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343 京城大雪

时间:2018-05-30作者:水灵妖十二

    “两百多年前,百里一族,在这中州立国。彼时太祖皇帝娶了谢家女,靠着姻亲的力量,结束了乱世。可别人都说,百里一族,其实不善于战,总未免显得柔弱了。等太祖去世,经过几朝动乱,龙胤的皇族渐渐的失去了权力。近百年间,他们不得不受到权力的威胁。世祖、外戚、权臣,纷纷登场。而龙胤的陛下呢,却始终便是唯唯诺诺,小心翼翼的,如履薄冰。就好似我的父皇,在摄政王石修的阴影之下,战战兢兢的长大的。”

    百里聂轻轻的抬起头,唇角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那么一缕浅浅的笑容,一双眸子仿若染上了那么一层朦胧水色。

    他瞧着湛蓝的天空,瞧着天空上的云彩。

    那蓝天白云,却也是轻轻的落入了百里聂的眼眸之中,似乎让这么一双眼珠子,变得更加的深邃,深邃得令人不觉为之而心悸动。

    仿佛整个天空,都是投入了这双眸中。

    他那淡色得唇瓣,轻轻浮起了笑容,散发着那么一股子惊心动魄的韵味。

    “而每一代龙胤皇族,那些龙胤的皇子,在他们年轻时候,都禁不住会做同一个梦。一个掌控天下,让百里家族重绽雄姿,重新得到荣耀的梦。”

    他的父皇宣德帝百里彰,他的皇兄百里炎,甚至百里聂自己,都是曾经陷入了这样儿的梦。

    为了家族的荣耀!

    百里聂这样子说着,任由清风,轻轻拂过了自己衣裙。

    一旁,苗族的小公主云桃,怔怔的听着,慢慢的咬着自己手指头上的糕点。

    她想,这位龙胤的王爷哥哥,样儿可真好看,嗓音也是十分悦耳。

    纵然自己都不大能听得懂他说什么,却也是极喜爱听他说话。

    云桃吃完了手指头上的糕点,垂下头来,轻轻的把玩领口金光灿灿的项圈。

    苗女爱打扮,族民通常也是精通手艺,故而总爱戴着金啊银的首饰和项圈。

    云桃身份也十分尊贵,故而小小年纪,首饰便已然是十分金贵。

    她想,百里聂生得这样子的好看,要是让母王这样子砍了,岂不是可惜。

    可是母王真的是好凶,说一不二,说出来的话,那也是一定会算数的。

    若这位漂亮的王爷哥哥,不能兑现自己的承诺,那么肯定是会砍了脑袋。

    就算自己撒娇,那也一点用都没有,做不得数。

    “公主,公主,阿桃公主,你究竟在哪儿?”

    云桃听到了自己女侍雅朱的的声音。

    她不觉别扭,明明是听到了雅朱的嗓音,却也是并不想应。

    百里聂也只轻轻的含笑,没别的什么话儿,只轻轻的摘了那么一片绿叶,凑到了唇边,轻轻的吹拂。

    纵然是一片绿叶,他吹出的曲子却也是极为优雅动听,有着那么一股子令人心悸的宁静韵味。

    他轻轻的抬头,任由清轻轻的拂过了他的脸蛋,他的脸颊之上却也是禁不住透出了温和的笑容。那一双眸子,更是禁不住莹润生辉。

    当雅朱缓步来这儿时候,便是瞧见了这么一副绝美的场景。

    山间的青草翠绿如茵,而吹奏曲子的男子,却也是风姿盈盈,竟似如此的潇洒。

    伴随着淙淙流水的声音,更是令人不由得心旷神怡,整个人也是不觉添了几许的舒坦。

    雅朱是个英武的女郎,她一身彩衣,颇具英气,腰间也是配着弯刀。

    可是眼前的这副极美好的画卷,非但没有让雅朱心悸,反而让她打心眼里面升起了极为浓郁的警惕。

    她那一双眸子,也是涟涟生辉。

    中原男子最会骗人的,容貌越美,便越是有毒。

    百里聂都这副模样,还假惺惺的吹奏音律,一看就不是那等安安分分的主。

    只怕说出来的话,都是没一句是真心的。

    “殿下是我族贵客,既然是如此,怎么到处乱走。若是被丛林之中豺狼虎豹给吃了,或者让人误会殿下要私逃,我们这些个蛮夷苗民,要是伤了殿下,岂不是一件令人十分惋惜的事情。”

