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102 父兄所弃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102 父兄所弃第(1/2)页

    天:

    赫连清当年为妾,主持中馈,已然是其身不正,于礼不合。

    其后更成为世子妃,原本也是一桩说不过去的事情。

    只不过那时候苏叶萱名声坏了,谁都知晓她身为海陵女子,私底下居然是偷人,德行不堪。这样子一个水性杨花的女子,又怎么能做宣王府的当家主母。

    之后赫连清又使了些个手段,却也是被扶正了,又因为人前惯会做戏,得了贤惠的名声。日子一久,赫连清那么些个不好听的过去,渐渐也是没人提。

    如今说起来,也算得上是苦尽甘来了。

    想不到如今赫连清名声尽毁,如今连儿女也沦为野鸡。

    百里策贪花太过,闹得个声名狼藉。如今家里面的种种事情,那也是说也说不清楚。可如今,周皇后将其中说不明白的事情却定下来。那就是,赫连清所出的子女,那都是庶出,不能上皇室宗谱。

    而宣德帝也面上蕴含怒色,分明也是赞同周皇后的处置。

    别人都知道,这一对兄妹可谓是撞在了宣德帝的怒头上,吃了大亏了。

    不过百里纤性子那个样子放泼,这些日子如撞鬼一样令人厌恶,谁也不会为百里纤感到惋惜的。

    反而有不少人觉得百里纤自作自受,自讨没趣。

    周皇后不觉冷笑心忖,百里纤确实是撞到了枪口上了。内侍回禀,只说她对长留王无礼,要知晓长留王可是宣德帝最宠爱的一个皇子,宣德帝自然是心里生怒。

    再想深一层,百里纤宫中行凶,谁都知晓。她一个小姑娘,本来宣德帝也没如何放在心上。如今又没当真弄出人命,闹出什么祸端。在宣德帝瞧来,长留王说得没有错,百里纤应该诚惶诚恐跪下来认错,而他这个陛下也降下恩德,饶恕百里纤的罪过。最多,小惩大诫,不会十分严厉。可想不到,一个宣王府的小女子,宫里面要杀人,还能跟长留王呛声,只怕就算在自己这个陛下跟前,也不肯认罪。

    不错,那婢女是将一切揽上身了,可要对付百里纤,让百里纤吃到苦头,有许多别的法子。

    如今周皇后不但是自己厌恶百里纤,那也是为宣德帝出这口恶气。

    而此时此刻,百里纤也是不觉陷入了惶恐之中。被褫夺宗室之女的名号,如今还是个妾生的庶出——

    百里纤只以为这是一场噩梦。

    不成的,自己怎么能被人如此丢弃?若她以后是这样子的下贱身份,以后哪里还能立足。

    百里纤忍不住哭诉:“陛下,陛下,求你饶了纤儿。纤儿年纪小,不懂事,才做出这样子糊涂的事情出来。纤儿,纤儿不是故意的。纤儿以后,一定是会改的。”

    这一刻,百里纤是真的怕了。

    而她也只会这样子苦苦哀求,别的话也不知晓怎么说。

    事到如今,除了求人开恩,还能如何呢?

    百里纤内心酸楚有加。

    可她苦苦哀求,落在了宣德帝眼里,并没有什么怜惜之情,反而不觉泛起了不耐的厌憎之意。

    在宣德帝看来,百里纤就是不知晓分寸。自己都下令处置了,她居然还求饶,就是不懂礼数,不知尊卑。

    若不是瞧着百里纤年纪还小,多少又有些个皇族血脉,还是个姑娘家,宣德帝又不是个暴戾之人,早令人拖下去仗责了。

    饶是如此,宣德帝面上青色却也是越来越浓了。

    百里麟脑子倒是清楚些,他虽然内心也是翻起了惊天骇浪,可到底也还算沉得住气。

    他察言观色,知晓百里纤的哀求,一多半不会有什么用。

    除了增加宣德帝的怒意和厌憎,不会让宣德帝心软的。

    百里麟面上涌起了一缕悲戚之色,虽然已经对这个亲妹妹厌恶到了极点,可是却假意做出了那等兄妹情深的姿态,一番劝慰:“阿纤,如今陛下已经下旨。他金口玉言,那也不能不作数。我也只盼自己争气,总有为陛下,为我龙胤皇族尽忠的机会。”

