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四百零七章,破城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classname = &ot;rfs_&ot;  rsetdef[3]

    第二天一早,顺军就再次摆出了进攻的架势,依旧是首先炮轰,然后再登城。在昨天炮击中损坏的城墙虽然经过了一夜的修补,但临时的修补并不足以恢复关城的防御力,在顺军一顿乱炮之后,城上临时搭起来的女墙之类的设施也都基本上损坏殆尽。

    在大半天的炮击之后,(考虑到这个时代,火炮的射速,尤其是持续射速是非常低的,其实持续半日的炮击打出的炮弹并没有想象中那样多)顺军再次抬着云梯发起了进攻。明军虽然拼死抵抗,但是顺军依旧在好几处登上了城墙,并且站住了脚。

    “好,非常好!这座城拿下来了。区区一座关城,几千个兵,就想要挡住老子,真是不自量力!”李自成站在远处,望着宁武关的城墙道,“杀进城去,鸡犬不留!”

    更多的顺军登上了城墙,并且沿着城墙向着关城的城楼进攻,试图拿下城楼和城门。城墙上的战斗非常的残酷,双方都是刀盾兵顶!在前面,后面是长枪,然后是鸟铳或者是强弩,城墙上地方狭窄,几乎没法闪避,后面的人向前涌,前面的人也没法站住脚停下来,只能硬生生地撞在一起。士兵们的盾牌撞在一起,他们奋力的想要用自己的盾牌将对手推倒,或是用自己的盾牌将对手的盾牌撞开,然后用手里的刀剑解决掉对手。所有人都挤在一起,不断地有人惨叫着倒下,然后又被好几只可能是敌人,也可能是自己人的脚踩在底下。周遇吉虽然指挥军队拼死抵抗,但是顺军大多都是生力军,而他的士兵,尤其是他的家丁却都是伤兵。所以,在这种很大程度上靠力量来决定胜败的混战中,他的士兵明显的处在了不利的位置上,不断地被顺军击退。

    “大帅,不是兄弟们不拼命,实在是顶不住了。大帅,我们顶着,您先退到城下面去吧!”家丁周猛一边挥动盾牌,将一个敌军推开,一边朝着周遇吉大喊道。

    “老子就死在这里!再退还能退到哪里去!”周遇吉也大喊道,他的左手完全没放用力,但他依旧用右手握着一柄雁翎刀站在前面战斗。在这样的战斗中,没有盾牌的保护,很容易就会被击中,所以虽然他的家丁围在旁边,挥舞着盾牌帮他挡住了不少攻击,但是他依旧又被击中了好几次。好在大都被铠甲挡住了,受的伤并不算重。

    就像周遇吉说的那样,他们的确是无路可退了。他们当然可以退下城墙,退到城墙后面的街道中去和顺军巷战,但是,宁武关本身就不大,整个关城城墙的周长也只有三公里多一点,城内的面积其实很小的,最多也就是一平方公里多一点。(顺便说一下,中国的一些史书上面的数字真是不太好相信。某些书中提到李自成在宁武关屠城,杀了数万平民。先不说宁武关本来就是个关城,是军城而不是一般的城市,就看它这巴掌大的面积,里面居然居住着数万平民,这个人口密度,都要吊打现在的大上海了)退到这么巴掌大的一点地方去,又能够坚持多久?而且在城墙上,因为地形的限制,顺军人数虽然更多,但却很难施展开来,因为城墙只有那么宽,交战面上一次性只能投入那么多人。但是如果退了下去,退到了巷战环境中,交战面就大大的扩大了,对方一次性能够投入到作战中的人数自然就多了很多,这样一来,明军就越发的难以抵挡了。

    不过,虽然周遇吉和他的士兵们都非常英勇,但是单靠英勇并不能解决问题,并不能改变物理的规则。激烈的战斗极其耗费体力,虽然周遇吉尽可能的让士兵们轮流休息,但事实上,因为战况激烈,士兵们根本就没有充分休息的时间。

    所以到了中午左右,周遇吉的部队还是不可避免的崩溃了,周遇吉的家丁们全都战死了,他本人在战斗中又挨了好几刀,但最为致命的还是有一支长枪直刺过来,刺穿了周遇吉的铠甲,直刺入他的小腹。周遇吉倒在地上,他很努力的用右手举起雁翎刀想要自杀。但是一只脚踩在了他的右手上,他抬起头来,模模糊糊的看到一个脸看不太清楚的贼将正低头望着他。

    “你是周遇吉?”那个贼将问道。

    “老子就是周遇吉。杀贼……杀贼……”周遇吉很努力的说,只是鲜血不断地从他的嘴里涌出来,让他的声音非常含糊。不过那个贼将却似乎听明白了,他挥了挥手两个贼兵过来将周遇吉捆了起来,从城墙上拖了下去。

