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四百九十四章,周伯符的大买卖(2)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话周伯符得了老婆的敕命,便带着一个厮,租了条船,顺江东下,非止一日,便到了松江。弃舟登岸之后,便租了一辆车

    子,先去找陈子龙,打算先在他家里上借住两日,一来和陈子龙联络一下感情,二来也比住客栈来的舒服。

    谁知道到了门口,递上拜帖,才知道陈子龙已经带着几个朋友、晚辈以及仆人北上京师投军勤王去了。如今他家中只有些妇孺

    而已,自然不便留宿外客。周伯符便告辞而出,带着厮去城里找了一处名叫“悦来客栈”的逆旅,要了一间上房住了下来。

    这“悦来客栈”也是郑家的产业,在江南一带的很多城市中都有。也算是有些后世的连锁酒店的味道。周伯符和郑家来往颇多,

    自然也知道这里面的门道。住下来之后,便将自己的名剌交给客栈的掌柜道:“我和郑彩老爷以及世子乃是多年的故交,明日却

    想去拜访郑彩老爷,却不知郑彩老爷明日可有空闲,所以相烦掌柜的先去通禀一声。”

    那掌柜的听周伯符认得世子,顿时便看高了他两眼。心地收下了名剌,又吩咐人安排好周伯符住下,又让人暂时顶了自己

    的事情,便出了门。到了晚上,那掌柜的才回来,见了周伯符道:“先生,郑彩老爷听先生来了,喜不自胜。本待亲来拜访先

    生,只是这些日子事务颇多,一时间竟抽不出时间来。只好请先生明日一早去家中相见。”到这里,那掌柜的顿了顿,又补充

    道:“先生,近来拜访郑彩老爷的人很多,门前的道路却颇是狭隘,若是进了巷子,却需要吩咐车轿在巷子外面候着才是。要不

    然,去得早,每每等到出来的时候,车马轿子都会被后来的人堵住,进退不得。有时候,能在里面堵上两三刻钟,倒是不如徒

    步出来方便。去的晚了,那更是进去都难。”

    周伯符听了,笑道:“难为掌柜的有心了。”便回头使了个眼色,他的厮便去怀里摸出一个银元,递上去道:“有劳掌柜的了,

    还请掌柜的帮个忙,明日一早,帮我们叫上一顶轿子。有劳了!”

    叫一顶轿子自然是用不了一个银元的,这银元更多的便是费了。掌柜的接过银元,笑了笑,拱手道:“不过是帮忙跑腿的事

    ,便包在人身上了。”完又作了一揖,便退了下去。

    第二天一早,周伯符起来,略吃了点东西,便上了掌柜的给他准备好的轿子,往郑彩的住处去了。到了巷口,果然这巷子口已

    经有不少人了。周伯符心道:“人道‘门庭若市’,也便是这样子了。”轿子慢慢的到了郑彩的门口,停了下来。周伯符从轿子上下

    来,轿子便自己出巷子外去等着了。周伯符往郑彩的门口望去,却见门口处比起上次来的时候,又多了好几个锦衣花帽的仆人

    候在那里,大门似乎也已经重新修过了,刷上一层朱漆,门上还装上了一个黄铜的兽头,便是门槛,似乎都高了一点。周伯符

    整理了一下衣服,便带着厮去门房里递上了名剌。厮道:“我家老爷是郑彩老爷和安平王世子的朋友,前来拜访你家老爷,

    昨日已经和郑彩老爷约好了的。”

    门房中的一个略微年长一点的仆人听了,又看了名剌,忙笑道:“昨日老爷便吩咐了,是先生要来,让我等在这里专门候着。

    先生在这里略等一等,容的去里面通禀一声。”完,这仆人便吩咐一个厮进去通报,又请周伯符在门房中坐下,又让人端

    上香茶和瓜子之类的东西来。

    周伯符在门房里等了大约一刻钟,便有仆人进前来道:“老爷让的来给周老爷带路。老爷在望海楼等着周老爷。”

    这望海楼乃是一座两层的楼,楼中的房间布局都是仿照海船船舱的样子布置的。关于这种装修风格,有两种法。一种法

    是郑彩是跟着郑芝龙从海上起家的,如今的布置是为了表示自己虽然富贵了,却知道不忘本;另一种法则是郑彩在海上呆

    惯了,上了岸反倒各种不习惯,偏偏因为生意的事情不能再如往常经常出海了,便造了这么一栋楼来自我安慰。

    那个仆人带着周伯符绕过正门口的一座假山,再往左边穿过一个院,便到了“望海楼”的旁边。这望海楼三个字却还是洪承畯

    题写的。

    这时候郑彩已经在台阶下等着了,见了周伯符,便走上来寒暄道:“一年多没见,周先生看起来倒是好像年轻了两岁呢。不知道

    今天是什么风,把周先生这样的稀客带到我这里来了。快里面请,里面请。”一边便一遍把周伯符往里面让。

    “自然是海风了,也就是泰西人所的‘贸易风’。”周伯符也开玩笑的回答道。

    进了楼,两人分宾主坐下,仆人捧上茶水来。

    “不知道周先生亲自来找我,我这里到底有什么能帮得上周先生的忙的?”郑彩如今事情多,便也不多兜圈子,而是直截了当的

    这样问道。

    “我想要从你们这里买一批新船。”周伯符道,“一批用于内河的船只。”

    “周先生,您要是要买海船,找到我们,那倒是找对了人,但是这内河船只,就我所知,制造这种船只的作坊,江南到处都有,

    您怎么会想到要买我家的船呢?”郑彩问道。

    “因为造内河船只虽然简单,但是真的要造好,也不容易。我听世子起过一个叫做‘标准箱’的词,听府上的用于贸易的海船

    ,如今大多都是用按照装多少个标准箱来设计的。而这个标准箱的大也特别适合用吊机起吊。用了这东西之后,装卸货物的

    速度就大大的提升了。我想,同样的设计应该也能适用于内河船只,以及内河到近海通用的船只。先生也知道,无论运的是什

    么货物,在码头上每多装卸一次,就多一次损耗。所以,我最想要的其实是一种既可以在长江,以及它的重要的支流航行,又

    能在沿海航行,而且装卸货还相对更快的船。”

    “这样的船呀?”郑彩摇了摇头道,“这样的船我们还真的没有。至少暂时没有。不过真要做,应该还是有办法的。不过造船什么

    的不归我管。先生真要造这样的船,最好还是亲自去一趟台湾,去和那些船厂自己商议一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