    一番话,倒也是说得有些个担当气概。

    就连宣德帝盛怒之余,那也不觉多瞧了百里麟两眼。

    百里麟倒是素来懂事。

    他对百里麟印象不深,只不过见过百里麟几次。不过这位宣王府的小公子,倒是一直十分恭顺有礼,似乎也有些才华。

    说到底,也是百里纤惹怒了宣德帝,而百里麟不过是池鱼之殃而已。

    想不到,他倒是不吵不闹,懂得雷霆雨露俱是君恩的道理。

    想到了此处,宣德帝不觉怒气稍缓。

    张淑妃也颇为惋惜的瞧着百里麟,百里麟是她儿子侍读,而且也会讨人喜爱。张淑妃觉得,有这么一个侍读在自己儿子的身边,那也是很不错的。况且,百里麟还代表是宣王府的支持,张淑妃也是觉得很合算。

    想不到如今,百里麟以后怕是没机会了。

    再想深一层,如今赫连清已经是没了名分,又被厌弃,百里麟这个儿子必定也是会被生父疏远,不会留用。以后的前程,怕也是有限。

    想到了这儿,张淑妃求情的话儿到了唇瓣,却也是不觉生生的咽下去了。

    她眼波流转,心里再叫了一声可惜。

    而百里麟那些话,除了缓解宣德帝的怒气,增加自己好感,也有提点百里纤的意思。

    可惜如今百里纤浑浑噩噩,糊糊涂涂的,也是不太听得出来。

    她心里只想,自己又怎么可以是庶女?怎么可以那么贱?

    如今,百里纤郁闷得想要大哭一场,更不会轻言罢休,只想要博得一线生机。

    百里纤还想要继续求情,她只想着,自己若是苦苦哀求,说不定陛下就不会生气了,会饶了自己了。

    而这样子的手腕,百里纤还是跟赫连清学的。

    赫连清告诉她,这女人对付男人,绝对不能用强,要显得很可怜,泪水盈盈,放低姿态。然后多求一阵,脸皮也不要,那么这些个男人,都是会心软的。

    百里纤是赫连清生的,自然是将赫连清的教导记在了心上,而且还记得很牢。

    正在这时候,一道熟悉的身影映入了百里纤的眼帘,让百里纤又惊又喜,流露出绝处逢生的喜悦。

    元月砂瞧在眼里,都是忍不住有些好奇了。

    她顺着百里纤目光望过去,可巧就触及了豫王百里炎那有几分冷漠的英挺面容。

    那张面颊之上,一双眸子沉稳,深不可测,闪动缕缕金属光辉。

    伴随豫王到来,在场微微有些尴尬的气氛,更又低沉了几许了。

    有些人就是这个样子,天生就蕴含了一缕压迫人的奇异气势,令人总不觉心尖颤颤。

    而百里纤当然也不会是因为百里炎而心生期待。

    只见此刻,百里策是和百里炎联袂而来,跟随在百里炎的身后了。

    百里策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他当然不会蠢得此时此刻还不知晓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宫中秘密很多,可有时候又没什么秘密。比如如今,就是如此。百里策也知道了百里纤在宫中欲图害人,却被周世澜与百里聂拆破真相的事情。

    这可真是令百里策气结。

    自己女儿,也不图她争什么光彩,百里策也是没什么嫁女联姻的打算。想不到百里纤连安安分分都做不到。

    此时此刻,百里策也是厌恶这个女儿。

    今日百里纤所作所为,是让百里策大庭广众之下,出乖露丑,让别人议论他风流无度,贪花好色,宣王府上下没什么规矩。

    果真是赫连清调教出来的女儿,这样子不知轻重,不知好歹。

    百里纤先瞧见了百里策,自然是喜动颜色,旋即瞧见了豫王百里炎,面颊上也是不觉染上了几许淡淡的惧意。

    百里纤内心微微踌躇,却顾不得那么多。

    她才不想做什么庶女,以后被人欺辱。百里麟是男儿身,以后还能博一个前程。可是自己呢,就算是绞尽脑汁,费尽心思,只怕也是没什么样儿整齐的男人会娶自己了。

    想到了这儿,百里纤自然也是顾不得那么多了,顿时扑到了百里策身上。

    “父亲,父亲,纤儿好生委屈啊。纤儿知道错了,求父亲为纤儿求情,让纤儿仍然是嫡出的女儿。打小,我都是被亲娘说是矜贵的身子,以后又怎么能贱如泥土?”

