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106 百里纤发疯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106 百里纤发疯第(1/2)页

    天:

    元幽萍瞧着百里纤那样儿,内心之中蓦然心惊。

    她不觉想,自个儿这一次回去,也是要受些个责罚的。只因为她身为长姐,也是胡闹,纵容元月砂。祖母是个通透的人,也会瞧出几分。

    元幽萍慢慢的抓紧了自己的衣衫。

    然,那又如何?

    就算自己受责,就算祖母有所怀疑,就算自己会在祖母跟前失宠。

    可无论如何,这一次输钱的是元月砂,而非是自己。明面上,自己需要承担的责备并不多,而且母亲会护住自己的。

    等元月砂被逐出元家了,云氏更会放出消息,透出风气,一番暗示。

    自己素来乖顺,是元月砂让她这位极乖巧的元家嫡女,做出了些个并不乖巧之事。

    这都是元月砂这个破落户女儿的错。

    再过几个月,没人会记得元月砂了。

    这位名噪一时的南府郡元家女儿,就在她轻轻的荡漾起了一片水花之后,又那样子悄无声息的润入了空气之中,再无痕迹。

    祖母纵然生气,也是不会生多久,毕竟自个儿可是嫡亲的孙女儿,绝非那等旁支女可比。

    这一切,元幽萍想得很顺畅,很通透。

    似乎,也是挑不出毛病。

    这样子想着,她那颗扑扑狂跳的心,却也好似能安稳平复几许了。

    其实她不似元蔷心,纵然对元月砂没什么特别的好感,也并不讨厌元月砂的。

    而且元月砂聪慧勤奋,她甚至有一缕佩服。

    可是如今,元月砂万劫不复了,元幽萍蓦然觉得手腕上戴着的那枚玉镯子有些炽热烫手。

    下意识间,她竟不觉想要离元月砂远一些。

    可身子一动,却发觉元月砂死死的捏着自己的手,竟然不肯让自己动。

    对方的手,总是冰冰凉凉的,凉得好似毒蛇的信子一样。

    而如今,这双冰凉的手,可就正捏着元幽萍的手,握得很紧、很紧。

    元幽萍不敢动作太大,引起别人的注意,亦只能如此的僵持。

    却只觉得冷汗一颗一颗,从自己的后背轻轻的渗透出来。

    元月砂轻柔的抬起了脸颊,那张秀美的面容之上瞧不出喜怒,只那一双眸子,此刻透出了幽幽光彩。

    元幽萍努力压下了心中惊惶,勉力流露怜爱有加的模样:“月砂,你可怎么办?”

    她要将自己摘出来,这趟浑水,却也是和自个儿没什么关系的。

    元月砂目光从元幽萍脸颊之上掠过,让元幽萍不自觉打了一个寒颤。

    旋即元月砂目光却轻轻的从元幽萍身上移开,落在了百里纤身上。

    元月砂幽幽叹了口气,一副委屈之态:“只怕纤小姐早留知晓,那一位并不是真正的宁九郎,却故意算计月砂吧。”

    言语幽幽,不乏指责之意。

    百里纤微微一堵,却矢口否认:“是你命贱,还道自己当真是什么贵女,当真是笑话。”

    别人却是不信,元月砂所言,她们也是做如此猜测。

    难怪这百里纤方才就是对元月砂百般羞辱,算计不已。

    百里纤生恼,略略有些不痛快。

    旋即却冷笑:“只怕是你怕了,百般推脱。”

    她已然是想明白了,别人纵然拿异样的眼色瞧自个儿,可到底是无凭无据。

    既然是没凭据,还能损了自己一块皮肉?

