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039 暗夜微砂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香囊落入了风徽征的手中。

    那华美锦缎透出来的灯火扑在了他身上,风徽征颜美若玉,负手而立,挺拔而风流。

    只瞧这张脸,谁也是不会将他与那些嗜血狠辣的传闻给联系在一起。

    而那双眸子之中,如今却也是泛起了涟涟的清辉。

    好似猎人瞧见了猎物,准备狩猎。

    他单薄的唇瓣泛起了冷凛的笑容,据说唇瓣轻薄的人都是性子有些凉薄。

    凌麟?他不感兴趣。

    可当着自己面杀人,有些意思。

    在所有的人注意力都被苏蓝两女相争所吸引时候,风徽征却留意到了这香囊。

    元月砂心底柔柔的添了一句,风大人果真名不虚传。

    百里策不觉向前,俊容微微透出了几许探寻之意,好奇之色:“风御史是天底下绝顶聪明的人,可是瞧出了什么?”

    风徽征不动声色:“查过才知晓。”

    他手下不乏能人异士,如今更有精通勘查尸体的之人检查凌麟尸首。

    如今一身黑衣悄然现身的巽一就是这样子的。

    一番勘查,粗粗检验,巽一却皱眉回禀:“凌大人是死于窒息,却无中毒痕迹。至于真正死因是什么,还需再详细检验。”

    众人听了,更觉得讶异。

    这倒是奇了。

    众目睽睽,谁又能无声无息的动手除了凌麟?

    风徽征忽而瞧上了蓝斐棠。

    区区目光而已,却也是有着一股子无与伦比的压迫力。

    莫不是当真染病死的。

    蓝斐棠不觉打了个寒颤。

    风徽征极致的俊美间却也是糅合了妖异可怕。

    纵然是漫不经心间,也有那摄人之力。

    而这样子的眸光,也还不是随随便便的人能与之对视的。

    风徽征薄唇轻语:“蓝小姐,是否因为凌大人厌恶花粉,故而你让此处鲜花都移开了。”

    蓝斐棠一阵子的心慌,胡乱点点头。

    她喜欢凌麟,是因为凌麟那股子与众不同的锐气。可是就算是死去的凌麟,也绝没有风徽征这样子凌厉的气势。

    “巽一,我听人提及,有的人天生怕花粉,嗅到了便会喉头肿胀,喘不过气来。此枚香囊,凌大人临死前死死抓住在手中,好生检查。”

    他随手将香囊扔给了巽一。

    巽一掌心顿时添了把小刀,轻巧划破。

    他慢慢的检查香囊之中的药材,忽而手指挑到了一点细腻的黄色粉末。

    “回大人,确实有人在凌大人的香囊之中动了手脚,添了花粉。”

    人群之中一阵子的喧哗。

    那便是说,凌麟的死,并不是什么意外,而是有人刻意为之了?

    元月砂感觉湘染手掌慢慢的捏紧了自己的手臂。

    她知晓湘染怕了,湘染这丫头并不是个胆子小的人。

    可风徽征却实在太过于聪慧和敏锐。

    再如何聪慧巧妙的布局,似乎也是避不过风徽征的那一双锐利的眸子。

    元月砂反而微微一笑。

    别人看着,只以为这个二小姐怯弱不堪,要靠着湘染才能站起来。

    可谁知道呢,其实是元月砂支持着湘染。

    元月砂不动声色,巧妙的向前一步。

    她怯弱弱的身子刚巧将湘染挡住,让湘染的面容隐匿于自己的身后。

    风徽征如电一般眸光缓缓扫过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那双近乎妖异的眸子,让纵然清白之人也不觉一阵子心虚。

    此刻,那眸光已然触及元月砂。

    元月砂感觉到了那眸子之中的锐利和毒辣,仿若有着舍人魂魄的力量。

    这一刹那,她甚至有一缕错觉,仿若风徽征已然看透了他,目光已然停留在她身上,不会移开再去看别人。

    被风徽征盯上的感觉,紧张得令人窒息。

    可元月砂仍无丝毫异样,甚至连呼吸也是极平稳的。

    而风徽征的目光,最终还是从她身上移开。

    元月砂唇角悄然翘起,笑了笑。

    她抬头,看着风徽征。

    纵然是幽润的夜色之中,风徽征俊美难言,好似整个人会发光一般。

    他是如此的锋锐耀眼,又怎么会留意到隐藏于暗处的一粒微沙呢?