    说到了这儿,百里纤却也是不觉泪水盈盈。

    说到底,百里策平素对她这个女儿,还是不错的。

    她只盼望说动百里策,让百里策念着这些个父女之情,让自己仍然是尊贵的嫡女。

    而不像是周皇后说的那样子,自己只是庶女,什么都没有。

    可是百里纤没有留意到,自己每多说一句话,百里策的脸色就更加难看了几分。

    百里策面色难看,心忖百里纤果真是个糊涂的,此时此刻,说话全无分寸。

    这陛下有令,做臣子的哪里能如此忤逆。

    他虽身为世子,哪里能当众冲撞宣德帝。

    百里纤是赫连清调教的,一点规矩都没有。

    其实百里纤原本不至于如此不知礼数,只不过她实在是怕极了,心里惶恐不安。就好似一个溺水的人,总是要抓住自己能够抓住的东西,死死的捏在了手中。就算是区区一根稻草,也是一定要捏在了手中不能放。

    想到了这儿,百里纤眼底流转了几许期待。

    可百里策却容色十分难看,百里纤抓住了百里策的衣摆,却顿时让百里策极粗鲁的拂开。

    百里策冷冷说道:“纤儿,你实在是太不懂事了。也怪你母亲,从小就溺爱于你,将你宠得无法无天,毫无分寸。若是当真知晓管束于你,又何至于落到了如今地步。”

    说到了这儿,百里策又向着宣德帝行礼:“陛下,是微臣府中缺了规矩,今日才闹出了这样子的笑话。”

    反正,百里策贪慕女色,风流无度,这样子的事情早就不知晓多少人知道了。

    事到如今,遮遮掩掩的,倒是不如落落大方认错了,也好让宣德帝消气。

    宣德帝果真是并没那么生气了,淡淡的说道:“你身为男子,后宅有些不周到,虽然情有可原,可也仍然是需要留意一二。”

    言下之意,倘若不是百里策娶了那么并不淑女的赫连清,今日也是不会闹得这样子的难看。

    平时赫连清倒是很好,可是事到如今,到底露出了真面目。

    百里策对赫连清的厌憎之意更浓几分。

    赫连清上不得台面,女儿也是不懂事,只是,一想到了儿子,百里策也微微有些犹豫了。

    百里麟虽然是并不如何的乖顺听话,可也是聪慧。

    以后,前途一定是很好。

    就算是夫妻情分不在,这儿子如今身份有别,前途受阻,百里策也是不忍心的。

    百里策盘算着,自己也要为百里麟筹谋一二。

    百里麟垂泪:“也是麟儿平时少了些对妹妹的留意,未曾对妹妹关怀备至,让纤儿犯下大错。以后,也因身份卑贱,再不能陪十七皇子入宫读书了。”

    事到如今,百里麟那也是努力一把,趁机盘算。

    十七皇子百里璃听了,方才惊讶得紧。

    百里麟以后沦为庶出,就没有进宫陪伴的资格了?

    他可不想要如此,百里璃年纪还小,在宫里面也只有百里麟这个稍稍亲近些的好朋友。

    一想到以后见不着了,百里璃自然是很不乐意。

    方才百里璃不好说什么,如今却也是出席:“父皇,儿臣方才也是不好说什么,只因为,这是宗室礼数。可是阿麟陪着我读书,从来没有出过差错,和儿臣感情也是很好的。只盼望,父皇仍然许他做我侍读。”

    百里璃说话虽然很沉稳,可是这样子岁数,自然是有些奶声奶气。

    而这种模样,自然也是招惹宣德帝的喜欢。

    宣德帝只是瞧不顺百里纤的张狂,对于百里麟倒是并无恶感。

    纵然百里麟被牵连,可仍然是举止得体,言辞甘卑,也算懂事。

    听到自己这个小儿子这样子的重情重义,宣德帝心里也是浮起了几许欢喜。

    原本想要答应,又不觉有些为难,心忖可是有违礼数?