    雅朱言语不善,一双眸子更是充满了浓浓的警惕。

    而她心间,更是禁不住升起了一缕说不出的挫败之感,恨不得将那么几个看守百里聂的侍卫这样子给剁了。

    明明让族中高手,看住了百里聂。

    这个笑容浅浅,容貌好看的男子,却总是有法子,轻而易举的逃生,并且顺顺利利的闲庭信步。

    将这里当成他的后花园,说来就来,说去就去。

    她言语这样子的锋锐,可是百里聂却一点儿生气的意思都没有。

    他反而极为温和说道:“只不过事实证明,我却也是没有走,自然是一片诚意。”

    他都有些郁闷了,自己一向依仗容貌风仪,无往不利的。他虽不敢笃定,全天下的女人都是会喜爱自己的。可是无论如何,总是容易博得别人的好感。

    然而如今呢,这苗族的男男女女,看到自己笑一笑,简直就跟见鬼一样。

    仿佛他没生那么一副天仙般的容颜,而是丑如修罗一样。

    就像现在,虽然百里聂是温温柔柔的说话二,可是却也是一点儿都没解除雅朱的警惕之意。

    只见雅朱冷笑了两声:“殿下虽然没有走,只怕图谋更大。醉翁之意不在酒,你存心勾引我苗族公主,利用阿桃公主,想要我们这些苗民再加以归顺于你。”

    百里聂唇角轻轻的抽动两下,佩服这苗女极为充沛的想象力。

    开玩笑,这云桃公主今年才五岁,他没有特殊嗜好,不至于饥不择食。

    他不觉这样子轻轻的笑着,遮掩自己的尴尬,假惺惺的说道:“日久见人心,待日子久了些了,想来便会知晓我的为人。”

    雅朱却也是一点儿都是不相信这个男人。

    这个男人,生得那么好看,简直就跟妖孽一样。

    这世间寻常男儿,又会生这么一副模样。

    只怕,当真是什么妖怪转世。

    她冷冷哼了一声,反手就抱住了五岁的小公主云桃。

    亏得阿桃公主年纪小,就算是百里聂舌灿莲花,任他说得如何得动听,只怕阿桃也是听不懂的。这可当真是,抛了媚眼儿给瞎子看。

    饶是如此,雅朱也是颇具担心。

    女王说了,百里聂如今虽然是人质,可是也是贵客。

    无论怎么样,面上也要对他这个龙胤殿下,客客气气的。

    雅朱压下了心中不满,恭顺说道:“王上有请,请殿下前去。”

    百里聂一笑,轻拂衣袖,缓缓而去。

    雅朱盯着他背影,充满了警惕。

    她不由得想着,半月之前,这位龙胤的殿下,现身于定州苗寨的情景。

    他们这些苗民,多年来倍受屈辱,早就不相信这所谓的龙胤王爷。

    可百里聂盈盈而来,甚至没有带什么兵马,陪伴他的,只有那红衣冷艳的女子。

    据说是海陵的将军,海陵青麟!

    他舌灿莲花,只说愿意与苗人合作,一起对抗东海叛军。

    呸,谁肯听他的。

    龙胤皇族,对于他们这些定州的苗民,早就已经什么都不算。

    遥想当年,李玄真背叛了睿王石诫,投靠朝廷。

    为了牵制东海,龙胤朝廷也是对李玄真颇多宽容。

    李玄真那个胡人,一向很贪婪。他贪得无厌,缕缕欺辱苗民。定州苗民本来已然臣服于龙胤朝廷,加以上书,可是龙胤皇族却是装聋作哑,假装什么都没听到。

    及洛家联合李玄真,抬高盐价,恣意劫掠。

    他们这些苗民,连口盐都吃不上,闹得身子浮肿,愤而造反。

    朝廷反倒派了苏定城来平乱!

    这些年来,他们这些苗民备受屈辱,不得已躲入深山。

    靠着这山川、地利之险,藏身于此。

    想不到东海生乱,百里聂反而倒是来了,言笑盈盈。

    说什么,要合作!

    百里聂话儿说得甜蜜蜜的,可是谁会相信呢?

    他一张口,说出来的话,许的承诺,仿佛是不要钱也似。

    说什么愿为苗族复仇,派兵与苗人合作,杀了石玄之。

    一想到石玄之,雅朱眼眶也是微微发红,心中涌动了说不出的恼恨之意。

    李玄真不过是勒索钱财,公道说来,龙胤派兵平乱,也是说得过去的。

    然而最可恨的,却是这东海睿王府。

    他们做的事情,实在也是太可恶了。

    几年前,东海睿王府派人来了苗家的山寨,本来也是客客气气的。

    可是却笑里藏刀!

