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103 败家产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103 败家产第(1/2)页

    天:

    而百里纤那蕴含了阴郁之色的面孔之上,流转了一缕沉沉的怒意,这样子模样,实在也不像个年纪不大的小姑娘了。

    也对,她这样子的岁数,长于宣王府那样子的地方,又是赫连清亲手抚养长大的。

    而那性子,自也是谈不上多好了。

    几前落座,百里纤冷冷说道:“事到如今,倒是顺了你的意,元二小姐果真是个灾星。但凡谁得罪你了,总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只怕元家招了你这种灾星,以后定然也是多灾多难。”

    元月砂瞧着百里纤脸颊之上的阴郁,柔顺的垂下头去。

    这样子话儿听了,却也是并不觉得如何生气。

    看似委委屈屈的,元月砂的唇角却也是顿时不觉泛起了一缕浅浅的笑容。百里纤说得倒也没有错,元家,恐怕当真是会运气不好。

    元老夫人处心积虑的利用,可是怎么就挑到了自个儿的头上了?

    她可不好惹。

    只不过元月砂人前不言不语,一旁元幽萍却也是不觉透出了忿色:“纤小姐,事到如今,为何你还欺辱月砂?今日她处处委屈,可是生生被你给吓坏了。”

    经元幽萍这样子一提,众女也是想起来,刚才元月砂可险些死了。

    百里纤年纪轻轻,心肠居然是这样子狠。

    更不必说方才她有意谋害元月砂,结果非但没有什么愧疚躲避,反而是咄咄逼人。

    使得人不觉心忖,任谁撞见百里纤这样子的泼货,都是会忍不住生气的。

    元月砂却伸出了手,轻轻的拢住了元幽萍的手臂:“大姐姐,她性儿不好,何必跟她吵。”

    事到如今,元月砂仍然是柔柔弱弱的,主动躲避。

    元月砂自打来打了京城,也似没有跟人人前相争过。

    元幽萍也知晓元月砂是这样子的人,可是今日,她竟似油然而生一缕焦躁。

    元月砂温顺的面具,仿若是无懈可击的。那些欺辱元月砂的一个个人都已经没了,仿佛是元月砂运气太好,而别的运气则不好。

    元幽萍却不觉轻轻推开元月砂的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儿,旋即瞧着百里纤:“百里纤,你何必咄咄逼人,连带着元家也是生生编排上了。”

    百里纤冷笑:“怪只怪这丫头是南府郡来的旁支女,破落户的女儿,我实在是瞧不上眼。”

    元幽萍却也是不屑:“有些话,大家烂在肚子里面,是给你留了些个颜面。如今说出来,却怕你面上不好看。方才你咄咄逼人,自认是宗室之女,高傲得不得了。可是如今,你也不过是个庶女,还犯下大错,凭什么说月砂不是?”

    百里纤这个伤疤,到底也是被人戳破了。

    别人看着百里纤这种样子,只觉得十分碍眼,也是恨不得让百里纤受挫。

    只是原本以为,百里纤听了这样子的话儿,必定是勃然大怒,闹腾起来。

    岂料,百里纤却只是一脸讽刺之色,并没有做出十分出格的举止。

    “不错,如今我是庶女,可是是按着嫡女的礼数教导长大的。这见识这眼界,可是比那些个乡下丫头强。有的人,连琴棋书画,都是现学的。这时候才学这些,只怕是有些迟了,平白让人瞧不上。什么六博棋,什么双陆,她会玩吗?只怕是听都没听说过。瞧她那样儿,就好似一根木头一样,闷闷的站在这里,其实却也是什么都不懂的。好听些,叫温良贤淑,不好听,就是木然无味。这京中贵女,也不是披了一块皮就是了。”

    百里纤字字句句,都是讽刺,而且都是掐着元月砂的痛处来说。

    她见元月砂沉默不语,却也是冷笑。

    就算故意做出这等安安静静的样子,百里纤就不相信元月砂不生气不动怒。

    此刻元月砂什么话儿都没有说,究其原因,还不是想在人前做出纯善的样子。

    只可惜,在这儿的都是女人,而那些年长的贵妇,此刻在隔壁的暖阁,奉承那些宫中的贵人。

    这些年纪轻轻的女郎,又怎么会去怜惜女子的柔柔弱弱呢?

