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045 小辈无礼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唐络芙要叫,越雀却忽而掏出了帕子,狠狠的塞住了唐络芙的嘴。

    唐络芙叫了一声,就再也就叫不出来了,只能听到了她喉咙里面发出的阵阵闷哼。

    而苏颖唇角泛起了高贵的笑容,从容的的从唐络芙手中扯出了自个儿的衣袖。

    一如平时的冰清玉洁,雍容华贵。

    而越雀,却也是仍然一下下的狠狠的砸了下去。

    好似要将唐络芙砸成稀烂的水果。

    便是元月砂,也是瞧得怔了怔。

    却一伸手,阻止了湘染。

    她唇角浮起了一缕甜蜜恶毒的笑容,忽而觉得太有意思了。

    苏颖如此美丽高贵,为什么会做出这样子的事情呢?

    也是,一个人越装得完美,越是憋得厉害。

    怎么着,都是要发泄一二。

    越雀停了手,躺在地上的唐络芙已然气若游丝,命在旦夕,身子一抽一抽的。

    血糊了唐络芙的脸,唐络芙那一双眸子之中却也是流转了可怜巴巴的哀求之色。

    苏颖莲步轻移,再次走近。

    唐络芙说不出话,一双眸子里面里面流转了恐惧和哀求。

    那张绝美的容貌,如今观之宛如恶魔。

    苏颖冷冰冰的笑着,捡起了那块染血的石头。

    暗中窥测的元月砂,将苏颖如今面上的神色尽收眼底。

    那绝美面颊之上竟似流转了几许扭曲的快意。

    随即,苏颖狠狠的砸了下去。

    唐络芙闷哼一声,头一歪,眼珠瞪得大大的,也是没了动静了。

    她已然死了,再无知觉。

    苏颖反而笑着,流露一丝发泄后的痛快之意。

    元月砂若有所思,苏颖身边丫鬟越雀会些武功,哪里用得着自己动手,最后来这么一下,是因为苏颖自己喜欢。

    真是个蛇蝎美人儿。

    想来想去,唐络芙可能得罪了苏颖之处,就是那日蓝家一时的口不择言。

    不过在蓝家人前骂了她两句红颜祸水,就被如此相待。

    连唐络芙都这么恨,那岂不是想要将自己千刀万剐了。

    元月砂甜蜜蜜的笑着,为什么苏颖居然这样子小气呢。

    却听到苏颖冷笑轻喃:“元月砂——”

    元月砂暗处唇瓣轻轻的无声开合,口型却是两个字。

    我在!

    当然,苏颖并不知晓。

    她一边冷笑,一边将一片碎布塞入了死去的唐络芙的手中。

    旋即,苏颖和越雀都快步离去。

    元月砂竖起了耳朵听,听到了苏颖已经走了。

    她方才悄然出来。

    刚才苏颖的举动,元月砂和湘染都瞧见了了。

    湘染快步走了过去,瞧见塞的那物,忽而皱眉:“这料子,和二小姐身上这身上穿的一样。”

    她倒吸了一口凉气,栽赃嫁祸。

    苏颖脸蛋美丽,却也是有如此蛇蝎心肠。

    湘染也仍然想不通:“可这碎布虽和小姐身上料子一样,然而小姐身上的衣服料子并没有什么破损。”

    元月砂微笑:“苏颖既然是绝顶聪明,她的计策,不会如此的粗疏。如今我这一身,没什么破损,可咱们进府时候,不是还带了去京城的行头。”

    “我总有一件衣衫,也是这种料子。如今想来,已经是被扯碎一块。”

    元月砂笃定得紧。

    多完美的计策,到时候只需搜一搜,寻出那件破衣,就证据确凿。

    元明华想来更十分乐意指证于她。

    元月砂一笑:“不过,栽赃嫁祸,应该是这样子玩儿的。”

