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四百六十三章,战功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黄昭站在笔架山陆桥尽头的土墙上,远望着对面的清军,叹了口气。

    “黄团长,你叹什么气呢?”一个人突然问道。

    黄昭转过头来,看到是模范军海军北海第一分舰队的指挥施琅。此时施琅正在了解陆军的防御状态,以便和他们进行配合。

    “可惜我们的大部队已经走了。要是我们的主力还在,直接一口就可以吃掉对面的鞑子。如今我们陆军剩下的人不多,守住笔架山虽然不是问题,但是要吃掉对面的鞑子却还不够。嗯,敌军的军营距离大海不远,涨潮的时候不知道你们海军的战船上面的大炮可够得到他们不?”黄昭指着对面的清军大营道。

    “应该够得到。”施琅望了望对面清军的营垒,估算了一下距离,然后这样道。北海第一分舰队由两条从西班牙人那里缴获的巡防舰组成,算起来在北海舰队中,也是最为核心的战斗部队了。能够成为这样的一支分舰队的指挥,对于年纪轻轻的施琅来说,应该是得到重用的表现了。

    只是施琅对于这个安排却并不是非常的满意。他甚至觉得如果能用这个所谓的“分舰队指挥”的职务,换一个大舰队的舰长就好了。因为在施琅看来,北海这边根本就不是海军的主战场,在这边,无论是满清,还是如今已经投降了满清的朝鲜,都已经没什么船了,所以他根本就找不到什么海战立功的机会。再说,就算他运气好,某天遇到了数量其实已经比后世的大熊猫还要稀少的建胬或者是朝鲜船只,打沉了他们,也算不上什么功劳,就算是向上面报功,说“今天击沉敌方渔船两条”,“今天又俘获一条渔船”?不说上面的态度,就是自己,都不太好意思不是?

    “一会儿涨潮了,要不施指挥让两条船靠过去,轰他们一家伙?”黄昭道。

    施琅却摇了摇头,道:“这地方,要实实在在的立功不容易。这帮鞑子几乎全是骑兵,而建胬打仗,其实一向靠的是重甲步兵冲阵。鞑子大概是在知道我军攻占了锦州之后,想起了笔架山,知道我们若是在这里站稳了脚跟,会非常麻烦。所以派出这些骑兵,想要抢在我们前面,占领这里。不过他们还是来晚了。呵呵,黄团长,你觉得要是没有海军火力的支援,这帮子敌军的攻击,你们陆军能守住不?”

    听了这个问题,黄昭觉得,施琅这家伙也在表现海军的优越感了。因为此前的一系列的功勋,海军的一些家伙,在面对陆军的时候,总有一种洋洋自得的优越感,似乎平白的就要比陆军高一个级别一样。这一点,此前在施琅身上似乎看不太出来,不想,多打点交道,这种海军优越感还是冒出来了。

    不过虽然略微有点不高兴,但黄昭还是回答道:“别说这么点鞑子,就是来个三五万的鞑子,甚至就算是鞑子全军都压上来,这地方他们又能展开多少?我们守住这个口子,一点问题都没有。”

    施琅点点头道:“黄团长,你看,如果我今天趁着涨潮,冲上去,给他们一顿炮击,能打死多少鞑子?鞑子反而知道了我们的炮弹能打多远。若是我一直把船藏着,让鞑子根本就不知道我们的战船在这里,不知道我们的战船有多强的火力,多大的杀伤范围。等鞑子的大军到了之后,你说他们会不会试着来攻击一下笔架山?”

    黄昭想了想道:“我要是鞑子头目,肯定不会。因为明摆着,就凭鞑子,攻击笔架山,那就是送人头。不过我想,鞑子多半还是会来打一下的。因为他们对我军的战斗力并不是十分了解。甚至于,我估计他们对于我们的防御工事的防御能力,也会估计不足。毕竟,你看我们的这堵墙,不过是土堆起来的,而且高度也不算高。而且也不够笔直,往上爬其实不算太难。在鞑子看来,他们打下过的城池中,有的是比我们这道防线更坚固的。”

    施琅听了便笑道:“黄团长,你看,这关外如今其实无论是在你们陆军这里,还是在我们海军那里,都不是主战场不是?我们海军在这边,在海上根本就找不到立功的机会。鞑子那边,如今连一条能出海的像样点的渔船都没有了;朝鲜人那边也没好到哪里去。陆战队的家伙,好歹还有点在朝鲜沿海上岸,袭击岸上目标的事情可干,我们水兵呢?哪有立功的机会?所以你看,在我的两条船上,几乎都是一水的没打过仗的新兵,老兵都被调到台湾和南洋那边去了,因为那里才是我们海军的用武之地。

