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072 替人养子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072 替人养子第(1/2)页

    天:

    73

    在何氏看来,元月砂这戏太假。

    这小浪蹄子一向有心眼,心计也是深得很。

    不过是做做样子,怎么真的肯去死。

    元老夫人却神色肃穆:“这好好的姑娘家,一门心思嫁人,相夫教子。如今毁了名声,没了姻缘。若不死,难道还能如何?唐公子如今有了功名,不肯要她了,生生逼死未婚妻。若是传出去,只怕是对仕途有碍吧。”

    何氏冷汗津津,就算今日退亲成功了,只怕范家也不会接纳这么个声名狼藉的女婿。

    闹到现在,何氏心里面也是没有底了。

    她也是不敢善做主张,决意还是回去跟儿子商议一番,再行图谋。

    唐文藻原本说了,自己只需逼着元月砂张口承认绝不嫁入侯府,元月砂一定是绷不住。

    却到底没想到,这元月砂居然如此镇定。

    何氏喝了几口茶润润说得干燥无比的嗓子,胡乱应付了几句话儿,便是匆匆告辞了。

    元月砂晕倒了,何氏连做做样子都不肯。元家的人瞧在了眼里,却也是都有些不屑。

    元秀巧嗤笑:“南府郡果真是乡下地方,这元家二小姐定的婚事居然是这等泼辣人家。”

    难怪削尖了脑袋来京城,恐怕这小地方都见不到几个整齐的男人吧。

    如今又为了名声又演戏又晕倒的,也难为人家这么多花样了。

    作为元家三房的嫡女,元秀巧很有些倨傲之意。

    元蔷心却很是不欢喜:“元二小姐?她配称元二小姐?南府郡出生的,连府里的庶女都不如吧。”

    元秀巧听了一怔,也听出元蔷心不悦了。

    也难怪,平日里元蔷心也被称为二小姐的。

    这元府虽有庶女,可那些庶女平时毫无存在感。除了晨昏定省,也很少有机会出现在主母的跟前。

    虽然名义上主母有教养庶女的职责,可没有哪个主母当真会花心思。

    至于领出去赴宴、见人,更没这些庶女的份儿了。

    而这些庶出的女儿,也没能打断元蔷心在府中的排名。

    元蔷心很是尖酸,如果不是这些庶女名分上不好听,也不会挑中南府郡。

    可南府郡的嫡出女儿,品貌也不过如此呢。

    所谓嫡出,还不如庶出呢。

    元幽萍一愕。

    要知晓,她这元家大小姐的称呼也被撞了。

    元幽萍心里固然是有些不乐意,倒也并不如何上心。

    这种大度虽然是高高在上,可究竟是有这份大度。

    元幽萍觉得,元蔷心对元月砂的不悦,似有些别的原因。

    元蔷心不觉冷笑,唇瓣浮起了一缕冷凛的笑容。

    “这个元月砂,不过是南府郡破落户的女儿,她来到了元家,我呀是不会让她好过的。”

    她慢慢的,死死的捏紧了手中的帕儿。

    脑子里却浮起了北静侯萧英英俊的容貌。

    萧英虽然左足有疾,可却有股子说不出的魅力。

    更何况,萧英可是侯爷,而且还是豫王殿下所器重的人。

    以后豫王殿下登基,萧英必定受到重用。

    元幽萍这面团人最听亲娘的话,不想做填房。可是元蔷心想去做,而且想疯了。

    可惜她有婚约,纵然退亲也是名声尽毁,那也是没能够嫁入侯府。

    虽然萧英名声也不好,可是他是侯爷,就不能要个没名声的填房。

    如今元蔷心内心充满了浓浓不甘,深深的嫉意。

    凭什么?