    他们仗着苗民淳朴,不懂那么多,大肆散布罂粟炼制的药丸。

    原本勤劳的苗民,顿时也是沉溺其中,醉生梦死。

    睿王府一直深具野心,想要吞并天下。可他想要吞并天下之前,首要之事,却也是迅速提升自己的实力。

    他举兵之前,所需要的,便是吞并定州。

    对付苗人,睿王所用,不过是挑拨离间。

    他用鸦片这等见不得光的玩意儿。引诱了苗人之中深具野心者,甚至于因此生乱,推翻如今的苗族女王统治。

    而为祸者,便是女王云彩的哥哥。

    云彩女王当断则断,亲手斩杀了自己的亲哥哥,纵然满腔血泪,却也是这样儿继续的踏步向前,不依不饶。

    硬生生壮士断腕,方才生生拒了东海睿王。

    雅朱心下不觉感慨,其实云彩与云炫兄妹二人,感情甚好的。

    若不是因为云炫被睿王那鸦片所引诱,又加以挑拨离间,可也是绝对不至于如此了。

    当时惨事,雅朱想起来,却也是禁不住打心眼儿里面心生酸意。

    而彼时,睿王府派来的使者,便是石睿宠爱的侄儿石玄之。

    可以说,云彩女王可是将之恨之入骨。

    雅朱也不傻,她觉得百里聂定然是知晓这些,故意以此游说云彩。

    可是这不过是引诱苗民入彀,作为龙胤的炮灰罢了。

    石玄之,他是石诫看重的子侄,一向也是非常受器重。

    坊间传言,只说石诫其实并不那么专情,在外边也是有不少的女人。

    而这个石玄之,名义上是石诫侄儿,其实是石诫的亲侄儿。石玄之很是狡诈,手腕也狠辣,确实也是为了石诫做了不少的事情。正因为这样子,石玄之也算受宠。如今石诫以如此凶猛之势,席卷天下。说动苗民对付石玄之,岂不是自寻烦恼。

    说到底,这终究是东海和龙胤的事情,他们这些个苗民,又何必掺和这么些个勾当呢?

    只不过,百里聂有句话儿说得也对,要是石诫赢了,他回过神来,可不会多么容忍定州苗民。只怕,还会清算当年被云彩女王所拒之辱了。

    难怪王上还是听了百里聂的甜言蜜语,留住了他在这儿。

    可她就是不明白,王上怎么就信了百里聂那个极轻狂的许诺。

    只要五百苗兵,不出半月,就能送上石玄之的首级。

    倘若他送不上来,那就将自己首级给押上。

    石玄之手握雄兵,怎会这样子轻轻巧巧,死在百里聂的手中?

    眼见这半月之期,瞧着也是快要到了,只怕百里聂也是要被宰了去。

    真不明白,他怎么就还这样子的风轻云淡。

    纵然百里聂这样子的倾国倾城,不过雅朱心肠狠,也并不觉得多可惜。

    她只是心烦意乱,烦乱女王当真信了这妖孽的话,由将军兰且,随着那娇艳冷漠的海陵青麟潜入燕州。

    这又是为什么?百里聂的话儿,可是没一句能够信得过。

    就算他死了,也是抵偿不了五百将士的性命。

    雅朱耳边听着阿桃公主那娇滴滴的言语:“雅朱,你说阿娘当真会杀死王爷哥哥?”

    小小年纪,言语之中也是有着几许不舍得。

    洛缨那样子的妖孽,到底还是少数。一个正常的五岁女孩子,自也是不会懂什么男女之情。

    她只觉得,这个好看的王爷哥哥,令人喜欢,说的话儿也很让人舒服。听着他那说话儿的嗓音,便是令人舒服得想要睡过去。

    雅朱一阵子的心烦意乱,好端端的,小公主为什么会觉得百里聂这样子的人讨喜呢?

    她知道,自己才是异数,其实本族之中,喜欢百里聂的人越来越多。

    就连女王云彩,也是对百里聂刮目相看了。

    因为百里聂本就有着一股子的气派,就算性命系在别人的手里,却也是能拥有一份坦然,甚至有着一股子看破生死的从容。

    这半月间,百里聂却也是时常与云彩交谈,谈到他的设想,他对苗民的态度,以及以后苗民在龙胤统治下的美好未来。

    他是个有见识的人,满腹锦绣,令人心折。

    就算是与他敌对,也是不由得觉得如沐春风,更不由得信任这个人。

    与他交谈久了,就会化消那份敌意,臣服于百里聂的个人魅力之下。

    而雅朱也知道,百里聂之所以行动无阻,并不是靠着武功,也不是靠着诡计。而是看守他的人,已经被百里聂折服,根本起不了阻拦百里聂的心思。他们都是忠心的,可是这些忠心的侍卫,却认定百里聂是为了苗民好,而且一定不会走。而这,已经是雅朱换了的第三批侍卫了,不过半个月而已。而每次替换之前,雅朱都是会极力的叮嘱,不可去听百里聂的话儿。