    甚至于元月砂越这样子想,自己就越应该欢喜,就该让元月砂尝尝这般恨透了人,却偏生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就好似自己对她,原本就是如此这般极怨怼的心思,恨到了骨子里了。

    想到了这儿,百里纤醍醐灌顶,若有所悟。

    是了,为何自己此刻内心还有些许不足、不甘。

    这并非因为周围人异样的眼色,而是因为元月砂。

    元月砂此刻虽然有些幽幽埋怨,可却也是远远不如百里纤心里所期样子。

    她应该是吓得涕泪横流,恍恍惚惚,做出些许疯癫姿态,乃至于失言发狂,要扑过来扭打自己。

    这种发疯的样子,才是元月砂应该有的样子,才能最大的取悦百里纤。

    而不似现在这样子——

    想到了这儿,百里纤甚至不觉轻皱了眉头。

    元月砂样儿瞧着,也太轻描淡写了,甚至不自觉透出了几许沉稳若水的味道。

    这让她秀润美丽的脸颊竟似散发出了一股子异样的魅力。

    那双眸子幽幽,光彩涟涟。

    元月砂轻轻说道:“可是纤小姐,我总认为上天有眼,构想别人的人,也总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若月砂只是自己运气不好,那是自己不好,可若有人构想,我不相信这样子的阴险小人会有什么好结果。”

    百里纤冷笑,看来元月砂居然还不死心。

    这京中之中,还信什么上天报应?

    怕不是个傻的。

    整个龙胤京城,宛如繁华锦绣,可这一席锦绣,却也是不知晓掩了多少血腥杀伐,明争暗斗。

    事到如今,元月砂仍然是不死心,可是她却应该去死了!

    百里纤冷笑:“想不到现在,你仍然是死鸭子嘴硬。”

    而此时此刻,在外头,炎炎烈日之下,宁小九竟没有丝毫惶恐之色,气定神闲:“正如宣王府的麟公子说言,我并非是真正的宁九郎。”

    方才百里麟那样子说,众人也是将信将疑。

    如今宁小九居然是坦然承认,他们都是无比的吃惊。

    想不到啊,今日龙胤宫中,居然是当真是生出了这样子荒唐的事情。

    苏颖内心不自觉的冷笑,极愉悦舒坦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这个宁九郎,还算是有些薄薄的聪明和小小的本事吧。

    可是他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应该不顺她苏颖的意思,胆敢算计于她。

    他以为自己假冒真正的宁九郎,没有人知晓,岂不知这桩事情,苏家早就是了然于心,成竹在胸。

    实则每一年京中的赌局,举城参与,不知道有多少流水银子,这是一笔巨大的流动财富。

    鸣玉坊开设赌盘,进行开赌,这赚钱最有效的手段,那就是操纵赌局的结果。

    要谁赢就赢,要谁输就输。

    而作为棋子,好似真正宁九郎这样子出身寒门又能参与御前比武的选手,就是最佳的人选。

    鸣玉坊有对真正的宁九郎加以网络,许以重金,许以前程。洛家原本以为让宁九郎答应,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那些个寒门子弟,盯着真正权贵手中不予外人的肥肉,早就盯得流口水了。

    想不到,这宣州的小百户,居然是拒绝了鸣玉坊的要求。

    不但拒绝了,对方态度强硬,要张扬此事。

    如此不知好歹的货色,自然是该死!

    苏颖绝美的脸蛋之上,一双美眸流转了浓郁的杀意!

    所以,那本来应该死去的宁九郎,又来京城述职,鸣玉坊又怎么会不在意?

    一番查探,自然是知晓对方底细。

    而这个假冒宁九郎的江湖浪荡子,并不拒绝苏家示好,而且又对苏颖痴迷不已,分明是个胆大妄为博富贵的人。

    而其实,洛家并不在意他是不是真货。

    扶持此人上位,而又捏住了致命把柄,以后可有大用。

    偏偏这假货才到皇宫,居然就尾巴翘上天,惹得鸣玉坊要将他给弄死。

    苏颖不屑一顾,简直是作死!

    一身穷命,只怕是一生都是没得享富贵的福气。

    而宁小九当然也可当众说出自己故意让他输,可苏颖只盼他没这样子的蠢,他不会蠢的以为此时此刻,还有谁会信他的话?

