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四百九十三章,周伯符的大买卖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虽然依照弘光皇帝的诏书,泉州港已经租借给了“安平王”郑芝龙,而且租借期长达99年,但是泉州的街面上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知府衙门依旧是原来知府衙门,知府衙门里面的知府老爷依旧是原来的知府老爷。当然,要说什么变化也没有,那也是不确切的。至少靠着港口的那边倒是有些变化的。

    泉州的港口中,不少的码头原本就是安平王府的产业,如今,安平王府的人又在那里大规模的购买土地。泉州府的衙役,还有牙行的牙子们,甚至是打行的打手们都忙碌了起来,很快整个港口附近,就全都成了安平王府的了。

    不过安平王府毕竟是当地人,算起来也是乡贤,自然不会让老乡们吃亏,更不会鱼肉百姓什么的,所以那些其他人家的产业,安平王府也是花了真金白银来买的。当然,安平王府的银子也是银子,自然不能乱花,再加上如今安平王世子正在勤王,这银子自然要用在为先帝报仇的正事上……所以,其实安平王府真正拿出来的银子到也不多,大多数的拆迁户,都是干脆带着自家的产业,投效了安平王府。这样一来也可以算是为国家效了力,二来,投效安平王府在经济上也是有不少好处的,不但进货什么的方便了不少,而且背靠着安平王府,日后无论在哪里,做起买卖来也不太会吃亏。也算是一种双赢了。

    当然,也有一些小生意人,脑子不开窍,一定要守着自己祖宗留下的那点东西,死不肯搬走。于是泉州府的一些衙役,勾结牙行的牙子,打行的打手,做出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搞出了一些强拆的勾当。不过安平王知道了,立刻派人赶到现场制止了这样的做法。安平王让人传话道:“这是人家祖传的家产,人家子孙愿意守着,又有什么错?怎么能逼迫人家搬走呢?孤王也是泉州人,孤王要做这样的事情,会被老乡指脊梁骨的。这房子虽然小,虽然破,但总归是人家的,没有主人的允许,风能进,雨能进,老鼠能进,但是孤王的人不能进呀!要不然,孤王和禽兽有何区别?”泉州人听了,纷纷称道郑芝龙实在是一位贤王。当然,也有些读书读傻了的狂生在背后悄悄说什么“郑王爷当年做着杀人放火受招安的事情,不知道带着人进过多少别人的房子,如今却说这些,这倒真是应了庄子的那句‘诸侯之门,仁义存焉’的话了”之类的怪话,只是也没什么人理会他。

    这些小生意人,以及他们的房子,就被保留了下来,只是这些人大多都不太会做买卖,后来很快就因为生意做的不好,纷纷亏本关门,至于他们的土地,自然也就合理合法的落入了安平王府的手中,只是,这是他们自己没本事,却不是安平王府的人仗势欺人。

    在收购了泉州港口和旁边的大片土地之后,安平王府的人开始对泉州的大建设,更多的,更大饿码头被建了起来,码头旁边的那些杂乱的住宅什么的基本上全都被拆掉了,用以拓宽道路,以及修建巨大的仓库。道路被拓宽到了足以让三辆四轮马车并排行驶(这个宽度在如今的人看来自然是不值一提的,但在那个时代,这样的道路就属于宽得惊人了。),而连绵的仓库更是一座接一座的绵延了好几里地。其实那些坚守祖业的小商人之所以后来很快就关了门,也和他们的周围都从居民区变成了仓库有关。而在郑家的计划中,这里今后将成为一个重要的转运中心。

    依照一般的想法,做天子的刚一登基,立马就把国土租借给别人,哪怕是自己的臣子,总归是不好的。而我大明又盛产各式各样的喷子,这些人哪怕没事,都要找些事出来喷上一喷。尤其是东林党,又和成为了天子的福王有矛盾,更是应该抓住这机会,痛骂天子和奸臣了。然而这次却很奇怪,对于这样一个举动,东南一带反对的声音却不太大,就算有个别人表示私下里嘀嘀咕咕了两句,也立刻就会有人站出来表示,如今最重要的是消灭流寇,为先帝报仇。和这件大事相比,朝廷出租点土地算什么?而且这种声音居然出人意料的成了主流。

