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097 百里纤错算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097 百里纤错算第(1/2)页

    天:

    百里纤声声狠戾,咄咄逼人。

    她更颇具心计,将元月砂和父子两人纠缠之事,搅在了元月砂服饰逾越的事情上来说。

    仿若证明了元月砂服饰逾越,便能证明元月砂水性,做出痴缠不堪之事。

    元幽萍顿时流转几许不忿之色,不觉说道:“纤小姐何必咄咄逼人,说了这么些个极不中听的话儿。月砂也有县主头衔,陛下亲封,也算是宗室之女,身份尊贵。这牡丹花刺绣,为什么不能用。”

    听到了元幽萍这样子说,元月砂非但没有欢喜,却反而不觉轻轻拢起了秀丽的眉毛。

    元幽萍这样子说话,却说得错了。

    其实错用牡丹花刺绣,这并不算是一件如何大不了的事情。龙胤立国之初,虽然有这个规矩,可是如今早没多少人在意,也没多少人记得了。譬如当初,龙胤太祖有令,所谓商户,却也是不能着丝帛,穿皮靴。有些商人的轻薄儿郎,穿着皮靴出来招摇,连一双腿都被斩了去。

    然而如今,江南之地商贾极富,这条禁令早没什么用处。

    就连京中女郎,偶尔手帕荷包之上,绣一朵牡丹花,绣着好看,那也是没人理会。

    元月砂确信,自己绝不会因为误用牡丹,受到任何的责罚。

    反而百里纤如此姿态,别人只会觉得百里纤小题大做,咄咄逼人。

    可元幽萍偏偏提到了县主身份,提到元月砂配不配用,这却正中百里纤下怀。

    果然百里纤眼底光芒大作,竟似精神一振,更不觉冷笑:“元大小姐怎么如此糊涂,她这个县主本不值钱的。所谓宗室之女,便是要上过宗谱才作数。就好似纤儿,如今宗谱上有纤儿的名字,更没有因为母亲被褫夺世子妃的封号,因此除名。那么算起来,纤儿才是货真价实的宗室之女。”

    “当年逆王石修,区区外姓王,便以摄政王姿态掌控朝政。皇族封号,更让他不要钱的到处撒,一点儿也不当一回事。其后石修被诛,皓王当政。一名宗室无名的伪公主,却穿戴进贡的丝绸,便让皓王以那逾越之罪处死。其理由便是,宗室无名。如今元月砂宗室无名,那便是僭越之罪,若是皓王仍在,那便是应该活活处死。”

    其实谁都知晓,皓王当年处死那个伪公主,其原因便是杀鸡儆猴。

    单单僭越之罪,那伪公主其实不必死的。甚至于这名伪公主,不过新王彰显自己权力的牺牲品。

    可事涉皇族先辈,谁又能说不是呢?

    既然如此,百里纤口口声声说元月砂犯了死罪,谁也不好反驳。

    毕竟例子在前,不容人相驳。

    元幽萍也似怔住了,不觉吃吃说道:“可月砂这个县主,乃是陛下所封,难道你言下之意,竟然是陛下做错了不成。”

    百里纤却是有恃无恐,竟似成竹在胸:“她一个元家南府郡旁支,商女生出来的女儿,破落户出身。因为薄薄捐了些个资产,稍稍有了些个功劳,陛下给予封号,是给她赏赐嘉奖,这已经是无上荣耀。难道还当真将这等俗物充作宗室之女,尊贵之躯?若还敢有此要求,那便是贪得无厌,不知廉耻不知分寸。”

    百里纤这样子当众辱骂,内心之中却也生生透出了极快意甘美。

    这些日子,她眼睁睁的瞧着百里冽对元月砂那样子的爱惜情重,算计元月砂却又几次三番容人逃脱。

    如今终于有些个机会,将元月砂狠狠作践,踩到足底。

    要将元月砂那锦绣面皮狠狠的撕开,让别人瞧一瞧,她是何等卑贱之物。

    什么县主之位,这些通通不过是宛如烟尘一般东西,一撕就碎,当不得真。

    元月砂眼底却掠过了一缕异色。

    百里纤处处针对,也并非一日两日。

    不过今天,百里纤言谈对答,好似准备好的一样,是故意针对自己的。一问一答,却是在削薄自己出身,让自己显得极为卑微。

    一时之间,这位纤小姐却也好似变得聪明了,这可真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若不是突然开窍,也许这其中另外有一些十分有趣的东西。

