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五百二十五章 选择(2)

时间:2018-05-04作者:奶瓶战斗机

    “城墙完好,朝海的那面怎么样不知道。那些南蛮子在挖壕沟,架拒马。拒马一共有三层。他们的拒马架设得很快呀。不过他们的拒马好像很怪呀,好像就是几根棍子,之间用绳子连着,席特库,你说这有个什么用呀?轻轻一刀就断了呀?”白甲兵额图浑躲在远远地山头上的一个大石头后面,双手举着一支望远镜,一边看,一边说。

    在他后面,一个年轻些的侦骑正把他说的那些东西用笔记录在纸上。

    “海寇没那么笨吧?我觉得这里面多半有问题。嗯,能让我看看不?”那个侦骑放下笔道。他叫席特库,这个名字的意思是尿床的孩子。满洲人取名字没什么太多的讲究,这人有这样一个名字,兴许是因为他老子在给他取名字的那天他正好尿床了。

    额图浑后退了半步,躲到了石头后面,然后把单筒望远镜递给席特库道:“小心点,这东西可值钱了,别弄坏了!”见席特库已经用两只手拿稳了,他才小心翼翼的松了手,却又补上一句,“动作轻一点,别碰着了。”

    这望远镜的确金贵。这东西原本是郑家卖给那些军镇的,当初卖的时候就不便宜,然后从这些军镇那里转手卖给我大清,价钱却又翻了几个翻。而到了现在,因为辽镇和满清全面翻脸,这东西更是没地方可买了。但是这东西确实是非常有用,据说大汗,不对是皇上用过了之后都说好,都说是军国利器,甚至还下令让那些尼堪工匠仿制。只是直到现在那些尼堪工匠们做出的东西还是远远不如他们从辽镇那里买来的。

    席特库斜倚在石头上,将望远镜探出去,细细的看了一会儿,突然道:“额图浑大哥,我看他们的拒马之间拉着的不像是绳子,倒像是……像是铁做的!你看他们那个圈圈样子的东西,绳子哪有那个样子的?”

    “啥?铁做的?你当铁不要钱呀!”额图浑不信的道,“拿过来,让我再看看……”

    额图浑接过望远镜望了过去,却看见对面又拉出了新的东西。那些一些绳圈一样的玩意儿,但是却很是劲道,能立得起来。那些海寇每隔一段距离埋下一个大木桩子,然后将这些东西拉开来,固定在上面,似乎就成了一堵矮墙。

    “这东西啥用?这个高度和宽度,马跑快一点,应该就能跳过去。”额图浑这样想着,却看到那些穿的花花绿绿的海寇们又在往上面挂些什么。然后他们又紧挨着这道网拉出了一道网。

    “这样战马就跳不过去了。但是这样矮的两道网,又能有什么用呢?”虽然没想明白,但是额图浑却本能的觉得,这事情不对劲,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还是太远了,看不清。”额图浑收起望远镜道。

    “要不我们再靠近些?”席特库问道。

    “不用,在靠近,说不定就被他们看到了。虽然看到了也没啥,但是能不被他们看到还是不要被他们看到。嗯,壕沟呀,拒马呀什么的图你画好了没有?”

    “画好了。”席特库回答道。

    “嗯,那我们先休息一下,等晚上我们再摸过去,看个仔细。”额图浑说。

    ……

    晚上要摸过去,其实也还是有一些难度的,因为月亮很大。而且如今是下弦月,也就是说,在一般人最容易犯困的后半夜,反而是月亮最亮的时候。要摸上去,就必须乘着太阳落下去,而月亮还没有升起来的那段时间。只是那段时间天才刚黑没多久,守夜的哨兵什么的多半还没有犯困。所以动作需要格外的小心。

    趁着黑,额图浑带着席特库和其他的几个士兵悄无声息向着牛庄堡摸了过来。他们是从北边摸过来的,所以他们的身形会融入到黑暗的大地中,很难被发现,但是那些哨兵却是站在城墙上的,以天空为背景,要容易看到得多。当然,额图浑知道,海寇可能还有伏路军,却是要格外的小心。

    不过这一路摸过来倒是没遇到什么伏路军,几个人就这样摸到了距离那些“海寇”们的壕沟和奇怪的绳圈拒马不远的地方。额图浑却突然停住了,他向后面伸出手,几个人立刻都半蹲了下来。在微微的星光下,只见额图浑伸出手,在一只脚下面摸了一会儿,却摸出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

