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108 扒皮假仙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108 扒皮假仙第(1/2)页

    天:

    那浅浅的花刺,挨着元幽萍如花娇颜,使得元幽萍身躯不觉轻轻的发抖,一双眸子也顿时不觉泪水盈盈,惧意颇浓。

    事到如今,元幽萍也只能苦苦哀求,矢口否认:“月砂,月砂,我没有,我当真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

    然而旋即,元月砂却也是伸出手,轻轻的握住了元幽萍手腕,狠狠的将元幽萍的手腕给举起来。

    上面一只镯子,翠色剔透,十分莹润。

    “这洛家在北域新开了玉矿,新采的青田玉玉质十分出色,竟似比从前的和田美玉还胜几分。故而令人送一块玉石入京品鉴。那一块玉石开了,做了几件首饰,如今除了苏洛两家女眷,别人都没机会佩戴这青田玉做的首饰。今日苏三小姐风华绝代,衣衫打扮可谓众人之忧,尤其是这一双耳环,雕琢出色,雪中带翠,晶莹透亮,可当真是难得。她耳环玉质,可是与你这镯子一样子的质地。还请大姐姐告诉,为何你能有京城别处没有的青田玉首饰?”

    元幽萍大骇,她冷汗津津,又怎么能想得到元月砂目光居然是如此锐利。

    区区玉器首饰,居然就让她瞧出几许端倪。

    既然元月砂早有说察觉,却偏生瞧着自己和她姐妹情深。

    这人前一份亲密无间的好情意,居然是演得天衣无缝。

    这是何等心计!

    元幽萍心中惧意越浓。

    元月砂缓缓细语:“大姐姐性爱素净,什么金银器物,宝石珍珠,你一样都不爱。唯独这玉器物件,你是打心眼儿里喜欢的。这苏三小姐,还当真是会投其所好,要送就要送给你个喜欢的。正因为喜欢,大姐姐才这样子戴在了手上,舍不得摘下去。却并不知晓,苏三小姐送你的物件儿,居然是如今京城的稀罕货色。我在南府郡,已经是让苏三小姐万分不喜,如今到了京城,怎么就又招惹人家不高兴了?想来,定也是我的错。”

    那软绵绵的语调,却步步紧逼,让元幽萍避无可避,退无可退。

    她雪白的贝齿不觉咬紧了唇瓣,再无法按捺自己的内心惧意。

    乃至于终于崩溃,不觉身子软倒,放声哭泣。

    元幽萍软绵绵的,膝盖落在了地上,伸手扯住了元月砂的衣衫:“二妹妹,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呀。我,我都是被逼的,我是迫不得已!”

    元月砂眼珠子轻眯,瞧着自己将元幽萍吓成这样儿,却也是不觉感慨自己的凶残。

    她冷笑:“这是元家的意思?故而你身为元家嫡女,避无可避。”

    元幽萍赶紧摇摇头:“这和元家有什么关系?老夫人,是真心疼你的。便是我母亲,也一点不知。”

    说到了这儿,元幽萍嗓音微涩,旋即却也是不觉流转了浓浓的恨意:“这一切,都要怪苏颖。今日都是她,让我布局,故意设计,惹你入彀。我明明知晓蔷心心里面喜爱北静侯,却故意说动祖母,容她入宫。等她当真为难你时候,再现身为你解围。如此一来,你便更加相信我。甚至,我还知晓百里纤会为难你。只不过不待我为你解围,二妹妹自己已经脱身。可是这一切,都是苏颖示意,她让我这样子做的呀!”

    “正是这个妖孽,让我取得你的信任,在你耳边煽风点火。表面上因为你所以和百里纤处处言语相对,实则和百里纤一唱一和。她还让我,先垫钱取筹码,让你去赌。我知道是我不对,我原本不应该做这样子恶毒的事情。可是谁让我一时不慎,竟落了把柄在在她手中。二妹妹,你若熟悉苏颖,自然是应该知晓,她是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元幽萍一张脸颊顿时涌起了浓浓的苦涩:“我打小就是循规蹈矩,一句话也不敢说错,一件事也不敢做错。我虽不是京城最出色的姑娘,却是京城最守规矩的。可是苏颖,那个贱人,她设计与我,让我中了千局,并且也是欠下了巨额的银钱。我能怎么办,这件事情一定不能让别人知道的!一定不能!我除了帮她算计你,实在也是没有别的法子。我,我是无辜的。”