    但事实上,这并不奇怪。因为东南一带的士绅如今大多都和郑家有着共同的利益。这几年来,郑家控制了大海,消灭了几乎所有的海盗,这使得海贸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下江一带的丝绸和棉布,江西的瓷器,还有各地的茶叶,都在海贸中给当地的士绅们带来了更多的财富,而郑家从海外运来的粮食,又使得他们能进一步减少粮田,增加桑田和棉田。尤其是江南的士绅们,他们和郑家打交道的时候就更多,在很多时候他们都是生意伙伴。他们自然知道郑家租借了泉州之后,肯定能给他们带来更大的生意,更多的收入。

    而江南地区也正是东林党的基础,既然郑家租借泉州能给江南的士绅们带来更多的收入,那么以造福桑梓为己任的东林党人,又怎么可能反对能给江南士绅带来利益的好事情呢?更何况,还有一个好消息正私下里在江南的士绅那里传播着呢。

    这个消息就是,安平王明年将向他们订购更多的丝绸和棉布,数量可能要在今年的基础上再增加五成!

    “安平王需要更多的丝绸,好卖给泰西人,赚钱来勤王,来为先帝报仇。我等自然应该大力支持!娘子,我想,安平王的丝绸是要卖给泰西人的。他如今租借了泉州,我听人说,他在泉州了又是建码头,又是建仓库的,生意是越做越大。如今向东往日本,向南往南洋泰西,进进出出的货物,大多都是先运到泉州的。这些货物再从泉州运到其他地方去,要么用的是安平王的船,要么是泰西人自己的船,要么是福建和广东一带的小船东们的船……”

    周伯符说得正起劲,却听得耳边一声娇斥:“啰里啰嗦的,说了这么多,也没说到正题上!老娘哪里有时间听你胡扯!快说,你打算干啥?”

    周伯符听了,忍不住浑身一抖,他习惯性的缩了缩脖子,然后陪笑道:“娘子,为夫是想,想要买一些船。”

    “买船?”他的妻子皱起了眉头,想了想,似乎也没发现什么大的问题,便问道,“你怎么会突然想起这档子事情来了?”

    “夫人明察。”周伯符满脸是笑的回答道,“夫人您想,丝绸也好,棉布也好,粮食也好,这些货物都要用船来运。无论是泰西人的船,还是安平王殿下的船,大多都是海船,入了长江便行动不便,要进入那些更小的河道就更困难,而且也不好使。而天下的丝绸什么的,可不是都在海边的,要运出去,便先要走水道送到吴淞口,然后再用沙船运到泉州,再换成大海船。往日里这些船倒也够用,可是安平王既然说要购入更多的丝绸,而且要比今年多五成,这内河的船多半就不够用了。为夫想,别人此时多半想着的都是如何把粮田改成桑田,如何弄出更多的棉田,更多的织机,却未必能想到这事情。若是我们提前多买些船,等到明年,那还不是坐着收钱?”

    “嗯,你这样说,倒也有几分道理。”周夫人笑眯眯的道,“这事情,明日吩咐下人去办也就是了。让他们尽快把这十里八乡的能买到的,能用的船都买回来。”

    “夫人,这事情可不是几个下人能办的,而且咱们这里的船,不好用,要买,就要到安平王殿下的船厂里面去买。安平王的船厂出的船,不但质量好,而且咱们照顾了王爷的生意,到时候,运货的时候,他们的人稍微帮帮忙,我们的船就能赚得比人家多。况且,为夫和安平王还有安平王世子都是朋友,如今人家飞黄腾达了,我们更应该去和人家联络联络,才能青蝇附骥尾……”

    “哼!你才是个绿头苍蝇!”周夫人哼了一声道。她知道周伯符在家里呆了这么久了,呆得难受了,所以想要找个理由出去快乐的玩耍一下,但她并不点破,只是道:“听你这话的意思,你是要亲自去一趟泉州了?”

    “夫人,我先去松江,拜访郑彩先生,然后再去泉州,然后说不定还要去一趟大员岛——夫人,郑王爷的船厂在大员岛上。夫人,这一路上,要说风光倒也不错,夫人如果有意,不如我们夫妻一起去……”

    周夫人盯着周伯符的眼睛,似乎想要看看他到底有几分诚意。周伯符自然是满脸诚恳的望着妻子。

    “算了,难为你了,装得这样像。你自己去吧,早去早回!我可不想人家说闲话,没见过出远门还带着老婆的。”周夫人心里一软,便这样道。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