    可饶是如此,这统统没有用处。

    雅朱内心之中,也是不由得充满了挫败之感。

    想到了这儿,雅朱不觉搂紧了阿桃小公主。

    云桃年纪还小,可是也不能听这个妖怪多说话,绝对不能哄骗了去。

    雅朱是云彩的贴身侍女,她瞧得出来,这些日子,云彩入睡都非常的晚。

    她知道女王也是忧心忡忡,充满了不安,更为苗族的未来而担心。

    百里聂的话,毕竟有些打动云彩了,可是却又实在不敢彻底相信这个龙胤的王爷。

    雅朱有些担心,更有些难受。在雅朱瞧来,这个龙胤的王爷,又有什么可相信的呢?他说的话儿,原本一个子都不必听,一句话都是不用上心。这些都是骗人的!

    这些中原人的话儿,可谓一个字都是绝对不能相信。

    可能这个龙胤王爷,根本没打算送上石玄之的人头。

    他只不过是想借着这留在这儿的半个月,靠着自己出色的口才,教唆他们这些苗民。

    雅朱恶狠狠的想,果真是个狡诈之人。

    不过,这位具有锦绣容貌的龙胤王爷,到底还是瞧错了。

    云彩纵然会心有所动,可是她们这些苗民都是直肠子。

    说过的话儿,却也是一定会算数。

    如果百里聂交不出石玄之的人头,那么百里聂一定会死的。

    正在这时候,百里聂的足部却也是禁不住顿了顿。

    他忽而轻轻的抬起头,仰头看着天空,看着龙胤京城的方向。

    他唇角带着笑容,笑容深处却带着一股子深邃的苦涩。

    那双眸子仿佛看透了很远很远的地方,看透了龙胤京城的血腥。

    他轻轻的将一片青叶,放在了唇边,轻轻的吹奏。

    这山林之中,这青叶之音,却宛如一曲凄婉的挽歌。

    定州靠近东海,纵然是冬日,其实也不算如何的寒冷。

    可是龙胤的冬日,此刻却也是彻骨的寒。

    百里雪发狂也似的,离开了那个房间,逃开了毒舌的百里洌,以及,那个已经死去的父亲。

    她脑子里面纷乱一片,简直都是不知晓怎么样儿才好。

    只觉得,这么一刻,自己脑子里面都是乱糟糟的声音。

    一时,也是无人阻她。

    百里雪好似没头苍蝇一样乱闯着。

    她想起了百里敏的言语,还有那副画,以及宣德帝瞧着那副画儿时候,那痴痴的,浑浑噩噩的神色。

    她觉得自己一颗心,都是如火在烤,生出了一缕缕的疼痛。

    自己,自己真是什么都没有了。

    她当真错了吗?

    当真错了吗?

