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073 当众撕衣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073 当众撕衣第(1/2)页

    天:

    74

    百里冽轻轻的抿紧了唇瓣,自个儿无时无刻都是保持着冷静,可那一刻,自己到底还是迷乱了。

    无论怎么想,都描绘不出那道湖水色衣衫身影究竟是什么样子。

    甚至是男是女,也是记不起来了。

    只记得,自己手掌被灼烧得裂开流血的时候,有那么一片微凉的手,轻轻的捏紧了自己的手。

    那日湖边,就算自己对着元月砂,有些话儿百里冽也是问不出口。

    纵然在元月砂的房间中寻觅到这件染血的湖水色衣衫,若说那人就是元月砂,仍然是有很多地方想不通透的。

    正因为有些事情想不通透,百里冽的心尖尖也是不觉涌起了一股子的焦躁。

    他心里慢慢的透出了一个声音,记不得的东西,总是会让自己给琢磨透的。

    百里冽回过神来,不觉将这匣子隐于柜子更深的地方。

    今天,他的那个同父异母的妹妹百里纤还刻意告诉。

    父亲给元月砂下了帖子。

    那小姑娘今年才十三岁,穿着裙子轻盈的掠过来,好似一只小燕子。

    可那如苹果般可爱的脸蛋之上,却透出了一股子恶毒:“冽哥哥,你不会跟父亲抢女人吧。”

    百里冽早学会如何的隐匿自己的心绪,更不会在小姑娘跟前失态。

    可是内心却有难以言喻的闹腾。

    父亲居然对元月砂——

    蜡烛的灯光轻轻的洒在了百里冽的脸颊之上,染上一层淡淡的暖色。

    少年一双眸子流转玉色的光彩。

    此刻为百里冽送药的宁儿不觉为这摄人风采所蛊惑,瞧得呆住了。

    她虽然是清夫人安排,安插在百里冽身边的,可是寻常俗人又怎么会不被百里冽的风采所蛊惑呢?

    百里冽瞧着自己受伤仍然包着纱布的手指,一双眸子之中蓦然流转了一缕冰凉,却是口气温文:“宁儿,今天服侍我吧。”

    宁儿顿时受宠若惊!

    她没想到,自己居然还有这样子福分,侍候百里冽两年了,居然能够梦想成真。

    百里冽有些尖锐的想,也许自己对元月砂的那些奇异的超脱理智的心思,不过是一种身体发育成熟的悸动。

    毕竟自己一天天长大,也需要女人了,偏巧,这个时候遇到了元月砂。

    宁儿已经是宽衣解带。

    她羞涩的站在了百里凛的面前,长长的睫毛轻轻的颤抖,宛如一朵玫瑰花般娇艳而美丽。

    少女处子的身躯,好像白羊羔。

    然而,却没办法激起百里冽内心的波澜。

    他忽而发觉,只有在元月砂跟前,自己才会有那种恍惚又甜蜜,失去理智的奇妙感觉。

    宛如与生俱来的理智,让百里冽淡漠的看着宁儿已经彻底袒露的身躯。

    宁儿带着少女的青涩和羞涩,想要搂住百里冽。

    百里冽却侧身躲开,嗓音淡漠:“好了,如今我又不想要了。”

    宁儿愕然。

    百里冽眼睛里却也是确实没有半点火热的情愫,反而冷得好似寒冰。

    宁儿只看了一眼,顿时也是打了个寒颤。

    柔顺间,却到底有些不甘愿。

    要不自己勾引试试?宁儿犹豫不定。

    百里冽唇角勾起了一缕淡漠的笑容:“可是要我将此事告诉母亲。”

    他口中的母亲,自然是清夫人。

    想到赫连清,宁儿顿时打了个寒颤!

    她飞快穿好了衣衫,含着泪水离开了房间。

    却不明白冽公子既然不肯要自己,为何却提出了这样子的要求。

    百里冽慢慢的抿紧了唇瓣,盯着跳跃的灯火。

    只有元月砂可以!只有元月砂——

    这个事实,他不知晓高兴还是不高兴。

    次日,元月砂起了个大早。

    京城元家虽未下定决心将筹码放在元月砂身上,却已然对元月砂极重视。

    元月砂的教养嬷嬷到了,名唤言娘。

    言娘今年已经四十多岁,头发盘成原髻,插着银钗,套着淡色衣裙,打扮得一丝不苟。

    据说这位言娘原本是宫里的人,三十多岁被放出宫,做起了教养嬷嬷。

    她性子是极严厉的,不过京中权贵反而趋之若鹜,纷纷相请。

    元家能请到言娘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而且还专门教元月砂一个,连元明华也无此殊荣。

