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五百零八章,左家军的未来(3)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精彩小说免费!

    “这……你……你们……”左梦庚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他真的想要立刻拂袖而去,然后带上大军,来好好的教训教训眼前的这个笑眯眯的混蛋。不过,最终,左梦庚还是忍下来了,他虽然一向骄狂,但是,对手百战百胜的名气,以及一路上他看到的模范军,都像一座大山一样的压在了他的头上。他想起了出行之前的一些事情。事实上,在得知模范军已经进驻湖口,堵住了东进之路之后,左良玉麾下的将领们就在一起商议过应该如何应对。当时也不是没有人,(其中就包括左梦庚)提出要给个厉害给“那些王八蛋”看看,但是更多的将领都打了退堂鼓,纷纷表示应该顾全大局,维持双方长久以来的传统友谊,不要做令亲者痛而仇者快的事情。总之,就是在面对模范军的时候,大家都有点怂了。

    左梦庚在来湖口的时候其实也是很不服气的,但是在郑森安排他参观了模范军的几次操练之后,左梦庚也一样果断的怂了。左梦庚没打过什么仗,但是他跟着他老爹也有些年了。这些年来,左良玉的身体状况一直不太好,所以军中的很多事情也都交给左梦庚来处理了。左梦庚虽然一直有骄狂的毛病,但是也不是完全不懂事。在看了模范军的操练之后,左梦庚也能看出,无论是装备还是训练水平,左家军都远远不是模范军的对手。

    所以,左梦庚最终也只能哀求道:“世子,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左将军不要急。”郑森笑道,“不知左将军和宁南伯对于将来有什么打算没有。”

    左梦庚一时间却没有反应过来。

    郑森见他反应得这样迟钝,忍不住摇了摇头,又问道:“左将军和宁南伯难道真的以为独占湖广,犹如藩镇的日子能够长远?左将军,如今乱世快要到头了,朝廷还可能容许宁南伯像今天这样吗?”

    “这……”左梦庚一时间也说不出话来。

    “所以如今,自古以来,如宁南伯这样的大将,今后也无非两条路而已。”郑森盯着左梦庚的眼睛道,“第一条路是再进一步,自立为王,争夺天下,若是成功了自不必说。不过我听说宁南伯的身体不太好,贵军的军力财力也都不足,这条路怕是很难走。第二条便是为国立功,将来做个功臣,子孙富贵。只是自古以来,能够与国咸休的功臣虽然不少,但是这些功臣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自始至终,老老实实,从来没有过桀骜不驯,甚至藐视朝廷,自立于朝廷之外的事情……”

    “家父哪有藐视朝廷?”左梦庚似乎想要强辩一下。

    “哪里藐视?”郑森笑了笑道,“为上位者,极为重要的德行之一,便是不自欺。若是宁南伯真的觉得自己是朝廷纯臣,并不是什么藩镇军阀,那自然好说。宁南伯可以遣将军为使,入朝求救,宁南伯自己统率大军,和闯贼决一死战。若是最后殉国,将来朝廷自然少不了追封旌表。宁南伯可愿意如此?”

    “你!”左梦庚差点又控制不住了。

    “宁南伯自然不愿意。”郑森冷笑着道,“要不然,何来要一条活路的事情?宁南伯若是这时候跑了,将来天下平定了,你说朝廷会不会追究这件事情?自古以来,多少忠臣良将,天下安定后,都不得其死,宁南伯便能例外?”

    左梦庚这时候却又一次忍住了,重新摆出卑微的样子,开口问道:“还请世子为我们指一条明路。”

    这一表现其实也全在郑森的预料之中。在原本的历史上,李自成打来了,左良玉不敢抵挡,便趁着南明闹出了闹出了假太子案,打出清君侧的旗号,顺江东下,结果被黄得功击败。左良玉病死之后,左梦庚立刻就带着二十余万大军投降了满清。这人表面骄横,其实不过是个胆小鬼罢了。

    “左将军,可知道石守信高怀德之事?宁南伯何不效法一下先贤?”郑森却笑嘻嘻的问道。

    石守信高怀德都是宋朝开国时候的大将。宋太祖赵匡胤陈桥兵变的时候,这两人都出了大力。后来宋太祖杯酒释兵权,这两人都很识趣的加以配合,结果保住了自己和子孙的富贵。郑森知道左良玉没读过书是个文盲,多半不知道这事情,不过左梦庚却是多少读过一点书的,他觉得,这样的典故,左梦庚应该是知道的。

    左梦庚低着头,想了一会儿,这才犹犹豫豫地道:“世子可能说得更详细些?”

    郑森顿时就知道了这左梦庚平时所谓的读书到底是怎么读的。便笑道:“要细说的话却就复杂了……”

    郑森便将“杯酒释兵权”的故事给左梦庚讲了一遍,又道:“左将军,当时石守信等人手中的兵几乎就是他们私有的,身边大将都是这样的,宋太祖哪里还睡得着觉?若是他们把着这兵权不放,换了你是宋太祖,可能容得下他?一旦太祖皇帝动手,石守信等人只怕子孙无遗类矣。你再说石守信等人一辈子出生入死,求的是什么?难道不就是子孙富贵吗?然而你看他们自解兵权之后,得到的是什么?不正是子孙累世的富贵吗?宁南伯若是只想要子孙富贵,何不学一学石守信高怀德呢?若是宁南伯愿意学一学石守信,将兵权归还给圣上,某除了给以给宁南伯一大笔钱之外,还可以上书圣上,晋封宁南伯为侯爵,赐丹书铁券,如此,子孙富贵可保,岂不美哉!”

    “可是……可是……要是石守信等人自解兵权之后,皇帝还是想要杀他们,那他们岂不是……”左梦庚还是非常犹豫。

    “左将军,小商贩做买卖总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概不赊欠。但是大商人之间可也是如此?比如你我两方之间也有生意往来,我们可是什么时候都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概不赊欠的吗?”郑森问道,“为什么有时候我们之间赊欠一点,就不用担心对方赖账?”

    “我们之间岂会为了那点小钱伤了信誉?”左梦庚道。

    “说的是。对我们来说,信誉就是一大笔钱了。我们的信誉都是一大笔钱,天子的信誉自然更是。宋太祖为什么要解除石守信等人的兵权?那是因为石守信等人手里有兵权就可以威胁到他的帝位。石守信等人自解兵权,这样一来,他们对帝位就没有威胁了,如此,宋太祖又何必再杀他们来损害自己的信誉呢?若是宋太祖杀了石守信,将来还有谁会信他?如今,乱世其实已经快到头了,圣上正需要一个相信朝廷,愿意自解兵权的榜样。宁南伯若是愿意做这样的一个榜样,朝廷肯定不会辜负宁南伯的。”郑森笑着回答道。

    “这……”左梦庚想了想,最后道,“这是大事,末将还要回去和大帅商量一下。”

    “这是自然。”郑森道,“听说武昌粮食不足了,我军虽然粮秣也不充足,但是还是能挤一些出来的。左将军回去的时候,我军可以派人从江上一并送两船粮食过去,以支援贵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