    她弯下身,扯出了那块布料,将一枚玉佩塞入了唐络芙的手中。

    方才元月砂在远处,让湘染将将这系在了苏颖腰间的玉佩坠儿悄无声息用石子打落。

    她自然早有预谋,甚至有些感慨,自己果真不是什么好人啊,想也是居然和苏颖毒女想到一块儿去了。

    她缓缓起身,最后也是看了唐络芙一眼。

    就如当初唐络芙眼睁睁看着元二小姐去死却袖手旁观一样,自己也是眼睁睁看着唐络芙被打死。

    这世上事情,可当真是奇妙。

    元月砂只觉得如此结局,也十分美妙,她心里面一松,更忍不住轻轻哼哼歌儿。

    唐络芙还是死了让人安心又愉悦,更不必让自己手下密探时时监视,提心吊胆,浪费人力。

    做个有原则的人没劲透了,为什么苏姐姐要自己做那样子的人呢?

    就算是现在,元月砂仍然是个狼崽子。

    元月砂有些忧伤的想,难怪苏姐姐死的那么早,因为她实在太善良了。

    这一次入京,还有几处江南女眷随行,和苏家一道。

    如今这些女眷也到了苏家别院,明日一并出发。

    这几日阳光正好,花朵开得格外的娇艳,齐聚别院的女人们更聚在一起赏花品茗,说说笑笑,谈一些风雅的事情。

    苏颖神色自若,而元月砂何尝不是一派坦然。

    唐络芙的失踪,没有多少人关注,谁让唐家如此没落呢。

    何氏有些担切,唇瓣动动,却又不好意思开口。

    就在这时候,一名婢女匆匆过来,吓得脸色都白了。

    “三小姐,不好了。”

    苏颖不觉皱眉,淡淡的呵斥:“纵然有什么事情,怎可如此失礼?”

    那婢女吓坏了,却也是不觉轻轻的哭泣:“是,是唐家小姐,出了事情。”

    在场的女眷听了,面上都是流转了惊讶之色。

    苏颖心中冷笑,那绝美的脸蛋之上却也是顿时凝聚了关切之色:“还不带我们过去瞧瞧。”

    她一副忧切之色:“唉,苏家别院,怎么会出事情?”

    苏颖这样子开口,那些女眷也是纷纷离席,一并前往。

    池边唐络芙的尸体被翻了出来,已经是有蝇虫闻血而至。

    那些女眷纵然听闻唐络芙有事情,也没想到居然会是这般光景,一个个吓得面色苍白。

    有人更捂住了胸口,泛起了阵阵呕意。

    何氏也是被吓住了,纵然是自己女儿,也不敢多瞧。

    她猛然恶狠狠的扑向了元月砂,扭住了元月砂:“元月砂,一定是你害死我的芙儿的。你,你为了做别人填房,要毁了唐家的婚约。如今,如今还害死我的女儿。”

    一言既出,所有的女眷脸色都有些古怪,诸多怪异的目光更是落在了元月砂身上。

    风言风语,她们也听到了些。

    无论如何,不明不白死去的是唐络芙。

    云氏和喜嬷嬷面色也是有些不好看,这可是会损及元家清誉。

    可是这样子的事情,不是那么容易说清楚的。

    何氏瞧着眼前这张纤弱秀美的脸颊,想到了自己血泊之中的女儿,蓦然涌动了深深的恨意。

    为什么死的不是元月砂呢?

    “贱婢,不要脸贴上去赶着侍候没老婆的男人,却对我女儿下手,果然是破落户出身,商人之女。你,你要为我女儿偿命。”

    何氏一伸手,顿时一巴掌朝着元月砂脸上招呼。

    湘染却一把将何氏推开。

    “你失心疯了,胡说八道什么。”

    湘染脸上满是凶狠。

    苏颖眼见元月砂被人当众辱骂,又被何氏缠着扭打,顿时阵阵解气。

    一转眼,她却也是流转温厚宽容之色:“唐夫人是失了女儿,难怪一时情切。元二小姐也应当敬重长辈,不该让个下人对长辈失礼。”

    若没湘染一挡,那一巴掌当真就挨得结实了。

    可苏颖这样子一说,在场的人都觉得是元月砂无礼。

    是了,怎可如此对待一个长辈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