    而且百里纤这样子,那些女郎听了,也有些赞同百里纤。

    说到底,她们不喜欢百里纤是一回事。可是百里纤说的,确实也是有几分的道理。

    元月砂虽然学了一些礼数,可是是来了京城,才在元家的教导下学的,而不是打小就学的。

    这贵族女子的气派,元月砂可以模仿,可到底和真正的京中贵女有些不同。

    说到了这儿,百里纤扫了那一张张名牌,唇角一缕笑容缓缓散开,宛如湖水之中泛起了淡淡的涟漪。

    “怎么给宁九郎下注的人居然是这样子少,这鸣玉坊赔率开得很低,投注的也还是不多。方才就是他,救下了元二小姐吧。瞧他那一身打扮,出身必定寒酸,卑贱得紧。还真是跟元二小姐有缘,都是出身下贱的玩意儿。”

    元月砂却轻轻的抬起头:“纤小姐自重,你议论我是没关系。可是今日元二小姐得了宁小九救命,却不可轻辱了他。”

    百里纤不以为意:“元二小姐说笑了,瞧不上他的,可不止我一个。否则在场这么多姑娘,为什么不肯给他投注?”

    那些少年武将的名牌,挂得最高的居然是莫容声。他是墨夷宗的弟子,年纪最长,又是靠着自己拼出来的军功,这自然是惹人看好。瞧着所投的花签计数,居然有整整五万两银子那么多。

    跟随在莫容声之后的,则是周幼璧的名牌。

    虽然今日周幼璧行事显得狠辣了些,可有时候,人命在这些京城贵女的眼中并不如何的要紧。相反,周幼璧的狠辣反而给他平添了一缕异样的魅力与风韵。

    更不必提,周幼璧还是个白色衣衫,风采出众的美少年。

    相反豫王极为看重的薛采青,只排在了第五位。

    毕竟薛采青的沉稳敦厚,比起别人,有些不起眼了。

    元月砂甚至可以肯定,宣德帝也是最看好薛采青的。可是那又如何呢,上位者的盘算,和少女的春心,并不是一回事。

    这些妙龄女郎固然会看家世,可是容貌神采,也是占据很大缘由。

    至于宁小九,却也是个种特列。

    那少年容貌虽好,可毕竟是出身于寒门。他若以后要在军中立足,自然也是不能如何得罪那些个军中大佬。自然,也不能在御前对那些贵族名门子弟狠下下手。

    否则一时露脸又如何,以后前程也是绝不会如何的舒坦。

    便是投了玉签给宁小九的,一多半是因为那张脸蛋好看。

    只不过这些个心照不宣之事,却也是不必宣之于口。

    可是偏偏,百里纤却也是生生说出来。

    百里纤那双眸子深处,隐匿了浓浓的算计,宛若浓郁的墨汁,却也是漆黑一片。

    她纤弱的素手招来了宫婢,捏住了一枚玉质的梅花签。

    百里纤手指轻轻的晃动,唇角流转了一缕轻蔑不屑的笑容:“就不知道,元二小姐可单单跟我赌,赌你那救命恩人,可是能不能赢第一轮?”

    元月砂轻轻的拂过了衣角,似要将那弄皱的衣衫抚平弄匀。

    却是轻轻说道:“月砂向来不赌的。”

    百里纤面上嘲讽之色愈浓:“你既是乡下来的丫头,大约不知晓,赊的梅花玉签,代表的是一万两银子。我料着你,那也是赌不起。我母亲如今虽然被褫夺了世子妃的封号,可是这么多年了,却也是宣王府的主母,家底也还有些。而且,她还是对我疼爱有加。可有的人,不过是寄养在元家的乡下丫头,靠着元家施舍的月钱过日子。不然,无论输赢,总能拿点散碎银子,给救命恩人撑撑场子吧。”

    她就不信,今日刺激不出元月砂的火气。

    从刺激元月砂是山鸡,到推元月砂去死,到如今讽刺元月砂寄人篱下。就算她百里纤是庶女了,却也是仍然能生生压她一头!

