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016 亲爹责罚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策公子那张俊美面颊之上却流转了淡淡的森然之意。

    他取出了一枚令牌,纳入一枚锦囊之中,却也是让赵霖送到了婧氏跟前。

    婧氏下意识捏住,竟有几分心惊。

    “把这枚令牌,拿去给元老爷。若是有人偷看,主子会将那人眼珠子给挖出来。”

    婧氏狠狠的捏紧了手腕,面孔之上顿时流转了几分震惊。

    元攸怜内心充满了嫉妒,她眼见自己亲娘手臂被打折,并不觉得对方是如何的残忍,反而恨被如此宠爱对待的不是自己。

    论姿色,自己也是不差。

    策公子也隐隐有些自傲,他若是想宠女人,能将女人宠到天上去。

    就算是元月砂,也不会一点儿都不动容吧。

    他刻意压低了嗓音,在元月砂耳边轻轻的说道:“我为元二小姐解决了不少麻烦,却也是不知晓元二小姐准备如何的谢我?”

    元月砂微笑,笑容淡淡的。

    她越是冷若冰霜,策公子越发心热。

    更何况以他对女人的了解,有些女子瞧着冷冰冰的,可一旦动情却也是更加热烈,一发不可收拾。

    策公子嗓音也是温醇而又具有诱惑力:“更何况,之后我还有一桩大礼,要送给元二小姐。就是不知晓,元二小姐是否可有期待。”

    元月砂面纱后的一双眸子不觉流转了盈盈的水光,不置可否。

    而策公子也是越发期待,那双眸子染上了情热绚丽的火光之后,又是何等的美丽动人。

    对于这个女子,他步步紧逼,相信必定能迟早攻破她的心房。

    元月砂似有几分的羞怯之意,身子怯生生的往后缩了缩,不觉轻语:“月砂也为公子准备了惊喜,以回报公子。”

    料不到元月砂居然是会这样子说,倘若是别的女子,如此主动必定也是让策公子索然无味。

    可此时此刻,他却也是不觉惊喜交加。

    却也是并未留意到元月砂转身之际一双眸子冷漠如冰。

    眼见元月砂盈盈进家门,被震慑的婧氏竟不敢有那丝毫的阻拦。

    等策公子离去了,元家两姐妹仍然是惊魂未定。

    元明华出了一身冷汗,想不到元月砂竟好似妖精一样,拢到了这样子的大靠山。

    她许是猜测到了自己的算计,定然不依不饶,绝不肯放过自己。

    想到了这儿,元明华下意识的捏紧了自个儿手中的药瓶,那盛了曼陀罗花的药瓶。

    可是一捏,却捏了个空。

    那瓶子竟然是不知晓什么时候,居然不在了。

    元明华顿时也是浑身冰凉。

    元月砂回到了居所,芷心匆匆跑过来,泫然欲泣:“小姐,小姐——”

    她瞧着夫人那阵仗,还以为小姐必定不幸。

    元月砂微笑:“好了,母亲已经是宽恕我了。”

    芷心有些愕然,转念一想也许是因为夫人爱惜名声。

    却顿时松了一口气。

    元月砂缓缓说道:“芷心,给我准备水,我要沐浴。”

    芷心心一松,顿时领命。

    元月砂轻轻的闭上眼,只觉得那策公子碰触过的地方,一阵子的恶心难受。

    她讨厌这个男人的碰触,非常讨厌。

    好几次,她都闭上了眼睛,方才让不让别人瞧出自己眼睛里的厌恶。

    也许,也不仅仅是策公子。

    任何人的碰触,都是让她不喜欢,只不过厌恶的程度有差别。

    至于那个策公子,却也是让元月砂极致厌恶的那种。

    从很小时候,她就已经有一个怪癖了,她可以忍耐污秽,可一旦有机会,一定要将自己全身上下冲洗得一尘不染。

    温水沐浴,那些水珠子轻轻的滑过了元月砂的身躯。

    她将仔细洗得很仔细,连头发丝和指甲缝都是洗得干干净净。

    甚至还有一种冲动,换了一桶水再重新洗一次。

    可元月砂到底克制住了自己,她知晓自己这个癖好,是有些病态和不正常的。

    此时此刻,外头的陈嬷嬷等了好大一半天了,已经是有些不耐了。

    若是往日,陈嬷嬷早就发作一番。

    可是今日,她仍只能等待。

    谁知晓二小姐居然是拢住了一个大靠山呢?

    便是老爷,瞧见了那枚令牌,面色不觉变了。

    自己要请二小姐,必须得请得客气一些。

    陈嬷嬷内心不觉一阵子的烦躁,二小姐这个时候沐浴,可不就是故意拿乔?

    正在此刻,沐浴后的元月砂盈盈而来。

    她身着淡蓝色的纱衣,却也是越发衬托出自个儿的清灵妩媚。

    沐浴过后的元月砂,娇嫩的脸颊之上也是染上了两片红晕。

    陈嬷嬷便算是个女子,也是不觉瞧得呆了呆,为那份清艳之意所震慑惊艳。

    元月砂软柔柔的道:“还请陈嬷嬷带路。”

    这个怯弱的二小姐,此时此刻,竟不觉蕴含了一股子高贵的气质。

    仿若,习惯居于上位,发号施令。

    陈嬷嬷呆了呆,旋即摇头,这是自个儿的错觉吧。

    这边磨磨蹭蹭时候,她如今的父亲元原朗已经是等的有些心焦了。

    元原朗今年四十多岁,因沉迷酒色的缘故,样儿不觉有几分的憔悴,可仍然能分辨出从前的几许俊朗。他在布政使跟前做从七品的都事,可那不过是花银子来的虚职。

    就连元家这个大宅子,也是祖上传下来。

    少年时候他喜欢赌钱,差点输掉了。

    幸亏他的夫人韩氏,用钱给他赎回来了。

    若不是这样子,他险些成为笑柄。

    元原朗今日忍不住想着自己的第一任妻子,他心绪起伏,竟有些不是滋味。

    他不喜欢那个商女,可韩氏也并不喜欢他。

    所以他也不喜欢韩氏生的那个女儿,那个女儿会让他想起从前那位妻子冷冰冰的眼神。

    就在这个时候,元月砂也是踏入了房中。

    许久未见女儿,元原朗也是惊讶于女儿的变化。

    可与此同时,那内心之中的古怪感觉又涌上了心头。

    他仿佛又感觉到死去的妻子用冷冰冰的眼神看着自己。

    旋即,元原朗压下了胸中古怪的感觉。

    是了,自己是父亲,是长辈。

    他说的话,元月砂应该句句都听。

    若是不听,那就是不孝。

    他根本无需畏惧这个女儿。

    元月砂却也是盈盈一福:“女儿见过父亲。”

    元原朗原本手中捧着一盏茶,蓦然便是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那茶盏顿时摔开了花,茶水顿时也是撒了一地了。

    他面色阴沉如水:“今日你究竟做过多少忤逆不孝的事情,还不给我跪下。”

    元攸怜站在了婧氏身边,瞧见眼前这一幕,不觉心里乐开了花。

    这地上又是水,又是碎瓷,元月砂跪下去是要吃些苦头的。

    元攸怜娇滴滴的帮腔:“父亲让你跪,你怎么不跪?”

    她感慨,可惜元明华说身子不好去休息了,不然也能瞧见这么精彩的一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