    言娘随身携带一块铁尺,沉甸甸的,据说出错了就会挨打。

    当然,这铁尺若打在了娇贵的女子身上,必定是会极为疼痛。

    言娘言语不多,也没有怎么和元月砂说话儿,便开始教导元月砂。

    今日言娘教元月砂怎么走路罢了,几个简单的动作,却反复让元月砂练习。

    稍稍有错,言娘便铁尺打了下来,并不如何客气。

    元月砂话也并不如何多,只随着言娘学习。

    言娘不动声色,她虽然话不多,却细细的观察元月砂。

    她知晓,自己态度过分,一开始教导如此枯燥的动作,又如此严厉,总是令人十分委屈。

    通常言娘施展这样子手段时候,她所教导学生不是哭哭啼啼,就是特意反击。

    当然,也有些贵女,会隐忍下来,只为了一个名声。

    可饶是如此,这些隐忍的贵女,却也是会有那么一缕情绪波动。

    至少,总有些不甘之意。

    然而元月砂那一双眸子,宛如一泓深井,竟似说不尽的平静。

    她学习时候,竟也是没有掺杂什么情绪。

    这甚至让言娘也是觉得有些古怪了。

    眼前的女子,似乎是极淡漠的人,为了一个目标,可以摒弃其余任何情绪,绝不在别的事情上浪费自己的精力。

    言娘阅人无数,自然也是瞧得通透。

    一天的学习完毕,元月砂慢慢的将双手泡在了湘染准备好的热水里。

    言娘在一边吹去了茶叶,一边轻轻品尝了一口热茶。

    她慢吞吞的说道:“元二小姐,你打小便少了教导,如今再学,总是不如别人的。”

    正因为如此,言娘一开始觉得元月砂并不会有什么前程。

    纵然如今,整个元家都在议论,只说元月砂命好,得了元老夫人的看重。

    元月砂慢慢的擦去了手指上的水珠:“月砂并不需要十分精通这些,只需要会品鉴,会议论,不至于在这些京中贵女之中格格不入。所谓琴棋书画,种种的风雅手段,只不过是一种拉拢距离的话题。还请言娘多多费心了。”

    言娘没说话,她缓缓的吞下去唇中的茶水,若有所思。

    等言娘回到了元家为她安排的住所,她就招来了养女锦云。

    锦云原本是言娘身边一个丫鬟,因言娘自梳不嫁,又见锦云伶俐,故而收为养女。

    这也是为了自个儿养老打算的。

    “锦云,你将从二房小姐元蔷心那里收来的银钱退回去吧。”

    她这话一说,锦云也是有些愕然。

    元蔷心给了言娘银钱,让言娘刻意为难元月砂。

    元月砂初来乍到,就顶撞教养嬷嬷,必定会被人认作村俗,并且元老夫人也会失望。

    言娘在外虽有端正之名,可她混迹于这些富户之间,也谈不上是个干净的人。有些送上门的银子,她不会拒绝。毕竟,言娘没有儿子,养老也多费些银钱。

    可是今天,言娘居然让锦云将到嘴的肉给吐出来。

    锦云自然好奇。

    “母亲,这是什么意思?”

    言娘叹了口气:“我到底是宫里面出来的,见的事情也是比你多那么一些。这位南府郡的二小姐,并非俗物。我总有一种感觉,她定然是会飞得极高。何必为了那么点财帛,结下仇恨呢。”

    锦云更加吃惊了,她跟随言娘那么久,也十分佩服言娘看人的本事。

    这还是第一次见言娘对个闺中少女如此的称赞。

    可锦云还是有些舍不得,毕竟元蔷心给的钱也不少。

    言娘不觉眯起了眼珠子,似有些恍惚:“我也十分奇怪,为何在一个一姑娘身上,看到这样子似曾相识的感觉。记得我还在宫中时候,豫王殿下出身于冷宫,可我见到他,却并不觉得他是个不受宠的孩子。那个皇子,眼神令人觉得,觉得十分可怕。”

    锦云当然知晓,如今豫王百里炎再不是当年无依的少年,而是权倾天下的豫王殿下。

    “还有,则是当年的长留王。那个孩子,天生拥有一股不俗的气质,难怪陛下如此宠爱,百般看重。”

