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四百六十七章,遭遇战(1)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老关兄弟,你跟我到那上头去看看。”白家旺指着旁边的一座低矮的土丘,对跟着他的关二男,还有其他的几个轻骑兵说。那是一座稀稀落落的长着几棵半干的杂树和半人深的野草的土丘,大概有二三十丈高,登上这座土丘,可以一览无余的看到前面很大一片区域。

    “嗯,我跟你去!”关二男一边说,一边从马上跳了下来。关二男的“关”前面有个老字,但其实他的年岁并不大,其实也只有19岁,只是他长得确实比较成熟,看他的脸,跟人说他已经有二十**了,别人也多半不会怀疑。

    关二男跳下了马,将缰绳交到另一个轻骑兵手里,然后反手拔出了马刀,跟着白家旺一起向着土丘顶上爬去。

    土丘并不高,两个人不一会儿就爬了上去。站在土丘的顶上,放眼向着远处望去,远处隐隐约约的是一些淡紫色的山脉,更近一点的是土黄色的干枯的平原。广袤的平原上一片死寂,看不到人烟,只有呼啸而过的旋风卷起一股股的沙尘。在小丘的右边,有一条干涸了的河道,河道两边,也稀稀落落的有一些树木,有些树也半枯了,有些却还绿油油的。

    再往近处一些,就在小丘下面不太远的地方,有一个废弃了的村落,这村子的规模不小,甚至还有一道围墙将它围了起来。只是这道围墙在此前的某次兵灾中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庄子被打破了,庄子里的人或者被屠杀了,或者被掠走了。这从满庄子的大火烧过的痕迹中就可以看出。

    如今这庄子里面也只有些没有屋顶的土围了,中间有一家带院墙的,大概曾经是什么大户人家,如今也只剩下没有屋顶的土围子,以及满院子的杂草。

    “队长,你看那个院子里,是不是有个什么东西?”白家旺正举着望远镜眺望着远处的干涸的河沟——有时候,流寇或者建胬的侦察骑兵都喜欢躲在那种有阴凉的地方休息——突然听到老关这样说道。

    “什么,在哪儿?”白家旺放下望远镜问道。

    “那里,那个大院子的那堵墙后面!”关二男指着那边说道。

    白家旺又举起望远镜往那边望去,就在这时,从十多步外的草丛中的一块大石头后面突然站起来两个人,这两人拉开弓,两支箭立刻就射了过来。却原来是有两个清兵侦骑同样上小丘来望远,却先一步看到了白家旺他们,便在旁边的草丛里的大石头后面躲了起来,这时候却突然站出来偷袭他们。好在他们用的是弓,而不是弩。在射击的时候需要站起身来才能发力开弓。这也给了他们的对手躲闪的机会。

    关二男大喝一声,往旁边一闪。只是距离太近,那箭来的又急,他只是躲开了要害,那支箭还是一下子扎进了他的左肩。

    关二男痛呼一声,就地一滚,滚到了一棵树后面。他一面将右手的马刀插在地上,伸手握住了插在肩膀上的箭杆子,用力一拗,将这箭杆子折成两断,一边高喊:“有建胬,快来帮忙!”同时斜着眼睛朝白家旺那边望了过去,却见白家旺胸前中了一箭,倒在地上,却已经不省人事了。刚才白家旺的注意力全在望远镜里,反应上却是比老关慢了一些。

    那两个建胬此时却已经冲了过来,关二男忍着疼痛,站起身来,从地上拔起马刀,还没来得及把架势摆好,一道刀光就重重的劈了过来。

    关二男身子后仰,将马刀向上举起,又将左手托在刀背上,只听到“铛”的一声,对手的一刀便劈在了他的刀上。

    对方是借着猛冲过来的力道劈出这样的一刀的,所以这一刀力量极大。关二男双手勉强算是挡住了这一刀,却被这人一撞,不由得蹬蹬蹬的连退了好几步。才刚刚站稳,却又听到“砰”的一声弓弦响,然后腿上又是一疼,却是又被射了一箭。

    这时候那个拿刀的建胬却又逼近了过来。关二男知道就以自己现在的状况,对上这两个建胬,怕是支撑不到队友们赶过来,就要被人家斩杀了。但他腿伤了,若是转身逃只怕死得更快。却也只能握着刀,怒视着对手。

    对面的那个拿刀的建胬将顺刀在手上挽了个花,然后猛地一个大步,便靠了过来,一刀便朝着关二男的胸口直刺过来,关二男忍着腿疼,向着右边一闪,同时用手里的刀向着左边一封,勉勉强强的将这一刀封在了外面,正要回刀反击,却见那个建胬脱得一跳,便跳到了一边,同时他又听到了“砰”的一声弓弦响。