    宣德帝略略沉吟,一旁的周皇后却也是已然说道:“陛下,这规矩之外,也无外乎人情。无论那清夫人如此折腾,阿麟总是无辜的。他打小是作为嫡子抚养长大的,如今又是博学懂事。一颗明珠,何必扔在尘埃里面呢。既然是十七皇子喜欢,就许他做伴读,也是皇室一份仁慈宽厚。”

    宣德帝面色舒展:“皇后说的也是有几分道理。”

    张淑妃方才什么话儿都是不敢说,如今眼见尘埃落定,也赶过来凑话儿说:“是了,陛下,我瞧麟儿这孩子还算好。”

    在张淑妃想来,自己儿子人前可是对百里麟有大恩德的。

    从此以后,百里麟还不誓死效忠,好生扶持自己的儿子。

    她这样子说,宣德帝一颗心也是定了:“既然是如此,那就让麟儿留作伴读,一切不变。”

    百里麟流露出受宠若惊,万分感激的神色:“多些陛下。”

    他这般模样,宣德帝自然是受用。

    百里麟心里也是松了口气,好在自己聪明,这侍读的位置可总算是保住了。

    自己前程,也还是有些个希望的。

    只不过好好的皇族宗亲,宣王府嫡子,让百里纤这么一折腾,成了个野鸡庶子。百里麟的心里面,又怎么能甘愿呢?一念至此,他的内心之中,却也是很不是滋味。

    这皇宫之中,向来是跟红顶白的,以后自己的那些个糟心的事情也是不知晓有多少。

    这都是百里纤这个蠢物害的!

    百里麟恶狠狠的想着。

    旋即,百里麟似想到了什么,小心翼翼的抬起了脸孔。

    果然,百里策容色不善。

    百里策这个宣王世子,是一门心思跟随豫王百里炎的。

    正因为如此,自个儿如此急切做十七皇子的侍读,百里策向来不乐意。而自己今日这样子的举动,就如当众表忠心一样。

    百里策当然是很不高兴,更担心百里炎有什么想法。

    而百里麟也并不后悔,恭顺的退回了自己的位置上,却下意识躲避百里策的目光。

    而这一切,却也是让元月砂尽收眼底,让元月砂瞧得津津有味。

    如今这一切似乎是尘埃落定了,今日这场风波结束得风和日丽,在场的众人也是纷纷称赞宣德帝的宽宏大量。

    这一切都是显得和乐融融。

    元月砂却从这虚伪的和乐间,瞧出了其中若隐若现的裂痕。百里炎与百里策的心结,还有百里策和自己儿子的。如今那些裂痕也许很细微,也许可能不会裂开。可是如今,这一切已经是让一双狡黠狠辣的双眸悄然的观察在眼里。

    而既然是如此,元月砂自然是要用尽心机,费尽手腕,将那原本些许轻微的薄刺给狠狠的刺下去,刺得鲜血淋漓!

    唯独百里纤却失魂落魄,竟似受了巨大的打击。

    此时此刻,百里纤的心底,却也很不是滋味。如今父亲对自己不闻不问,弃如敝履,而她的哥哥呢,也还有几分前途。唯独自己这个女儿,从此以后却也是一无所有。而她已然是这样子的凄惨,家人明明就在身边,可偏偏却也是没有人肯过来安慰自己。

    一时之间,她孤独凄凉,竟然是不觉打了个寒颤。

    百里策眼见自己女儿还保持跪地恳求的姿态,一时不觉颇为厌烦。

    事到如今,百里纤还这种样子,分明也是有些丢脸的。他心里已经盘算了,回去之后,就将百里纤拘在府里面,也是免得百里纤继续出丑。可事到如今,却也是不得不经历平复嗓音,做出了那等和顺姿态:“纤儿,还不快些起来,谢过陛下的恩德。今日你如此无状,陛下也是对你宽厚,方才饶了你了。”

    百里策并非不知晓其中轻重。

    百里纤可是在宫中杀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