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033 狠毒心计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元月砂慢慢的走到了画边,一旁的下人端着砚台伺候着。

    而元月砂手指头轻轻的蹭蹭下颚,忽而想到了什么似的,微微一笑。

    她取了笔,沾了墨水,却不知道怎么了,居然撞飞了砚台。

    那浓浓的墨水,顿时污了这副画卷。

    元月砂流露出可笑的样子:“苏姐姐,对不住,我将你的画儿给弄坏了。”

    在场的人也是不觉微微一愕,忽而却也是明白了元月砂的用意。

    这确实也是最好的处置办法。

    这副画,是大师作品,笔法细腻,可谓上品。可是此刻,居然也是无人惋惜。

    这元月砂胆子还真大,以后若凌麟寻事,岂不是第一个挑到了她头上。

    可无论如何,今日是她妙语解围,在场的人都是欠了她一个人情。

    此刻凌麟却也是并没有再说些什么。

    他举杯饮酒,竟也是将一整杯酒都喝得干干净净了。

    而那一双眸子,却也是不觉灼灼生辉,焕发野兽一般的光彩。

    对于元月砂的机智,凌麟是不屑的。

    自己不过是为了一个隐秘的理由,没有乘胜追击,反而让此等废物成名。

    可不知为什么,凌麟对元月砂有莫名的留意。这个女子让他有一种莫名的熟悉之感,可是以凌麟的聪慧,居然也是想不起什么时候见过她。这实在是一桩,非常奇怪的事情。

    元月砂却也是轻盈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之上。

    元明华方才也是吓得半死,可是如今,她却也是嫉妒得快要发疯了。

    所有人看着元月砂的眸色,都不觉有些异样了。

    这位元家二小姐也许因为从小无人教导,少了些书本上的学问,却也是格外的聪慧机智。

    加之她县主的封号,也许稍加磨砺,未必不是一块美玉。

    云氏却容色有些幽深,元月砂显得太聪慧了,她是有些不高兴的。这样子的性情,并非如今京城元家想要的。

    而百里策的眸子里面反而平添了几许的热意,他忍不住想起了莫浮南的话儿,莫非这个小姑娘果真有着难以言喻的聪慧与谋略?那可是稀世奇珍啊!

    这一场茶会,原本应该宾主尽欢,可是因为凌麟这样子的一闹,反而令人少了兴致,很快便索然无味起来。

    在场的宾客强颜欢笑,并没有如何愉悦。

    蓝玉竹瞧在了眼里,心里不觉叹了口。

    却命人准备好晚膳,以款待这些受惊的客人。

    苏颖借口身子不适,早早离开了席面。

    而元月砂瞧着苏颖离去的背影,唇角蓦然绽放了一缕笑容。

    就在这时候,元月砂接触到了一道冷锐的目光。

    今日风徽征来到了这儿,这位风御史并没有出什么风头。可是饶是如此,元月砂仍然是觉得他不容小觑。

    对上了那张冷冰冰的俊美面容,元月砂面纱后一双眸子流转了无辜之色。

    雅致的院子里面,苏颖胸口轻轻的起伏,却也是气得不轻。

    她身边的婢女也是小心翼翼的说道:“今日姑娘是为了长留王煞费苦心,怎能想得到,居然会如此——”

    话语未落,苏颖已经娇呵:“住口!”

    这贴身婢女话儿说得没有错,自己确实是为了长留王。

    陛下偏心,好东西给长留王的并不多。

    就算是海陵郡,也是长留王殿下好不容易争取来的。

    海陵郡虽然被京中之人斥为蛮夷之地,可是也算是水土丰满,一方繁华。若好生经营,这海陵郡未尝不能成为长留王手中一枚很重要的棋子。

    可惜,海陵苏家的人都死绝了,却还留下凌麟这个孽障。

    他掌控近乎一半的兵权,仗着自己海陵郡老人的身份,更拥有比长留王更多的影响力。

    而如今的陛下,也许是为了制衡长留王,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要让长留王独得海陵郡,就必须要除掉凌麟这颗眼中钉。

    且,只能陛下动手。

    飞将军青麟?苏颖怎么会瞧上这个蛮子,不过是人前故意假装痴迷罢了。

    好不容易寻觅来那副画,加之苏颖绘声绘色的一番表演,原本是想勾起凌麟的怀旧之情。

    只要凌麟流露出了不忍,那么这样子的姿态,自然会被陛下探子所得,甚至于上达天听。

    那么陛下就会觉得,凌麟心存旧人,甚至去同情一个逆贼,这是有反心,有反意!这样子的人,不但不再适合掌控兵权,而且应当斩草除根。

    可惜,那一番美色**的毒计,却被凌麟玩弄蹂躏,甚至是反咬一口。

    这个混账,他冷眼旁观,等着看自己的笑话,甚至让自己被元月砂所羞辱。

    一旁的婢女却也是不觉小心翼翼:“其实姑娘何必对长留王如此上心。陛下更宠爱的是豫王,豫王殿下身边人才济济,姑娘却为了长留王,暗暗和豫王做对。”

    这岂不是自讨苦吃?

