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083 当众发狂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083 当众发狂第(1/2)页

    天:

    而周氏更是宛如凶狠的母兽一样,死死盯着唐文藻,让人不寒而栗。

    “好你个唐文藻,蕊娘待你如此之好,买了宅子安置于你,让你锦衣玉食,甚至还养着你母亲和妹妹。她还在我们两老跟前,为你前程说话。想不到,你居然是狼心狗肺,狠心害死蕊娘!”

    周氏的每一个字,都带着森寒之意,似要将唐文藻生吞活剥。

    她作为范蕊娘的亲娘,原本容貌和范蕊娘有些相似,落在了唐文藻眼里,更让唐文藻平添惊惧之意。

    那张妇人狠戾的容貌,却似与范蕊娘那张张扬可憎的容貌融合到一切,令唐文藻又怕又恼。

    那一双眸子,更是生生染上了一缕赤红。

    元月砂轻轻的垂着头,却不觉死死的捏住了手帕,唇角一缕冷笑不断加深。

    那药粉,是曼陀罗花粉。

    元月砂沾染到了手帕上,再轻轻的为唐文藻擦脸。

    那时候唐文藻浑浑噩噩的,并没有察觉到元月砂这样子动作。

    而这曼陀罗花粉,却能让人神智失常,因此失态。

    如今,这药性也渐渐发作了。

    更不必如今唐文藻被揭破画皮,前途尽毁,可谓是极为惶恐。

    而周氏更是十分激动,以她身份体面,原本也不合做出什么不合礼数的举动。可是一想到自己的蕊娘死得这样子的凄惨,心里也阵阵难受。

    若是元月砂动的手也还罢了,周氏虽然深恨元月砂,却不得不承认,元月砂恨范蕊娘倒也应该。

    毕竟范蕊娘夺了人家夫婿,还算计元月砂。

    可偏生是唐文藻,范蕊娘为唐文藻谋了官,留在了京城,而且还在唐文藻身上用了不少银子。

    这可是对唐家的大恩大德,这混账东西,居然敢伤蕊娘?

    周氏不觉向前,伸手就去抓:“混账东西,若没有范家,你这等货色还不知道沦落到何等地方。我们范家为了你谋前程,赠了宅院,置办衣衫,让你瞧着好似个体面人。却哪里想得到,你忘恩负义。若没有蕊娘,你还不至在哪里。”

    那凶狠的容貌,却也是让唐文藻说不尽的厌恶。

    却忽然一拦,唐文藻心里不觉恨意极浓。

    啪的一下,却让唐文藻一耳光抽打过去。

    唐文藻那一双眸子赤红,竟死死的掐住了周氏的脖子。

    “贱妇!贱妇!这些都是你们周家逼着我的。范蕊娘的肚子里也不知晓是谁的货色,却偏生要我讨要过来,将我当成个傻子似的。我不肯娶,她便要挟要毁了我前程。这贱妇,去死,给我去死!你们范家,都是个下贱货色,瞧着鲜光,都是贱人。”

    那句句话十分难听,在场的女眷听到了,却也是十分难堪。

    这可真是将范家光鲜的面具生生撕开了,露出了极为不堪的一面。

    而周氏更被卡得面颊涨红,不住的挣扎,竟似喘不过气来了。

    若没有旁人,只恐怕周氏会被发狂的唐文藻生生扼死。

    可这里总是北静侯府,北静侯府以军功立家,自然府中侍卫一多半也是会些武技的。

    唐文藻虽然发狂,可到底是个书生。萧夫人目光示意,两个侍卫向前,顿时也是将唐文藻制服。

    唐文藻被人押着,生生的拖曳下去,免得继续滋扰在场这些个尊贵女眷。

    而众人神色各异,诸多含义不一的眸光顿时也是落在了周氏身上。

    今日范家的脸,可谓是丢得干干净净了。

    范蕊娘做出那等无耻的事情,却没曾想到,唐文藻居然是按捺不住,将范蕊娘给弄死了。

    这可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

    便算范蕊娘死得凄惨,倒也没多少人同情范蕊娘,反而嫌弃范蕊娘无耻,居然如此不知羞,做出了这档子的事情。

    而周氏身子不由得软绵绵的,顿时跌落在地。

    她身份尊贵,多年来养尊处优,瞧着皇后娘娘的面子,便是夫君也是让她三分。

    可她这位范夫人,今日竟然被生生扼住了脖子,险些就这样子给死了。

    周氏惊魂未定,居然是说不出话来了。

    萧夫人眼中流转了一缕轻蔑之色,她还真瞧不上这周氏。

    她一挥手,让人扶着周氏去休息,又让人准备定惊茶给周氏喝。

    赫连清的面色却也是阴晴不定,难看到了极点。

    今日自己诸般设计,以为能借力打击,能将元月砂置诸死地。

    可就算是这样子,仍然是让元月砂轻巧脱身。

    元月砂,元月砂,这女子果真是妖孽。

    最初失手也还罢了,如今又一次算计失败,让赫连清内心不是滋味。

    事到如今,赫连清也不敢轻瞧了元月砂了去。

    旋即,萧夫人却也是拢住了元月砂的手掌,轻叹:“可怜的孩子,你可真是命苦。”

