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四百九十六章,周伯符的大买卖(4)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这位掌柜的带着周伯符又走了两步,便到了另一处不少的船台,这船台上正有一条沙船在建造。

    “周先生,你看这是一条沙船。这种船吃水浅,也能在江中使用,载重也大。先生的要求,只需要对货舱进行改进,以适应标准箱的大和吊机装卸就行了。”那个掌柜的道。

    “这样虽然也行,但是沙船还是太慢。仅仅是对货舱进行改装,我觉得还是不够。”周伯符道,“李掌柜,不知道有没有办法提高船只的速度呢?”

    李掌柜道:“要提高速度,也不是没有办法。我们的一些造船师傅以前也在那边造过军舰。我们的军舰一向把速度看得很重,所以在如何提升船只的速度方面,舰队那边还真有不少的办法。不过周先生您也肯定明白,船就这么个东西,这方面强了,那方面就弱了;方方面面都强了,那价钱一定就贵了。打个比方,若是把船做得细长一点,那速度就可以得到明显的提升,但是转向的灵活性,抗风浪的能力都会有一定的下降。不过这些问题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真正的问题却是一旦把船造得太细长,同样多的木料造的船,载货量却会不少。而且这个问题根本就没有解决的办法。”

    这个问题周伯符完全能理解,他自学过一些几何,自然明白,在表面积不变的情况下,物体的形态越接近球形,体积也就越大,相反,越是瘦长,体积就越。落实到船只上,表面积基本上决定了使用的木材的数量,而体积则决定了船只的容积。

    “这当中到底要取一个怎么样的平衡才好,还是要你们内行人来斟酌了。”周伯符道。

    “周先生,我们到那边去喝点茶,顺便看看我们给您准备的几种船型如何?”李掌柜又道。

    周伯符听了,又看了看正在建造的那条沙船,然后道:“那就麻烦李掌柜了。”

    那位李掌柜便带着周伯符向南边去,进了一间大厅。进到大厅里面来,周伯符便看到这大厅的正中间摆着一条一丈来长的福船模型。这模型做得非常的精致,桅杆、风帆、甚至窗户上的雕花都一丝不苟。又用上好的红漆漆了,显得格外的漂亮。

    李掌柜却不带周伯符去看这模型,只把他向旁边带,指着放在旁边的几个大约两尺来长的模型,对周伯符道:“周先生,您来看这几条船。您先看这一条,这一条是最基本的型号,基本上就是沙船,只是改了货舱,正好能不多不少的放下九百个一千二百斤的标准箱。在有吊机的港口,每个标准箱都可以用港口吊机直接吊上吊下。按我们计算,这条船装卸货的速度要比一般的船快五倍以上。周先生想来也知道很多时候,船只在港口消耗的时间一点都不比在海上消耗的时间少多少。”

    周伯符看了,点了点头,又指着另一条道:“这条却是如何?”

    李掌柜便又介绍道:“这条船的速度要比上一条快一些,大概每四天就能走普通沙船五天到六天的路程。不过却只能装得下七百五十个标准箱……”

    两人正着,突然又有人带着一个泰西人走了进来。周伯符自然就往那边望了一眼。不想那个泰西人一看到周伯符却顿时满脸笑容的走了过来,抱了抱拳,用相当标准的官话向他打招呼道:“周先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您。我们已经有好几年没见面了吧?”

    周伯符却并没有认出这个白人是谁。和很多中国人一样,他对那些白人的脸天生有些脸盲,正有些尴尬,却见陪着那个泰西人的一个伙计道:“原来贝尔先生也和周先生是老朋友。”

    听到这个名字,周伯符才一下子想起来,面前的这个高大的泰西人,正是和郑森合著了《物种起源》的那个贝尔。便赶忙答礼道:“我听贝尔先生您回泰西去了,听郑王爷,您回到英吉利,到剑桥去当国子监博士去了我还以为以后再也见不到您了呢?您怎么又……”

    听人提起这个事情,贝尔的话匣子立刻就打开了:“老周,你不了解英吉利。英吉利和大明可没法比,不,应该整个泰西都没法和大明比。在泰西,你完全就没有学术自由!你看,我和少将军一起合著了《物种起源》,我知道,这本书在大明给他带来了很多名声,也带来了不少的争议。但是大明好呀,大明可是有自由的地方,就算少将军的观点和官方并不一致,就算很多人并不赞同他的观点,但是大家都是有学识,有教养的君子,只会用君子的方式进行辩论。大明有一句名言‘君子动口,人动手’,这真是太对了不是。而可悲的是,在我的家乡,哪怕是剑桥,都有一大堆的人!他们不是从道理上和我辩论,而是不停地给我扣帽子,我是‘渎神者’,我把灵魂出卖给了魔鬼!真是太可笑了。”

    “争论问题争论不过便骂人,这也太……”周伯符也道。

    “我想,大明肯定不会这样不是?中国人都是懂道理的君子对吧?”贝尔一把抓住周伯符的手道。

    周伯符在心里想道:“我大明其实也有类似的做法的,要不然,何心隐、李卓武却是怎么死的?不过我大明的读书人倒真的不会因为鬼神方面的问题弄成这样。”不过周伯符虽然这样想着,却并没有出来。

    “啊,我就知道没有。少将军就是个例子。”贝尔继续自自话的道,“但是剑桥的那些家伙却不是。一大群除了圣经什么都不懂的笨蛋,一个接一个的把白手套丢在我的脸上,要和我决斗!嗯,这是我们泰西的一种相当野蛮的习惯。当两个人发生矛盾的时候,可以用决斗来解决恩怨。老周,你知道,我以前满世界到处乱跑的。遇到过不知道多少危险,要是没两下子,早就被那些野蛮人拖回去煮着吃了。那些家伙哪里是我的对手?我一口气在刺剑决斗中干掉了五个笨蛋,成功地让英格兰人的平均聪明程度有了明显的上升。于是这帮懦夫就再也不敢朝我丢白手套了。只是这些家伙却不断地向国王陛下进谗言,要烧死我这个异端,基督的敌人,撒旦的兄弟。多年的野外生活,让我有了和野兽一样的,对于危险的预知能力。我立刻就嗅到了危险的味道。所以,我就赶紧离开剑桥,又回到了东方。”

    “唉……”周伯符陪着贝尔叹了口气,又道:“贝尔先生今天怎么到这里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