    那元月砂容貌、出身、才情,无论哪一样,都是远远不如自己。

    一个南府郡的破落户女儿,却能够及得上萧英正妻的位置。

    更要紧的是,元月砂也是有婚约。

    而祖母,还会捧着元月砂。

    可是自己呢,但凡只要提提这个话头,必定能被打成大逆不道,不知羞耻。

    元蔷心还没有这个胆子敢冒险。

    然而自己得不到的东西,也决不能让元月砂这个破落户得到。

    想到了这儿,元蔷心一扭腰,顿时盈盈离去。

    元蔷心走了,剩下两个姑娘也是觉得索然无味。

    比起元月砂,元明华实在是毫不出挑。

    而元明华也心思忐忑。

    在元明华瞧来,元月砂这次是丢了大脸。

    她乐得见元月砂没脸,却忐忑元月砂可是会连累自己。

    元老夫人应付完了何氏,微微有些倦意。

    而元明华也赶紧向前见礼。

    “好,你们两个都是辛苦了。如今到了元家,好生歇息。我早命人打扫了院子,你就住青菊院,月砂安置在雪芍院。”

    元家的院落,一多半是以花儿名字命名的,倒也是雅致。

    元明华谢了,心中却盘算,究竟哪个院子显得受看重一些。

    看来待会要用钱打听一二了。

    不过今日初到元家,元明华是满心失望的。

    她早盘算好了,如何应答,如何显得自己乖巧温顺又知礼数。

    可都是元月砂这个贱人。

    正因为元月砂的那些勾当,惹得元老夫人一副疲惫之姿。

    自己想要表现的打算顿时落了个空。

    想到了这儿,元明华对元月砂恨意更浓了。

    而元老夫人却满脑子想着元月砂——

    南府郡二小姐,豫王亲点要的人。

    脸蛋还算俊俏,最要紧的是,那双眼珠子亮得紧。

    她已暗暗叮嘱喜嬷嬷,等到元月砂醒了,她要亲自见见这位南府郡的二小姐。

    下人送来参茶,元老夫人喝了一口提神。

    这何氏虽然是不讲理的泼妇,可有些话儿倒没有说错。

    元家纵然要断这门亲,表面上也要占足礼,至少也不会主动退婚。为了护住元家的名声,还会先行将唐家的名声弄臭。

    可是,元月砂肯演这场戏,不怕在何氏面前应承非唐文藻不嫁。这虽然是以退为进的手段,却不是寻常踩低捧高的姑娘能做到的。

    换做别的想攀富贵的,也不敢将话说得这么死。

    除非,元月砂已经是下定决心,让唐家不能翻身了。

    这样子想着时候,喜嬷嬷也是领来了元月砂。

    虽然一路车马劳顿,元老夫人却并没有从元月砂的脸上瞧出什么风尘仆仆之色。

    元月砂仍然是镇定、爽利,落落大方的行礼。

    一双眸子寒津津的。

    瞧不出要昏迷的样儿。

    当然,元月砂在元老夫人跟前,也是毫无掩饰。

    元老夫人让元月砂坐了,拢眉:“这唐家之事?”

    元月砂轻柔的说道:“无论如何,月砂绝不敢让京城元家名声受损。”

    而元老夫人顿时屏退了下人,只留下心腹喜嬷嬷:“如今别无他人,月砂,作为长辈我也不必瞒着你。是豫王府递来消息,要你来京城。否则,也不必苦了你背井离乡。”

    说到了这儿,元老夫人也是有些个探寻之意。

    毕竟豫王府究竟是什么意思,元老夫人也是颇为好奇。

    元月砂轻轻一福:“月砂是个出生卑微的姑娘,又怎会知晓豫王的心思。只不过,倘若月砂侥幸有些许运气。除了京城元家,还有什么可依靠的呢?到时候,老夫人可是不要不理睬我这个无依无靠的孤儿啊。”

