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030 飞将军青麟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苏颖却抬头,好似漫不经心的瞧了元月砂一眼。

    旋即,却侧过头去,仿若并没有多瞧这一眼。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高挑俊逸的身影却也是缓缓而来。

    那男子姿容英朗,一双眸子更隐隐有些冷俊之意,眼波流转之间,却也是蕴含了几许淡淡的邪气。

    那些江南的男子,一个个都是俊秀和精致。

    可是如今这个男子,却宛如一柄锋锐的剑,蕴含了几许说不尽的锋锐。

    伴随他的到来,在场的人顿时就安静了许多,不自禁低下了议论的声音。

    蓝斐棠喜不自胜:“凌大哥,你来了。”

    瞧蓝斐棠这欢喜的样儿,这位凌大哥应该就是她所等待的贵客。

    蓝斐棠面容俏丽,身份也尊贵,又如此放下身段倾心讨好。

    岂料那男子也不过轻轻的点点头,并没有如何的殷切回应。

    饶是如此,蓝斐棠眼底的迷醉之色却也是不曾稍减。

    也许男女之间就是这个样子,越是得不到的,越是想要。

    而元月砂捏着团扇的手掌却慢慢的收紧,她当然认识这个男人。

    当年整个海陵郡最出挑最英俊的少年凌麟,如今就在自己的眼前。

    等到飞将军青麟的到来和长大,两个人就合称海陵双壁。

    他们名字里面都有一个麟字,并且又都是争强好胜,还被人拿在一起讨论。

    想到了这儿,元月砂垂下头,看着团扇之上的萱草。

    不过那也是最初而已,到了后来,海陵双壁还是青麟更胜一筹。

    等飞将军青麟成为了海陵战神之后,便也是渐渐没有人提海陵双壁。

    饶是如此,凌麟的才智和勇悍,也是不容小觑了。

    只可惜既生瑜何生亮,因为青麟的存在,凌麟难免被掩盖了光华。

    很多年没有看到海陵旧人了,就算是熟悉却不亲近的旧人,元月砂也忽而觉得眼眶微微一热。

    百里策看着凌麟,眼底却也是浮起了奇异之色,他也联想到了苏叶萱。

    海陵郡苏氏一族被边匪所屠,凌麟这位海陵郡旧人还活着,并且掌控了海陵郡的四成兵马。这些兵马,原本是归附于苏家的,如今跟了熟悉的凌麟。朝廷因要边境安稳,也是默许了这样子的处置。

    想到了死去的苏叶萱,百里策一阵子的厌憎,甚至也很不喜欢凌麟。

    在百里策的眼里,凌麟这位宣慰府指挥同知不过是个不懂礼数也不知道感恩的蛮夷。

    倘若朝廷强悍,凌麟可能会安分守己。可一旦中央的力量被削弱,凌麟是一定会割土为王,诸侯一方的。

    等所有的宾客都到了,风徽征方才姗姗来迟。

    这也许是显得无礼,却让很多人脑海里面浮起了同一个念头,也许最后来的其实是最好的。

    阳光轻轻的撒在风徽征身上,他像是一块生铁,或者一块寒冰。偏生这样子的一个人,却生了一张俊美无比的脸蛋。

    而那双狭长的凤眸轻轻的眯起时候,却也是不怒而威,令人生惧。

    那股子强大的压迫力,却并非刻意为之,仿若与生俱来一般,令人不觉为之心悸。

    凌麟也许有几分逼人的气势,可放在了风徽征跟前,却似又有几许的失色。

    也许是因为风徽征这位不速之客,最初茶宴的气氛微微有些尴尬。好在蓝家的公子蓝玉竹是个长袖善舞的人,他三言两语,也是很快活络了气氛。

    “苏三小姐才貌双绝,据说更有一手好丹青,可称之为一绝,却也不知是否能窥测得见。”

    蓝玉竹盯住了那张绝美的容貌,眼底之中却也是不觉流转了几许倾慕之意了。

    苏暖微笑:“舍妹才华出众,而那一手丹青之技更是女子中无人能及。”

