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357 地狱之路

时间:2018-06-13作者:水灵妖十二

    李克星顾不得那么多,匆匆的搏杀出去。

    他心中恼恨,李玄真果真是居心不良。

    可自己却被李玄真花言巧语说动,而且觉得这次说不定能夺回红莲。

    想到了红莲,他忽而心中更是郁闷烦躁。

    那女子浅浅笑容,出色姿容,如今一下下的仿若浮起。

    他忽而并不乐意继续去想。

    只要不想,仿若便能压下去内心之中翻腾。

    却忽而,竟似肋骨一疼。

    所有的思绪,顿时也是不觉为之一断。

    他愕然抬起,刺杀之人穿着李玄真府中侍卫服饰,一抬头,却依稀可辨一双碧莹莹的眸子。

    那一双眸子,就这样儿流转了碧色的光辉。

    海陵青麟!

    李克星内心忽而打起了寒颤!

    他早就听闻,这个海陵勇猛无比的将军,如今又再一次的活过来。

    乃至于,潜入了东海,刺杀那些个背叛朝廷的叛徒逆贼!

    却也是不过一瞬,那利刃轻轻的抽出来了,掠动了一缕血花飞舞,竟似有些个触目惊心。

    对方已然侧头,一步步的退后,隐匿于那汹涌而来的人流之中。

    那容貌竟似再无可见。

    李克星喉咙咯咯的响动,不自禁的伸出了手了去,好似要抓住了什么,却到底什么都没有抓住。

    那神秘的刺客一击即中,却也是轻盈的退后,再也是见不着了。

    而府中的侍卫,却也是狠狠举起了兵刃。

    刹那间,七八柄长枪,就恶狠狠的刺入了李克星的身躯之中!

    那青色的石地面,流转了一蓬蓬的鲜血。

    青麟已然是一步步的退后,她唇瓣轻盈的浮起了一缕不屑的笑容,眼角余光流转,瞧见了李克星身边亲卫惊骇无比的从一旁逃走。

    很快,李玄真诛杀李克星,布局杀戮的消息,就会这样子传开了吧。

    却无人知晓,这一切原本源于李玄真身边那个娇柔无比的妾室红莲。

    蓬的一声,却是那烟火信号,直冲云霄。

    李克星随行而来的五千士兵,亦不觉大惊失色,在整个定州城制造了一场波涛汹涌的骚乱。而李玄真方才身亡,定州上下,一时竟似群龙无首。

    青麟轻轻的嗅着空气之中一股子血气的芬芳,唇角却禁不住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这样子的血腥味道,是那个风姿潇洒,宛如仙人一般的男子一手缔造!

    而她的眼中,却是碧色未消。

    她眼中的碧色,却是为了天下的血腥而起!

    他可以杀死很多很多的人,却根本不会脏了自己一根手指头。

    长留王,百里聂!

    很快,袁州与定州的消息,便这样子的传入定远侯苏定城的耳中。

    连日来,他接连不断的接受到源于那处的消息。

    他的脸色一日日的黑沉下去,变得很不好看。

    那一双眸子,也不觉充满了怒火。

    他狠狠一挥手,将桌子上的东西,狠狠的拂在了地上,茶杯砚台都哗啦啦的摔落了一地,摔得个粉碎。

    当真可笑!可笑之极!

    自己所接到的消息,简直便是个天大的笑话,令人觉得啼笑皆非。

    先是李克星因为一个小妾被李玄真夺走,故而心生恼恨。

    旋即,李克星为夺回这个小妾,赶入定州城中。

    一语不合,李克星居然用随身所携带匕首,刺死李玄真。

    离开之际,李克星也被李玄真的侍卫剁成肉泥。

    这场厮杀,由李克星所带五千兵马引发骚乱开始,最后竟演变成定州、袁州的相互火拼厮杀。两方人马杀红了眼,不死不休。半个月间,损失惨重。

    最后由定州一方险胜,李玄真其中一个儿子李宗明暂成定州之主。

    杀红了眼的他,本欲对袁州进行屠城,未曾想却被自己兄弟趁乱除之。

    李家兄弟一番内斗之际,燕州兵马已至,趁机铲除剩下李玄真人马,接受残兵受降!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朝廷兵马乘势收复两郡领土!

    笑话,这一切简直便是笑话!

    他入驻东海多年,又怎么会不知晓李玄真是什么秉性?