    这些日子,她心惊胆颤,被折磨得都快要疯掉了。

    苏颖却许下若干好处,让自己入局,让她引元月砂入彀。

    她略有犹豫,却应承了此事。

    毕竟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如今元幽萍含泪倾述,自然是盼望元月砂能同情自己,知道自个儿那是迫不得已的。

    她虽然是犯了错,可是那错也是情有可原。

    元月砂淡淡的道:“你欠下了多少银钱?”

    元幽萍见她容色和缓,心下稍定,却也是有些羞愧说道:“五万两银子。”

    元月砂放下了手中花枝,轻轻的将元幽萍给拉起来。

    她甚至主动伸手,为元幽萍打整衣衫,弄好发丝。

    元幽萍一时不明其意,甚至不觉有些个受宠若惊。

    元月砂这又是什么意思呢?

    她不觉将一切往着好些的地方去想,毕竟如今元月砂已经是没有事儿了。既然是如此,当元月砂知道了自己的迫不得已之后,也许就不会计较太多了。

    毕竟,自个儿可真不是故意的。

    本心而言,自己也没打算去害元月砂啊。

    “区区五万两银子,元家大房又不是真的赔不起。大伯母我瞧过,谨慎仔细的一个人,是不会同意你这样子胡乱折腾的。可见这件事情,你甚至没在大伯母跟前张这个口。也对,只要你应了苏颖,就能免去这样子的债务,还能得到这样子贵重的首饰。而你这位元大小姐,也不必面对母亲的呵斥,元家上下嘲讽。只需要,让个旁支女去过些个生不如死的日子,就能解了你元大小姐的麻烦。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换做是我,也不想让自己成为笑柄。”

    元幽萍不觉身躯微微一僵,她为自己找了种种的理由。可是如今,让元月砂这样子一说,这些个理由瞧着居然是如此的可笑。

    元月砂微笑:“所以大姐姐这么做,并不是一件如何让你奇怪的事情。而月砂跟大姐姐一样,是同一种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她甜甜的笑着,眼睛里面却也是流转了缕缕的幽芒。

    面对着眼前看似纤弱的嗜血恶魔,元幽萍那些个委屈言语居然再难说出口。

    元幽萍内心蓦然浮起了一个念头,元月砂不会原谅自己的。

    她秉性可谓是极为狠辣,又怎么会待人以温顺宽容?

    元幽萍心尖儿轻轻一颤,蓦然提着裙子,轻盈的跑开。

    她只盼望离远一些,再远一些,不要见到这个女人。

    仿若只要远离元幽萍,自己就能安全几许了。

    元月砂也并未阻止,只瞧着元幽萍纤弱的背影,冷冷含笑。

    就在此刻,花枝从中,却也是有了些个小小动静。

    只见婉婉小心翼翼的探出头来,旋即轻轻一拂:“元二小姐,长留王有请。”

    元月砂仰头,却也是不觉微笑:“月砂可是受宠若惊。”

    无论百里聂是因为什么,策划了这样子的事情,元月砂都是极欢喜的。

    不错,若没有百里聂的安排,她本来也是不会上当,更不会被蛊惑下注。

    不过这件事情,就会变得十分无趣。

    也不能欣赏如此好戏,看着宣王府一场丑态毕露的好戏码。

    如果没有百里聂预想给的那些银票做保证,元月砂是绝不会冒险去赌。

    想到了这儿,元月砂轻拂裙摆,随即浑身一僵!

    那银票用牛皮囊盛着,再用一根绳儿系在了元月砂的裙子里面。

    可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是不见了!

    元月砂出了一身冷汗,以她心性居然当真生出了一缕后怕!

    那些贴身收藏的巨额银票,居然是会不见?

    倘若自己输了,那么就会当真赔上一百多万两银子。

    元月砂私底下不是付不起这笔钱,而是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如此疏忽!

