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006 蛰伏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一边这样子说着,元明华悄悄捏紧了袖子里面的一瓶药。

    元攸怜听了,不觉冉冉一笑:“大姐姐果然是聪慧。”

    元明华忽而皱眉:“你不觉得二妹妹这次不疯了后,聪明许多了?”

    元攸怜可不乐意承认:“她这个傻子!”

    傻子怎么会变聪明?

    元明华意味深长:“也许,也许因为傻子身边多了个聪明的丫鬟。而这个聪明的丫头,明儿可不能随二妹妹一道去。”

    元攸怜一点就通:“那个湘染?明儿要扣住她,我找几个人来,让她从元家消失。”

    这一次,元明华也并没有呵斥元攸怜。

    谁让这傻子清醒得不是时候,正是元明华议亲要紧时候。

    元月砂甚至不用做什么,只要站在那儿,就让元明华嫡女的身份变得有些尴尬。

    元月砂轻皱眉,她已经十八岁了,不能再耽搁了。

    谁挡在她面前,她就要除掉这个人。

    另外一头,唐络芙回到自家院子。

    她的母亲何音,见到女儿回来,便放下了手中活计:“二小姐醒了?”

    唐络芙眼珠子一转:“自然醒了。”

    何音目光在唐络芙身上逡巡,渐渐流转了狐疑之色。

    “她既然醒了,能不给你银子?”

    何音虽然不太喜欢元月砂,可元月砂确实很大方。

    她不觉瞧着自己做了一半的刺绣,别人都说她这个寡妇勤快自立,为了养大儿子替人做针线活儿。

    其实何音心里面明白,这能赚多少?

    绣一会儿,她肩膀酸,眼睛也是受不了。

    一多半,也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

    其实她确实靠元家救济过日子,也习惯了元月砂的大方。

    这半年来,何音日子也不好过。

    唐络芙一翘唇瓣:“咱们是清贵人家,她哪里敢提这个。”

    何音为之气结:“你——”

    正在这时候,元月砂命人将东西送来了。

    唐络芙打开锦盒子一看,是时下最受欢迎的碧烟纱剪裁的衣衫。不但南府郡的姑娘们喜欢,据说京城的姑娘也时兴穿这个。

    那料子薄薄的,穿在身上,如烟如雾,朦朦胧胧。

    唐络芙手指头摸过那料子,欢喜疯了。

    她再打开首饰盒,是上等玉料做的首饰。唐络芙却唇角一撇,可比元月砂带的那枚玉钗差远了。

    何音脸色更不好看,说话也难听:“送这些个奢靡玩意儿,是要生生将你勾引坏了,二小姐打的是什么居心。”

    何音眼珠子转了转,顿时也是有了主意:“去什么宴会,将这衣衫首饰变卖了,可不是银子吗?”

    唐络芙赶紧将衣衫拢手里:“娘要有本事,何必跟女儿争这个。这元二小姐迟早是我们家的人,女儿只心忖,到时候那嫁妆难道还仍然让填房拿捏。”

    何音听了,顿时眼睛一亮。

    既然嫁过来,那就是何家的了,到时候用来给儿铺前程。

    婧氏凭什么占着。

    何氏心思也不觉活络起来。

    房中,香炉里面点燃了安神香。

    那清冽的香气令人心旷神怡。

    湘染为元月砂用温水擦拭了面颊和手掌,再轻轻的跪下来,为元月砂褪去足下鞋子,让元月砂好似猫儿一般蜷缩在了床榻之上。

    她对着元月砂,面容温顺,嗓音低沉:“以主人如今实力,可轻而易举灭了元家,何苦跟她们周旋。”

    元月砂撩开她衣袖,轻轻抚摸她手臂上的那枚青狼刺青。

    在海陵郡,唯有真正的勇士,才配有这样子的纹身。

    “阿染,你不明白的,这世间最厉害的并不是攻无不克的霸道,要靠这儿——”

    元月砂手指轻轻一点自己的脑袋。

    “无所不用其极的阴谋,阴险绵密的算计才是这世上最难防备的。”

    这样子说着,元月砂唇角透出了一缕神秘的微笑。

    她如毒蛇般狡诈,可是在冬天时候,要悄悄潜伏在冰层之中,等着要紧时候,狠狠的咬中对方。

    到了次日,太阳老高了,大小姐的婢女秋容方才去唤二小姐元月砂。

    马车里面,元明华上穿对襟染花襦衫,下撒一条天青色的裙子,外罩轻纱比甲,头上插着双凤钗。

    如此打扮,雍容华贵之中却也是不失清丽脱俗。

    她故意延得迟些,让元攸怜先走了,自己留下来等元月砂。

    元月砂磨磨蹭蹭,元明华耐心却是很好,竟没有一点儿愠怒之色。

    千呼万唤,元月砂现身。

    阳光明润,照在了元月砂一身的轻纱上面,竟似让元月砂整个人显得微微透明。

    今日元月砂画了梅花妆,额头一点梅花,是赤红胭脂所点。

    纵然隔着轻纱,犹自无比鲜润,宛如薄血之中一点嫣红。

    一时之间,元明华竟不觉微微有些恍惚。

    今日她刻意精心打扮,却好似有些逊色。

    少女姣好的容貌若隐若现,竟又平添了几许神秘蛊惑。

    元明华有一种冲动,她想要生生抓破元月砂的脸。

    可她面上仍然是带着和煦的笑容,说不尽的亲切:“二妹妹如今身子不好,应该多休息一阵子。三妹妹性子急,和唐姑娘先走了,我等你多久都是可以的。”

    元月砂轻柔的说道:“大姐姐待我真好。”

    她上马车,元明华扶了元月砂一下,却发觉元月砂手掌出奇的冰凉。

    元明华不觉微微一怔。

    她看着元月砂,元月砂靠着马车,病恹恹的。

    脆弱得好似轻轻一捏,就会化为碎片。

    这个女孩子仍然是和过去一般,话少,沉默得紧。

    元明华轻柔的叹了口气:“月砂,你性子温温柔柔的,可整日闷在了家里面,那可不成的。”

    她话锋一转:“不过,也是怪不得你。我记得你八岁时候,和姐姐一道出去。那些人笑话你,说你丑,又痴肥,亲娘也是给赔钱货色,还让下人拿起石子,扔在你的身上。那可将你吓坏了,回去躲在房间里面好几天不敢出门。”

    提及这件事情,元明华眼里也是不觉涌过了几许的恶意。

    是了,从那以后,元月砂总在人前怯怯的了。

    她又蠢又胖,拙于言辞,别人更不稀罕搭理她。就算是唐络芙,也比元月砂受欢迎。

    所以元月砂贴了银钱,好似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整日黏着唐络芙。

    元明华故意这样子说,就是要让元月砂更加紧张。

    都半年没出门了,这病秧子去了也是出乖露丑。

    元明华一副关切无比的样子,却也是句句恶毒:“好在,那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有你唐姐姐陪着你,她们最多不理睬你,还能将你吃了不成。如今别人都说,你小半年没现身,已然疯了。你若不出门,她们当真将你当成疯子。”

    元月砂垂头,没有说话,如空气一样的沉默。

    比起从前,元月砂似乎跟沉闷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