    而元幽萍竟似被逼得说不出话来了,一双眸子之中隐隐有些泪水闪动:“月砂,她,她哪里如你说的这般。”

    旁人只觉得这位元家嫡出的大小姐人品甚是敦厚,不过元月砂确实如百里纤说的那般,出身是极为不足。

    任如何举止优雅,落落大方,她到底并不是打小尊贵的小姐。

    百里纤却不觉含酸:“顶着那么一张娇柔懂礼的脸蛋,到底是南府郡出身,骨子里比谁都贪心。就好似这件衣衫,不是你,配不上的,却硬要穿戴,以为自个儿有这么个资格。实则到底出身下贱,这可是僭越。”

    元月砂手指轻轻拂过了裙摆,那淡绿色的绸缎之上,绣着一朵朵洁白的花朵。衣衫轻轻的摇曳晃动,那些个花朵一朵朵的也是绰约生姿。

    她瞧着裙摆上的刺青,耳边听着元幽萍似想要说什么,可是元月砂却也是抢先说了。

    “可是纤小姐误会了,月砂衣衫上的刺绣,并不是牡丹。”

    元月砂忽而开口,抬起头,对望百里纤,一双眸子平静无波。

    元幽萍一愕,旋即附和:“是了,月砂并无僭越,衣衫上的刺绣并不是牡丹花,而是——”

    元月砂接过话头:“而是芍药。”

    元幽萍点点头:“正是芍药。这芍药和牡丹两种花看似相似,其实是不同的。这两种花的花朵儿瞧着很相似,实在不容易分辨出来,唯独叶子不同。一个叶片狭长,一种却是扁平舒展。月砂裙摆最下面几朵花儿,也绣了几片叶子衬托,是长长的叶子,芍药才会有。纤小姐,你今日咄咄逼人,可是却是个误会。”

    元月砂温温柔柔的说道:“月砂素来很懂规矩,并不会做出什么僭越之事。”

    众女的目光都不觉在元月砂的裙摆逡巡,那裙摆之处果真是有几分长长的叶子,似也足以证明元月砂的清白。

    百里纤听了,眼底幽火浓浓,却自然是并无歉意。

    她非但没有歉意,反而仍然嘲讽之色浓浓:“是了,元二小姐总算是知晓分寸,知晓自己身份地位是何等地步,不能穿戴尊贵姑娘才能穿戴的衣衫。这野鸡不是插了彩羽,就能充作凤凰。山鸡再如何的搔首弄姿,可那也仍然不过是山鸡,一身的卑贱之气,却也总是洗不干净的。”

    这句句羞辱,若换做别的姑娘,不是被羞得掩面就走,就是气得和百里纤理论。元月砂两样都没有做,只是沉沉的看着百里纤。

    而元月砂的沉默,非但没有让百里纤住口,反而越发让百里纤咄咄逼人:“故而有些人不知自重,想要攀附上宣王府,荤素不忌,可惜没有这个机会。一转眼,又想做北静侯府的填房,难怪萧侯爷对你不咸不淡的,瞧来打心眼儿里瞧不中你的出身。”

    元月砂蓦然泪水涟涟,掏出了手帕,轻轻的擦过了脸颊。

    这花亭之中,顿时响起了元月砂轻轻的哭泣之声。

    元月砂断断续续的说道:“纤小姐,我,我没有,我从来没这个心。你又怎么可以,这样子说你的哥哥和父亲?至于北静侯府,我,我从来没想过要高攀。我身份卑微,又怎么敢有这种心思?”

    这样子楚楚可怜,委曲求全,亦越发衬托出百里纤的霸道。

    百里纤为之气结:“你手段厉害着呢,你装出这么副楚楚可怜的样儿给谁看?这狐媚子的样儿,是给男人看的。你道我会在意这上不得台面的手段?”

