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346 甘愿为剑

时间:2018-06-02作者:水灵妖十二

    石诫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一双眸子灼灼生辉,瞧着那一片片落下来的雪花。

    他一双眸子,死死的盯着了龙胤京城的城墙,任由自己个儿内心里面一缕翻腾之意涌动。

    龙胤的京城,让他觉得那么的熟悉,又是觉得那样儿的陌生。

    他记得小时候,自己鲜衣怒马,那样子恣意飞扬,掠过了京城一道道的街道。

    那里的酒肆、茶坊、青楼,那一件件的店铺,那繁华的街道。

    都宛如做梦也似,轻轻的烙印在石诫的脑海之中。

    彼时自己是摄政王石修最宠爱的侄儿,石修无子,不免将那些个关注放在子侄上面。

    少年时候,自己是多么的得意,又是多么的轻狂。

    龙胤皇族暗弱,其实早就已然摇摇欲坠,什么都没有了,徒自有个空架子,内囊早就是不堪一击。

    石修手握大权,拿捏重兵,权势滔天。所有的人都觉得,石修是迟早会篡位的。

    而那时候,自己这个最得宠的侄儿,就是会成为当朝的太子,这个帝国下一任的君主。

    是了,那时候他的心里面,一直一直,都是做着这样子一个梦。

    一个权倾天下的梦。

    为什么要背叛自己那位叔父,似乎自己当年振振有词,现在却是不大想得起来了。

    只嫉妒彼时还有别的石家子侄得宠,可以跟自己互别苗头,更何况石修身体健康,还可以活许久。如今自己虽然是石修最受宠的侄儿,可是日子久了些,谁又能说得准?他也不满,石修对龙胤皇族的那份容忍。所谓的龙胤皇族,其实早就什么都不是。

    为什么石修还要介意这区区的摄政王,而不是做龙胤真正的君王。

    如果自己可以掌控一切,他绝不会好似石修一样,畏畏缩缩,迟疑不决,不走向那最后的一步。

    那时候,自己是个血气方刚,锐气无比的少年郎。

    他那锋锐的说辞,迎合了石家许多恣意长大的年轻子孙的喜爱。毕竟石家得势,骄傲长大的少年郎,总是会不可一世,然后不甘心受委屈,野心也是会更大。

    石修却因此,将他这个睿王训斥了一顿,不但削减了他的官职,还当中责打。

    那样儿的耻辱,便一直留在了石诫的心中。

    直到那一年,那个东海的女刺客,盈盈潜入了龙胤。月色之下,她神秘的如一场梦,如甜蜜的毒药,带来了蛊惑人心的话语。

    那天晚上,桂花轻轻吐着芳香。而自己呢,则怔怔的看着这个女人。他一颗心,不觉为之而怦然心动。苏醒的不止是他的爱情,还有他的野心。

    他眼睁睁的看着龙轻梅,一刀斩杀了石修,让那颗血淋漓的头颅滚在了地上。

    彼时石诫却也是不觉死死的捏紧了手中半枚玉佩。

    另外的半枚,在摄政王石修手中。

    有些事情,石诫并不愿意去深思。自己的母亲,可能并不是那么的忠贞。

    一场风花雪月,结下了孽种。

    石修战场受伤,故而无子。纵然察觉到自己朝气蓬勃的儿子野心,他始终也狠不下心肠的。

    可是少年人总是能够更狠心一些。

    那时候,自己瞧着石修瞪得大大的眼睛,心里并不觉得愧疚,甚至也无多少后悔。他只是内心之中轻轻的想着,自己没有做错,以后自己的成就便可证明,今日的血腥狠手,那也是值得的。羸弱的百里家族,根本不配掌控着天下,这天下应该是属于石家。自己要做名正言顺的陛下,而不是什么所谓的摄政王。

    这一直便是他的心愿,也是此生坚定不移的目标。

    然而这样子的目标,曾经有过那么一刻,是有着几分的动摇的。

    那是个极美好的一刻,那一日,自己最心爱的女人,成为了自己的妻子。

    彼时龙轻梅一身大红嫁衣,脸颊浮起了脉脉红晕,一双眼珠子好似流转了莹润的水光,流转着惊心动魄的魅力。

    龙凤花烛烧得艳艳的,更给自己身边的女人增加了一股子惊心动魄的艳丽之色。

    他内心也是砰砰的跳动,感受到了令人心悸的喜悦。

    其实石诫也不是不懂龙轻梅,龙轻梅到底是女流之辈,她的志向只是东海,没什么吞并天下的野心。她只要能过上安生的日子,甚至也是可以柔顺的归顺朝廷。

    自己的手掌,轻轻的抚摸龙轻梅的脸颊。

    鬼使神差,那时候自己内心之中甚至不觉浮起了一个念头。

    要是自己,以后跟龙轻梅恩恩爱爱,一起在东海,过一些快活的日子,似乎也还不错。

    可是这个软弱的念头,不过刚刚浮起在石诫的心口,就让石诫这样儿生生的压了下去。

    是了,这样儿没出息的想法,自己想都不要想。

    牺牲了说不出口的生父,以鲜血攥取了权势。既然是这个样子,他又有什么资格,和一个美丽的女人,就这样儿消磨斗志?更何况以后龙轻梅要是能做皇后,她又怎么会不开心呢?

