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四百三十八章,大敌(1)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让我们把时间往回拨一个多月,也就是福王刚刚宣称自己监国并且让人向南京以及其他地区发出诏令之后。虽然此后在南边发生了很多的斗争,但是,这些事情都没有被郑森、吴三桂,甚至也没有被福王太放在心上。因为建胬的大军已经逼近了山海关。

    六月初,建胬向山海关派来使者,要求吴三桂亲自去清军的大营,拜见大清皇帝黄台吉,并开关投降。吴三桂却做出了完全出乎满清的估计的举动。他向清军派出的使者高鸿中表示,前一阵子他的确打算归降大清,但那是因为朝廷和天子都不存在了,没有了可以管事的人。而他愿意投降大清,那也是因为希望借助大清的力量为大行皇帝报仇。至于如今,福王已经就任监国,天下已经有了合法的主人,而他吴家,世代受到大明的恩典,既然大明如今已经有了主人,他自然就要服从这位新主人的命令。而监国的福王殿下,不同意他向大清投降,也不同意大清出兵来帮助大明剿匪,自然也不会允许大清的军队进入山海关。所以,他已经不能依照约定打开山海关让大清军队进来了。

    “劳烦贵军一路驱驰,三桂真是又是感激,又是惭愧。只是王命如此,却不是三桂能够做主的。还劳烦贵使回去之后,代表三桂,向贵国陛下致以诚挚的问候和谢意。”在送走高鸿中的时候,吴三桂这样对他说。

    高鸿中用手指着一脸诚恳的吴三桂,气得浑身都在发抖,他忍了又忍,才算是没有朝着吴三桂喊出一句“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最后他猛地一甩衣袖,便离开了山海关。看着怒气冲冲的走出去的高鸿中,吴三桂却也鄙薄的低声骂了一句:“狗汉奸!”

    吴三桂当然知道他这样的举动肯定会大大的激怒清军,但他如今敢这样做却也不是没有原因的。这一段时间,辽海上的运输船只往来不息,给吴三桂带来了大量的好东西:坚固的铠甲,锋利的刀剑,甚至还有“一炮糜烂数十里”的大炮。如今山海关上的各种大大小小的大炮的数量已经超过了一百,(当然,这里有很多是威力偏小的3磅炮和6磅炮,但是这里面也不乏真正的,24磅以上的红夷大炮)而且还得到了一批训练有素的炮手的直接援助。再加上足以让吴三桂的军队吃上大半年的粮食,再加上老龙头那边的港口有郑家船队的保护,不担心会被清兵围死,所以吴三桂觉得,他手中的力量足以在相当长的时间内顶住满清的攻击。而一旦满清怒而攻城……

    吴三桂从城楼里出来,五月底温暖的阳光正照耀在他的脸上,他转过脸朝着东边望去,那边山峦起伏,长城沿着山势,曲曲折折地向着大海延伸过去,便如一条矫健的蛟龙。更远的地方就不太看得见了。但是吴三桂知道,有一条样式怪异,一旦航行起来,快得就像是在海上飞翔一样的小船正等待在那里。一旦关外的清兵对山海关发起攻击,或是离开山海关,从其他方向越过长城。(吴三桂觉得,就山海关的险隘的地形,非常不易于满清的攻击,所以,只要满清不是被气疯了,应该不会直接向山海关发起攻击,即使要攻击山海关,他们也应该会先从别的地方破口,然后再从关内迂回到山海关的后面发起攻击。仅仅就兵法而言,这的确是山海关正确的打开方式。)这条船就会把消息立刻送到郑森的手中,然后郑森就会带着他的一万多人从海路直逼锦州,然后在大凌河的入海口附近登陆,并在内河舰只的支援下,沿着大凌河直逼锦州。如果能在满清大队人马返回之前夺取锦州当然最好,只是因为大凌河航运条件有限,虽然如今大凌河正在汛期,平均水深差不多有一丈左右,而且郑森也找到了一些当年在大凌河上跑过的水手渔夫之类的,对航线也有了一定了解,但是大凌河的宽度和水深,对于海船来说还是有些不足,也就能跑跑内河舰队的战船,而大凌河口处虽然有架设临时码头的地方,但是这样的码头,吞吐能力相当有限,难以卸载重型攻城火炮,而且从大凌河口到锦州的道路也不太好,虽然模范军有重型挽马,但是受道路限制,重型攻城火炮的运输依旧是非常困难。所以前往攻击锦州的模范军部队只有12磅炮可以指望。当然郑森为了攻击锦州,还准备了其他的一些手段,只不过到时候能不能起作用,却也说不准。

    ……

    吴三桂的回复自然让黄台吉非常的愤怒,但愤怒之余黄台吉也知道,肯定是发生了什么预料之外的变化。要不然,以吴三桂的处境和性格 不应该会做出这样的反应。黄台吉在脑子里思考了一下,他觉得吴三桂能做出这样的反应,多半是得到了明朝朝廷的支持,而且这个支持还必须是实实在在的真金白银的支持。显然,对于吴三桂来说,如果明朝朝廷还在,他肯定会觉得跟着明朝朝廷比跟着自己强。因为明朝朝廷能给他每年数百万的辽饷,这不是其他任何势力能拿出来的。

    “可是明朝朝廷不是已经完蛋了吗?难道明朝在那么短的时间之内,就新建了朝廷,并且还给吴三桂送去了足够多的东西?”黄台吉这样想着,便沉着脸向高鸿中问道:“吴三桂这厮说他如今奉了谁的命令?”

    “回皇上的话,奴才听说是明国的福王如今成了监国。”高鸿中跪在地上回答道。

    黄台吉点了点头,又转身对站在一旁的另一个人道:“洪先生,这福王是什么人?”

    这人却正是洪承畴,如今却剃了个金钱鼠尾,穿上了满清的朝服。洪承畴听了这话,便上前一步,下拜道:“万岁,这福王,乃是明国老福王的儿子,老福王被李闯杀了,他却逃了出来,后来继承了福王的爵位,依着礼法算起来,除了崇祯天子的几个儿子,他确实是和崇祯天子关系最近的藩王。奴才以前听人说,这位福王殿下,不学无术,贪于荒淫。今日看来,这传闻怕是有些不确切。这位福王殿下,怕还真有几分本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