    然而无论元月砂这般手段上不上得了台面,此时此刻,百里纤就是不占理的胡搅蛮缠。

    既然元月砂衣裙之上并不是牡丹,也是没有僭越。

    那么百里纤的不依不饶,便不是那得理不饶人,而是无事生非。

    元月砂轻轻抹去了面颊上的泪水珠子:“无凭无据,纤小姐这样子攀诬,月砂并不觉得羞愧,又有什么需要装模作样的。反而是纤小姐,无缘无故,冤枉别人,才会让人瞧不起。”

    她这样子说话儿,柔软之中蕴含了一股子淡淡的坚韧味道。

    元月砂为之气结,她恼恨不已,元月砂习惯用一些狐媚的手段,心计也颇深。故而每一次,人前都好似自己无理取闹,却总显得她纯良无辜。

    可元月砂的这张画皮再好,自个儿也是定然要将之给揭下来,甚至狠狠在地上踩几脚才甘愿。

    百里纤气得浑身发抖,恼恨无比:“我娘闹得如此地步,还不是你害的。”

    元月砂一双沁润的眸子里面含着几缕泪光,那眸光有些深邃,手帕掩住了唇瓣,却轻掩住唇瓣一缕浅浅的笑意。

    “纤小姐,清夫人得此处置,是因为她不休德行,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这样子的质问,顿时也是让百里纤为之语塞。

    这桩事情,自然是和元月砂有关系的。

    赫连清故意引元月砂过去,想要让别的人瞧见元月砂和百里冽私会的丑态。可是却没曾想到,作茧自缚,居然连世子妃的头衔都是丢掉了。

    而原本应该出乖露丑的元月砂,却是不知所踪。

    这桩事情若是与元月砂无关,她是怎么也不会相信的。

    可是这些话儿,又怎么能在别人跟前提及?

    一时之间,百里纤为之语塞。

    在别人眼里,更显得百里纤理亏。

    贞敏公主打圆场:“阿纤,今日风和日丽,鸟语花香,皇宫里的花儿也是开得十分有精神。何不放开胸怀,何必为了一些琐碎的事情争执呢?”

    百里纤听了,眸光轻轻的闪动,不置可否。

    那些贵女眼见百里纤安分下来,也略松了口气,只觉得这才是应有之举。今日是贞敏公主挑选夫婿的大好日子,可百里纤却偏生在这儿闹腾,虽然针对的是元月砂,却也让贞敏公主沾染了几许晦气。

    百里纤目光轻闪,落座饮茶。

    只有她自己知晓,之所以安分起来,是因为接下来还有一个更有趣的计划。

    而这个计划,足以让元月砂身败名裂,当众出丑。

    故而如今,她才暂且隐忍。

    元月砂自诩很聪明,可是如今却早已经是陷入了陷阱之中。

    等一下下,一定能将元月砂扒皮拆骨,万劫不复。

    想到了这儿,百里纤眸子里面却也是不觉流转了缕缕幽光。

    而元幽萍却不觉拢住了元月砂的手掌,轻声细语的安慰:“月砂,我也是知晓你委屈。那个百里纤,分明就是故意挑你的不是,寻你的晦气。其实,你实在不必理睬她的。哎,我也是知晓你的委屈。可谁让她是宗室之女,高高在上,这样子欺辱你,贞敏公主也不过是不轻不重说一句。月砂,我也替你委屈的。”

    元家三个嫡女之中,元月砂觉得最容易相处的,就是这个元幽萍了。

    元幽萍性子比较沉闷,正因为这样子,故而也是少了几分的野心。

    她与元月砂没什么需要争的,心里也许瞧不起元月砂,可打小的礼数也是不会让元幽萍很明显的表露出来。

    如此淡然相处,虽然谈不上如何交心,至少也是面子上和谐的。

    可饶是如此,并不代表元月砂和元幽萍能热络到如此地步。

    元月砂有些小小的洁癖,更不喜欢跟人肢体上的接触。如今元幽萍握住了她的手,虽然是安慰她的意思,可是却并没有让元月砂产生类似感动之类的情绪。

    相反,她觉得自己在尽力忍耐,才没有从元幽萍手里抽出手。

    若是此刻将手给抽出去,却也是未免显得太突兀,才没有姐妹情了。

    元月砂眸子里面透出了缕缕的幽光,她实在是忍不住好奇,元幽萍这突如其来的友谊,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

    正如她从来不相信元老夫人会将自己当做女儿,如今她也是绝不相信,元幽萍会将自己当做好姐妹。

    然而元月砂面颊之上,却顿时流转了几许感动之色。

    正在此刻,元月砂耳边略略听到了喧闹之声。

    她抬起头,顿时见到了一道绝美之姿,盈盈而来,一举一动,无不极美。

    除了号称京城第一美人儿的苏颖,旁人竟难有如此的风姿。

    她下撒一条缕金百花穿叶群,耳垂一对白玉含翠流苏耳环,发间一套翠玉头饰,画了娥眉,略扫脂粉,妆容却是素净。苏颖原本便生得美,竟使得人不觉想起不让脂粉污颜色这样子的话。

