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四百一十三章,夺宝(4)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闭上眼睛。”沙子龙的耳边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他立刻闭上了眼睛,并且将头扭转了过去。即使是这样,拿到猛然亮起的亮光哪怕隔着眼皮,依旧让他觉得很亮。

    这是有人扔出了几枚闪光弹。这是专门为了这次行动而准备的特殊武器,它实际上就是在火药粉末中加入了一些镁粉。镁的化学性质非常活跃,在燃烧的时候,能发出非常强烈的光芒,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东西都被用来当闪光灯用。很多老纪录片中,那些短跑记录保持着手里的相机上面亮光一闪,同时升起一股白烟,那就是在燃烧镁条充当闪光灯。镁在地球上广泛存在,但要说大规模的制取,是要到19世纪了。就连第一次被制取出来,也要到十八世纪。不过老实说,要制取这种金属,难度其实并没有一般想象中那样大,如果对于纯净度没有太高的要求的话,直接将苦土的粉末和碳粉混合加热,就能得到不太纯净的金属镁。事实上人类第一次获得金属镁,采用的就是这样的手段。这样获得的镁,纯度很差,如果想要用来做合金什么的,那肯定是不行的。不过用来燃烧,勉强倒还是可以的。在黑暗环境下,猛烈燃烧的镁粉发出的光芒能暂时的让敌人出于目盲状态,即使考虑到护送皇子们的都是所谓的“大内高手”什么的,在遭到这样的袭击之后,怕也很难做出有效的反应。

    事实上,这种超出了当时的人的想象的武器在它的第一次作战中表现得并没有想象的那样好,因为保管不当投出的六枚闪光弹中有三枚并不太亮。不过剩下的那三枚也足以亮瞎那些目标的非钛合金的眼睛了。

    闪光弹熄灭之后,沙子龙旁边的几个人又一起用弩箭发起了一轮攻击,这些弩箭都是压低了对着那些锦衣卫的脚射击的,这样显然会大大的降低了射击的命中率,不过却也在最大程度上减少了误伤的可能性。

    当然,因为射击的距离近,加上我大明的所谓“大内高手”的水平其实也远远不能和后世的某些电影电视中的比。我大明的锦衣卫的人员大多都是世袭的,他们的训练程度其实也很有限,而且,也缺乏真正的战场的淬炼,面对突然双目失明的局面,慌乱间也做不出什么合理的反应,更不要说什么听风辩位躲暗器什么的了。所以这一轮射击之后,还是有五六个人被射中了的。

    走在最前面引路的那个太监小腿上中了一箭,倒了下去,结果压在了灯笼上,灯笼烧了起来,顺带着点燃了他身上的衣服,这个太监便惊叫着在地上打滚。

    这时候沙子龙已经操起了他的长枪冲了出去。在他面前,一个锦衣卫正一边胡乱的挥舞着手里的绣春刀,一边乱喊着什么,好像是“保护永王殿下”或者是别的什么,沙子龙也顾不得听他喊的是什么,直接一枪刺过去,正中那个锦衣卫的胸口,立时便将他槊倒在地。沙子龙也不再看他,一抖手腕,拔出枪尖,便向着旁边的另一个锦衣卫刺了过去,同样是起手一枪,正槊在胸口上,顿时便了了账。

    沙子龙抽出枪尖,四面一望,只见就在这一几乎一眨眼的功夫里,所有的太监和锦衣卫都已经倒在地上了,只有那个戴着王冠的皇子模样的人,满脸惊恐的站在那里瑟瑟发抖。

    “草民等拜见永王千岁。”负责这只小队的这次行动的带队人老胡走过来对那个瑟瑟发抖的皇子道。虽然说是拜见,但其实也并不下拜,只是微微拱手为礼,反正整个时候,朱慈照的视力还没有恢复,什么都看不到。

    “你,你们是……是流寇?”听到这个声音之后,朱慈照好不容易鼓起了勇气这样问道。他虽然什么都看不到,但是刚才战斗中的呼喊,锦衣卫们被不断的杀死的时候的惨叫他却都听得清清楚楚。

    “草民等不是流寇,是来救王爷避开流寇的。”老胡道。

    “那你们……”朱慈照想起了那些锦衣卫和太监,如果这些人真的是为了救自己,那为什么要杀掉那些,不过他却没敢继续问下去。

    “草民等要带殿下去一个非常隐秘的地方,这地方藏不了这么多人。”那个声音回答道,“京城已经守不住了,这些人若是活着,又没地方藏,很容易落到闯贼手中,到那时候,他们万一吃不住刑,说出了殿下的所在,就危险了,所以草民等人便自作主张,先送他们归天,免得到时候反而污了他们的节操。”