    就不信,元月砂还能忍。

    而一旦不能忍,一旦憋不住,却也自然是会落入圈套,输得一无所有。

    元月砂抬头,张了张嘴唇,欲语还休。

    她不觉想起了百里聂,百里聂说了,会有肥羊送上门来。到时候该给谁下注,也就会知道了。可这真的是百里聂所盘算的?

    百里纤故意激元月砂生气,而元月砂却是心沉若水。

    饶是如此,既然是别的人需要,元月砂自然是恰到好处的做出了一副动了火气又强自隐忍的样儿。

    就在这时候,元幽萍的双手,死死的抓上了元月砂的手臂。

    元幽萍的脸红了,看着也是气急了,甚至不觉有几分急切说道:“跟她赌,月砂,如今不能落了元家的脸面。”

    元月砂恰到好处,流转几许尴尬:“可是大姐姐,我——”

    她话儿没有说完,可对方应该明白自己的意思。

    那就是,她没有那么多钱。

    元月砂心知,自己在元幽萍眼里绝不是个没心眼的人。倘若她此刻极为爽快的答应了,只恐怕元幽萍反而会有所怀疑的。而如今,如此神色方才显得真实而可信。

    她心忖,若要自己下场去赌,对方应该也会做一些事情。

    元幽萍一副下定决心的样子:“月砂,我愿意为你出一枚梅花玉签,让你去赌!就算是输了,也是我给你的。”

    从百里纤前来滋扰时候,此处已然不觉添了若干留意。

    如今听到了元幽萍这样子说,那些个贵女,可都是忍不住议论纷纷。

    那可是整整一万两银子啊!

    要知晓她们这些个京城贵女,自然也是不缺钱,衣衫首饰都是家里请人做的。每月的几十两月钱,还有写在自己名下铺子收益,都是自个儿花则玩儿的。更不必说,母亲通常会拿自己私房补贴。

    可是,一次赌一万两银子,那也是很大很大的一笔钱。

    是输了后回去日子不好过的那种。

    她们内心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元幽萍气狠了。

    平时可是乖乖巧巧的一个女孩子,今日居然是被百里纤气成了这个样子。

    百里纤不依不饶,确实令人容易生恼。

    当然,她们也是不觉阵阵的好奇,元月砂究竟赌不赌?

    元月砂面上浮起了纠结之色,便是看戏的娇客都按捺不住了。

    都这个时候了,赌了!

    元月砂却低语纠结:“大姐姐,这,这似乎有些个不好。”

    元幽萍为之气结,言语急切:“我说了这支梅花玉签算我的,就算是回到家里,祖母责备,我也是自己一力承担。”

    人群之中,更有人忍不住娇滴滴说道:“是啊,赌一赌,又怎么样,我瞧那宁九郎,要是赢了呢?”

    既然有人想要看戏,话儿说出口,自然附和的也是有许多。

    而百里纤却一副心虚姿态:“赌什么赌?你赊了鸣玉坊的玉签,鸣玉坊会抽佣金,可若输了,鸣玉坊也一定要你交银子出来。这可不是赌着玩儿的。”

    别人瞧见了,自然就觉得,方才百里纤不过是拿话挤兑人。

    故意以一万两银子,压一压元月砂,料着人家不敢。

    想不到当真应承了,百里纤又生惧了。

    她不要脸不要皮的在这儿蹦跶,早就让许多人瞧不顺眼。只不过谁也不想沾那一手污泥,不好做声。如今有人能一巴掌爽爽快快的打过去,看的也是觉得舒坦。

    元幽萍的嗓音更是充满了炽热和煽动:“你怕了?宣王府的纤小姐今天咄咄逼人,可想不到居然也是外强中干!月砂,你根本不必怕她。她口口声声,说你出身卑微,其实是故意吓人的。哼,却这样子的欺辱你!”

