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四百四十九章,巷战(3)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虽然没有望远镜,但是从城楼上,尼堪和孔有德还是能看到对手正在有条不紊的准备进攻的,于是他们也对应的采取了一些措施。

    孔有德的天佑军将大炮拖到了最主要的几条街道上,用以封锁街道,同时还在城墙上摆上了几门虎蹲炮,以防敌军沿着城墙冲过来了。

    “尼堪贝子,在每个路口我都摆上了至少三门大炮。”孔有德道,“这些大炮本来都是攻城用的重炮,射程和威力肯定都要强过他们的小炮,只是移动起来比较慢,好在敌军的动作有些慢,所以如今我们的大炮已经到位了。敌军要是沿着街道冲上来,嘿嘿,这几门炮的炮子可不是吃素的。便是推着盾车上来,也是一炮一个。”

    “若是敌军也把大炮推过来对轰如何?”尼堪问道。

    “尼堪贝子,”孔有德拱拱手道:“这些街道于是全直的,最长的也不过百余步,整条街到头都在我们的大炮的霰弹的射程内,我们每个街口都有至少三门炮,他们的大炮要对轰,先要把大炮推上来,安放好,然后再装填火药,炮子,有这个时间,我们早就一炮轰过去,把他们都轰翻了!”

    尼堪点了点头道:“王爷说得有理。我觉得,王爷的三门炮要时刻有一门炮准备着,平时不要点,免得敌军趁着我们装弹的时候把大炮推上来了。”

    “贝子说得有理。”孔有德又拱拱手,接着叫来了一个亲兵,吩咐了一番,那个亲兵便下去了。

    这时候,他们注意到对面的敌军开始行动了,这些敌军都拿着火枪,几个人一组,成纵队,贴着街道两边的房子向前慢慢推进。很快就出现在了有清军把守的街道的一头。

    因为敌军的人数并不多,所以,天佑军并没有开炮。天佑军的大炮太大,装填起来非常慢,如果只有这么几个敌人就开炮轰击,等敌军蜂拥而上的时候,就来不及开炮了。况且敌军也就这么几个人,又能做什么呢?便是冲过来放枪,天佑军的士兵手里一样有火铳,旁边的八旗兵手里还有弓箭和刀剑。就这么几个人,冲上来不也是送死么?

    陈德富带着几个散兵绕过了一个街口,前面就是清军的防线了。陈德富可以清楚地看到在距离对面大概一百多步远的地方,摆着敌人的三门大炮,旁边还围着一些清军,有拿着火枪的,也有拿着弓箭和其他的一些冷兵器的。

    陈德富半蹲下来,抬起了手,跟在他后面的几个散兵也都停了下来。他们迅速的在街道两边找了几个墙脚或者柱子,缩到了后面,只是将枪口指向了前面。

    “瞄准炮手,先打那些炮手!”陈德富道。

    这些散兵们手里的枪,和一般士兵的枪支是不一样的。他们手里的枪的枪管是用昂贵的坩埚钢锻造,然后再钻孔,再拉出膛线的,高级的线膛枪。因为坩埚钢的强度远非熟铁能比,钻孔什么的,自然是格外艰难,钻孔的钻头几乎都要用各类天然刚玉,也就是红宝石蓝宝石之类的东西来制造,而且钻起来还格外容易损坏,如果不是手艺精湛的老师傅,弄得不好,钻好一根枪管,倒是要弄坏一两个钻头。再加上钻这样的深洞,一不留神,就钻歪了,然后整根管子就都废了。所以即使是老师傅,也要小心翼翼的干三四天才能钻出一根可用的枪管,然后再是拉出膛线,这这过程倒是稍微简单点,但依旧要由老师傅操作,要是丢给新手干,弄得不好,好不容易弄出来的一根枪管,又报废了。所以这枪的产量一直很低,成本也高得一塌糊涂,每一只这样的步枪,生产成本都要两百多两白银。所以直到如今,整个模范军中,也只有不到一百只这样的枪罢了。

    不过俗话说得好,一钱银子一钱银子的货。这种枪花了这么大的价钱,自然也就有着出众的性能,配上丝绸包裹的米尼弹,这种步枪能够有效地射击一百五十步甚至是两百步距离上的人体大小的目标,这个射程甚至都超过了这个时代几乎所有的火炮的霰弹射程。事实上,在原本的历史上,如果不是榴霰弹的出现,手持使用米尼弹的前装线膛枪的步兵,几乎要把炮兵从战场上淘汰掉了。

    陈德富看了看距离,将枪管上的标尺竖立起来,然后瞄准了站在大炮旁边的一个炮手,扣动了扳机……

    孔长贵是孔有德的亲卫,此时他正带着另外的几个亲卫在这里压阵。当陈德富他们出现在街道的那一头的时候,孔长贵自然也看到了他们。不过孔长贵并没有太把他们放在心上,不过几个人而已,有个什么大不了的。