    当然,她一个下人也不敢将这句话给说出来。

    苏颖面颊有些森冷:“你懂什么,当真是小家子气。”

    她恨恨的想,豫王不会需要自己的。她一个苏家养女,就算费尽心思,也不过能成为豫王身边一个侧妃。说是侧妃,那也只是一个妾而已。以苏颖这样子高傲的心性又如何能容?

    可是长留王就不一样了。

    在苏颖很小很小时候,她就已然是发誓,自己要成为天底下最尊贵的女人。

    她一定一定,要做皇后。

    此时此刻,一道英俊而邪气的身影却也是闯入了园中。

    眼见凌麟前来,苏颖居然并没有什么惊讶之色。她轻轻一挥手,身边的婢女顿时也是纷纷退下。

    凌麟贪婪的目光顿时在苏颖那张绝美的脸颊之上逡巡。

    “好个蛇蝎美人儿,一边与我屈意结交,互诉衷肠,转眼却也是要将我出卖,何等狠辣!陛下多疑,颖儿,你要陛下将我处置了不成?”

    越说,言语却也是越发亲呢。

    凌麟人前冷若冰霜,可是到了苏颖面前,却也是另外一幅面孔。

    苏颖却冷言冷语:“原来你竟是如此相疑,难怪居然是如此咄咄逼人,让我当众出丑。凌大人,我不过是因为你,而对海陵郡生出几分喜爱。怎么我这费心讨好,居然是做错了不成?还平白受了你的一番羞辱。”

    说到了这儿,她蓦然泪水盈盈,抽出了帕子轻轻擦拭了脸颊。

    凌麟微笑:“如此瞧来,倒是我误会于你了,辜负了美人的好意。”

    他未必不知晓苏颖说的是假话,只不过那样子的谎话,在一张绝色面容面前又算得了什么呢。驯服一个凶悍的猛兽,那才是其中有趣。

    苏颖伤不了他,而他也是想要将这个游戏继续玩下去。

    他搂住了苏颖腰身,蓦然狠狠的吻住了苏颖的红唇。就算不能真正得到苏颖,他还是能品尝到一些甜头。尤其是今日,苏颖会更加纵容。

    凌麟那一双眸子之中流转了野兽一般的光彩,自己的女人,一定要是最漂亮的。

    苏颖被吻得气喘吁吁,蓦然一把推开了凌麟:“你不是说喜欢我吗?为了我,你将元月砂给我杀了。”

    她气喘吁吁,连话儿都是轻轻的颤抖,可是眼睛里恶毒的光彩却是如此的明显。可见这样子恶毒的话,都是出自于苏颖的肺腑。

    凌麟对着苏颖这样子绝色美人,一双眸子之中流转了迷醉之色,他撩起了一缕秀发,放在唇边亲了亲:“你居然还得寸进尺起来。今日我已经是饶了你一次,你那画上的男子就是青麟,只不过他练习的武功是那样子,瞧着身量一直偏小,二十多岁了,还是少年的身段儿。我没有与你计较,否则区区元月砂如何能为你解围?”

    苏颖恼怒:“这叫解围?这是**裸的羞辱?我苏颖生平,从来没有受过这样子的羞辱。更何况,你不是一直吹嘘,自己杀人的手段如何了得。你为了我,弄死一个贱婢,我比得了别的都欢喜。”

    说到了最后,苏颖语调里面透出了柔腻。

    她慢慢的伸出手软绵绵的手臂,勾住了凌麟的脖子:“喜欢我的男人不知晓多少,他们可以给我荣华富贵,金银珠宝,可是这些我统统不稀罕。要是有个男人,能为我杀一个人,这样子的礼物才别致。”

    说到了这儿,她凑过去,咬住了凌麟的耳垂。

    一用力,也是咬出了血。

    凌麟痛得一皱眉,然而苏颖旋即舌头一舔,品尝耳垂的血珠子。这自然是让凌麟眼底流转了迷醉之色。他一伸手,想要将苏颖给抱住,可是苏颖却一把推开他,轻盈的掠开。

    她样子说不出的高傲:“你要是不肯,我不会勉强。可从那以后,不会与你在见面了。凌麟,想不到你竟是这般懦弱无能的人。不过是,杀个人而已。”

    凌麟慢慢的抚摸耳垂的伤口:“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也没什么。只是,事成之后,苏大美人如何谢谢我,那就劳你多想了。”

    待凌麟离去,苏颖蓦然狠狠的擦拭了唇瓣,面颊之上恨意浓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