    元老夫人心思微微一动,可当真是个聪慧的姑娘。

    如今陛下身边的元嫔,就是元秋娘的姐姐。

    元家是元嫔背后的支持,而元嫔也在宫中为元家铺路。

    当今陛下年事已高,身子渐渐不如以前了。

    正因为如此,元家的目光也是落在了下一任的帝王身上。

    元尚书瞧中投诚的,是豫王殿下。

    元家也动了心思,如从前那样子,在豫王身边添元家的姑娘。

    可豫王素来不好女色,以绿薄这般尊贵出生诸般功劳,多年来仍然只是个女奴。

    再来,元家如今几个姑娘,资质也是有限。

    想不到,豫王府居然特意让元家抬举元月砂,这不免有些暧昧之意了。

    而元月砂若想作为后宫嫔妃,在宫中站稳脚跟,免不得有家族的支持。

    这个家族,当然是京城元家,而不是南府郡那破落户元家。

    元月砂母亲早死,而生父又是极为刻薄,这些京城元家都是知晓。

    这话儿说到了这里,相互试探也就点到即止,别的言语也是不必多言。

    旋即,元老夫人却加以叮嘱,让元月砂好生将息身子。

    更叮嘱,喜嬷嬷多送些补品,到元月砂的院子里面去。

    元月砂柔柔的谢了。

    而元老夫人内心之中却也是顿时涌起了一股子奇异的感觉。

    若别的姑娘初入府,得到了元老夫人的恩宠,必定也是会受宠若惊。

    而元月砂的样儿,自始至终,都是如此的沉稳。

    无论是面对何氏的咄咄逼人,还是面对元老夫人的另眼相待,都透着一股子沉润气儿。

    似乎显得一切都是不那么重要了。

    这年纪轻轻的,她这个南府郡出来的姑娘,怎么就这样子沉得住气?

    元老夫人的内心之中也是涌起了几许的讶然。

    送走了元月砂,归来的喜嬷嬷上前为元老夫人按摩。

    她不愧为元老夫人身边的老人了,按摩的力量也是很知晓轻重。

    元老夫人也是不觉轻轻的眯起了眼珠子。

    喜嬷嬷不觉感慨:“这元家的二小姐,也是妖得很。老夫人,大小姐去的早,留下两个孩子,可真不能让这等姑娘去当孩子的亲娘啊。”

    元月砂那样子,瞧着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

    “她那心计深深,又狠又冷的样儿,秋娘两个孩子自然不能让她照顾。若落在她手里,却也是落不得好。不过,一个乡下丫头,心气儿还挺高的。我瞧啊,北静侯府只怕还当真入不得她的眼了。这孩子,倒是沉得住气。”

    喜嬷嬷闻言,倒吸一口凉气:“老夫人莫非当真扶着她侍候豫王。”

    元老夫人淡淡的说道:“不是我扶着她,而是豫王瞧中她。”

    喜嬷嬷迟疑:“就算是侍候豫王,也不见得轮得到这旁支血脉。”

    喜嬷嬷知晓,这些年来,元家也有一些想头。

    比如,在未来陛下的身边,添一个姓元的女子。

    这京城的元家,又不是没有嫡出的姑娘。

    “咱们家这几个,庶出的都不必说了,嫡出的那几个,也就大房的阿萍能稍稍看一看。这孩子,我也是费心了。蔷心都定了婚事,可她的婚事我还留着呢。然而,也带她出去应酬过几回,也有大方的名声。可是豫王殿下,从来没认认真真的看过她一眼。就算是为了元家,也没多看阿萍一眼。这倒是并不奇怪,毕竟阿萍是中庸之姿。”

    元老夫人不觉又想起了元月砂,那姑娘心计很深,也很是厉害。

    家里几个丫头,和她一比,倒是真有些不如了。

    喜嬷嬷心里倒是有些不舒坦了,她想起了一路而来遇到的那么些个事情,自然很是不喜元月砂。

    “可是豫王殿下,也未必便是真的想要收了她了。这些年来,想跟了豫王殿下的人也不知多少。就如那靳绿薄,也是痴心一片。可如今豫王对她虽然敬重,仍然是并不如何接受。”

    喜嬷嬷恨恨的,她就是不信了,豫王殿下会看中这个小丫头。

    这京城多少名门淑女,蕙质兰心的,聪慧无比的皆有。

    可百里炎素来也不怎样正眼看这些姑娘。

    一个南府郡的旁支庶女,便想要得了豫王的欢心,她凭什么有如此的福分?

    元老夫人却并不这么想。

    因为喜嬷嬷是心腹,元老夫人不免多说几句。

    “因豫王曾经也是娶亲,又有世子,故而纵然一时不近女色,倒也不算如何大不了的。可他身边,终究还是需要添女人的。”

    “等豫王继承大统,做了皇帝,纵然女色上不留意,总要挑几个充实后宫。不然,可是不成样子。所以,如今就要留意一二。”

    “不过这南府郡的二小姐可当真值得元家扶持,就得要细细观察了。”