    她这样子的叹息,众人也是认可的。

    元月砂确实是命苦。

    唐文藻虽然杀了范蕊娘,却并不是因为跟元月砂情重。这只因为范蕊娘水性,肚子里孩子并不是唐文藻的,而且还拿唐文藻的前程加以要挟。

    一旦被人撞破,唐文藻居然是嫁祸在元月砂身上。

    这样子的心狠,分明是将元月砂当做棋子。

    元月砂轻轻拭泪,一副极委屈的样儿。

    萧夫人言语越发柔和了些:“好孩子,既然范蕊娘的死和你无关,为何竟然不为自己辩白?”

    元月砂苦涩说道:“我和唐大哥有婚约,打小也喜欢他。纵然没有成婚,心里面也是将他当做自己的夫君。妻为夫隐,意思便是丈夫做了事情,妻子也该代为隐瞒。我们做女人的,又怎么能指责自己夫君的不是。”

    这一番言语,实在是显得元月砂太过于善良大方,情根深种。

    也是越发衬托出唐文藻狼心狗肺,很不是东西。

    在场的贵族女眷个个都是人精,自然也是不免暗暗的猜测,元月砂这些话究竟是不是真心的。

    可是无论如何,元月砂方才确实没有半句指证,更没有为自己辩驳。

    这是生死关头,涉及名声前程,这可是做不得假。

    这位南府郡的元二小姐,竟似善良得有些过分了。

    元老夫人不动声色的瞧着元月砂,至善至美与大奸大恶之人,若做到了极致,在别人眼里却是同一种样子。

    这位元二小姐,果真是没有让自己失望过。

    如今范蕊娘没了,唐文藻身败名裂,元月砂摆脱了根本不喜欢的婚事,却有纯善贤惠的盛名。果真是好手段!

    便算元老夫人这样子的人精儿,心里面也是佩服不已。

    她也是不觉跟元月砂热络,也拢住了元月砂的手:“我的乖乖儿,今日你这般委屈自己,可让我这个做长辈的心痛到了骨子里了。”

    却一副十分爱惜的样子。

    更不觉让众人想起了那个有关于元家的传言。

    只说这元月砂,因样子和元秋娘有些相似,故而被元老夫人移情,待元月砂比嫡出的孙女还要好些。

    旋即,元老夫人眸光落在了元明华身上,却顿时冷沉了几分。

    她甚至没有等回到元府再加以处置,而是不留情面,当众质问:“一笔写不出两个元字。明华,月砂可是你的亲妹妹,为何你竟然是说出这样子的话。”

    方才周氏和唐文藻的冲突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如今元老夫人的一番话却也是终于让众人又留意到元明华了。

    元明华之前言语,如今却也是显得极为不对了。

    如今看来,周玉淳果真说的是真话,贵族小姐,并没有说谎。

    就连唐文藻癫狂之时,也证明此事确实是他所为。

    既然是如此,这些言辞,便是与元明华之前指认可谓是格格不入了。

    既然是如此,那就是元明华冤枉元月砂,只盼这妹妹入罪!

    据说还是一个爹的两姐妹,却居然这样子心狠。

    数道轻蔑的眸光顿时落在了元明华身上。

    而元明华面对元老夫人毫不留情的质问,竟然是一句话儿都是答不出来。

    反倒是元月砂轻盈的走过去,一双冰凉的手握住了元明华的手,温温柔柔的说道:“老夫人,大姐姐是生了病,病糊涂了。她不是故意的,而且被吓坏了。”

    事到如今,元月砂居然还帮元明华说话,更显得元月砂很是厚道。

    如此一来,越发衬托元明华狼心狗肺。

    元明华被这冰凉的小手一握,竟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打心眼里有些畏惧。

    心中却将元月砂恨个彻底。

    事到如今,元月砂越显得宽和,就越发衬托出自己的不堪。

    现在的元月砂,正将自己当做踏脚石一般呢。

    可偏偏这心中再苦,却也是有苦说不出。

    就算是咬了一口黄连,也只能这样子生生的咬了吞到了肚子里面去了。

    元月砂更抬起头,柔柔说道:“大姐姐生病了,老夫人,月砂也想休息一阵。不如,让我们稍作歇息。”