    这话非常的蛮横,非常的强词夺理。而且说这话的人的声音也带着一种戏谑和一种隐藏着的快意和恶意。朱慈照感觉到了这种快意和恶意,他浑身发抖,恐惧得几乎要昏厥过。

    黑暗中,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还在发抖的手腕,他听到那个声音道:“还请殿下赶快上轿跟我们走,闯贼距离这里很近,说不定听到动静就会过来。”这时候朱慈照便听到有几个人走过来的声音,然后就有一样什么东西在他身边放了下来的声音,听起来倒像是一台轿子。

    接着朱慈照就被那人扶着上了轿子,接着他听到轿帘被放下来的声音,然后轿子就被抬了起来。显然这两个抬轿子的人以前从来没有抬过轿子,听脚步他们跑得飞快,但是轿子却晃悠得厉害,以至于朱慈照只有用双手紧紧地抓住椅子扶手,才能保证自己不会被颠下去。

    好在这样颠簸的时间并不长,不一会儿,轿子就重新落了下来。轿帘被掀开了,一只手伸进来,扶住了朱慈照的手腕,扶着他从轿子里面走了出来。

    这时候朱慈照的眼睛已经略微恢复了一点,毕竟,老胡和沙子龙他们使用的闪光弹中的镁粉纯度不够,亮度远远不能和后世真正的闪光弹相比,所以朱慈照到这时候也已经能看到东西了。

    朱慈照注意到,他如今是在一间关着门,挂着厚厚的窗帘的房子里,房子里点着一盏鲸油灯,借助鲸油灯的灯光,他也第一次看清了站在他旁边的那几个人。

    扶着他的手的是一个有着一副山羊胡子的中等身材的汉子,看起来大概有三十多岁的样子。而在他的另一边,是一个精瘦的高个子,那人的手格外的长,一只手垂下来,几乎快到膝盖了,另一只手,则杵着一柄长枪,那柄长枪的枪尖下面的红缨看起来湿漉漉的,像是沾满了鲜血。

    朱慈照不由得吃了一惊。又看到在更远一点的地方,一个胖子正将一块地板揭开来,露出了一个黑洞洞的洞口。

    “永王殿下。”那个胖子站直了身子,然后下拜道,“如今闯贼已经攻破了北京。只怕很快就要满城搜捕殿下了。小人是个做走私买卖的,在这里有一处藏东西的地窖,很是隐秘,如今只有委屈殿下先在这里躲上一段时间,等将来王师收复北京,或者是闯贼对殿下的搜捕放松了,我们再想办法混出城去。”

    “一切……一切都听各位英雄安排。”朱慈照回答道。

    “如此便请永王殿下跟随小人下去。”那胖子道。说完他就腾地一下跳进了那个地道里,老胡扶着朱慈照走过去,朱慈照从地道口向下一看,看到下面的胖子已经点起了半截蜡烛,借着烛光,朱慈照看到下面距离地面有一人多深。要他向那个胖子那样直接跳下去,朱慈照还真有点不敢,他不由得踌躇了起来。

    “殿下您稍微等一下。”那个胖子将手里的蜡烛放在了洞壁上特意凿出的一个小平台上,然后弯下腰去,从地上将一架短梯子架了上来。

    “殿下您踩着梯子下来,小心点,草民扶着您……”在胖子的声音里,朱慈照踩着梯子,慢慢的下到了地道里。紧接着,老胡也跟了下来,其余的人则都守在上面。

    地道狭窄而又低矮,胖子拿着蜡烛猫着腰走在前面,朱慈照则猫着腰跟在后面,走了一段下坡之后,又是一小段上坡,然后前面的一段地道变得格外狭窄,以至于都不能再弯腰前进,而必须爬着走了,爬了大概五六步远之后,地道又变得略宽了一点,人已经可以猫着腰在里面走了。

    就这样又走了大约五六十步,地道便到了头。只见那个胖子停下来,又一次将蜡烛放好,然后扳动了一些什么,在洞壁的一边一扇隐藏着的门就突然打开了。

    胖子有拿起蜡烛,伸过手来拉着朱慈照穿过这道门,便到了一间地下密室里。这件密室大约有三丈见方,密室正中摆着一张床,上面还有些铺盖之类的。旁边还有一个小小的

    “殿下,这段时间就委屈您藏在这里了。”老胡也跟了进来,这样道。

    “殿下,这边还有一个小地室,乃是茅坑所在。那边也有一个小室,放着一些吃的东西。另外殿下,这地下虽然有通风口,但无论如何也是没法和地面上相比的。所以殿下如果没有必要,就不要长时间点着灯,要不浊气太重,容易得病的。”胖子也在一旁嘱托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