    这个老狐狸,这么一个要紧的时候,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区区的妾室,诱杀李克星?

    这不过是某个心机深沉的阴谋家,用了一些阴险狠辣的手腕。

    靠着这样子无耻的手段,轻而易举的挑拨了双方的内斗,最后顺利收复了袁州和定州!

    长留王,百里聂!

    苏定城眼中充满了怒火,而他那内心之中,更不觉充满了极为浓郁的不甘愿。

    他恨,恨透了眼前这一切。

    这些日子,他时常想起了明依云,那个柔美可人的女子。

    她是那样儿的柔弱可人,姣好动人,本来应该一辈子被男人好好呵护,受尽恩宠。

    可怜她如花美眷,如此温柔可人,怀了自己的孩子,却死得那么样儿凄惨。

    他并不觉得是自己害死了心爱的女人和腹中的孩子。

    是百里聂,就是这个龙胤的皇子,他咄咄逼人,善于心机。

    若不是为了应付百里聂,他也是用不着牺牲自己最心爱的女人。

    一股子酸楚之意,顿时充满了苏定城的心头。

    他心里忍不住想,纵然自己如今顺从百里聂,百里聂也是绝不可能饶了自己的。

    这些龙胤的皇族,本来就是口蜜腹剑,本来便是心机深沉,本来就是极为可恨。

    他们如今,可能为了引诱你归顺,说无数的甜言蜜语。

    然而实际上呢,一旦自己卸下武装,等到局势稳定,那便是会被人狠辣除掉。

    就好像李玄真,当初投靠朝廷,之后还不是小心翼翼,生怕被宣德帝铲除清除。

    就连现在,李玄真那只老狐狸,说不定还有投诚之一。

    他的探子甚至探知,百里聂曾经到了定州城。

    可是旋即,便传出来李玄真和李克星火拼双双而亡的事情。

    而这些事情,不可能跟百里聂没有关系。

    纵然有意投诚,百里聂却也是不会轻易放过。

    这位长留王殿下,不会留下不好的名声,甚至没有任何不慈。却能耍弄手段,让你万劫不复,甚至死了都是不知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可当真是令人不寒而栗。

    苏定城恶狠狠的想,不会的,自己绝不会束手就擒,更不会对百里聂生出什么幻想。

    苏定城慢慢的压下去自己肺腑之中的火气,让下人给自己送来纸和笔。

    哼,东海石诫走了,石姓一族便再无任何的血腥。

    石舒叶为何不趁着定州、袁州生乱时候,将这两郡据为己有?

    他到底是被朝廷吓破了胆子,没有这个胆量。

    石舒叶就是这样子缺乏勇气,也没什么野心。

    也许因为这样子,石诫才肯放下将兵马给这位没什么野心的族叔。

    也许,其实石诫知晓,顾厉才是最合适的人选。

    然而石诫最终,还是选择了石舒叶。

    可能比起打战才能,石诫要求更多是忠心。

    石诫一多半觉得,他只须石舒叶拖住了朝廷驻守东海兵马,已然是足够。

    可是石诫只怕也没料到,那个妖孽一般的长留王,却用那种种算计,狠辣心机,将这东海一股股的势力就此降服或者铲除。

    石舒叶的沉稳,如今却变为了固执和一窍不通了。

    心思不够坚毅,缺乏应变之才,到最后只会失去大好局势,将东海平白让给了长留王百里聂。

    当真是,庸俗之物一个。

    好在,苏定城跟石舒叶并不熟悉,却和顾厉有些交情。

    如今苏定城写信,就是给了顾厉。

    他不是那等无能之人,更不想束手就擒,任人鱼肉。

    他已然让人在青州上下宣布,愿意将手中兵马,尽数交予朝廷,一意抵抗东海逆贼。

    定远侯苏定城,并无谋逆之心。

    故而邀约长留王百里聂莅临,将麾下兵马,青州权柄全数交给百里聂接手,以现实自己的忠心。

    可是,其实他心中早便是有了盘算,心生算计。

    他不但会在府中埋伏下五百刀斧手,以掷杯为号。而且就算百里聂带着兵马,那也是不用担心。他已经勾结顾厉,与东海兵马相互配合,也不惧百里聂领兵前来。

    况且一旦百里聂没了,东海朝廷的兵马,那就一定会宛如一盘散沙,什么都不是。

    到时候,自己又有何惧?