    瞧元月砂一脸倦怠之色,自然不会不允。

    却越发显得元月砂关心姐姐,体贴入微,寻个由头免得元明华继续出丑。

    姐妹两人走出了人群,到了稍稍僻静之处,元明华却猛然甩开了元月砂。

    她厌恶无比的看着元月砂,好似元月砂是什么可恶的妖精,恨得不得了。

    “惺惺作态。”

    元明华眼睛里的憎恨与排斥,已然是掩饰不住了。

    而元月砂的一双眸子,却写满了浓浓的委屈。

    “大姐姐这是做什么,我们是两姐妹,姐妹情深,你可是嫌弃妹妹?”

    元明华终于憋不住了:“我瞧今天,就是你算计了范蕊娘和唐文藻,你好生狠毒。”

    元月砂不动声色:“大姐姐可不要乱说。”

    她凑过去,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细声细气的说:“我那唐郎发疯的样子,大姐姐可是眼熟?你瞧他那样儿,差一点就将范夫人给掐死了呢。大姐姐,那曼陀罗花粉,你曾经不是想用在我身上吗?妹妹还要多谢你这好玩意儿,大姐姐瞧中的东西,果真是好用。”

    元明华如被一桶凉水从头浇到了脚,牙齿不觉咯咯做声。

    是了,那一日她确实是想着,如此算计元月砂的。

    她在汤里面添了曼陀罗花粉,想要元月砂当众出丑。到时候,就名正言顺送元月砂去疯人塔。

    可是后来,元月砂并没有喝那碗汤,而且那瓶曼陀罗花粉也是不见了。

    耳边却是听到了元月砂的细语柔柔:“姐姐放心,这样子的好东西,我定然会让你也享受一二。你对妹妹的好,我可是都记着呢。”

    无边惧意涌了上来了,让元明华也是顿时控制不住自己了。

    她猛然一推,将元月砂狠狠的推开。

    那些下人并不知道元月砂对元明华说了什么,在她们瞧来,元月砂说话是温声细语,可是元明华却是十分的粗鄙。

    元月砂流露出委屈的样子:“既然大姐姐对我成见颇深,那就好生休息,妹妹也不好打搅。”

    元明华却狠狠的咬紧了牙关,心中只想离开这妖物远一些。

    而元月砂却也是不动声色,手指轻轻平了衣衫。

    她仔细的想一想,觉得自己计划没什么问题,也没有什么破绽。

    当然,这些个事情,在死死盯着自己的风徽征眼里,只怕也是并不能瞒住。

    元月砂当然很是不悦了,被风徽征这样子聪明的野兽死死的盯住,可并不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情。

    这也是不觉让元月砂闭上了眸子,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

    就当是,对自己的一种考验吧。

    毕竟,也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够一帆风顺的。

    而此时此刻,房间之中风徽征蓦然睁开了眼睛,凌厉而万分俊美的面容却也是不觉浮起了一缕冷凛的笑容。

    眼前却也是不觉浮起了元月砂那道柔弱而娇俏的身影,更想起了元月砂那柔柔弱弱说的话儿。

    “风大人,好似你们都察院的人,平日里都会想得这样子复杂,想得这么多吗?为什么,你总觉得月砂不安好心,算计那么多弯弯道道。”

    不错了,这一次元月砂倒是跟自己说的是真话,他实在想得太过于复杂。

    他还想起元月砂微笑对自己说:“要是你和月砂认识久了,就会知道,我这个元二小姐是个很简单的人。不会像你们这些男子,弄那么多弯弯道道的。

    比起让唐文藻加官进爵,深陷政治泥沼,惹动朝中大佬关注,动摇一方利益,因此招惹了杀人灭口——

    比起风徽征脑补的布局算计,牵涉了朝堂形势的借刀杀人。

    元月砂果真是个简单的实用主义者,可谓是简单加粗暴。

    让唐文藻深信戴了绿帽子,并且范蕊娘对他前途有碍,争执之下误伤范蕊娘。之后唐文藻也是前途尽毁,一多半会让周氏要了性命。

    元月砂是女人,不弄男人的弯弯道道。

    争风吃醋,风月之事,嫉妒之心,解决的也简单得多。

    风徽征唇角溢出了一缕冷笑,睁开了眸子,一双眸子流光溢彩。

    他面前棋盘黑白两子双色分明,风徽征轻捻一枚白子,落了棋盘。

    旋即,那手指却抚上了黑色的玉色棋子。

    他每次思索一些事情时候,均是会自己跟自己下棋。

    那凌厉俊美,艳色逼人的面孔之上,却也是顿时浮起了一缕浅浅异色。

    风徽征忽而开口,对一旁的百里冽开口:“冽儿,今日你故意拉着那位周家小姐,给元二小姐解围。”