    亏得百里聂坑的不是自己。

    想到了这儿,元月砂蓦然抬起头,狠狠的盯着婉婉。

    她绝不相信,这些银票的失踪和长留王没关系。百里聂让这小婢跟随在自己身边,口口声声说是保护自己,可这小婢遇着事情躲得比谁都快,哪里有所谓保护的意思?

    元月砂之前打着没风险看戏,胜负割肉由百里聂负担的主意。

    想不到百里聂也是同样的心思啊。

    旋即,元月砂不觉冷笑:“婉婉,那些银票,是你取走的?”

    婉婉有些羞涩腼腆:“那些不是长留王殿下的银票,是借给元二小姐赌的。元二小姐,长留王殿下是绝不会亏待跟他合作之人的。殿下,还等着元二小姐。”

    元月砂眯冷笑不已,如此心计,果然这些龙胤皇族之人没一个以诚待人。

    如今就要看这位长留王,怎么分给自己一些汤汤水水。

    拿了自己做筏子,元月砂也不会客气敲一笔。

    别人赌输了的银子,元月砂没兴趣,可那是宣王府欠的,元月砂顿时也是兴趣多了很多。

    这么一笔巨额的欠债,可以有很多种好玩的法子。

    婉婉在前面走着,元月砂轻轻的跟上了这道纤弱的身影。

    她忍不住心忖,眼前少女精于易容,又会那妙手空空之技,瞧来百里聂也是颇具野心,不动声色啊。

    这样子私底下网络的江湖人才,也是不知道多少。

    更不知道朝堂之中有多少百里聂的党羽。

    也许百里聂也不动声色,欲图让自己成为他一枚棋子,故此诸般布局。

    想到了这儿,元月砂渐渐不觉浮起了警惕之意。

    这位长留王百里聂拥有神仙之姿,可同时也是元月砂生平见过的最工于心计的男人。

    谈笑之间,引人入彀,不动声色让自己为他驱使。

    今日元月砂一路赌下去,当真只是不能拒绝百里聂?

    元月砂眼中流转了幽幽冷光,心中冷冷的想,不是的,不是这样子的。

    自己一向铁石心肠,别人奉承亲近,不会让元月砂觉得亲呢,别人辱骂羞辱,也不能让元月砂愤怒。

    苏颖那样子所为的手段,根本不能引诱元月砂入彀。

    可是元月砂太聪明了,对于那些神秘的未知的事情,总是充满了探索之欲。

    好似百里聂,给予巨款,不告知和什么人赌,甚至不告知赌什么。

    这样子神神秘秘的,反而让元月砂好奇,好奇究竟是会发生什么。

    在保证自己绝对安全时候,她选择赌下去。

    今日自己的一举一动,就是在这位长留王的掌控之中。

    不知不觉,又来到了池边,百里聂已然是在一旁等待。

    当他瞧见了元月砂时候,面颊浮起浅浅的笑容,竟似月破残云,冰莲绽放,冉冉生辉。

    那是一副极美好的画卷。

    纵然是元月砂,初见百里聂的时候,也是不自禁为百里聂的神仙风姿所震慑。

    然而此刻,她内心却全无绮丽心思,只有浓浓的警惕。

    元月砂目光不自禁从百里聂的脸蛋上移开,滑落在百里聂修长的手指上。

    如今那修长的手指,就轻轻的敲打着那一叠叠的银票。

    正是方才还在元月砂身上那些。

    如此明目张胆,不知羞耻。

    百里聂温声言语:“今日当真辛苦月砂了。”

    元月砂轻轻的福了福:“月砂不敢当。”

    百里聂轻柔的叹了口气,那叹息声仍如初见时候充满了令人淡淡伤感的韵味:“阿陵这个孩子,一向都是重情重义。因为真正的宁九郎被人算计,一时忍不住为他讨回公道。我也只能为他筹谋,几番算计。只不过,连累月砂得罪了苏家,本王实在是于心不安。”

    他前一句还口口声声的说元二小姐,接下来一句就是月砂,不动声色间竟似亲呢起来了。

    “不过元二小姐应该相信本王,本王说过,和本王合作的人一定不会吃亏。我也是,一定会对她负责的。如今元二小姐乃是从南府郡来的,到了京城这如狼似虎的地方。本王自然是心存怜惜,会处处照拂。更加不会,也不忍,让你招惹宣王府的怒火和苏洛两家的针对。故而本王亦会说明,月砂只是代本王下注,并无真心为敌之意。至于如何讨要这笔赌债,那也是本王自己的事情,月砂也不必为这种事情苦恼郁闷了。”

    好一番感人肺腑体贴入微的温柔言语!

