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013 虚伪挑衅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元明华呼吸一窒,震惊之余却也是不觉生恼,这死丫头在胡说什么?

    她勉强绷住了脸,生生挤出了一丝悲悯心疼:“二妹妹,你这不是病犯了吗?怎么又胡说八道?”

    众人原本震惊于元月砂的阔绰,听到了元明华这样子说,不觉怔了怔。

    想到传闻,旋即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元家二小姐,是个傻的。

    苏颖唇瓣吐出了一口,原来是因为元月砂是个傻子。

    元攸怜不觉尖锐说道:“二姐姐傻了,谁不知道。”

    元明华唇角也不觉溢出了一缕苦笑:“二妹妹,你胡言乱语,是会损及元家的名声的。怎么,这几日你没有吃药?”

    她言语细声和气,却也是用软刀子,杀人不见血。

    就是要当众毁了元月砂。

    元月砂就算不是疯的,也生生要被气疯。

    然而元月砂却也是仍然如冰雪一般的人儿,并无半点恼怒。

    反而细声细语:“多些大姐姐关心我的身子,大姐姐不必担心,如今妹妹的身子还好。母亲留下来的嫁妆,小妹盘点过了,折算下来,还有二百万两。”

    她嗓音轻柔、淡定。

    可元明华失态,手指头碰撒了茶水,撒满了桌子,却浑然不觉。

    元月砂居然提及亲生母亲留下的嫁妆?

    元攸怜也惊到了,尖叫道:“元月砂,你当真脑子不清楚了,又在说胡话。”

    元月砂这个疯子!

    她也只能是个疯子。

    将元月砂打成了疯子,那么她无论说什么,都不作数。

    元月砂不理睬元攸怜,却轻轻的从袖中掏出了书册:“大姐姐,这是母亲的嫁妆单子,我也是命人算过了,就算不计这些年的店铺利润和田租,将这些统统折现,也有两百万两银子。这还不算估得太高。”

    元攸怜尖叫:“假的,假的!”

    元月砂幽幽说道:“这份单子,官府也有存档,和婚书一块儿封存的,自有留档,决不能能造假。”

    众人听了,渐渐内心也是涌起了一缕荒诞。

    元月砂这话儿也是说得有条有理的,她居然当真要捐赠两百万两?

    这居然是真的?

    元明华死死盯着元月砂,厉声说道:“这是大事,你小孩子家怎么可以自己就做了决定?”

    元月砂道:“若律令不容,月砂怎敢忤逆父亲母亲?可我令人问过了官府的师爷,母亲嫁妆,我可自决。”

    元明华被气得头晕目眩,难受得紧,旋即又一收恼怒的样儿,软语柔柔,苦口婆心:“二妹妹,我也是担心你,你如此体弱,身上又有病,若无财帛傍身,那可是无依无靠。”

    先哄住元月砂,徐图后计。

    今日回去,元月砂这辈子别想再出来。

    只要现在哄好元月砂。

    她口中嗓音越发轻柔:“你多多考虑——”

    元月砂却飞快的轻轻摇头:“我意已决。”

    “大姐姐,其实从前,我也不是这么坦然的。可是,这半年来,浑浑噩噩,生不如死。月砂当真以为,自己要死了。后来能活过来,是上苍庇佑。倘若我活过来,一定要多做善事。我之所以遭受这些,也许就是因为母亲留给我的这些身外之物。我福气薄,享受不了,散财赈灾,也是为了家里人集攒福气。”

    她这样子轻轻的说着,泪水顺着面颊滑落,轻盈的滴落在了手背上。

    这一刻,元月砂显得说不出的纯洁,说不尽的虔诚,给予人无限震撼之意。

    而此时此刻,元明华又还能说什么呢?

    唯独策公子,内心之中不觉暗暗骂了一句小狐狸。

    元攸怜却也是要跳起来,婧氏告诉她会拿部分嫁妆给元攸怜添妆的,怎能容忍?

    她站起来,指着元月砂的鼻子骂:“你这个傻子,这些嫁妆你凭什么动?都拿捏在我娘手里,轮不到你做主!你再在这儿作妖,将你关在疯人塔里面去。”

    各色眸光顿时凝在元攸怜的身上,各自神色玩味。

    原来原配的嫁妆,如今都是拿捏在填房手里。瞧元攸怜这样子姿态,想来也是不止一日这般欺辱人了。

    元明华顿时起身,厉声呵斥元攸怜:“你给我住口!”

    元攸怜是要彻底毁了她们母女三人的名声吗?

