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086 赫连清失宠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086 赫连清失宠第(1/2)页

    天:

    赫连清想一想都觉得不可思议,怎么可能。

    她自己也不能够相信。

    赫连清飞快琢磨寻思,这必定是有别的什么理由。

    也不知道哪个小妖精给百里策上的药,拿那个野种做文章。

    毕竟百里冽这个野种,名义上是嫡长子。

    可是不行,无论怎么样,赫连清也是决不能让别的人分去自己儿子的福泽。

    她不觉咚的跪下来,泪水盈盈,极是凄然。

    “世子,世子爷,咱们宣王府的爵位,岂能给一个血脉不详的孩子。我担心,他记恨着,毕竟那贱妇虽然死得活该,可他到底是从那贱妇肚子里面爬出来的。”

    赫连清手指抓住了百里策的衣摆,手指头更轻轻颤抖:“相反,妾身所出,麟儿、洵儿、纤儿几个,个个对世子可谓是仰慕有加,打心眼里亲近敬重。”

    百里策必定是吓吓她的,绝不会当真。宣王世子极恨苏叶萱,又怎么会将爵位给百里冽那小蹄子。

    赫连清却是哭得极是凄然:“若我这个做娘的有什么不是,世子打我骂我,怎么都可以的。妾身决计不敢有那半点怨言。”

    百里策却嗤笑:“我堂堂宣王世子,身边女人若是不喜欢,可以打发走了,便是正妻也可休妻,为什么要动手。当年阿萱那个样儿,我不喜欢,可是,你瞧我有没有自己动她一根手指头。清娘,我上次警告过你了,可是你却丝毫不曾将我的话放在心上。我说过了,给你一次机会,是你自己没有珍惜。”

    赫连清瞪大了眼睛,胸中不觉翻江倒海。她确实也并未真正决意顺从,就算自己算计了元月砂又如何,这些男人是不会知道的。可是偏偏,如今百里策却如此冷漠决绝姿态。

    还要剥夺自己儿子的爵位,决意扶持那个贱种。

    百里策拿这个吓自己,可当真是让赫连清吓坏了。

    赫连清顿时尖声说道:“世子说什么?是了,是了。一定是元二小姐侯府被人冲撞,受了些个委屈。可是,这跟妾身没什么关系啊。今天我连句话儿都没跟她说呀。是哪个贱婢在世子爷跟前胡说,中伤妾身?她们都是胡说,嫉妒我得世子爷的喜爱。别人不相信我也还罢了,可是世子爷你定然要相信妾身啊。除了你,妾身可一点依靠都没有。”

    百里策任由赫连清的泪水打湿了自己衣摆,却并不怎么理睬理会。

    他慢慢的擦过了手指上的扳指,淡淡说道:“清娘,你这话儿就说得错了。这世间女人最大依靠不是夫君,而是儿子。这夫君宠爱,总有一日会没有的,可是儿子若是有出息,母凭子贵,怎么样都是有一份尊荣在。”

    百里策这样子言语,赫连清不敢搭话。

    百里策慢慢的用冷冰冰的戒指搁着自己下颚:“我母妃原本性儿就不是多好,极小气记仇,又不怎么喜爱我亲近女子。这做娘的,性儿可谓是极让人讨厌。如今,她更染了病,疯疯癫癫的。可无论如何,我都打心眼里敬重于她,便算当年,我知道是阿萱受了委屈,可是我自然是帮母妃的。你可知晓为什么?是因为我母妃知晓母凭子贵的道理,为了让我做这个世子,费尽心思,用尽算计。”

    “清娘,你却不懂这个道理。你这个做娘的,非但没有为儿子前程谋算,反而为了自己争风吃醋之事,毁了亲儿子的前程。也不知道麟儿以后,会不会怪你这个亲娘不懂事。”

    百里策句句诛心。

    赫连清越听越是心惊,情不自禁的哭诉:“世子爷,我和孩子,都是要依仗于你,没了你,可什么都是不是。”