    百里冽玉色的眸子水色沉稳,在风徽征跟前并无隐瞒:“老师,冽儿是让阿淳为元二小姐解围,只不过,元二小姐确确实实,没有动范蕊娘一根手指头。”

    要摆布一个周玉淳,是极为容易的事情,只需百里冽稍施手段,就能让周玉淳为之神魂颠倒。

    百里冽当然知晓,风徽征问的绝不仅仅是自己摆布周玉淳之事:“冽儿长于宣王府,打小就身份尴尬,如履薄冰。家宅里的妇人阴毒之事,冽儿向来不在老师跟前提及,却也是怕污了老师的耳。我那嫡母看似敦厚温和,其实心计颇深,睚眦必报。如今她不喜欢元二小姐,欲图处之而后快。元二小姐对我有救命之恩,冽儿也回报一二。”

    风徽征修长的手指轻轻抚摸玉石棋子,感受到指尖所浸透的一点玉石的冰润透凉之意:“人家需要你回报吗?自作多情。”

    百里冽愕然,却猜不透风徽征的用意。

    是不乐意自己帮了元月砂,还是不喜欢自己利用了周玉淳?

    巽一却也是悄无声息的潜入房中。

    “大人,我悄悄为范蕊娘验尸,却在范蕊娘体内发现这个。”

    一边说着,巽一送上一枚小小匣子。

    范蕊娘身份娇贵,如今既已经寻觅出真凶,那么周氏一多半不会让官府仵作碰女儿的身子。那么风徽征要让范家松口验尸,却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不过风徽征没有那么多讲究,干脆让巽一悄悄去检验尸首。

    风徽征有些洁癖,更何况匣子里盛装的是死人身子里取出的东西。

    他修长的双手,套上了雪白的手套,才轻轻的打开了面前的匣子。

    里面一根银针,浅浅生辉。

    风徽征手指头捏着这枚银针,对着阳光一瞧,这细细的针竟似微微有些透明了。

    “范蕊娘是被人用这根银针悄然打中背后穴道,导致血气停滞,因此浑身乏力。被唐文藻推到后更刺激血气流窜,下身流血不止,回天乏术。”

    否则只是被唐文藻推倒,也未必会死。

    不过唐文藻觉得孕妇定然娇弱,他自己都未加怀疑。

    听到巽一回禀,风徽征眼中玩味之色更浓了。

    “有趣,范蕊娘的死居然还这样子的曲折。”

    那样子的眸光,仿若厉害的猎人,盯上了猎物,流露出了感兴趣的光彩。

    百里冽背脊却浮起了一缕寒意,顿时急切说道:“这必定是我那嫡母赫连清的算计,她买通元明华,让元二小姐可巧撞见了范蕊娘和唐文藻。却又暗中命人以银针打中范蕊娘的穴道,以范蕊娘的性子,一定是会和元二小姐生出争执。到时候范蕊娘死了,就能让元二小姐承担罪过。”

    风徽征慢慢的放回了银针,褪去了手套。

    就算是隔着手套拿捏银针,风徽征仍然觉得似有浅浅的脏污沾染在了指尖。

    而服侍他的下人却也是早知晓风徽征的性儿,已经准备好了清水。

    风徽征慢慢的在水盆之中揉搓自己的手指,举止有着慢有条理的优雅。

    他用手帕擦干净手掌上的水珠,方才缓缓说道:“可是冽儿,为什么不是元二小姐命人暗下杀手,除掉范蕊娘,推罪于唐文藻,一石二鸟呢?”

    百里冽目瞪口呆,竟然是说不出话来。

    这也是有可能的。

    更何况,百里冽自己也是不觉这样子的怀疑。

    “不过,这枚银针确实不像是元二小姐的手段。她是个小心仔细,善于隐忍的人。这样子的人,至少在京城这种地方,是不会直接杀人这样子的粗鄙。更何况——”

    风徽征似想到了什么,眸光潋滟,并没有说下去。

    百里冽玉色的眸子流转了一缕光彩,他很小时候就跟随在风徽征的身边,风徽征很聪明,心思谁也都猜不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