    说到了这儿,言娘也觉得失言,便也打住了话头。

    锦云听得心惊,也不敢多说什么,只顺了言娘的意,决意退回那些财帛。

    这天晚上,二房的元蔷心发起了脾气,将自己房里的摆件扔得叮咚响。

    她怎么也没想到,言娘明明收了银钱,可见到了元月砂,居然又将吃了的肉给吐出来。

    闹得好似元月砂天生非凡,令人折服一样。

    不过是南府郡区区旁支女儿,什么玩意儿。

    偏生元蔷心无可奈何。

    锦云说话滴水不漏,只说是她一时糊涂,已经被言娘训斥过了。

    纵然元蔷心不依不饶,也只能咬住锦云,而且还会损及自己的名声。

    元老夫人已经下令,元家其他女眷不可去雪芍院骚扰元月砂。

    一时之间,元蔷心还当真不知道如何是好。

    元蔷心喘着气,恶狠狠的想,总是会有些法子的。

    她红扑扑的脸蛋娇艳得快要滴出水来。

    想到北静侯萧英,元蔷心觉得似有根锥子在扎心。

    她爱萧英,就算萧英左足有残疾,元蔷心也是一点都不在乎。对方英俊的容貌,深深的刻在了元蔷心的心里。

    一想到自己一开始失去了资格而元月砂可以得到,元蔷心心尖尖就很不舒坦。

    接下来的时日,言娘对元月砂仍然是教导严苛。

    她虽已然退回了那些银钱,却不见放软态度,要求仍然如一。

    若元月砂举止有差,必要时候,言娘也是会以铁尺责罚。

    只不过不会跟第一天那样子,收钱了故意为之罢了。

    言娘是个通透的人,对于元月砂这等隐忍坚毅的女子,放柔态度并非元月砂所想要的。

    看到了元月砂,言娘心里面也是不觉有些感慨。

    她教导的贵女不少,可很多跟她学习规矩礼仪的姑娘总是心思太多了。

    她们总是会怀疑种种背后含义,甚至觉得牵涉到什么斗争,而忽略了学习的本身。

    这些礼仪也许并没有什么真正的价值,可既然是如今贵族间的规矩,便要学会适应。

    其实纵然有意针对你又如何?学好这些礼节,才可以更体面的现身人前。

    不得不说,元月砂是个让人极省心的通透之人。

    反而同样受教导的元明华,如今正在闹些个幺蛾子。

    那徐嬷嬷还没有言娘严厉,可元明华已经是吃不消。

    她也不敢说不训,只委委屈屈受了几天,就闹起病来了。

    元老夫人看了她一次,元明华只说自个儿南府郡来的,未免不如嫡出的小姐,受些苦也还罢了,只却让元老夫人为难,损了元老夫人的脸面。

    言下之意,却是挑拨一番,让元老夫人疑心她被人刻意留难。

    元明华被留难也不算什么,可到底是元老夫人挑入府的娇客,训练得厉害让人吃不住,也会说元老夫人不会挑人。

    果然,过几日元明华身子好了后,徐嬷嬷也没有从前那般严厉了。

    想到了这儿,言娘忍不住想要嗤笑。

    恐怕如今这位南府郡的大小姐,还在沾沾自喜,以为自己很有智慧,很会在这宅子里斗吧。

    也许元老夫人固然真的介意别人议论她的眼光,可放低了要求,就代表元老夫人心里已经不怎么看重元明华了。

    转眼间大半个月过去了,天气也是渐渐炎热了些。元家的姑娘也换上了轻薄的衣衫,就连元月砂和元明华也分到了新作的夏衫儿。

    元老夫人唤来了元月砂,细细打量。

    言娘教导了大半个月,元月砂走路、行礼,挑不出什么错。而那份初入府的沉静气息却一如平常。

    元老夫人细细的打量,心里还是满意元月砂。

    挺稳重的性子,沉得住气。

    这大半个月,元明华沉不住气,花了银子,打探京城元家内宅种种关系,想要闹清楚元家三房之间的纠葛。

    倒是有心。

    可却分不清楚轻重。

    纵然将元家家中盘根错节的关系摸个通透,自己若没有价值,谁又肯理睬一个旁支之女?

