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046 顶罪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元月砂泪水盈盈,掏出了手帕,轻轻的擦过面颊上泪水。

    “唐夫人,我怎么会做出这样子的事情。”

    她似被吓坏了,越发显得楚楚可怜。

    这样子的样儿,活脱脱一朵被吓坏的小白花。

    瞧着元月砂如此柔弱惊惶的样子,那些女眷纵然是对元月砂有些不满,也淡了几分。

    也是难怪,元二小姐性子怯弱,身边的奴婢自然凶狠一些。

    “元老夫人只是接我过去教养一二,怎会让我做填房,我和唐郎有婚约的。”

    元月砂咬死了这一点。

    云氏缓过劲儿来,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是了,唐夫人,这话从何说起。是谁在你面前说这个,损及我们元家名声。”

    说到了这儿,她一双眸子顿时泛起了精光。

    她疑心是元明华,若是如此,元明华不能用。

    云氏面颊之上流转了几许迷茫之色:“是,是刚刚苏家两个丫鬟议论。”

    元月砂委屈之极:“是谁污我名声,传出这种不尴尬话。苏姐姐,容我逾越,让那两个丫鬟当面对质。”

    而元月砂一颗心渐渐通透。

    难怪苏颖居然纡尊降贵,肯携带唐家母女进京。

    自己想要退婚,另攀高枝,这就是最好的杀人动机。

    元月砂震惊、愤怒之色太真切了,也让人不觉有些迟疑。

    毕竟元月砂痴迷唐家公子,众人皆知。

    元攸怜到处宣扬,说元月砂是个花痴。

    甚至连何氏也知晓元月砂对自己儿子的痴迷,近来殷切如初,送了上等衣衫首饰过来。而唐络芙虽然告状,可唐络芙骄纵的性子,何氏也是知晓的。

    眼见众人的表情,苏颖一颗心顿时不觉沉了沉。

    这并非苏颖想要看到的。

    她内心蓦然涌起了一阵子的愤怒,元月砂这怯生生的样子骗谁呢?

    事到如今,苏颖已经笃定元月砂是个心狠手辣,工于心计的女人。甚至连凌麟的死,只恐怕也是和元月砂脱不了关系。

    可偏生这个女郎实在是太会做戏,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儿。

    这更是让苏颖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剥开了元月砂的美人皮。

    苏颖强压住自己内心的怒火,复而又是一副温婉关切的模样:“是呀,唐夫人你也不用着急。这凶手,也未必就是元二小姐。”

    她知晓,自己要沉得住气,不能显得太急切。

    对付元月砂这样子的小白花,更是要学会忍耐和做戏。

    可不能让别人觉得自己太急,疑在了自己的身上。

    何氏失魂落魄,苏颖熨帖的话儿,她充耳不闻。

    而苏颖却也是顿时使了个眼色,一旁的丫鬟越雀却也是向前,一张面颊之上流转了几许的震惊之色:“唐姑娘的手中,似乎,似乎有什么东西。许是,许是抓住了凶手的物件儿。”

    何氏闻言大惊,因为女儿死得过于凄惨,她甚至不忍多瞧一眼。

    她赶紧转身,去看唐络芙的尸首。

    见到唐络芙的惨样,她更泪如雨下:“我可怜的儿,死得好惨。”

    苏颖内心一阵子的厌憎,只觉得何氏十分啰嗦,令人心焦。

    越雀知晓自家小姐的心意,更是催促:“唐夫人,还是快些看看,唐小姐手里面捏的是什么。”

    苏颖一阵子的亢奋,垂头之际,眼中却也是光彩幽幽。

    只要扯出那块碎布,元月砂再如何表演,都没有任何用处。

    别人瞧不见,苏颖甚至不觉笑了笑。

    可是就在这时候,她听到一边的妇人议论:“居然真有一块玉佩,瞧着似有些眼熟。”

    玉佩?苏颖笑容顿时一僵。

    她下意识一抹,腰间的玉佩却已然不见了,顿时也是摸了个空。

    一股子寒意顿时涌过来。

    苏颖生平第一次觉得可怕。

    自己似乎落入了一个陷阱之中,可是究竟是怎么落下去,却居然丝毫不知晓。

    元月砂忽而急切愤怒说道:“苏小姐,你的玉佩呢?怎么就不见了?”