    其实你们陆军也是一样。少将军至少目前,根本就不愿意在关外投入太多力量。他只想要拖着鞑子,让鞑子不能随便入关而已。要不然,少将军怎么会在夺取了锦州之后,立刻一把火就把它给烧了呢?如今关内才是主战场,夺回京师,消灭流寇才是第一作战目标。其实,你就看看你这个团,就知道我不是在瞎说。正常情况下,一个团多少人?你这个所谓的‘合成团’才多少人?连一个正常团一半的人数都不到不是……这样一来,我们在关外,立功的机会也肯定没有在关内或者是南洋多。我们两个运气不好,被派到这儿,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但是我听说,真正的英雄豪杰,到了哪里都能抓住机会,做出大的功业。所以任何可能的立功的机会,我们都要抓住它,立下更大的功劳。”

    说道这里,施琅停了一下,看了看黄昭的脸色,见他似乎也被自己的话吸引住了,便继续道:

    “黄团长,你看,我们先对鞑子示之以弱,引诱他们来攻打。我们再假装勉力支撑,让鞑子觉得好像再加上一口气,就能把我们赶下海去。等到鞑子投入了大部队,我们海军再杀出来,用舰炮切断陆桥。我们海陆配合,把鞑子的攻击部队一家伙吃掉,然后我们再借着涨潮,炮击敌军军营。敌军新败,自然人心惶惶。又遭到我军炮击,只怕更是混乱。而且敌人大军扎营于此,要跑到炮兵射程外,也比如今更麻烦。炮击的战果可能会更大。甚至于……甚至于黄团长你的那个骑兵营,也能趁机去占点便宜。你说我这个想法怎么样?”

    ……

    就在施琅和黄昭商量要如何才能弄到更大的功劳的时候,郑森带着模范军的主力已经回到了静海。

    “郑总兵,不知道鞑子那边的情况如何?”一见到郑森,福王朱由崧立刻就迎上来问道。

    郑森赶忙抱拳行礼道:“千岁,微臣甲胄在身,不能全礼,还请千岁恕罪。”

    朱由崧道:“郑总兵不必多礼,不知如今军情如何?”

    郑森便道:“千岁勿忧。微臣奉千岁之命,率领大军,出击辽东。赖千岁之洪福,宗庙之护佑,一日而下锦州。臣尽烧建胬在锦州之积蓄,斩杀建胬千人。建胬无后续之粮草,顿兵于榆关之下,必不能长久。微臣料敌军必定会撤退,榆关必定无忧。臣料定最迟不过明日,榆关之围,便可解去。千岁在此,静候佳音便是。”

    朱由崧听了,又道:“郑总兵一战而破流寇,再战而破胡胬,真是国之干城。只是,神京蒙尘于贼寇,直到今日还不能收复,孤实在是……”

    郑森听了,知道朱由崧急于夺回北京,以确定自己的皇帝地位。便回答道:“千岁!微臣已经下令诸军做好收复京师的准备。臣今日已经让轻骑逼近京师进行侦察,今日明日先让大军休息两日,然后便出兵收复京师。千岁,那李闯刚刚吃了大败仗,他手中的军队中真正服从于他的不过数万人,从陕西一路打到京师,可以说是早就疲惫不堪了。而他其他的军队都不过是新附之叛军,他们投降李闯,不过是逼于兵势,并不全是真心要从贼。对李闯尚怀狐疑。李闯以不过数万人的疲敝之军,辖制数倍于此的狐疑之众。人数虽多,其实并不足为惧。最近又被我军击败,士气动摇。新附之军越发的人心浮动。若是殿下许诺叛军只要反正,便既往不咎,则微臣敢肯定,京师指日可下。”

    朱由崧听了,便笑道:“这些小事情,爱卿自己决定便是了,何必问孤?”

    郑森赶忙道:“这……微臣如何敢自作主张?殿下……”

    朱由崧便面露不耐道:“什么事情都要孤来管,孤哪里忙得过来?孤要尔等臣辅,难道是要有人时时刻刻不管什么小事都来问孤?况且孤听说‘君之所以患于军者三’,军政之事,孤所知不多,若是依着孤的意思,怕是反而有损于天下。所以这种事情,爱卿自己决定就是了。嗯,就这样吧,孤还有事情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