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061 动摇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061

    百里昕后背靠着门框,蓦然软绵绵的滑倒在地。

    他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泪水顺着脸颊,落在了衣襟之上。

    百里昕既不敢抬起头,也不敢踏出这个门。

    在和百里炎的交锋之中,他从来没有占过上风,如今也是并不意外。

    就算百里冽一路谋算,出生入死,救了他的命。百里昕仍然是没有这个勇气的。

    元月砂眯起了眼睛,瞧着哭泣的百里昕,忽而一阵子的厌恶。

    百里炎缓缓起身,放下了手中茶盏,走到了百里昕的身边。

    他手掌按住了百里昕的肩头,不轻不重的拍了两下。

    “这些日子,你受苦了,下去休息吧。”

    百里昕扭过了身躯,他既没有吭声,也没有动弹。

    元月砂这才第一次见到这位豫王殿下的庐山真面目。

    一张俊美非凡的脸孔映入了元月砂眼中,对方墨眉深瞳,脸孔似焕发了一股子摄人的魄力。

    豫王是武将出身,据说少年不得宠时候,曾混迹于军中。虽是皇子之躯,却与士兵同甘共苦,极得军心。如今他身材高挑,宽肩窄腰,身材更是利落洒脱。

    那乌黑的发丝流转了宛如金属一般的质感,而这位豫王殿下的一双瞳孔似比常人要更加漆黑深邃一些,也似闪动淡淡的金属光泽。

    宛如两颗墨色的玉石,却仿若有震慑人心的力量。

    这样子成熟英武糅合在一道,却有少年人绝没有的成熟压迫魅力。

    百里昕其实样子也还算不错,可他在自己父亲跟前,被衬得宛如小丑般不堪。

    元月砂脑海之中不觉浮起了有关豫王的种种讯息。

    勾结江南世族,操纵江南官场,窃取江南财帛。

    风徽征想要动一动豫王根基,对方不动声色就调开这位厉害无比的风御史。

    别人都道豫王殿下文武全才,极富能力。而百里炎不动声色间,却也同样会逢迎讨好。就如当今陛下为父贺寿所铸造的九层宝塔,就源于豫王不动声色暗暗奉送的江南财帛。

    而如今,这个男子更是以皇族血脉为诱饵,欲图歼灭江南的匪患。

    元月砂是个百无禁忌的人,她虽然并不怎么在乎,不过以龙胤正统的道德标准,百里炎的道德并不怎么完美。

    然而无可否认,百里炎却分明是当世可称之为枭雄一般的人物!

    正在这时候,阿木却忽而推开了门,冲撞进了房中。

    他咚的跪了下来,蓦然重重一磕,磕得额头出血。

    他显得无比悲愤、急切:“殿下,殿下,难道你当真不管凛公子了?属下命贱,我可以陪着凛公子一起死。可是凛公子死了多可惜啊,他那么聪明,还那么年少。”

    方才百里昕和百里炎的对话,他听到了耳里了。

    如今阿木悲愤来求,也只盼望能给予百里冽求得一线生机。

    元月砂发觉百里炎慢有条理的用拇指擦过戒指上的东珠,足见百里炎气定神闲。

    可见阿木的苦苦哀求,并没有让百里炎有丝毫动容。

    莫浮南叹了口气,劝说:“阿木,你下去吧。”

    阿木恍若未闻,任由额头上鲜血一滴滴的滑落,他恍恍惚惚的说道:“凛公子是宣王世子的亲生血脉,纵然不受宠,可豫王见死不救,难道不怕寒了宣王的心?”

    蔺苍面上流转了一缕凶狠的戾色:“区区下奴,大言不惭。若再无礼,我便动手杀了你。”

    阿木仍然好似什么都没听见:“是豫王的世子私自出府,引来追杀。凛公子是为了救豫王府的血脉,才遭遇危险。殿下,儿子是你的,欠下的债难道你可以不闻不问。传出去,天下人都是知晓豫王凉薄。”

    他不管不顾,言语悲愤,甚至对怯弱的百里昕也多有迁怒。

    蔺苍戾气越浓,他说的狠戾之言,绝不是虚言恐吓。此刻蔺苍再不多言,蓦然抽剑,狠狠向着阿木后心刺去。

    胡言乱语,冒犯豫王的尊严,死了也是活该。

    百里炎蓦然抬头,淡淡喝道:“蔺苍!”

    蔺苍的剑尖已然是触及了阿木后心,闻言微微一偏。

    那刷的一剑,刺透了阿木的身躯,刹那间鲜血淋漓。

    若不是蔺苍剑头稍稍偏了偏,已然是刺中了阿木的心脏,让阿木当场气绝身亡。

    饶是如此,阿木也是深受重伤。

    蔺苍缓缓的,将剑一寸寸的抽出来,似刻意让阿木受些苦头。

    伴随蔺苍的动作,一股股的鲜血冒出来,染得木质地板红彤彤的。

    阿木再支持不住,双手按在了地板之上,支持住身躯。

    他怀中一枚玉佩,却轻盈的滑落,咚的掉在了地板之上。

    元月砂原本漫不经心的瞧着,在她瞧见那枚玉佩时候,身躯却也是忽而微微一颤。

    这枚玉佩,是当年她亲手所求的如意玉。

    之后,元月砂托人送信和玉佩给苏叶萱。

    她知道自己有了个小侄子,这枚玉佩是她赠予百里冽的见面礼。

    后来苏叶萱死了,这枚玉佩也是下落不明。

    可是为什么会在阿木身上呢?

    阿木是百里冽贴身的侍卫,这枚玉佩很可能是百里冽给他的。

    只是为何,百里冽会留着这件东西?他不是对苏叶萱毫无情分,还赶着喊赫连清做娘亲?

    元月砂心乱如麻,她这才发觉,自己方才的所谓镇定,不过是刻意压下心绪。

    蔺苍捏着染血的宝剑,有些厌恶的瞪了阿木一眼,旋即对百里炎说道:“殿下,何不杀了他,免得他毁你声誉。”

    阿木死在这儿,很容易就推到逆贼身上。

    “他是个忠义的人,既然总是要死,何不成全他一片心意。想来,此人也是想着和自家主子死在一起吧。”

    百里炎淡漠的说道。

    他当然不会饶了损及豫王府名誉的人,不过阿木可以和百里冽死在一块儿,也算成全一片忠心。

    阿木捡起了地上玉佩,狠狠抓紧,挣扎起来,颤抖笑了笑,眼中神采却是说不出的坚决。

    “那就多谢,多谢豫王殿下成全。”

    他一步步颤抖离去,可没有百里昕的迟疑犹豫。

    莫浮南叹了口人,令人悄悄送去黑色披风,免得阿木这样儿吓坏人了。

    百里炎扫了软绵绵瘫软在地上的百里昕,蓦然说道:“阿昕,你人不聪明也还罢了,说到重情义,说到勇气,也连个宣王府下人都不如。”

    他言辞如此狠辣,却听不出什么生气的味道,仿若陈述一件事实而已。

    百里昕受了重重的打击,脸色十分难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