    两个贼兵和那个贼将拖着周遇吉,将他一直拖到刚刚骑着马从城门里进来的李自成面前。

    “万岁,这就是周遇吉!”那个贼将半跪下来,对李自成道。

    李自成点了点头,看了看被两个士兵架着的周遇吉。这时候周遇吉的头盔也被摘掉了,头发披散下来,脸上全是血污。小腹那里还有有个巨大的伤口,半截肠子流了出来。李自成知道,这样的伤势已经是没得治了。

    “这是何苦?”李自成叹息道,“如今天命已经不在明朝这边了,这是很明显的事情了。何苦还要这样拼命?早早归降大顺,大家都能保住性命,岂不美哉?”

    不过显然,如今已经是弥留状态的周遇吉已经不太听得到李自成的声音了。不过他的嘴巴还是在一动一动的,似乎在说些什么。

    “他在说什么呢?”李自成问道。

    一个士兵把头凑过去听了一下,脸上满是犹豫的神色,却不回答。

    “他说什么呢?”李自成又问道。

    那个士兵一下子跪了下来,道:“万岁,他说……他说……”

    “他说什么呢?”刘宗敏也恼怒起来了。

    “他说:‘杀贼,杀贼!’”那个小兵回答道。

    李自成皱起了眉毛,刘宗敏更是怒道:“这个不识抬举的混账东西!”

    骂完了这一句,刘宗敏转身对李自成道:“皇上,既然这个狗东西如此的不识抬举,就把他交给末将处置吧!”

    李自成又冷冷的看了周遇吉一眼,然后对刘宗敏道:“交给你了。”便向着城楼上走去。

    这时候城墙已经被占据了,但是城内还在激战当中,不过这已经无关大局了。李自成放眼望去,看到在城中的一处屋顶上,有个女人,带着一些人拿着弓箭向着在街道上的顺军射击。这几个女人的箭术却还不错,很是射中了几个顺军。

    “那些女人是什么人?”李自成问道。李过顺手抓过来一个俘虏问了两句,然后过来禀告说:“陛下,是周遇吉的妻子和仆人。”

    “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李自成道,“也罢,就成全他们,让他们做一做满门忠烈吧!”

    仅仅用了两天时间,李自成就攻下了宁武关,斩杀了山西总兵周遇吉,消息传开来,整个陕西山西一片震动。

    几天之后,大同总兵姜瓖派人偷偷地向李自成送上了降表。表示只要李自成的大军一抵达自己的防区,自己就立刻帅军向李自成投降。

    李自成将这份降表展示给群臣们看,然后问道:“你们觉得朕应该怎么办?”

    “恭喜陛下!”牛金星首先说道,“陛下两日下太原,两日下宁武,威动天下,各路明军望风而降。我军军威已成,可喜可贺。而且,陛下,姜瓖归降,伪明大势已去。如今从山西一直到京师,几乎已经没有可用的军队。我军乘胜急进,便可直抵北京城下。若是一战而下北京,天下还有谁敢和我军抗衡?如此天下大势就可以确定了。”

    “牛丞相,这好像和我们出征前说的不太一样吧?”刘宗敏皱着眉头问道。

    “的确是不太一样,但是,如今这个机会实在是太难得了。古人说:‘天与不取,反受其咎;时至不行,反受其殃。’如今机会就在眼前。况且天下的事情原本就没有一定之规,要讲求随机应变。时局既然发生了变化,我们自然也要跟着有所变化。况且,伪明如今虽然虚弱,但要是我们给了他们时间,说不定就会有什么变故也难说。毕竟伪明的东南半壁还基本完好,东南的富裕大家都知道。而且东南不但富裕,更能出强兵,戚继光的浙兵强悍能战,天下知名。如果伪明皇帝放弃北京南下南京,只怕这天下要平定就又多了不少的变数。”牛金星道,“当然,这只是微臣个人的浅见,到底如何决断,还要看陛下圣裁。”

    李自成却不说话,过了一会儿才道:“诸位兄弟,你们有什么看法?”

    “陛下,臣觉得还是持重一点好。”李岩道,“一旦拿下北京,我们就要面对建胬的压力了。臣觉得接受姜瓖投降,收编他的军队,控制宣大地区,但是向北京进军还是早了一点。”

    “我……臣觉得,我们还是先打过去,看看情况,随机应变比较好。”刘宗敏也这样说道。

    “陛下,即使北京空虚,也不宜直接拿下,臣觉得还是控制了宣大就好了。”李岩又道。

    李自成想了想道:“北京的事情还远,先且不说,如今还是先把宣大拿下了再做打算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