    伴随苏颖盈盈而来,却娇艳华贵,美艳无比。

    一时之间,众女的目光顿时被苏颖所吸引,谁往苏颖跟前一站,顿时不觉为之而失色。

    这样子的美丽,原本是人间殊色,使得人嫉妒之余,又不觉有着说不出的艳慕。

    “苏大小姐人美丽,今日配饰也似不同,尤其是这一双耳垂,雕琢出色,雪中带翠,晶莹透亮,可当真是难得。也不知晓是什么玉,我以前竟似也没瞧见过。”

    一旁,也自少不得有人奉承。

    苏颖缓缓说道:“是外祖家在北域新开了玉矿,新采的青田玉玉质十分出色,竟似比从前的和田美玉还胜几分。外祖母不信,还道夸大其词,令人送一块玉石入京品鉴。那一块玉石开了,做了几件首饰,家里姐姐妹妹分了戴。”

    苏颖的外祖家洛氏,所蕴巨富,谁都难敌。京中那琉璃宝塔,灼灼生辉,便是洛氏当年斥巨资建造,讨好朝廷。

    故而这世上奇珍,皇宫之中不见得有,苏颖却是能戴。

    尤其苏颖这一双耳环,水头极好,流苏轻摇间,更衬托苏颖面颊透出了莹莹光彩。

    苏颖脸蛋儿轻侧,流光溢彩,更令人目眩神迷。

    元月砂原本跟她在南府郡有些过节,可是苏颖眸光轻轻的扫过了元月砂,眼底竟似没有丝毫的波澜,仿若以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更绝不似百里纤那样子人前大吵大闹,和元月砂加以争执。这一派富贵雍容的绝美气象之中,苏颖更好似遥不可及的女神,高高在上,令人想要折服。

    苏颖唇角却浮起了浅浅冷笑,原本在南府郡,那样子的小地方,自己居然还要去理睬元月砂,本来就是失策之举。如今到了京城,元月砂和自己便是天地之别,她这个南府郡的女郎,却好似足下的泥土,她连让自己跟她说句话都不配。要对付元月砂,自个儿只需要稍稍动动手指头,那自是有人帮衬的。

    可便是在这时候,一道含酸嗓音却不觉响起:“苏大小姐今日刻意打扮,极尽修饰,随随便便的一件首饰,都是贵重得紧。不过故意这般招摇,可是故意跟贞敏公主争风?”

    在场也有别的女子这样子想,可是好似这般轻轻巧巧说出来的,却也是只有薛灵娇这样的怪胎一个。只见她眸光流转,幸灾乐祸,竟似看热闹不嫌事大。

    旁人的面色不觉僵了僵,唯独苏颖,她自始至终,面上浅浅的笑容却也是没有稍改。

    她悠然无比的说道:“薛五,你又胡说了。若是别的浅薄女子,也许会这样子想。可是贞敏公主,她天生就不用嫉妒任何人,也是不会被任何人比下去。我今日打扮好些,也不过是给这锦绣一般的日子增加几许鲜亮之色,也绝不会压了贞敏公主的风采。”

    说到了这儿,苏颖轻轻的一笑,笑容宛如玫瑰花儿一般的娇艳欲滴,却轻轻的坐在了贞敏公主的身边。

    她是极尽妍丽,而贞敏公主却清雅素净,却宛如春花秋月,各有风姿,谁也是没有将谁生生压下去。

    就算是薛灵娇,此刻也是咬咬牙,说不出别的话。

    就在此刻,苏家的四姑娘苏樱急匆匆的跑过来,脸蛋也红扑扑的。

    她手指按住了胸口,一阵子的喘气,显得格外的娇憨。

    “那些要比武的少年郎,要从西华门去御武场了,哈,一个个骑着马儿,好神气。”

    有人忍不住笑话她:“小妮子,可是春心动了,你年纪还小,还用不着说亲呢。”

    苏樱被逗得脸颊红扑扑的,可是这些小妮子们,该瞧的还是要去瞧的。

    她们纷纷离席,又撺掇着贞敏公主一块儿去瞧瞧。

    贞敏公主平素冷静自持,仿若万事不萦绕于心,可是如今也被逗得脸都红了,并没有十分反对排斥。

    元月砂瞧着眼前的鲜活场景,这是她到了龙胤京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