    “地上有铁蒺藜。”额图浑摸过来,凑在几个人耳边,压低了声音说。

    地上的铁蒺藜显然是防御设施的一部分。刚才额图浑就一脚踩在了一个铁蒺藜上面。尖锐的铁蒺藜立刻就刺穿了他的鞋底,在他的脚上扎出了一个口子。不过额图浑非常的硬气,虽然突如其来的挨了这一下,却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几个人都半蹲了下来,伸手在周围摸了摸,便又摸到了几个铁蒺藜。在这漆黑的晚上,原本就涂作漆黑的铁蒺藜基本上不可能被肉眼看到。但这却并不能难住几个人,他们改变了行走的方式,在走路时并不把腿真正的抬起来,只让脚板微微离地,这样便不会被铁蒺藜刺到了。

    几个人慢慢的摸到了那种立起来的绳圈拒马前面。“绳圈拒马”前面有一道很宽,但却并不太深的壕沟,几个满清侦骑都知道,这种壕沟不是为了拦人的,它的主要作用就是拦住可能存在的盾车。这时候,月亮已经从东面升起一点来了,虽然还不算太亮,但勉强也能让几个人看清他们面前的这“绳圈拒马”的一些细节了。这“绳圈拒马”并不是真的绳圈,而是比筷子还要细一些的铁丝。的确是铁丝,铁做的!席特库伸出手在上面摸了摸,感受着那铁丝带着的一种金属特有的冰凉。

    “这些海寇还真有钱,竟然用铁丝来做拒马!”席特库想着,又注意到在这些环形的铁丝上,还满是尖锐的倒刺。这些倒刺并不长,似乎不足以刺穿八旗兵常用的棉甲,但席特库知道,若是有一个人撞到了这上面,就算棉甲能挡住这些尖刺,这些尖刺也会将他挂在这“铁丝拒马”上面,让他动弹不得。然后……席特库望了望远处黑魆魆的牛庄堡,忍不住想到:“在这两层‘铁丝拒马’后面不过三十步,就是一道壕沟和矮墙。海寇们带着火炮和鸟铳躲在后面,向着那些被这拒马挡住的人开火射击。在这样的齐射下,要想通过这样的障碍却极不容易。若是没有什么破解的办法,单是这层铁丝拒马,就不知道道要用多少人来填!”

    额图浑摸了过来,将嘴巴凑到席特库的耳边道:“看看能不能弄一段下来,带回去给主子们看看。”

    席特库点点头,从腿上拔出匕首,一手抓住一根铁丝,然后将匕首伸过去,试图割一断铁丝回去。只是这铁丝却非常的有弹性,一下子还真的割不下来。相反,他的这些举动却触动了挂在铁丝网上的大大小小的不少铃铛。

    此时并没有什么风,铃铛一响,顿时从那边就传来了喝问声。席特库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见几个火把飞了过来,旁边的一堆原本就浇了猛火油的柴火立刻就被点燃了。火光之中,几个人的身形立刻就显现了出来。

    火光一亮起来,额图浑就知道大事不好。他立刻大喊道:“快走!”便顾不得受伤的脚的疼痛,向着远离火堆的地方跑去。

    其他人也跟着向着黑暗中跑去,也就在这时,从他们后面传来了一片枪声。

    夜间负责警戒的陆战队战士使用的都是线膛枪,所以他们的射击精度是远远高于一般的燧发枪的。因此在射击的时候就不再依靠齐射就能获得不错的命中率。几个清兵暴露在火光中的时间其实很短,所以反应过来并向他们开枪的陆战队士兵其实也并不多,但是仅仅是这不多的几枪,就打中了三个清军,将他们放倒在地上。这几个清军却没有立刻死掉,只是痛苦的大声哀嚎着。

    席特库也顾不得这几个被打倒了的清军,他知道自己救不了他们。被海寇的鸟枪击中,如果是被打在躯干部分,几乎就是死路一条。铅弹打进躯干后粉碎变形,就算当时不死,在这个时代也不可能将那些破碎的铅弹全部取出,中弹者迟早也会死于铅中毒。当然,也许他应该帮那几个人一下,给他们一刀。只是那几个人倒下的地方都在火光的照耀下,他可不敢走进火光之中。

    这时候从“海寇”那边有抛过来了一些火把,更多的火堆被点燃了。而且月光也越来越明亮了。席特库顾不得地上的铁蒺藜,撒开腿就向着出发得方向跑去。

    才跑了几步,席特库就觉得脚板上一疼,显然他是踩上了铁蒺藜,不过他顾不得这些继续向前跑,很快就消失在黑暗中。大明1630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