    却也是不知何时,皇宫各处竟似焚烧起了熊熊的烈火。

    那巍峨的宫室,那锦绣的殿堂,那雕梁画柱,均是被火烧得劈里啪啦。

    那灼热得火焰,仿若要将这世间一切,生生焚毁。

    将那森罗地狱,当真搬到了人世间。

    百里雪瞧着这一切,微微有些恍惚,只觉得一切都是这样子的不真实。

    小时候,自己轻盈的身躯踏过的这里每一存地方。

    她轻盈的掠过了走廊,踏上了御花园,让那斑驳疏离的阳光,轻轻的洒落在自己身上。

    春天的时候,瞧着枝头的桃花。到了秋日,便骑着骏马,去参加皇族的秋猎。她马儿骑得极好,最是得意和张狂。

    等到了冬日,自己一向怕冷,总拢着暖炉,抬头瞧着屋檐下落下了雪。

    她就这样子暴躁又安静的,在龙胤皇宫度过了很长的岁月。

    打小,自己便是长于这儿。

    然后百里雪蓦然便跪在了地上,撕心裂肺的惨叫起来,仿佛要将自己心肝都呕出来。

    仿佛自己曾经有过一些很美好,很重要的东西,可是却也是已然如水消失,再也是寻不到任何的痕迹了。

    她感觉自己一颗心,仿佛被什么堵住了,想要呕,却也是呕不出来。

    这种感觉真是难受极了。

    如果要将这样子的难受,下那么一个定义,也许,这个词就是——

    就是后悔。

    然后,她抬起头,感觉一缕冰冷触觉,轻轻的落在了自己个儿的脸颊之上。

    却是一颗雪花,轻轻的落在了自己的脸颊之上。

    雪,天已然开始下雪了。

    周围是熊熊的火焰,天空却开始飘散着雪花。

    那冷冰冰的雪花,轻轻的落在了百里雪那布满了泪水的脸孔上。

    那一双眸子,颤动着盈盈水波。

    然后,她的眼前就出现了一道光,一道明润的光。

    她瞧见了一个男子,轻轻的撑着银色的伞,一步步的,向着自己踏步而来。

    那男子容貌宛如雕刻般的锋锐俊美,又是那样儿的令人不觉砰然心动。

    那一双眉宇,蕴含着一股子煞煞艳色,浓艳得令人不觉为之而心悸。

    这世间污秽,仿若都已然消失,只剩下这仿若并非凡俗的清俊儿郎。

    风徽征!除了风徽征,只怕这天地间,也是绝无任何一道身影,能如此的干净。

    百里雪颤抖着,看着这样子一抹光。

    这样子明亮的光辉,一如自己第一次见到风徽征时候的场景。

    那时候,自己那一颗心,都是已然被生生的蛊惑住了。

    仿佛跌入了一片深深的湖水之中,再也都爬不起来了。

    彼时,自己一颗心,就如此坠入深渊。

    着迷于,那道如光的身影。

    那时候,风徽征撑着伞,走到了自己身边来。

    他对自己说,从今以后,他便是自己的老师了。

    那是她人生之中,第一次觉得很幸运。终于有一件东西,自己想要,而且还得到了这件东西了。原来自己,终究还是有几分运气的。

    她脸颊已然是被自己的手指头掐出了血痕,又沾满了泪水。

    如今,百里雪却是禁不住绽放了笑容。

    她匆匆从地上起身,不顾自己个儿身上的污秽,她一步步的盈盈掠去了那道身影。

    仿若,自己仍然是当初那个年幼的龙胤公主。

    一切都是回到了少年时候,这一切一切极为可怕的事情,都是还没有发生过。

    然后,她伸出的手,果真抓到了这道身影。

    百里雪只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做梦,可是又好似不是梦。

    至少自己抓住的这道身躯,却也是确确实实存在的,令人不自禁的觉得内心温暖。

    她唇角,轻轻的勾勒起了一道笑容,笑的是那样儿的开心——

    好像,自己真的还是当年的女孩子。

    “风,风大人,你来做我的老师,对不对?”

    她颤声说道:“我什么话儿都听你的,我一定不会做错事的。”

    她感觉风徽征的手,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发丝。

    而百里雪的内心,却也是不觉浮起了无上的欢喜。

    仿佛这冷冷的白雪,这灼热燃烧的火焰,这一切都是消失不见了。

    这些统统都是幻想,一点儿都是不真实。

    自己此刻,还是那个小小的龙胤公主,清清白白,骄傲可爱,遇到了此生最想要的东西。

    风徽征袖中却轻轻的滑出了利刃,一闭眼,一瞬间,血花飞舞。

    那利刃,轻轻的穿透了百里雪的身躯。

    百里雪犹自颤声:“我一定,会听话的——”

    她瞧着透体而过的利刃,其实竟也没多么的惊讶。

    只是觉得方才的梦境,一下子都消失了。

    早已然不是暖融融的春日,早没了绿色的柳枝,娇艳的桃花。

    那灼热的火,冰冷的雪,地狱般的皇宫,这才是眼前真正的现实。

    百里雪闭上眼睛,任由眼泪滚落了脸颊,仿佛装睡不愿醒:“我呀,是一定会听话的。”

    花无重开日,人无再少年,本来许多事情,一旦发生了,便是都再也回不去了。

    百里雪唇瓣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却也是再无呼吸。

    然后,那冬日的雪花,却也是如此轻盈柔润的,落在了百里雪的身躯之上。

    她的血,也是这样子凝固,犹自温热的身躯,却也是覆盖上了一层又一层的雪花。

    风徽征这样子拥着她,仿佛也变成了个雪人儿。

    他伸出手,轻轻的抚摸上了百里雪的脸颊。

    在很多很多年前,那一天,龙胤的一个冬日,也好似这个冬天一样,这样子的寒冷冰冷。

    宣德帝宠爱的妃子柳妃,就在那个冬天难产而死,却已然来不及看到了明年春天的桃花。

    小公主出生那一天,京城下了很大很大的雪。

    故而,取名百里雪。

    15276080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