    元明华应当多学些礼数,让自己上得台面。元老夫人虽有私心,也不能胡乱塞一个给北静侯。

    若是那样子,岂不是结仇?

    反观元月砂,虽然极有野心,可也是耐得住性子的人。

    元老夫人虽然未必心里就认了元月砂,不过也添了些好感。

    “前些日子,你才来元家,宣王府就送来了帖子。月砂,你并没有理睬。”

    元老夫人此刻才提及,也代表在元家,原本也是没多少事能瞒住她的。

    元月砂轻轻福了福:“老夫人,月砂觉得,若是世子邀约,前去王府,未免有损名声。其实宣王府也应当知晓礼数,邀请女眷,应当世子妃出面。”

    元老夫人点点头,宣王世子在豫王跟前十分受宠,又英俊非凡。可纵然是这样子,元月砂却仍然能保持冷静,甚至于婉言谢绝。

    不是那等短视容易被冲昏头脑的人。

    元家若当真要扶持一个妃子,决不能挑个蠢物。

    当然,对于宣王府,元老夫人也绝不想得罪。

    “这张帖子,是世子妃送来。你在途中对宣王府的冽公子有救命之恩,清夫人身为嫡母,自然要对你感激一二。你就去去宣王府,也不能失去了元家的礼数。”

    元老夫人眼见元月砂应了,柔顺的站在了一边,她却是不由得眯起了眼珠子。

    宣王世子风流薄情,这并不是一桩秘密。

    元月砂是否会被宣王世子引诱,而放弃了豫王这个目标呢?

    元老夫人也想瞧一瞧,对元月砂试探一二。

    待元月砂离去,喜嬷嬷却也是一脸忧愁走过来,面上涌起了几许担切之色。

    “老夫人,想不到这南府郡的二小姐才来京城几日,就传来许多流言蜚语。”

    元月砂果真是有些狐媚妖孽,一来京城就不安分。

    元老夫人反倒是沉得住气:“这些不过是范家的一些手段。范家的那个蕊娘,年纪虽然轻,手段倒也是厉害得紧。可当真不像是个小姑娘了。”

    喜嬷嬷轻轻说道:“不过方才老夫人,却并没有对二小姐提及这桩事情。”

    她暗暗的好奇,猜不透元老夫人的意思。若说元月砂在元老夫人跟前失宠,似乎也并不是这样子。

    而元老夫人的心底,实则却是有属于自己的盘算。

    区区流言蜚语,就看着元月砂如何应对。

    实则她心底还有另外一层心思,说到底,元月砂到底是旁支之女。就算是被毁了,其实并不可惜,也不太能影响到元家本宗的名声。

    若当真是元家嫡出的女儿,元老夫人也不见得能狠心相待。

    陆羽茶楼,厢房之中,范蕊娘软软的靠在了软塌之上。

    她是个双身子的人,略坐一坐,就觉得腰间酸。

    小玉服侍得很周到,挑了个软团,垫在了腰后面。

    范蕊娘点了参茶,人参片和红枣一起泡了。她伸出了雪润的手掌,捧起了青瓷茶盏,缓缓的饮了一口。

    透着薄薄的屏风,却也是窥测得外边的场景。

    “小姐这一招,可谓极妙。如今那位南府郡的乡下丫头,谁不知晓是个无赖货色。区区一个元家旁支之女,还能碍着小姐的事?今天那唐文藻约了元月砂过来,小姐早就安排妥当了。”

    小玉一双眸子之中,也是浮起了幸灾乐祸之色。

    早就听何氏提及过,只说元月砂是个花痴,只要是唐文藻约,必定是会来的。

    范蕊娘不觉嗤笑:“那就要瞧瞧,唐文藻可真有他娘说的有本事。”

    她早用钱安排了个男人,那男人是无赖,样子还可以的。

    过一会儿,这个无赖就会盯上元月砂,嚷着元月砂跟他有私情,并且将元月砂衣服给扒了。

    如此一来,元月砂名声尽毁,无论是嫁入侯府做填房还是缠着唐文藻,都没有这个资格。

    元月砂也只能这样子废了。

    小玉笑了,笑容之中蕴含了一缕恶毒,幸灾乐祸。

    “到时候,将那贱婢肚兜都当众撕了,看她还会不会恶心小姐。”

    范蕊娘举止优雅,风仪高贵:“小玉,你说话不要这样子的粗鄙。那元月砂又算得了什么,不过是粘在鞋子上的一片灰尘,轻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