    那些苦苦思索的女眷,此刻回过神来,方才想起,刚刚苏颖腰间是有这么一块玉佩。

    就连何氏,也是记得。

    苏颖蓦然抬头,死死的盯住了元月砂。

    元月砂泪水盈盈:“你,你怎么能做出这样子的事情?杀人呐,唐姐姐不过是人前失态,说了你几句红颜祸水。你还让苏家下人造谣,说我悔婚,要毁了我清白名声。”

    元月砂瞧上去是那样子的怯弱,可是攀咬苏颖却也是如此的狠辣迅速。

    何氏方才好像是泼妇一样撕咬元月砂,可是如今,她眼睛里面充满了浓浓的疑惑和悲愤,却到底不敢扑上去。

    元月砂心中轻叹,也不过如此。

    而苏颖绝美的脸蛋之上流转了几许的凄楚之色,欲言又止。

    这样子受屈的姿态,若是男人见到了,必定也是会心生同情。不用苏颖解释,他们也是会为了苏颖找好理由。

    可是对于女人,就没有那么好用。

    在场的女子,虽然不敢质问苏颖,可是心中疑惑却也是未解。

    可到底还是有男人吃这一套的,苏颖退后一步,顿时被一双温和的手掌扶住。

    苏暖得了消息,匆匆赶来,也瞧见了眼前一幕。

    他眉头轻拢,只觉得这不过是一场闹剧。

    这些人吃错药了,自己高贵无比的妹妹,又怎么会是杀人凶手呢?

    只不过如今,倒是有所谓的证据确凿,这让苏暖顿时皱起了眉头。

    自己的妹妹,是天上的明月,人间的美玉,又怎么能沾染一丝一毫的污秽呢。

    苏暖面色一沉,忽而上前,狠狠一巴掌抽打在越雀脸上。

    “今日唐家小姐偷偷告诉刘管事,说你手脚不干净,怎么如今,唐家小姐却也是死了。”

    为了护住苏颖,他只能牺牲一个丫鬟。

    越雀跪倒在地,一瞬间脸色苍白之极。

    她听到了苏颖悲悯急切的嗓音:“二哥,也许当真和越雀无关,纵然,她偷了我的玉佩——”

    苏颖舍弃越雀,毫不犹豫,反应迅速。

    越雀心中一阵子的绞痛,尤其是苏暖,她可是给苏暖侍寝过的。

    苏暖风度翩翩,脾气又好,又是侯府嫡子,自然招人喜欢。

    越雀和苏暖睡了,更不觉一颗心放在了苏暖身上。

    她侍候苏颖尽心尽力,还不是因为苏暖。

    越雀自忖身份地位,也万万不敢奢想成为苏暖的唯一,她也不过指望能稍得怜悯,有些许分量。

    想不到一旦和苏暖相比,自己竟无丝毫分量。

    越雀一双眸子竟不觉浮起了不甘和嫉意。

    她正欲开口说些什么,苏颖却不觉抢先一步,痛心疾首:“阿雀,你家里人原本是江湖卖艺,出身粗鄙。我一时好心,不但加以周济,更是将你收为贴身婢女。想不到你却仍然不知学好,偷了我贴身首饰也还罢了,居然还对唐家姑娘下手。你,你好生狠心。”

    越雀听到提及家人,顿时一愕,到了唇边的话儿顿时也是说不出来。

    苏颖的话,好似一盆凉水浇过来,提点越雀的处境。他们一家,可都是拿捏于苏家之手。

    越雀用力,将唇瓣都是咬得鲜血淋漓了,忽而厉声说道:“都是这唐络芙没眼力劲儿,小姐纯善,纵然知晓我动了她首饰,也一定会饶了我。可偏偏这唐络芙,不依不饶要跟二公子言语。二公子最恨欺辱小姐的人,必定是要将我赶出去。”

    她当众承认这样子恶毒的事情,周围的人都听呆了。

    而元月砂却不觉柔柔低语:“当真是这样子的?”

    越雀不答话,蓦然抽出了发钗,狠狠的在自己脖子上一划。

    一蓬鲜血喷了出来,有人吓得尖叫了一声,顿时晕倒在地。

    苏颖也似吓坏了软绵绵的倒在了苏暖的怀中,心中将元月砂给恨透了。

    元月砂!她不会饶了这个女人的,一定不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