    苏颖心念流转,内心一瞬间流转了许多个念头,却无论怎么盘算,自己都是胜券在握,眼前假的宁九郎再无翻身之机。

    饶是如此,苏颖心尖竟流转了几许不快。

    也是,是因这小骗子,实在是有些淡定。

    这可恶的小混账,莫非仍以为这种种事情有些回旋的余地。

    她绝美的容貌流转了一缕冷凛的笑容,心中蕴含了缕缕不屑。

    苏颖冷然思忖,周皇后那性儿,苏颖心里通透,比别的人都要清楚。

    周幼璧受伤,只恐如今已然是伤了周皇后的心肝了。

    苏颖心尖泛起了缕缕的恶毒,甚至有些漫不经心的想着,这没孩子的女人,可就是如此可怜。

    这一腔浓浓的母爱,总是要挑个人倾述不是?

    果然周皇后不觉伸手拢住了宣德帝,极疾言厉色:“大胆狂徒,居然是做出这样子欺君之事。只恐你今日入宫,也怕是没什么好心思。莫非,你入宫是要行刺陛下不成?”

    宣德帝倒是没那般生气,甚至不觉有些个若有所思。

    方才,让他将心爱的女儿嫁给这样子的寒门子,他自然是打心眼儿里不乐意。

    既然证明其身份有差,贞敏公主自然是用不着嫁的。

    对于眼前这个假的宁九郎,他倒是不觉生出了几许爱惜之意。

    年纪轻轻,如此人才,而且好相貌,沦落民间,确实也是明珠暗投。

    虽不能嫁个公主,也不能许他高官厚爵,可是朝廷也许可以予他一个机会。

    宣德帝有些高高在上的可惜,可惜此人没投个好胎。

    然而此刻,周皇后却也是不觉侧过了脸孔,一脸急切的看着宣德帝。

    那张明艳如牡丹的脸上,却也是不觉透出了浓浓的担切之色:“陛下,此人可谓是来不明,他这样子混入皇宫,居心叵测,不但想要玷污皇族血脉,指不定还有不臣之心!若非麟公子提点,只怕这等居心叵测又包藏祸心之人已然是混入宫中!”

    周皇后流露出无比担切,痛心疾首之色,似乎是当真吓坏了。

    “可怜贞敏公主冰清玉洁的身躯,差些被污泥所玷污。”

    静贵妃闻言也是大怒,好个贤德的皇后!

    这口口声声,好似为敏儿惋惜,可如今自己敏儿可有跟这下贱货色有那一丝一毫的牵扯?

    却故意将贞敏公主涉及其中,说什么差些被污,这可是分明损及自己女儿那冰清玉洁名声!

    只是如今,饶是静贵妃如何恼怒,却也是只能硬生生的咽下去这口气。

    毕竟要是此刻和皇后争口,越说得没完没了,就越会加深别人的印象。

    自始至终,贞敏公主都似容色淡漠,不置可否。

    周皇后一副极恼恨,极为皇族着想的样子:“故此这样子居心叵测的恶徒,应该将他捉拿,狠狠拷问,问清楚背后可有阴谋!”

    自己爱惜的侄儿被生生打断了手臂了,周皇后心痛如绞。

    她自是要让对方付出代价,回报千倍万倍之苦。

    宣德帝虽微有可惜怜悯之意,可也并未当真如何上心。

    周皇后行事熨帖,做事小心,宣德帝素来也是不会驳了周皇后的面子。

    如今,也并无反对之意。

    他正欲说什么,一名内侍匆匆而来,在宣德帝耳边轻轻言语了几句。

    宣德帝容色微变,流露出父爱如山的慈和之色:“原来阿聂已然是来了,我还道他是不来了。”

