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028 柔弱无用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眼前这一幕,让所有的人都怔住了。

    元明华更是气恼无比。

    这无比俊美又令人心悸的男人,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元明华既有些怕,又说不出的妒忌。

    百里策微微一僵,这一幕让他十分不快。

    他自然是认识风徽征的。

    百里策是天之骄子,这天底下也是没几个人能让百里策放在眼里。可是偏偏这个风徽征,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是有几许不如。

    而如今,自己想要的女人居然是落在了风徽征的怀中,这让百里策心里越发不是滋味。

    他是个自私而又颇具有占有欲的人。百里策看上的东西,从来不想跟别人分享,宁可毁掉了,也是绝不会让给别的人。

    然而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幕,让所有的人下巴都掉了。

    风徽征手一松,元月砂咚的一下,直摔地上。

    她啊的娇呼了一声,尘土飞扬,连连咳嗽。

    这个样儿,既有些狼狈,又有些可怜。

    在场的女眷面色都是有些古怪,这个男人身为男子,居然是如此的对待一个纤弱小姑娘,可是未免有失风度。

    可风徽征的侍从们,却并不觉得如何的意外。

    自家主子一向是个淡漠冷情,不爱理会别人的人。

    他肯伸出这个手,是因为不接住这女郎会摔死。

    至于如今扔下去,反正这样也不会死。

    元明华瞧着元月砂丢脸,唇角上扬,竟有些想笑。

    百里策过来,伸手要扶元月砂。

    此刻湘染已然是从马车上下来,元月砂却让湘染扶着自己。

    百里策不动声色的收回了手臂。

    他含笑宽慰:“风御史素来就是这样子,他不近女色,更有些洁癖,并非故意。”

    元月砂娇乏乏的说道:“月砂自然绝不会见怪,若不是,若不是这位大人,月砂早就没命了。”

    她垂眉顺目,白腻的面颊却也是染上了一层宛如桃花一般的绯红。

    百里策心知她看似怯弱,心计却也是颇深。

    风徽征当众给她如此难堪,这女子心里还不知晓将他恨成什么样子。

    这般想着,百里策越发觉得有趣起来了。

    原本他也是想跟元月砂多调笑几句,这女子实在不俗,很是有趣。

    可如今风徽征居然来了,百里策也是只能将这风月心思收起来。

    风徽征一贯都是不耐俗务,怎么会主动来此,参加蓝府的宴会?

    他向来对风徽征有争胜之心,如今更不乐意在风徽征面前做出耽于美色的样儿。

    故而百里策软语调笑了元月砂几句,旋即便到了风徽征的跟前。

    “想不到风御史居然也是纡尊降贵,前来蓝府赴宴,蓝布政使的面子可当真不小。”

    风徽征这样子的人,一旦出场,必定是会吸引全场的目光。

    他无与伦比的气质,更是令人透不过气来。

    如今百里策点破了风徽征的身份,更是令许多道骇然欲绝的眸光顿时落在了风徽征的身上。

    风徽征三个字,有时候是能止小儿夜啼的。

    对方煞意浓浓,确实仿佛是传说之中的铁血煞星。

    只不过于那些年轻的妙龄少女而言,却忍不住惊讶起来,想不到风徽征居然是有这样子一副好皮相。

    亦不免有人内心惴惴,暗忖这煞星前来,莫不是又为了破门灭户吧。

    面对诸多好奇质疑的眸光,风徽征却也只是视若空气。

    他只淡淡说道:“连宣王世子也是来这儿,我更好奇蓝家的宴会有何出挑之处。”

    百里策来到江南,苏家之人只以策公子称呼。

    旁人虽瞧得出来,百里策必定是身份尊贵,却并不知晓如何个尊贵法子。

    如今听闻他居然是皇族血脉,宣王世子,不少人都是再一次惊讶之极。

    这两个传闻中的人物,却纡尊降贵,一起来到了这儿。

    瞧来今日这蓝府的宴会,可谓是热闹非凡了。

    百里策听到了风徽征揭破自己身份,先是有些愕然,其实也是并没有多少在意。

    他虽然没有刻意招摇,可是那些南府郡的大人物,大多也是对百里策的身份可谓是心知肚明。

    如今被风徽征挑明,也是误不了什么事。

    两人各怀心机,却一并踏入了蓝府。

    背后或明或暗的窥测眸光,却也是始终不离两人左右。

    湘染也麻利为元月砂整理好仪容,旋即元月砂向云氏问安。

    云氏瞧着元月砂,却也是不易察觉的轻皱眉头。

    她只觉得元月砂太会招人了,有些不安分。

    也因为这样子,云氏对元月砂远没有之前那样子热切。

    云氏甚至不由得想,南府郡的元家,到底是败落了。正因为如此,这旁支的女儿,都有些问题。

    而此时此刻,元明华看着元月砂,却也是心尖含酸。

    原来百里策居然是宣王世子,那也是难怪父亲也是要敬畏三份。

    她自然也知晓,百里策对元月砂可谓是另眼相待。

    说不定,这丫头运气好些,就能被百里策纳为妾,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元明华又恶狠狠的寻思,其实便是元月砂有此机缘又如何?

    说到底,也不过是个妾。听说这位宣王世子的夫人是个贤惠厉害的,这日子可也是未必好过。

    只要自己谋算成功,代替死去的元默娘做这个填房,虽是填房那也是正妻。

    这元月砂,仍然是不配跟自己去争艳的。

    想到了这儿,元明华稍稍气平,又变成了和顺的样子。

    “方才二妹妹跌了一跤,可是有将你给摔坏了。”

    元月砂福了福:“多些大姐姐关心,月砂还好,并无大碍。”

    元明华叹了口气,不觉幽幽说道:“只可惜这位风御史,怎么就这般不懂怜香惜玉呢?二妹妹这样子一个怯弱弱的女子,他居然说扔就扔。”

    她看似怜惜元月砂,其实言语之间说不尽的含酸讽刺。

    见着元月砂人前吃亏,元明华的心里当真是说不出的欢喜。

    云氏听了,却也是悄然不悦。

    倒也不是因为这姐妹不睦,而是觉得元明华说话实在是有失分寸。

    这南府郡的女孩子,大约并不知晓风徽征的厉害。

    元明华故作亲呢,有几分热络的拢住了元月砂的手掌,却悄然在元月砂耳边低语:“二妹妹,扮柔弱这一招,也不是每个男人都吃的。”

    元月砂冉冉一笑,只恐对于风徽征而言,这天下女色都是粪土尘埃。

    她却拢眉,轻柔的说道:“大姐姐,你将我的手捏得紧了些,捏疼我了。”

    元明华一怔,旋即悻悻放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