    元攸怜被震住了,委屈无限。

    元月砂掏出了手帕,擦擦脸,委委屈屈的样子。

    可那唇角,却也是悄然绽放了一缕笑容。

    元明华心思纷乱,脸蛋儿煞白。

    却也是存着几许侥幸的心思,只要元月砂回到元家,这些话统统不作数的。

    别人只道元月砂说大话——

    正在此刻,却听到丫鬟乖顺的声音:“二小姐,我来了。”

    说话的是湘染,手捧锦盒。

    元明华下意识的捏紧了自个儿的衣衫。

    要知晓湘染不该在这里的。

    元攸怜也一阵子吃惊,湘染不是该被自己请来的几个江湖人掳走卖了吗?

    她忽而觉得身子发凉。

    “夫人陪嫁的那些个金珠宝贝,都是已然送去苏家,再由苏家送去官府,送去灾区。而这,却也是夫人陪嫁的田产地契。”

    元明华如做梦一样看着这个匣子,看着元月砂轻轻的打开,然后抚摸那一叠叠的房产地契。

    那些,可都是白花花银子。

    她看着元月砂抬头,温柔的说道:“这些东西,今日以后,都是不属于我了。月砂愿意捐尽自己所有,也为死去的娘亲祈福。”

    元明华反而忍不住想要笑,她眸光落在了元攸怜身上,元攸怜失魂落魄。

    谁也是没想到元月砂居然是这样子的大方。

    苏颖都是看得心头发酸,事到如今,谁还会记得她那区区一串明珠呢?

    元攸怜忽而失态,朝着元月砂扑过来:“这是我们元家的东西,这傻子凭什么拿出来。”

    人没扑倒元月砂跟前,却又被湘染拿捏住,不知怎么一扭,顿时没力气了。

    湘染一伸手,一巴掌打了过去。

    这一巴掌,也是打得元攸怜懵住了。

    元月砂却忽而轻轻的捂住了胸口,摇摇欲坠,甚至不觉轻轻的偎依在元明华的身上:“大姐姐,怎么三妹妹居然,居然如此没有恻隐之心?”

    带元月砂来这儿,元明华可谓是悔得肠子都青了。

    湘染将锦盒送上来,苏暖却也是有些迟疑。

    如今元家的人这样子的闹,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可苏颖忽而轻叹:“大哥,这是二小姐一份善心,甚至宁可得罪自己亲妹妹,这可是不能辜负。”

    她就要元月砂这捐赠成为事实,元家要闹正好,要是元月砂被逼得反悔,那么得到的就不是贤名而是臭名。

    元月砂温温柔柔的说道:“苏小姐说得极是。”

    今日宴会之上,有神秘英俊的策公子,有远道而来的京城第一美人儿苏颖。

    可谁也是没想到,今日这簪花宴上最出风头的人居然是元月砂。

    她倾尽家财,资助灾民,甚至不惜与家里决裂。

    这小姑娘柔柔弱弱的,谁能想得到她居然能做到这一步呢。

    纵然是宴会散去,他们也仍然是极为震撼。

    此刻就算是虚伪的元明华,也是不乐意跟元月砂假装什么姐妹情深,只拂袖而去。

    元月砂也不在意,只莲步轻移,和唐络芙一道。

    可唐络芙的脸色也是很不好看。

    那些东西,原本属于元月砂的陪嫁,以后会是唐家的东西。

    想不到元月砂居然是会送给那些灾民。

    两百万两啊!唐络芙想想都是觉得肉疼。

    唐络芙甚至不能明着责怪,除非自己想跟元攸怜一样名声扫地。

    “唐姐姐,怎么如此不开心?”

    元月砂柔柔的说道。

    唐络芙侧头,眼睛里流转怒火,如今元月砂发疯了,她要跟亲娘说绝不允元月砂进门!

    而元月砂的嗓音却也是很轻柔,很细很轻。

    轻得只有唐络芙一个人能听到:“唐姐姐可是为了那捐了的五百两银子而苦恼?也对,你娘亲一月做针线活也不过几两碎银子,做个十年八年,总能凑齐五百两。想不到,唐姐姐如此有善心,这样子的大方。宁可,苦了自己。”

    方才唐络芙被元月砂的豪爽给震惊了,都已经忘记了五百两银子的事情。

    如今听到元月砂提及了这一桩,顿时面色一变。

    元月砂这是什么意思,不打算替自己给吗?

    元月砂细细的说道:“我是绝对绝对不会替唐姐姐给的,可是唐姐姐就算不给,也没有什么。至少,官府也不会来抓唐姐姐。只不过,从此以后,唐姐姐的名声也是要臭了,整个南府郡的贵女都是会议论你的丑事。怎么会有这样子不堪,这般不要脸的人?”

    外人看来,元月砂容色很温柔,想必是跟唐络芙说什么贴己的话儿。

    可是谁也是都想不到,元月砂样儿如此的温婉,唇瓣之中却也是吐露这般辛辣狠毒的话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