    好似她这样子的幽魂,是不会被光下的天之骄子所发现的。

    风徽征如此高高在上的一个人物,平时更不会多看这破落户的女儿一眼。

    元月砂很喜欢这种隐匿于暗处的感觉。

    风徽征此刻的嗓音富含磁性,微微沙哑:“去查一查,这香囊是哪个绣娘的手笔。丝线、料子,还有那做刺绣的针法。”

    元月砂感觉湘染身躯抖了一下。

    是了,她和湘染都不会做刺绣。

    是暗中让人描摹了香囊的样式,让个绣娘做的。

    就连元月砂,也不觉绷紧了后背。

    风徽征是个很厉害的猎手,十分擅长追踪猎物。甚至此刻,连元月砂的心绪都是有些浮躁了。

    旋即,元月砂却也是顿时压下有些浮躁的心绪。

    毕竟这一时半会儿的,还查不出个什么。

    只要有时间,她还有应对之策。

    蓝玉竹还在安抚苏颖,可却并没有发觉这个绝色的美人儿失魂落魄,心思已经乱了。

    风徽征的话,搅乱了苏颖的心湖。

    她是赠了凌麟一个荷包,不过花粉之事和她无关。

    倘若查出自己送了凌麟一个荷包,那可是有嘴都说不清。

    反而元月砂面颊却平缓了几许。

    风徽征当真有些碍事,让她很不喜欢。

    元月砂有些认真的想,要不要将风徽征给弄死?她并不喜欢,有人碍着自己事。

    她内心轻笑了一声,知晓自己痴心妄想,要弄死风徽征谈何容易,似乎是有些痴心妄想。

    不过,大概可以用些手段,让风徽征离自己远一些。

    这世上有许多事情可以让风徽征这只猎犬追逐撕咬,不一定需要盯上自己。

    这并非元月砂惧怕于风徽征,这不过是一种策略。

    今日蓝家的宴会,也是扫兴之极。

    如今凌麟死在了蓝家,这些宾客也是兴致全无。

    一场晚宴,不欢而散,这也是让蓝家人不禁苦笑。

    婧氏和元明华对元月砂视若无物,纵然今日蓝家发生这般多血腥之事,她们也未见如何理睬元月砂。

    如今她们早抛下了元月砂离去。

    元月砂倒也是并不如何上心

    她挑了一条僻静的道路离去,慢慢思索,平复心绪。

    然而迎面却也是有人前来。

    是风徽征。

    元月砂盈盈一福,向着风徽征行礼。

    姿态婀娜,娉娉婷婷,却刻意垂下了脸蛋,掩住了自己面上的神情。

    湘染在元月砂身边,心中惴惴。

    在海陵,湘染是个十分厉害的女战士。却不知怎么了,有些怕这位风大人。

    当然,这天底下不怕这位风大人的是极少数。

    元月砂让自己显得很柔弱,呼吸也很轻。

    纵然偶遇这位风大人,他也不会留意到她这个不起眼的二小姐的。

    更不会知晓今日府中所发生的凶事会和自己有关。

    元月砂也不得不承认风徽征有着一股子摄人心魄的压迫力。

    好似能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原本以为以风徽征的倨傲,必定毫不理睬,却没想到风徽征居然是停下了足步。

    元月砂深深呼吸一口气,让自个儿一颗心平静下来,平静得宛如枯井。

    风徽征却忽而伸手,抓住了元月砂的手腕,那锋锐无比的眸子却也是落在了元月砂身上。

    湘染啊的尖叫了一声,自知失态,急切掩饰般说道:“风,风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家小姐是清清白白的姑娘家,男女授受不亲啊。”

    却将自己心虚说成因为元月砂的名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