    百里纤似恼了:“她一个南府郡的丫头,算个什么东西,软腻腻的一个人,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就一副吃准了元月砂不敢赌的样儿。

    元月砂却也是轻轻的抬起头,不快说道:“纤小姐,你太可恨了。大姐姐如此爱护月砂,月砂,月砂也不能落了元家脸面。”

    她到底松了口,愿意跟百里纤赌。

    婉婉混迹在人群之中,她瞧着一个宫婢悄悄的离开,唇瓣不觉泛起了一缕冷笑。

    杨太后跟前,苏颖、百里冽均在此处。

    苏颖容色温婉,眼观鼻鼻观心,可谓是极之柔顺。

    她有绝色倾城之姿,可在杨太后跟前,却是极恭顺柔婉。

    而杨太后也不觉夸赞于她:“阿颖这孩子,可谓是极好。明明天仙一般的容貌,这样子的年纪,偏生能沉得住性子。又肯为我这老婆子抄经,真是一片纯善。这一个个字,可真是写得颇有禅韵。她与阿冽,可都是有心的孩子。”

    苏颖似有些不好意思了,双颊浮起了浅浅的绯红。

    她心忖,这抄经所写的字,自然也是极好。

    苏颖于书法一道,是下了真功夫,也下了些个苦功的。

    那卫夫人的清韵体,字体可谓是蕴意不断,娟秀灵动,苏颖临摹了许多张帖子,方才也是学会。

    那抄经也是真抄,没有假手于人,让下人抄袭充数。

    这些个字,一个个都是苏颖亲手所书写,并不假手于人。

    寻常的姑娘家,又有几个有苏颖的心思。

    杨太后年纪虽然大了些,可是却并不糊涂,人也很聪明。讨好太后娘娘的人虽然很多,可是谁真用了些心思,她还是瞧得出来的。

    在杨太后瞧来,京城那么多年轻俊俏男男女女,可最沉得住气的还是苏颖和百里冽两个。

    如今两人并列而坐,容色相互辉映,宛如两块美玉,当真是说不出的精致。

    苏颖大几岁,好似神仙姐弟。

    饶是苏颖心高气傲,却也是不觉不动声色的打量了百里冽一眼。

    百里冽聪慧,在苏颖眼底也自然不算可有可无。

    只不过苏颖裙下之臣无数,其中却也是并没有一个百里冽。

    原本苏颖虽然自负,却也是不见得认为全天下的男子都是会为了自己倾倒。

    百里冽不喜欢她,那也不算什么。

    可是偏偏,百里冽居然对元月砂有意。

    这些话儿是百里纤传出来的,苏颖也是将信将疑。

    只不过瞧着今日情态,百里冽似乎确实对元月砂有着那么一缕非同一般的情意。

    一念至此,自是有些不是滋味。

    就在这时候,那宫婢悄悄的靠近了苏颖的耳边,细细低语。

    苏颖听完,她虽不动声色,可面颊之上却也是不觉悄悄掠动了一缕说不出的喜悦之意。

    自己放下的鱼饵,元月砂还是上钩了。

    那日南府郡的耻辱,她刻骨铭心,不敢或忘。

    苏颖自负聪慧,算无遗策,却险些在南府郡扯下近乎完美的画皮,这样子的耻辱不可忘却。

    所以,今日这一场赌术千局,则是苏颖一手缔造,为元月砂精心准备。

    事到如今,她不得不承认,元月砂很有几分聪明,又极具警惕。

    可苏颖算计的那些个对手,又有哪个是好相予的?

    元月砂聪明,那她就多花些心思。

    她警惕,自己就让元月砂放下警惕。

    百里纤驽钝,几次三番在元月砂的手里面吃亏,元月砂瞧不上这个女孩子的。这就是激怒元月砂的诱饵!

    百里麟痴迷于苏颖,苏颖透过百里麟,指使百里纤挑衅元月砂。

    等惹恼了元月砂,才好让元月砂坠入彀中。

    苏颖慢慢的将自己一根根雪白的手指头收纳入手掌之中。

    是了,引诱元月砂入彀的对手一定不能显得太聪明了,若太厉害,那么元月砂这只猎物,是一定会心生警惕,迟迟不肯踏入陷阱。

    可百里纤算什么东西,今日她在宫中频频显露自己的愚蠢。蠢得连苏颖都觉得百里纤是个极可笑的笑话。

    苏颖早就心生算计,将元月砂的资料尽数查阅一遍。

    这位元二小姐,是极少涉及博术的,她人聪明,这反而有些困难。

    可是只要惹得元月砂生气动怒,失去理智,加上唆使引诱,也不是没有机会。

    好在,元月砂终于是下场,赌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