    可元月砂却分明听出其中的吝啬算计,忍不住冷笑:“长留王的意思,就是那些赌赢的银子,其实跟月砂一点关系都没有?”

    百里聂微笑:“我知道元二小姐是不会在意这区区俗物的,更不愿你招惹种种是是非非。”

    元月砂眼皮子跳了跳,她瞧着百里聂不动声色收回的赌本,加上如此恬不知耻的话语。不错,她是能做到不为金钱束缚,早就会操纵金钱达到自己目的。可是并不代表,她不知道钱的重要性!

    难得,她胸口一堵,居然是有些气不顺。

    元月砂努力的,慢慢的,压下了胸中滔天怒火,挤出了一缕万般讽刺的笑容:“长留王口口声声,不会亏待合作之人。月砂今日领教了,就是不知道既然是如此的不亏待,又唤我来做什么?”

    百里聂不动声色:“召唤元二小姐前来,是因为这谢谢还是要说一声,本王是懂礼数的。”

    元月砂呼吸再次为之一窒,多无耻的人啊。

    元月砂自然不想节外生枝,此刻因为钱去招惹个十分难缠的对手,却按捺不住满腔的讽刺之意。

    那一双漆黑的眸子之中,讥讽之意却也是不觉更加浓郁:“殿下口口声声,与你合作,一定是不会被亏待。那月砂心里,真的是很想要知道,这件事情之中,月砂得到了什么好处,所以才叫没亏待。难道殿下认为,若无你如此高贵,出手拯救,月砂就是会被人算计,万劫不复?就会蠢得中了苏颖计策,当真被人卖掉?原来月砂在殿下眼里,竟然是如此清纯无辜,这可真是月砂荣幸啊。”

    百里聂眼中反而流转了惊讶之色,仿若一切都是元月砂在胡搅蛮缠,无理取闹。而他是如此的宽容大度,温润大方,包容万千。

    “难道元二小姐竟不知晓自己得了什么?本王自然是相信你是个无比聪明的人。可难道不中计就够了?瞧着一个个跳梁小丑人前挑衅,难道元二小姐没有一缕烦躁之意,不悦之心?就算不会因此失去判断,可恶心之意总是会有那么一点吧。难道宣王府赌输之后种种丑态,没有取悦于你,没有让你身心愉悦?这些,难道不是本王给予元二小姐的舒爽享受?”

    如此荒唐言语却偏生让百里聂说得有那么几分的道理,震得元月砂无言以待。

    平心而论,她确实也是有爽到的。

    可元月砂内心冷笑,百里聂根本就是卖弄唇舌,强词夺理。

    元月砂讽刺说道:“如此说来,我似应当感激长留王才是了。”

    百里聂幽幽叹了口气:“元二小姐如此言语,那分明仍然是心存怨怼,不过本王一向宽宏大量,委屈自己,体贴别人。月砂有这样子的不满,我总是要令你满意才是。”

    一番话是何等的宽容大度,委曲求全。仿佛是元月砂百般刁蛮,无理取闹,而他却是步步退让,一番宽容忍耐。

    这样子轻轻的说着话儿,百里聂也是缓缓起身。

    他身材高挑,宛如亭亭玉树,宛然若仙。而当他走到了元月砂身边时候,影子更似将元月砂轻轻的拢住了。

    “既然月砂觉得补偿不够,那就是本王的错,那我就补偿你一件无比稀罕,世所罕有的东西。”

    百里聂一伸手,轻轻拢起了一缕元月砂一缕发丝。

    却轻轻的低头下,举起手指,吻了那发丝一下。

    举止优雅,风姿极美。

    元月砂如遭雷击!脑子里轰然一响!

    百里聂抬头,放开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