    她嗓音娇媚,更似腻到了极点,软绵绵水汪汪的。

    如今这样子娇滴滴的恳求,更似一滩软泥,一滩春水。

    赫连清容貌不算绝美,可偏生有这样子的本事,媚骨天生。纵然是人到中年,这本事却也是没有落下。

    可纵然赫连清使出那浑身解数,却没让百里策眼皮抬一下。

    “洵儿年纪还小,纤儿只是个姑娘。麟儿和冽儿差不多岁数,却没有冽儿一半省心。我已然与豫王一道,只盼豫王登基为帝,可偏生麟儿却与十七皇子百里璃结交。你可知朝堂之事,最忌讳便是首鼠两端。洵儿不懂事,我让你管束,你却素来不上心。如今周家心思活泛,周皇后也使了些个手段,我怕豫王觉得我也是有了些个什么心思。”

    赫连清一时语塞,她也与百里麟谈及此事,却不由得觉得,其实结交十七皇子也并无什么不好。

    她也暗暗默许,甚至为了亲儿子加以遮掩。却也是未曾当真上心。

    只不过此刻,赫连清自然是决不能认的:“我有放在心上,世子讲过的话,我句句都上心。妾身也只是个女流之辈,家里也还罢了,麟儿外边招惹些个什么人,我却也是管不着。他,他向来都不肯跟我说。麟儿心里有盘算,有自己主意,我哪里有什么法子。”

    一番话说得软中带怯,哀婉动人。

    “所谓妇德,便是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妾身便是个最没用的女子,只盼望世子垂怜。”

    赫连清泪水滴滴,将自己摘得干净。而这心中更增恨意,到底是哪个狐媚子透出的风声。自己若是知晓了,定然是生生扒了那狐狸皮。

    百里策却淡淡说道:“上一次,我已然和你说了,清娘,那是最后一次机会。我因为喜欢你,所以宠爱你,并不是你用些手腕争来的。可是你却将我叮嘱抛诸脑后,又做一些暗中算计的事情。是了,你算计的事情,我未必每一件都知晓。正因为如此,你自鸣得意,以为可以将我玩弄于鼓掌之中。我虽然不见得件件事情都知晓,可正因为喜爱你,所以倘若知晓了什么,也是愿意原谅你。如今你不知珍惜,便再没什么机会了。”

    赫连清急了:“妾身没有,妾身没有!”

    却哭得脂粉乱了,姿容难看。

    百里策自顾自说道:“如今我不喜欢麟儿,打算让冽儿承爵。他日不喜欢冽儿,自然会挑别的孩子。可是,就算不是冽儿,也不是麟儿。”

    说到了这儿,百里策言语顿了顿。

    “雪娘,进来吧。”

    一名妖媚的女子进来,赫然正是府中的姨娘慕容雪。

    方才她一直在门外边,自然是什么都听到了。如今似笑非笑,扫了赫连清一眼。

    赫连清身为世子妃,平素高贵端庄,没想到今日丑态居然是被慕容姨娘瞧见了,一时心里极恨。

    “你也是官宦人家出身,自然是知晓礼数,一向也是聪慧能干。夫人如今身子乏了,这家中上下,理家之权,便是让你负责。至于夫人,就在院子里面,好生将息。”

    慕容姨娘顿时欢喜:“我定然听从世子的话儿,好生料理府中上下的事,更让世子妃好生歇息,养养身子。”

    赫连清震惊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实在不敢想象这居然是真的。

    她可是正妻!竟随随便便被夺了权柄,由着个妾室作践?

    更何况,百里策根本都拿不出什么证据。

    慕容姨娘从前在赫连清假意乖巧,温顺可人,可是如今却露出了狐媚子的真面目。

    让着赫连清恨不得将慕容姨娘扒皮拆骨。

    而在姨娘跟前,赫连清也是绝不好再做卑微之状,不然平白成了那狐媚子的笑柄。

    慕容姨娘向前,将赫连清扶住,假惺惺的说道:“夫人,这地上凉,你可别跪久了,仔细身子。”

    赫连清漠然的盯着慕容姨娘一眼,缓缓起身。

    慕容姨娘对着赫连清眼中冷意,却也是恍然未觉,脸蛋上犹自带着甜甜的笑容。

    赫连清知百里策心意已决,也只能柔顺服从,轻柔说道:“王爷心疼妾身,那妾身就好生将息身子,将自个儿调养好些。”

    百里策略点点头,便大步走出去。

    慕容姨娘似笑非笑,又酸了赫连清几句,见赫连清也回不了嘴,一时也觉得无趣,那也走了。

    赫连清手指狠狠的掐着掌心,生生的掐出了血。

    她忍不住想到了苏叶萱,是百里策让自己拿了男人的衣物陷害苏叶萱,又唆使白芙背叛并且写了家书。那时候,自己还是个妾,可怀孕的苏叶萱被软禁了,便由着赫连清主持中馈,夺了治家之权。