    苏颖听了,面颊却也是不觉红了红:“二哥,哪里有你这般人前夸人的。”

    苏暖微笑:“你丹青之技,本来就十分出挑,这一次到了南府郡,更有了新作,何不拿出来给大家瞧瞧。”

    苏颖原本不肯,推脱不过,方才将画卷拿出来。

    她画的是江南沿河的景致,人物风华,栩栩如生。

    如此笔锋生动,就连元月砂这种不怎么懂丹青的,都能感觉得她画得极好。

    她漫不经心的想,果真是才女啊。

    可才女是会招人记恨的,

    蓝斐棠不觉冷哼了一声:“如今江南水患,苏小姐却画这样子的景致,瞧来是半点没有将受灾的百姓放在心上啊。”

    苏颖柔柔的叹息了一声:“蓝家妹子说得极是,如今江南水患,想到那些受灾的百姓,颖儿也是心如刀割。这些并非采的实景,是颖儿根据遭遇了水患的苏县百姓口述,画出来的从前景致。不过是,留个念想。”

    一番话说得通透大方,那些爱慕苏颖的男人眼神不觉更亮,反而衬托得蓝斐棠不知好歹。

    蓝斐棠恨极,不依不饶:“方才苏公子说,这世上女子没谁丹青胜过苏颖。却不知晓苏三小姐的画技,和管先生相比又如何?”

    管云姿虽被称为先生,实则是个女郎,她皈依佛门,带发修行,却画得一手好丹青。说到丹青技艺,实在是当世名家。

    蓝斐棠故意挑刺,咄咄逼人。

    而苏颖却是春风化雨,绵绵密密:“这是做哥哥的太瞧得起妹妹了,我哪里能有这么好。说到画技,我始终是逊色于管先生一筹的。只可惜,这些年来管先生游离山水,再难窥见踪迹。我这儿倒寻觅到了管先生的一副旧作,正好给大家欣赏。”

    一番话应答,非但无损苏颖才女之名,更衬托她宽容、大度。

    越发衬托蓝斐棠尖酸不堪。

    而在场的男人们自矜身份,并不乐意插口这些女子争风之事。

    也不多时,苏颖的婢女已经送来画作。

    在场之人不少精通文墨,更生出了几许好奇之意,想要欣赏这位画坛大师精妙的画技。

    苏颖柔柔低语:“众人皆知,管先生最拿手的是人物画像,当初也因此获罪。这一副画,只是一道背影,却极为传神。”

    苏颖这样子说,更不觉惹人好奇,饶是管先生画技精湛,区区背影又能瞧出什么。

    眼见吊足了胃口,苏颖使了个眼色,让女婢缓缓将画卷展开。

    画卷之上,寥寥数笔,勾勒出边塞风华。

    卷中一名少年,瞧着荒山孤月。

    虽只是区区背影,却似透纸而出一缕凌厉锋锐,绝代风华。

    元月砂下意识的捏紧了膝头的衣衫,虽然只是背影,她当然知晓画中的人是谁。

    众人耳边响起了苏颖柔柔低语:“这一位,便是号称飞将军的海陵战神青麟了。他骁勇善战,每逢与敌人交战,无不戴着面具,只露出一双盈盈青色的眸子。传闻中他容貌颇丑,可也是有人说了,那面具之后却掩着一张绝美容颜。”

    飞将军青麟四年前叛乱之事,在场之人也是有所耳闻。

    很难想象画中背影尚有几分稚嫩之意的少年,以后会成为朝廷的反贼。

    据说,这位叛乱的飞将军,被砍下了脑袋,悬挂在城门之上,被乌鸦将脸蛋抓得稀烂。那样儿俊美不俊美,也是瞧不如何出来了。

    元月砂死死的捏紧了膝前衣衫,似要将这衣衫生生捏碎了。

    苏颖瞧着这副画卷,眼底流转了几许的炽热:“可惜越瑰丽的东西,似乎越容易摔坏。”

    元月砂听着苏颖用这般热切炽热的言语提及青麟,蓦然一阵子的恶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