    自己连自己最心爱的妾室也忍心杀之,割了人头送过去,不就是,为了取信百里聂?

    依云,依云,可怜的依云,那肚子里面还怀了自己的孩子。

    他柔顺的姿态,不就是为了让百里聂放心?

    那封信写了一半,苏定城却禁不住怔了怔,微微呆了呆。

    他忍不住想,百里聂会不会来呢?

    他想,百里聂会来的。这个男人,不就是喜爱卖弄他那些算计心机,喜爱展露他与众不同,喜欢火中取栗,喜欢冒险?

    百里聂一定很喜欢,那种做英雄的感觉。

    百里聂会来的,他一定会喜欢自己王者之气,让天下归顺的美妙感觉。

    那么他来了,就是百里聂的死期!

    想到了这儿,苏定城竟似狞笑了一声,眼中流转了一缕凶狠之意。

    他写完了信,拿出了自己的印鉴,沾染了红泥。

    他忽而有些个说不出的感觉。

    一种迟疑的感觉。

    他都没想过,自己居然会有这种感觉。

    他以为自己早将很多东西抛弃到脑后。

    毕竟如今,苏家明面上都没做出什么谋逆举止。可是现在,这封书信送出去,那可是真正的谋逆了。

    苏家,是开国忠臣,世代忠良。

    他记得自己年轻时候,也有过热血,也从来没想过做什么逆贼。谁又会打小,想着做什么逆贼呢?

    他不过想建功立业,成为一代名将,让家族为止骄傲的。

    可是,那样子的感觉,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彼时朝廷因为权力争斗,宣德帝无力控制,苏家又已然没落,他这个将门之子,被送入北漠一呆就是好几年。

    他心情苦闷,郁郁不得志。

    甚至连他的婚事,都是家族精挑细选,特意寻觅对他仕途有助力的妻房。

    而他的妻族,确实也出过不少力。

    过了两年,他终于能调回去。

    北漠的岁月,是苦闷的,令人绝望的。

    因为你不知道,你会在这里呆多久,会不会呆一辈子。

    北漠的岁月,又是屈辱的。

    那个妓女莺娘,欺骗了他的感情,狠狠的羞辱了他,抽打了他的耳光。

    然后,他的少年义气,那所谓的报国理想,那年轻的高傲,都被狠狠抛弃,再也是见不着了。

    剩下的,只有对权势的渴求。

    而为了得到权势,苏定城一直都是压抑着自己,掩饰得很好、很好!

    他没想到,自己居然还会有那么一点,一点少年时期的惆怅。

    居然会有一缕迟疑。

    旋即,苏定城却忍不住讽刺一笑。

    连宣德帝都已经死了,龙胤也将会不复存在了,那些少年时候天真而幼稚的心思,也早就该伴随如风的岁月,就这样儿轻盈的消失。

    就连当年莺娘给他生的女儿,那个京城第一美人苏颖,都早已经没活在这个世界上。

    时光的齿轮本来就是不断在流转,你都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只能往前看。

    想到了这儿,苏定城让自己私章沾染了红泥,就这样子印在了书信之上。

    他知道自己已经是一步踏入了深渊,再也都回不去了。

    此刻载着百里聂的马车,轻轻的行驶出了马车。

    百里聂轻轻的拉开了帘子,瞧着地上的鲜血,瞧着地上那一具具的尸首,瞧着这毁去的城市。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算计,自己的谋略。

    他忽而轻轻的叹了口气。

    耳边,却听到了女子轻轻的嗓音:“殿下伤心了?”

    “阿麟,你觉不觉得,我是个很可怕的人?”

    “我是不准备给李玄真机会了。从一开始,我便没准备让李玄真活过来。当年拉拢于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很高明的办法。到最后,留下了祸根,有了今日的叛乱。而这些年,朝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鱼肉百姓,忍气吞声!我宁可一刀割下去,割去这样子的腐肉。要彻底根除李玄真的势力,那就会死很多,很多的人——”

    “不过,你可知晓,就算是现在,可能我会叹一口气。可是我呢,却也是一点儿都不会后悔的。”

    他就是如此,豺狼之性,狠辣如斯。

    更何况他不觉得自己有错,如此时局,只能以杀止杀,以战止战。

    他忽而感觉,有人从身后,轻轻的抱住了自己。

    没有说话,却仿佛在告诉自己。

    无论怎么样,她都会跟随自己。

    就算是地狱之路,也是一路相随。

    152881601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