    如今这一切,是何等的熟悉。

    赫连清一直以为自己跟苏叶萱是不同的,苏叶萱不够聪明,也不会放低身段,为人也太重情义,更没什么手腕,而且生的孩子也血脉也说不清。可如今,两个人处境是如此的相似。

    至于最大的不同,则在于百里策舍弃苏叶萱还需小心翼翼栽赃陷害谋算布局,可对付她赫连清只需一声吩咐,便能夺走所有的一切。

    这实在是太讽刺了。

    想到了这儿,赫连清甚至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自己的未来,是绝不会和苏叶萱一样子的。

    那个慕容姨娘,什么东西,是绝不能如自己当初那样子上位。

    只不过如今落得如此地步,全都要怪元月砂。

    元月砂这个灾星,自打她入京,自己便是没得什么好处。

    赫连清又忍不住想,自己还是有一桩东西,比苏叶萱要强的。

    苏叶萱生下那一个贱种,冷血凉薄。

    而自个儿生下的儿女,可是跟自己一颗心。

    赫连清气得在几面狠狠抓了几下,那上等檀木也是生生抓了几道痕迹。

    她面色冷了冷,旋即让贴身丫鬟将百里麟给唤过来。

    也不多时,百里麟悄悄来了赫连清的院子。

    他岁数和百里冽相若,其实当年苏叶萱有身孕时候,百里策已然流连于赫连清的温柔乡。

    这男人,离不得荤腥,夫人怀孕了,总是要挑人侍候的。

    而这个儿子,更是赫连清心肝儿肉。

    百里麟样子清俊,容色沉稳,年纪轻轻,便是容色不俗,神采飞扬。

    正因为这个样儿,赫连清寄予厚望,并且顺理成章觉得百里麟会继承爵位。

    这么些年来,赫连清和百里策夫妻相处融洽,百里策又对百里麟赞许有加。纵然赫连清对百里冽有所忌惮,却笃定百里策不会喜欢苏叶萱的儿子。

    料不着如今,百里策居然是说出了这么些个绝情的话。

    赫连清用手帕轻轻的擦过了脸颊,将今日之事给百里麟说了。

    她禁不住咬牙切齿:“本来咱们一家人好好的,父慈子孝,夫妻和顺。自打那元二小姐来了,便什么都跟从前不同了。”

    百里麟却不这么想:“父亲素来不喜我跟十七皇子结交。其实如今豫王虽是得势,可未必便一定会赢。否则这么多年了,父皇为何迟迟未立豫王做太子?我结交十七皇子,亲近周家,豫王就算是输了,咱们宣王府的荣宠也是不变。可他却总对我诸多挑剔。”

    “总有些贱人暗中挑拨,离间你们父子之情,那些贱人,个个都不得好死。”

    赫连清说得咬牙切齿,清秀的脸蛋竟不觉微微有些扭曲。

    百里麟倒是微微有些惊讶了,他印象之中,赫连清总是神色温婉。便是家里那些个妖艳的小妾作妖,赫连清也是游刃有余的。

    可是如今,却让个小丫头闹得失宠。

    百里麟也不觉眉头轻皱,母亲得宠,于他而言也是颇多好处。

    “区区一个南府郡丫头,又算得了什么。不过是豫王故意捧出来,恶心周家的。母亲放心,这丫头我自有法子,让她死在京城。”

    百里麟唇瓣溢出了一缕不屑的笑容,竟似极轻蔑的。

    赫连清听罢,虽欣慰儿子孝顺,肯为自己斗那么些个妖精,却不免心下有些迟疑。

    “我儿是做大事的。你是美玉,她是瓦片。你一个男子,掺和后宅之事,总是不好。那丫头有些妖气,倘若碰坏你了,有了什么伤损。为娘可是心疼不已啊!那些个后宅手段,你也未必尽数知晓。”

    赫连清捏着手帕,轻轻的擦过了百里麟俊秀的脸颊。

    而百里麟脸蛋之上却不觉浮起了淡淡的戾色,不动声色:“母亲放心,区区一个南府郡乡下丫头,能有什么手腕?你几次不如意,还不是父亲偏心,偏袒于她。周家不喜欢这丫头,便是皇后娘娘也是容不得。”