    “大概是来探探路的吧。”孔长贵这样想着。

    远远的,就看见这几个人都缩到屋角后面,孔长贵还在心里笑话这几个敌军探子胆子太小。“他们也不看看自己才几个人,值得用大炮轰吗?”这时候,却见那几个敌兵从墙角后面把枪都伸了出来。然后那边就腾起了几股白色的硝烟。

    “这么远乱放枪,这能打中什么?别说是人,就是房子都不一定打得到。这不纯粹是乱放枪吗?”孔长贵一边这样想,一边就想着要压住下面的人不要胡乱开枪还击,免得平白无故的浪费弹药。

    就在他要开口的时候,却突然看到站在大炮旁边的炮手蒋三发以及其他的两个副炮手一头就栽到在地上。那蒋三发正好就倒在他的脚底下。孔长贵低下头细细一看,却见蒋三发的胸口有一个大洞,鲜血正汩汩而出,而蒋三发圆睁着眼睛,却已经断了气。

    “这么远,居然就打中了?这,这也太……”

    三个炮手中弹,让天佑军的士兵们一阵慌乱,有人举起枪就想还击!好在孔长贵等人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用皮鞭帮他们安静了下来。孔长贵一边用鞭子抽打那些乱了的军士,一边骂道:“怕个鸟!你们又不是没打过鸟铳,这么远,打个鸟呢!刚才他们不过是运气好蒙上了而已,老子就不信他们还能打中!”

    话音刚落,只见对面那几个敌兵却又从墙角后面露出枪管,朝着这边又打了一轮。这一轮却又打翻了几个站在大炮旁边的炮手。这一下子,原本渐渐平静下来了的天佑军士兵顿时又慌乱了起来,也不知道是谁带的头,就有人朝着那边胡乱的开了一枪。有这一枪带头,其他人也就跟着举起手里的鸟铳或者是根本不可能射出那么远的三眼铳噼噼啪啪的朝着那边一顿乱打。甚至就连炮手们都忍不住朝着那边乱放了两炮。

    这一顿乱射当然没能击中任何目标,因为陈德富等人在开完了那一枪之后早就躲到墙角后面去装填子弹了,倒是射击时候,枪炮喷出的硝烟将他们的视野遮了个严严实实。眼前一时间什么都看不见了。

    天佑军的士兵还在盲目的射击,反应过来了的孔长贵赶紧扬起鞭子来,一边高喊着:“不要乱开火!”一边对着那些士兵一顿乱打。想要控制住局面。只是枪声很响,大家又慌乱,他的喊声,甚至他的皮鞭很多人都没有太注意到。

    “没用的废物!”孔长贵突然听到在自己身边有人用满语这样说道,他一转头就看见一个白甲兵正走了过来,一边走还一边抽出了腰间的刀子。

    孔长贵知道这白甲兵是打算杀人了,赶忙连着刀鞘取下腰刀来,劈头盖面的朝着那些乱成一团的士兵打去,一边高喊着:“不许再放枪了!”其他的几个亲兵也越发的努力起来,总算是又把这阵混乱压了下去。那个白甲兵已经把刀子拔出来了,却见没有可以砍的对象了,便冷冷的哼了一声,也不将刀子入鞘,只是提着刀子站在那里,用凶狠的眼神环顾着那些天佑军,似乎因为没能砍下一两个脑袋而很是不满。他看看众人,突然带着鄙夷的脸色道:“你们这些汉狗真是没用,几个人就把你们弄成这样!对面只有几个人,你们就不敢冲上去干掉他们吗?你……”他突然转过身,用刀子指着孔长贵道:“你带上人冲上去,把那些家伙干掉……”

    要说前面天佑军的一阵乱开火也不是没有效果,他们的射击造成的战场迷雾也一样遮挡了陈德富等人的视线,使得他们也无法继续射击。不过这一阵子的战场迷雾也掩护了其他部队的行动,趁着这一阵子的硝烟,一队模范军士兵上来了,并且钻进了街道两边的房屋里。

    这些模范军士兵进到街道两边的屋子里不多一会儿,就看到从对面的硝烟里,有几十个穿着铠甲,拿着刀盾的士兵冲了出来,朝着陈德富他们直冲过来。

    这个时候,陈德富早已经装填好了子弹,但是他并没有朝着冲过来的敌人开火,而是从腰间拔出了刺刀,迅速的装到了步枪上,然后迎了上去。

    “怎么样才能保证对运动目标百发百中?”后来成为了射击教官的陈德富在回答学员的这个问题的时候,是这样回答的:“距离他近一些再开枪,直到他的鼻子已经顶到了你的刺刀之后再开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