁武关猛烈开火。

    随着轰隆的一声,两枚炮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出炮口,然后重重的撞击在宁武关的城墙上,发出沉闷的撞击声,炮弹所击中的位置的城砖立刻变成了碎片,整个的城墙也随之一震,腾起了一层薄薄的白灰,甚至就连城楼上,也有瓦片从上面坠落了下来。

    在红夷大炮开火之后,其他的一些小炮也纷纷开火。它们的威力自然无法和红夷大炮相比,但是胜在数量多,噼噼啪啪的打起来,对于城上的人也能造成相当的杀伤,对于女墙之类的防御结构也能造成很大的破坏。太原陷落的时候,守军甚至都没有来得及烧掉府库,这让李自成缴获了不少的火药。所以如今大炮是敞开来的,就这样炮击了一整天,虽然没能直接摧毁宁武关的城墙,但是也对城墙和城楼造成了巨大的破坏。在闯军集中火力攻击的那段城墙处,大部分的女墙都已经不复存在了,这使得守城的一方失去了很重要的依托,城墙上有些地方也出现了一些坍塌,虽然还没到整个城墙倒掉的地步,但是很多地方已经不太好站人了,这也让城上的火力在某些位置变得相对较弱了。

    “好了,差不多了。”李自成望着城墙上的情况说,“让郝摇旗把炮火向着两边打,让刘宗敏指挥人马登上去!”

    顺军的大炮转向了两边,中间一段则空出来给顺军士兵登城。顺军的士兵们扛着长长的云梯向上冲去,将云梯搭在残破的城墙上,然后两个人一左一右的扶住梯子,另外的人便把钢刀咬在嘴里,一手举着盾牌,一手抓住梯子,向上攀爬。

    虽然顺军的炮火非常猛烈,但是周遇吉却一直在城头上亲自指挥,他看到顺军开始调整大炮,准备向着两边开炮,就知道顺军准备要登城了。于是亲自带着一队家丁下了城墙,从城墙下跑到中间的那段顺军可能登城的地方——这样可以避开顺军的炮火。在那里已经架好了梯子。周遇吉带着人顺着梯子爬了上去,却没有直接登上城墙而是只爬到距离城头还有半步的地方就先停了下来。大家都扭过头,望着那边的城楼。城楼是位置最高,视线也最好的位置,从那里可以清楚的看到城墙两边的士兵的调动。因为城墙上的女墙基本上都被摧毁了,上城墙上早了,可能会遭到顺军的远程火力,比如说弩箭呀,或者是弗朗机炮之类的东西的打击,当然,上去晚了,真的让人家登上了城墙,那就又不行了,所以这种战术对于时机的把握非常重要,这时候,城楼上的信号就显得格外重要。

    周遇吉一手扶着梯子,一手提着长枪,遥望着那边的城楼,突然城楼上伸出了一面血红色的旗帜,那面旗帜朝着这边疯狂的摇动了起来。

    “上去!”周遇吉一声大吼,就率先冲了上去。他直接冲到一架架在城墙上的云梯前,向下一看,几个顺军正顺着梯子在向上攀爬,正好在他手中的长枪的攻击范围内。周遇吉大喝一声,长枪一抖,闪电般的就向着下面刺了过去。那个顺军慌忙想用手中的盾牌来抵挡,但是他的动作却慢了一点,周遇吉的长枪虽然被盾牌碰了一下,稍微偏了点方向,但依旧狠狠的扎在了他的左肩上。那个顺军惨叫一声,丢了手里的盾牌便从梯子上翻了下去,还顺势把跟在他后面的那个顺军也带了下去。

    周遇吉趁着空隙向两边望了望,看到他两边的家丁也都将正在向上爬的顺军杀了下去。他嘿嘿一笑,正要高声呼喊鼓舞士气,却突然看到城下有人朝着他端起了弩箭,周遇吉猛地向后一闪,“嗖”的一声,一支弩箭从他的头边上掠过。虽然从下向上射,会更耗费弩箭的力道,但是在这样的距离上,弩箭依旧能射穿一般的铠甲以及绝大多数的头盔——尤其是我大明工部粗制滥造的那些铠甲和头盔。

    一群顺军端着弩箭上来掩护,城上周遇吉的家丁们也分成了两批,一些人继续和正在向上爬的顺军战斗,用长枪,刀子将努力往上爬的顺军打下去,另一些则张开弓,和城下对射。只是顺军人多,无论是往上爬的,还是在城下射的,都要比周遇吉的人多很多。所以很快,就有些顺军爬上了城头。好在这时候周遇吉的后续人马也从后面爬了上来,一番血战之后,终于又将顺军打了下去。

    周遇吉才刚喘了口气,顺军的大炮就又砰砰砰的打了过来。

    “快,快退到后面梯子上去!”周遇吉大喊道。

    但是炮弹的动作来得比周遇吉和他的家丁们要快得多。周遇吉话音未落,好几枚炮弹就砸了过来,其中的几枚砸在了城墙上,击碎了好几块城砖;另外还有几枚从他们的头顶上飞了过去,不知道最后落在哪里了;但还是有一枚炮弹打入了人群中。这枚炮弹从周遇吉的身边呼啸而过,带起的风差点把周遇吉掀了一个跟斗。接着就有一泼血雨直接浇在了他的头上,让他睁不开眼睛,同时他的耳朵里也充满了轰隆隆的回响声。

    周遇吉用手抹掉脸上的血,睁开眼睛,看到就在自己旁边,躺着他的家丁周通的上半截身子,下面半截身子已经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周通一时间却还没有死,正瞪大了眼睛一边在那里狂呼,一边用满是血的双手在地上乱摸。

    周遇吉叹了口气,调转过枪尖,一枪刺进周通的心窝,口里道:“兄弟好走。”周通点了点头,闭上眼睛死了。

    这时候,另一个人一把拉住周遇吉,将他拖到城墙内边,周遇吉和那人赶忙上了梯子,将身体藏在了城墙后面,只听得外面噼噼啪啪的一阵乱响,城墙抖动个不停。

    周遇吉刚喘了口气,却听见有人叫喊:“大帅,快看那边。”

    周遇吉赶忙抬头朝着那边望去,之间城楼上伸出了一面旗子,朝着右边猛的挥动了三下,旗子缩了回去,又伸出来,还是朝着右边连挥三下。

    周遇吉知道这个信号的意思,那是说在右边的城墙上,闯军登上来了,他赶忙叫道:“兄弟们,跟我到那边去。”

    费尽了力气,周遇吉总算带着人将顺军又打了下去,顺军丢下的尸体到处都是,但是周遇吉的军队同样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周遇吉自己中了五六箭,好在他的铠甲还算不错,这几箭只有一箭射穿了铠甲,但是也没有命中要害。他在搏斗中被砍了好几刀,好在这几刀都被铠甲挡住了,但是有一骨朵打在左手上,左手的骨头被打断了,如今左手完全废了。而他的家丁也死了接近一半,剩下的也是个个带伤。这时候天色也渐渐的暗了下来,顺军也不再进攻,而是收兵回营了。周遇吉则赶忙组织人员抢修损坏的城墙,不过他也知道,如果闯军明天还是这样不怕伤亡的猛攻,只怕自己和自己的军队都撑不过明天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