    其实十七皇子也算不得什么,要紧的是背后的周皇后。

    若毁了这丫头能讨周皇后欢心,将这女子当做踏脚石又如何?踩着这丫头尸骨,还能让自个儿往上爬得更稳当些个。

    赫连清听了,心里既是欢喜,又不觉有些个酸楚委屈。

    无凭无据的,百里策就是偏了心。就算自己算计了元月砂又如何,百里策拿不住把柄,就不该偏帮那死丫头。

    如今让个妾作践自个儿,简直是岂有此理。

    那慕容姨娘算什么,左右也不过是个做妾的货色。

    到了次日,周氏大闹元家的事情却传得沸沸扬扬的。

    只说周氏怜惜女儿,居然逼嫁元月砂,要将元月砂嫁给周家染了花柳病的纨绔子弟。周氏在元家打人,元家阻不住,幸亏豫王府上的莫公子到了,才保住了元月砂。

    这说辞,倒尽说元月砂的委屈了。

    没过几日,便是传来唐文藻狱中自尽之事。他到底是读书人,遇到这档子事,名声尽毁,又落了人命官司。一时间抵不住苦楚,就这样子死了,也并不让人觉得如何奇怪。

    至于元家,倒是一如既往的安安静静的。

    元月砂去了北静侯府一遭,据说因为范蕊娘之事受了惊吓,便在院子里面休养身子。

    后来唐文藻死了,元月砂据说颇为伤心,更是足不出户了。

    又因元家别的人吃不透元月砂的深浅,一时之间,倒也安安静静的。

    过了几日,大房的元幽萍寻上门来,温柔客气。

    婢女一边迎了元幽萍进来,一边盘算这元家大房的姑娘倒是素来沉稳,不招事儿的。

    元幽萍踏入房中时候,却只见元月砂正自安安静静的练字。

    少女头发整齐的挽住在脑后,一张巴掌大的精致小脸亦越发显得清瘦,尖尖的下巴倒是流转几许坚毅之色。

    元幽萍禁不住盘算,元月砂倒是很沉得住气,耐得住性子。

    便是教养嬷嬷没有在

    “月砂妹妹身子好些了?”元幽萍向前问好,又让丫鬟将带来的上等燕窝给了一旁的丫鬟。

    元月砂也没写字了,柔声说道:“多些幽萍姐姐关心,养了几日,好了许多。”

    元幽萍捏着手帕说道:“我瞧你还是瘦了,忧能伤身,还是要好生将息自己的身子。这补汤也要多吃一些,脸颊养得肥肥的,才好看。我们大房院子里有小厨房,若担心打搅别人,不如让大房每日多准备一份补汤就是。”

    说到了这儿,元幽萍也是觉得自己态度太急了些,急得有些失态。

    她垂下头,不觉局促:“那一日,母亲也是被周氏吓着了,才,才一时失言。”

    毕竟云氏那一日也松了口,想推元月砂入火坑。

    便是元幽萍,也有些个不好意思。

    毕竟嫁错人,便是毁了女子一辈子的幸福。若换做自己,元幽萍想了想,竟不觉打了个寒颤。

    元月砂笑了笑,却是眉宇柔和:“幽萍姐姐放心,我从来没有怪过大伯母。她将我从南府郡带出来,让我离开了那个可怕的地方。一个母亲,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无论做出了什么事情,都是值得原谅的。至于补汤,倒也不必了。唐大哥年纪轻轻就没了,我近来都茹素,不沾荤腥,更不好吃补品。”

    元幽萍这才留意到,元月砂方才写的,是一叠叠的佛经。

    这也让元幽萍一阵子的迷茫,眼前女子当真是如此的纯善?

    倘若是装的,这份心计可是极为了得。

    元幽萍一抬头,却瞧见元月砂眉宇间一缕淡淡的清愁,一时间也不觉有些茫然。

    略怔了怔,元幽萍方才说道:“周皇后每年这个时候,必会去静安寺上香,不但领着宫中嫔妃,还挑了京中贵族女眷跟随。今年却点明了祖母,要带着你一道去。皇后娘娘身份尊贵,行事自然不会失了分寸,可堂妹一块儿去,还是要小心一二。”

    元月砂点头,柔声说道:“多些幽萍姐姐提点,月砂自会放在心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