    元老夫人微微沉吟,据说因为元月砂生母是个商女,继室又工于心计,所以打小没学过什么东西。

    一个草包,可是不能送出去。

    她也挑了教养嬷嬷,好生调教,更能瞧出这其中品行。

    另一头,元月砂到了雪芍院,院子里的丫鬟来见礼。

    元家明面上,礼数可没有缺。

    如今院子里面有两个大丫头画心、紫竹。

    这两个是贴身侍候的。

    另外有四个粗使丫头小蓝、小红、小青、小容,做些院子里的杂活。

    每个月,元月砂还能领五两银子的月钱。

    这月钱是纯花销的,元月砂的衣衫首饰,吃喝用度都是公中出。

    若元月砂当真是南府郡破落户的女儿,一定是会被这京城元家的富贵气派闪花了眼了。

    元月砂倒还好,并没有特别的动容。

    其实在她心里,眼前的高床软枕,描金绣玉的富贵日子,可是并没有军中冷冰冰的床铺来得舒坦。

    元月砂想到了什么,忽而对画心说道:“画心,我若托人帮我送个东西,可是方便?”

    安排在元月砂身边的画心是个利落的女孩子,想了想,回答:“这倒也是不难。可安排元家外头的管事送东西,只要,不是什么夹带就好了。”

    元月砂微微一笑:“放心,就算是老夫人,知晓了也不会说什么的。”

    此刻何氏回到了唐文藻如今居住的小院,一扫方才在元家的泼辣,反而不自觉流转了几许的忐忑之色。

    龙胤的京城地价可谓是寸土寸金,就算唐文藻是金贵的读书人,可也是不见得这么快有属于自己的宅子。

    何氏不觉心忖,好在,自己儿子是个有本事的人。

    这院子,是那位娇客安排的。

    自己儿子能留在京城,补了京官的缺,也是因为那位娇客。

    当然,自己儿子一表人气,被贵女看上,也是应该的。

    可那娇客,却是厉害得紧,厉害得有些让何氏心里头打颤。

    进了门,唐文藻正陪着个绿色衫子的白腻女郎。

    范蕊娘十六七岁,正当妙龄的样儿。她面若桃花,姿容娇美,也算是个美人儿。

    “伯母去了元家一遭,可是辛苦了。小玉,还不快些将炖好的燕窝汤送来给伯母尝一尝。”

    范蕊娘笑着,笑容中有一缕矜持和高高在上。

    何氏苦笑,这些年来她过的日子清苦,掐着手指头算银子。

    可不似这范蕊娘,补汤随随便便就可以吃。

    而此刻,范蕊娘肚子已经是小小的拢起,就算是穿着宽容衣衫,也不怎么能藏得住了。

    也对,都已经五个月身孕,范蕊娘又特别显怀,自然是显得有些明显了。

    小玉端来了燕窝汤,何氏吃着这金贵的玩意儿,却也是觉得口里面没什么滋味。

    她胡乱吃了几口,就吃不下去。

    小玉虽是个丫头,却也是不觉翻了个白眼。

    这个村妇,上等的燕窝也吃不出好歹。

    小玉虽然是个丫头,可面目清秀,身子也是鼓鼓的。

    唐文藻看似正经,可那眼珠子却不觉向着小玉鼓起的地方一扫,又狠狠盯了两眼。

    等何氏歇足了气,范蕊娘方才问道:“文藻那门婚事,如今可是退了?”

    何氏略尴尬:“这元家十分狡诈,怎么也不肯认接了元月砂过来是做填房的。而元月砂那小妮子,却也是十分刁滑,怎么都不肯松口。还说,一定要嫁入咱们唐家。其实她那样儿,怎么配成唐家的媳妇儿。”

    唐文藻想起了元月砂,一阵子的烦躁。

    想到了元月砂的油腻丑陋,他忍不住一阵子的恶心反胃。

    当真是丑女多作怪,赖上了元家,以为能攀高枝,却能够死死的扒着自己不放。

    “娘,怎么你在元家跟前,就不会说话了。我不是说了,人家如今一心去北静侯府做填房,以此要挟,她怎么会不松口?”

    唐文藻皱眉,定然是何氏不会说话。

    要不然,也不会让元月砂继续腻着。

    何氏心里面却也是觉得十分的委屈。

    “儿呐,为娘也是跟那元月砂不客气,可是那元月砂心计深,还寻死觅活的。却是,却是为难范小姐了。”

    范蕊娘一双眸子却染上了一股子淡淡的寒意,忽而笑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