    其实这一切只不过是自欺欺人,从他决意争天下的时候,就注定会牺牲掉自己这辈子最心爱的女人了。

    还有自己那个孝顺的儿子石煊,这个孩子素来很乖巧,自己也很疼爱。

    可谁也不知道,午夜梦回,其实石诫内心之中却不自禁的流转了一股子的恐惧。

    是了,就是恐惧!

    那极相似的身世,那极为扭曲的关系,明明是自己亲儿,却叫自己一声叔叔。

    一切一如当年,自己在石修身边时候一样。

    他向来不信佛,却不觉想到了所谓的轮回报应。自己当年,算计死了生父,弄死了摄政王石修。石煊很孝顺,看着自己的眼神很崇拜。可是自己小时候,也崇拜过摄政王石修的。一个人年纪还小时候,多少会有几分单纯。可是伴随年纪的增加,所谓的单纯也是荡然无存了。

    更何况,正因为石煊很孝顺,他的亲妈,那个江南女人,当初可是死在了自己的手上。这件事情虽然是个秘密,可是秘密也总会有被人发现的那么一日。

    其实他又何尝不知,石煊如此孝顺,何尝有半点野心?他之所以疑神疑鬼,是因为自己心虚。当年的背叛,毕竟没有那么光彩。摄政王石修对别的人可能狠辣,对他却没得挑。有些事情年轻时候不觉得,可是等他年纪大了,也做了别人的爹,看着儿子一天天的长大,却担心自己会如自己亲爹一般遭遇。更担心,儿子会学习自己。

    这样子疑神疑鬼,终究还是难以安心。

    所以龙轻梅和他决裂,提出了要求,要带走石煊,送石煊去死。

    他到底还是答应了,除了大业为主,其实未必没有舍了这个儿子的心态。

    现在石诫看着那巍峨的城墙,他内心不自禁的告诉自己,啊,他到底还是回来了。

    眼前的景色,是陌生而熟悉。

    以前自己去京城郊外打猎,满载了猎物归来,就这样子瞧着京城的城墙。

    一瞬间,石诫微微恍惚,仿佛觉得自己还是当年那个鲜衣怒马,意气风发的少年郎。

    他蓦然伸手,轻轻的抚摸了自己的鬓发角,然而那一双眸子却也是渐渐的流转了一股子浓郁的狠意。

    是呀,日子过得太久,一转眼,二十多年便这样子过去了。

    自己到底还是回来了!

    其实自己早就应该回来了,彼时自己离开,成为东海睿王。他以为不出五年,东海的铁骑就能踏入了龙胤京城,让自己顺利成为龙胤陛下。

    可谁能想得到呢,李玄真那个极为可恨的胡人,居然背叛了自己。

    他以为五年,是最迟的打算,本来以为快则三年,自己就能够回来了。

    谁能够想得到,这么一熬,便是熬了二十多年了。

    甚至连自己的鬓发,都是不觉夹杂了银丝。

    自己这个东海睿王,不过人到中年,可惜殚精竭虑,算计太多,头发却不觉一根根的白了,然后一根根的冒了出来。

    可那二十多年前的熊熊野心,却也是犹自化为了火焰,这样子的在睿王石诫眼中这般闪动,一如当年那般灼热,好似能将人生生烫坏了也似。

    这大半个月,他风餐露宿,吃尽了苦头,甚至连他身边士兵,却也是颇多疲惫。

    他们踏过了山林,踩过了峡谷,化整为零,陆陆续续,分别小股从各处潜入。

    其实至始至终,石诫都绝没想过和百里炎合作。

    他心性狠辣,居心不良。什么让百里雪潜入,与豫王合作,血洗皇宫,杀了宣德帝便宜百里炎。其实至始至终,都不过是想要引开百里炎的注意力!

    那小股队伍,在百里炎的监视下,一路送去来到了京城。

    可是百里炎却也是绝对没有想到,自己其实也一路尾随而来。

    如今他十万兵马,都是已然兵临城下!