    关二男顾不得看箭从哪里射来,只是盲目的就地一滚,却是恰好躲过了这一箭。只是这一滚,却搅动了插在腿上的另一支箭,不由得一阵剧痛,几乎要晕了过去。建胬射过来的箭是有倒刺的,所以直接拔是拔不出来的。而箭杆留在外面,稍微有点动作,整枝箭就会跟着晃动起来,箭头就会在肉里面跟着乱动,让人疼痛之极。关二男先前中了一箭之后,立刻就用手将箭杆折断,为的就是避免箭杆留在外面乱晃加剧疼痛。不过此时关二男却也顾不得这些了,他咬着牙正待要起身,那个拿刀的建胬却又一个大跳,手里的顺刀又猛地直劈下来。关二男双手托举着刀,挡住了这一刀,却不防这建胬下面飞起一脚,却又踢了他一个跟斗。关二男在地上打了个滚,刀也落到了一旁。

    那建胬见了,哈哈一笑,正要再冲上去,一刀结果了关二男,却突然听到“砰”的一声枪响。然后那个建胬摇晃了一下,手里的刀子便掉在了地上,接着一股鲜血从他的胸口,以及鼻子嘴巴里涌了出来,接着他便跪了下来,然后脸朝地倒下去死掉了。

    接着在一阵喊杀声中,十多个轻骑兵拿着刀和燧发枪冲了上来。

    那个拿弓箭的建胬看了看这边的人数,便也不管那个倒在地上的建胬了,直接抛下弓,转身就往下面跑,轻骑兵们冲上小丘顶部的时候,这家伙已经跑出了好远。几个轻骑兵用马枪向他开火,却都没能打中。

    这时候,却见从那个废弃的庄子的高院墙后面,一下子绕出了十多个建胬骑兵,这些建胬骑兵催着马,从庄子里出来,向着那个建胬迎了过去。小丘这边的坡度很小,建胬的骑兵甚至能直接纵马冲上来。

    “快,带上队长和老关,我们下去!上马!”副队长贾明大喊道。他知道就自己这边的这十来个人,又没有长兵器,徒步步战的话,是无论如何打不过几乎同样数量的建胬骑兵的。

    一个轻骑兵一把将老关抱了起来,背在背上,另一个骑兵则背起了白家旺,往下就跑,几个拿了马枪的留在后面又放了两枪,却也转过头就冲了下来。

    就在他们冲下来几步之后,十来个建胬骑兵已经冲上了土丘,不过土丘的这一边颇有些陡峭,他们也不敢纵马冲下来。他们便扭头从另一边下了土丘。

    这时候轻骑兵们已经从小丘上冲下来了,他们立刻上了马,拔出了刀,做好了。副队长贾明和一个轻骑兵一起将白家旺的尸体绑在马背上。白家旺是被建胬的重箭近距离射中了胸口。轻骑兵只有一件很轻的,用熟铁丝编成的甲,勉强能挡住轻箭,也能防御一些刀剑的割砍,但是却挡不住近距离用强弓射出的重箭。而就在老关和那个建胬搏斗的时候,那个射中了老关的腿的建胬又抽空给白家旺补了一刀,所以此时白家旺已经死了。

    “副队长,怎么办?”一个轻骑兵问道。

    这时候贾明已经把白家旺的身子绑好了,他看了一眼勉强坐在马上的老关,皱了皱眉头道:“张国清,你带着队长和老关回去,报告这里的情况。兄弟们!我们去砍了那些建胬,给白队长报仇!”

    已经骑上马了的轻骑兵们都高呼了起来:“给白队长报仇!”

    ……

    在这一天,迅速向北京进军的模范军的轻骑兵和同样向着北京逼近的建胬的侦骑不断地发生战斗,双方互有损伤,同时双方也都发现了对方的行踪,郑森立刻做出决定,让郭怀一带着一个营的龙骑兵继续赶往北京,他估计李自成根本就没有继续固守北京的勇气了,而此时他手中的力量甚至也不足以迅速的压倒姜瓖,只要自己的部队出现了,姜瓖反正了,李自成估计只会立刻转进。而另一方面,他做出了自己带着剩下的主力去迎击建胬,兵野战中击败对手的决定。而建胬似乎也没有要回避的意思。第二天上午,两军主力部队在通州附近的潮白河边相遇。一场大战,已经不可避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