    谁都知晓,长留王百里聂乃是宣德帝视若心肝的爱子,极是受宠。

    周皇后是熟悉宣德帝的,她方才瞧见了宣德帝面上的神色,是已然知晓宣德帝必定是会允了自己了。

    可是没想到,居然是被打断了。

    周皇后不甘心,正欲再言,却见外头传来了一阵子喧哗闹腾之声。

    原来百里聂人已早到了,只不过竹帘轻垂,掩住了身影,如今他却令人将竹帘轻轻的卷了起来了。

    他去了面具,流露出绝世的容光,让围观的人群瞧得一阵子惊艳,不觉心醉神迷。

    那些京中贵女,有的见过百里聂,有的却也是没有。

    百里聂已然许久没有摘下面具了,想不到今日居然是有如此的福气,窥见了百里聂的容貌。

    卷起轻帘瞬间,却也是宛如月光落地,宛如千朵万朵雪白的梨花轻轻纷纷落下。

    如玉雪轻堆,如月染云晕。

    百里聂的脸蛋略略苍白,却俊美极了。

    一双眸子却出奇的深邃,让人瞧不见底。

    别说那些个京中女眷,便是素来镇定的苏颖,这一刻也是心驰神摇。

    苏颖自负于自己的美貌,见多了那些个为她容貌而颠倒的男子,却很少品尝到为一个人容貌所倾倒的滋味。只因为说到容貌美丽,男人总是及不上女子的。可是偏生百里聂却带给了苏颖那样子的感觉。

    在她十三岁时候,见过一次百里聂的容貌,却顿时刻骨铭心,十分难忘。

    兜兜转转,竟似跗骨之蛆,心魔缠绕。

    苏颖原本想过了,彼时自己年纪尚幼,又因为难得一见,所以念念不忘。

    也许以后多见几次,她已然拥有和小时候截然不同的定力,会改了那样子的迷恋。

    苏颖更知晓,无论什么绝美之物,只要日日相见,见得久了,总是会习惯,也就不会觉得如何的奇特。

    百里聂是她一个必须征服的人,若能拢入手中,也许就不会如此在意。

    然而如今,苏颖自认已然是变得极沉稳大气。可当她瞧见了百里聂时候,却也仍然是感受到让自己心驰神摇的魔力。

    心醉神迷,竟似难以自持。

    一时之间,竟然忘记去盘算百里聂此刻现身又有何目的。

    元月砂心里却冷笑了一声,方才百里聂口口声声,只说自己不合看到他真面目,这实在是需要责罚。

    如今却似发觉,百里聂很多话说说而已,不必当真。

    看来,当真是故意讹上自己啊。

    元月砂凉丝丝的想要冷笑。

    “儿臣见过父皇。”

    百里聂起身,向着宣德帝行礼,却越发显得身子挺拔俊秀,宛如琼花玉树。

    宣德帝一笑,免了百里聂的礼数:“阿聂,今日怎会有如此兴致?”

    他称呼百里聂为阿聂,而不是什么长留王,足见亲厚。

    而其实宣德帝的心中,确实也是颇多疑惑。

    这些年来,他那貌如谪仙的儿子,似乎是当真要做仙人了。

    百里聂总是云里雾里,极少现身,也不与什么人应酬。这几年来,他甚至用一块面具遮挡住样貌,连样儿都不露。

    这原本应当是极为古怪孤僻的举动,可是落在了百里聂身上,却好似反而映衬了他的出尘。

    想不到今日,众目睽睽,人声喧哗,百里聂居然会现身,还将面具摘了。

    那张容貌,让宣德帝不觉想起了当年后宫那个美若天仙的宠妃,不觉一阵子微微恍惚。

    百里聂温声说道:“只因为,儿臣的养子姜陵,也参加了这次御前比武。”

    一句话,却若巨石落水,激起了千层浪!

    直接将在场众人震得没话说。

    百里聂是有一个养子,可惜这个养子从来不现身于人前,竟似没有人见过。

    闹到后来,有人提及长留王的养子,甚至怀疑这不过是一桩当不了真的流言蜚语。

    而正因为这位长留王的长子,是如此的神秘,故而也不免惹人猜测,联想篇幅。

    他们都猜,也许这位神秘的养子,有那么一些个见不得人之处,故而需要刻意遮掩,隐匿存在。

    说不定,不是什么养子,而是亲生儿子。

    而如今,百里聂也满足了在场围观群众全部的八卦热情。

    他手中拿着那柄翠色的玉箫,然后用玉箫指着场中一道身影。

    正是那个狡诈、无耻、满嘴谎话,却又耀眼得不得了的冒牌宁小九。

    “这个少年郎,当然不是宁小九,而是儿臣的养子姜陵。”

    咚的一下,苏颖脑子里一根弦顿时被崩断了!

    她蓦然起身,吓了周围的人一跳,更不必提苏颖如今满面愠怒之色。

    触及杨太后有些惊奇的目光,苏颖方才回过神来,方才是知晓了自己失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