    在东海,那个聪慧无比的长留王百里聂,尽可和李玄真,或者苏定城纠缠。居心不良的百里炎,也是要再过小半个月,才会回到京城,摘下胜利的桃子。这小半个月,便是他石诫最宝贵时间。

    百里炎想要迅速收复京城,割据江南,纵然不能抵御东海贼寇,至少也有半壁江山。

    可一旦京城落入了他石诫手中,那么百里炎便会前进无路,后退无门。

    在他和洛家共同的合作之下,百里炎的兵马绝对无法挺入江南。

    到时候,百里炎失去了所有的补给,这位龙胤最彪悍的豫王殿下,便是会战死沙场。

    一旦百里炎身死,那么龙胤最精锐的部队覆灭。

    到时候,驻扎在锦州、青州的龙胤将领,也只能乖顺的依从,再也闹不出什么幺蛾子。

    然后,自己多年以来的梦想,便是又会终于实现。

    纵然二十多年已经过去了,自己头发已然生出了银丝,并且隐忍、委屈了那么久。可是所有的等待,终究还是值得的。

    石诫灼热的盯着龙胤京城,眼中却隐隐有些血腥之意流转。

    其实说起来,龙胤的京城还算得上是他的故乡。

    毕竟他生于此,长于此。少年时候,最美好的记忆,统统都在这儿。有时候午夜梦回,他仿佛还奔跑于龙胤京城的街道之上,能嗅着街上那股子味儿。然后,他的血就会热,就会有那么一种,难以按捺的**,想要回去。

    更不必提现在,他最心爱的儿子,最心爱的女人,他们的尸体还在龙胤的京城。

    他们可还是在等着自己。

    龙轻梅是自己的女人,纵然是死了,那尸首也是属于自己个儿的。

    他仰头,沉声说道:“诸位,龙胤京城已然到我们面前——”

    石诫一双眸子轻轻的扫过,瞧见了那么一张张灼热急切的容貌,个个眼中都有着火热和贪婪。

    “只要向前一步,这天下就是我们的了!”

    那天空的雪花,轻盈的飞舞,一片片的落在了石诫的衣衫之上,落在了这些东海逆贼的甲胄之上。

    东海的燕州,此刻也伴随着龙胤京城,传来了一阵子的杀伐之声。

    石玄之听到了骚乱的声音,他一口气喝干净了杯中的酒水,面颊之上流转了一缕红晕。

    他咯咯一笑,一脚踹飞了报信的士兵,随手抽出了佩戴的宝剑。

    那锋锐的宝剑,映衬着石玄之的眉眼,流转了一股子森森的狠意。

    他原本便是个杀伐之性极浓的人,其实骨子里面,是有着那么一股子嗜血的冲动的。

    他屠杀燕州,其实百里雪的教唆,只是其中之一。

    更重要的是,他本来就是这样子的人,心狠手辣,手腕残忍。

    石玄之屠杀那些个草芥一般的平民,他内心之中也是不由得油然生生一缕说不出的快感。

    “这些贱民,睿王还说要善待他们。可是这一个个,不过都是些个极可恨的贱骨头。一个个的,却赶着来找死,当真是可笑。若不给些厉害瞧一瞧,这么些个贱骨头们,可当真不知晓轻重。”

    他忍不住想,要是百里雪在这儿就好了,阿雪心肠恨,最喜欢瞧杀人。

    眼见那血流了一地,阿雪不知道多欢喜。

    如今又有贱民来送命,可惜百里雪却瞧不见了。

    可惜,百里雪去了京城,便也是再也都回不来了。

    想到了这儿,石玄之忽而有些可惜了。

    其实他是喜欢百里雪的,纵然被洛家那个小娘的纯洁弄得心里一荡,可仔细想想,自己还是更喜爱百里雪一样。

    纯洁干净,谁都想要沾一沾。

    可是唯独百里雪,才与自己志趣相投,最是合拍了。

    两个人,都是一样的血腥狠辣。

    有百里雪在身边,杀人似乎也是快活一些。

    可惜,睿王说了,那个小妮子回不来了。就算石诫不杀她,可是百里炎也不会容这个女人活命。

    只怕,是要用百里雪的脑袋,来血祭龙胤皇族。

    石玄之这样子想着,内心之中可惜之意却也是禁不住更浓了几分了。

    是了,今日这些逆贼作乱,正好是等着自己大开杀戒,送他们去死了。

    这森森鲜血,这凛冽刀锋,正是石玄之所期待所渴求的。

    而此刻,青麟一剑斩杀了眼前的兵卒,轻轻的抬起头来。

    她那艳色无双,眉宇之间,仿佛有着一股子细细的碎雪,不自禁的涌动了一缕冷漠清寒之意。东海的天气虽然是温暖,可是到了冬日,似乎也是有些了凉意。

    她想,冬天这样子寒冷的季节,当真是杀人的好时节。

    而这神州大地,仿若处处血污,到处都是战火,地上染满了鲜血,尸体化作了白骨。

    而她,却靠着手中最为锋锐的剑,生生的斩开了一片血腥的修罗之路。

    此时此刻,她脑海之中却忽而幻化出百里聂那绝世的风姿。

    那动人心悸的风采,那谪仙一般的清贵!

    她想,自己是在为百里聂杀人。

    百里聂,百里聂,这个男人就是自己的信仰,自己甘愿做他的一柄剑!

    ------题外话------

    61儿童节快乐,啊啊在这个萌萌哒的日子,更了这么凶残的一章

    1527940045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