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五百三十章,铁壁(2)

时间:2018-05-10作者:奶瓶战斗机

    ,!

    清军的骑兵更近了,而这时候,模范军的大炮首先开始了射击。出于保密方面的考虑,模范军并没有在敌军一进入射程就开炮,(防御阵地上的不少大炮都是从海军那里借来的。海军因为不用考虑火炮移动困难的问题,所以对火炮的重量不太敏感,它的发射同等重量炮弹的大炮总是要比陆军的重一大截,当然,炮管也长一大截,射程和精度也要更好一些。缺点则是,它们几乎不可能跟上陆军的行军速度。清军此前和模范军交战过,对于模范军的火炮的射程有一定了解,但他们更熟悉的是陆军的更轻便的火炮。)甚至都没有让海军的火炮开火,而是用缴获的那几门大炮。当然,建胬自己仿制的那几门不算。那几门炮,前轻后重,炮管粗糙,而且铜质很差,无论是陆战队炮兵,还是海军的炮手们在研究过之后,都认为这种炮极不安全,很可能发生炸膛事故。所以,唯一的用途就是运回去当铜料用。所以这次开火的都是那几门外贸版的24磅炮。

    几发实心炮弹准确的打进了清军骑兵的队列中,不过清军的队形很松散,所以被击中人并不多,六发炮弹只打倒了四个人而已。满清骑兵继续逼近,而炮兵们则开始准备更换弹种了。外贸版的大炮是24磅的,射速相对比较低,对付骑兵,开一炮之后就要准备用霰弹了。

    火炮更换霰弹的时间比装实心炮弹更长。所以在火炮完成新一轮装填之前,清军就已经冲到了阵地前沿。不过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在他们前面还有两层蛇腹铁丝网挡着呢。

    清军的马术普遍不错,他们几乎在一瞬间便拉住了战马,并且让战马伏了下来,而骑兵们则躲到了战马后面。并且将弓箭都拿到了手里。

    这时候,那个和尚早就和其他的海寇们一起跳进了壕沟里,如今都跑的不知道哪里去了。弓箭自然是伤不了他们了。虽然清军的骑兵们各个都恨不得把他们射成刺猬。

    不过好在那些被穿在木桩上俘虏确实无法移动的,他们这时候却已经在那些清军骑兵的弓箭射程内了。这些俘虏,看到逼近了的清军骑兵都大喊了起来。

    “朴队长,那些建胬在喊什么呢?”黄昭望着那些清兵,这样问道。

    “大人,这些被穿在木桩子上的建胬在喊,让外面的那些建胬帮帮他们,给他们一个痛快呢。嗯,还有人在喊,要他们给他报仇呢。”朴德猛赶忙微微的弯下腰,满脸是笑的回答道。考虑到将来迟早要和满清开战,所以郑家很早就在培养能说满洲话的人才。朴德猛在语言方面表现出了不错的天赋,学的很快,如今也已经是懂得汉、朝、日、满、蒙五门语言的人才了。他因此也得到了重视,成了郑家麾下的附属组织朝鲜反夷救国军的一个队长。只是济州岛上的朝鲜人里面真的敢于上阵打仗的却不多,这些朝鲜人只要日子还能过,不至于饿死,就普遍不愿意到战场上来冒险。所以,这朝鲜反夷救国军中,有一半多的人倒反而是日本浪人或者是南洋土著。

    “本将正巴不得他们来送人头呢!”黄昭呵呵一笑道,“你手下的那个和尚很有意思,干活干的不错!你说这些人穿在这桩子上,要多久才会死?”

    朴德猛赶忙回答道:“大人,那和尚和我说,凭着他的手艺,这些家伙没个三五天是死不了的。”

    “嗯,不错!”黄昭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唇道,“真是好手艺!嗯,你说这些家伙不会被外面的鞑子真的射死了吧?老子还想要多欣赏一下呢。你听,这叫声,真他.妈.妈.的叫得好听!”

    “大人放心。”朴德猛抱拳道,“大人请看,那些人身上如今已经被我们披上了两层厚毛毡。这个距离上,重箭射不够,轻箭本来杀伤就弱,如今有了这两层厚毛毡,这轻箭的力道就不够太了。这杀伤力就更有限了。若是这些鞑子已经在那桩子上穿了一两日了,说不定轻轻地挨上几轻箭就能死,现如今,他们没那么容易死的。”

    “不错!”黄昭点点头道,“朴队长,你办事很用心\不错!我会给你报功的!”

    “多谢将军!”朴德猛赶忙跪下磕头道。

    “哈哈哈哈……”黄昭扶起朴德猛,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模范军中并没有跪拜的礼节,哪怕是一个列兵,见了大将,也不过举手行礼而已,而且为将的还要举手还礼。不过这朝鲜反夷救国军却不算是模范军系统的人,自然是可以行跪拜礼的。而这样的跪拜礼,却也让黄昭觉得莫名的满足。

    哈尼带着骑兵们躲在战马后面本来是希望能吸引对方先开一轮枪的。他知道海寇的火枪非常犀利,而这里也是在对方的火枪的射击范围内的。若是直接用弓箭和模范军的鸟枪对射,那肯定会吃大亏的。所以他希望能引诱那些海寇们先开一枪,然后再利用他们装填的间隙,用手里的弓箭帮助一下那些被穿在桩子上的俘虏。

    然而,对手一直没有开枪。哈尼知道,他不可能就这样长时间的等待下去,因为对手有大炮,他如果再不赶紧行动,对面的大炮只怕立刻就打过来了。那可不是战马能够挡得住的。

    “都跟着我,老子喊到三,你们就一起站起来射箭!一……”哈尼喊道。

    哈尼数到三,两百来个骑兵一起从战马后面站了起来,(虽然用的是轻箭,但是如果不站起来发力,还是没法将它射到那些俘虏身上的。)举起弓向着那些被穿在桩子上的俘虏射出了一轮箭。也就在几乎同时,在那些俘虏后面一点的胸墙后面升起了一阵白烟传出了一片枪声。

    一阵子弹入飓风一样扫过了清军骑兵,一下子就打倒了好几十人。哈尼身边的一个骑兵刚刚射出一箭,一枚子弹就直飞过来,打在了他的手臂上,将他的手臂直接打成了两段。喷涌而出的鲜血溅了哈尼一身的。那个骑兵一边惨叫起来,一边低着头四处张望,直到在地上看到自己的断臂,才跌跌撞撞的走过去,弯腰将那根断臂捡了起来,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茫然的四下张望。

    这时候,对面又响起了一轮枪声,显然,对面多半是准备了专门负责装填的人员,枪才打得这样的快。这一轮齐射却又打倒了几十人。刚刚还在哈尼身边,抱着自己的断臂不知道该干什么的那个骑兵的头上中了一枪,整个脑袋便如一个大西瓜一样炸开来,将鲜血和脑浆洒了哈尼一身。

    “快,快撤!”敌人的火力超出了哈尼的预计,他知道,自己不能再待在这里,必须立刻后撤!才能从这火网中逃出去。但就在这时,远方又传来了一阵炮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