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111 宣王府内讧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111 宣王府内讧第(1/2)页

    天:

    百里纤方才挨了打,如今倒不觉老实了一些,只是轻轻哭泣。

    却不觉让赫连清一阵子心烦气躁,这个女儿从前瞧着聪慧伶俐,岂料帮不上自己一点忙,还闹腾出这么些个幺蛾子。

    自己处境,已经是十分不顺,却未曾想到,自己女儿居然又为自己折腾上了一个天大的祸事。

    百里纤心里面酸溜溜的,不觉好生不是滋味。

    分明是百里麟让自己去赌,说算计好的。

    不过现在,人人都说自己不懂事。

    赫连清恨铁不成钢:“纤儿,你年纪也是不小了,老是这样子糊糊涂涂的,怎么能够呢?母亲如今失宠了,这身子骨不争气,也是斗不赢那么些个狐媚了。你也应该帮衬你哥哥,怎么整日里这般闹腾,还闹出个这么些个事情?”

    她面色发黄,说话也是没力气。百里纤盯着自己母亲的脸蛋,心里面蓦然浮起了一个念头,难怪父亲会厌弃于她。

    都已经不是花朵儿一般年纪了。

    更不必说,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赫连清不加以安慰,还这么训斥。

    百里纤不平,倘若犯错的是百里麟,她还是会如此严厉?

    百里纤的心里面,不觉酸溜溜的。

    百里麟在一旁淡淡的说道:“好了纤儿,母亲都已经是气得生病了,你还不快些退下去,免得让她瞧见你更加生气。”

    他不想让百里纤在赫连清跟前多说些什么。

    百里纤却不傻,也不肯走:“母亲,你句句怪我,可知道并不是女儿的错。”

    百里麟一时心里面恼怒,这百里纤居然还不依不饶了?

    他伸出手,就来拉百里纤的手膀子,不觉作色:“事到如今,你竟还惹母亲生气。她已然病了,又吐了血,难道便不能少说两句,让母亲心里面舒坦些?”

    那字字句句,竟然是百里纤的不是。

    百里纤却不理那么多,百里麟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母亲着想,其实不过是将所有的错处都是推到了自己身上。

    她隐隐觉得不好,不能不说清楚:“其实那日我挑元月砂赌钱,是二哥授意,怎么挑拨怎么下注,全是他的主意。如今输了,却全赖在我一个人身上。”

    赫连清一惊,面色有些不好看。

    百里麟冷冷说道:“瞧来你居然是这样子不孝,还不肯罢休了不是?”

    百里纤奋力挣扎,她挣不脱,面色也是有些不好看,嘴也是没闲着:“二哥哥,你当我不知道,是你喜欢苏颖,喜欢她这个天仙一般的人物。她一番算计,你让亲妹妹做筏子。如今,还要将所有的罪过推到我的身上。”

    她干脆跪在地上,腻着不肯走了:“母亲,母亲,是二哥哥迷恋那个倾国倾城的苏美人,却刻薄自己妹妹。不然我胆子小,哪里会这样子糊涂。如今苏颖不肯要他了,他便来作践自己的妹妹。”

    百里麟抓住她,又打了她一巴掌。

    百里纤也不理会,双颊都是红红的巴掌印,却泪水盈盈,一副极倔强的样儿。

    赫连清咳嗽了几声,心火越浓:“好了,好了,你们闹个不休,便当真是没将我这个娘放在心上。”

    说到了这儿,赫连清捂住了唇瓣,不觉又咳嗽了两声。

    两人顿时也是不敢言语。

    赫连清心中气苦,如今她处境艰难,没想到如今这个时候,儿女居然还不肯拧着一条心。

    “阿麟,你当真我面,动手打你自己妹妹,成什么体统?”

    “阿纤,你对你哥哥说话,怎可没什么分寸。”

    百里纤心里凉了凉。

    这百里麟做哥哥的,却俱将罪过推到了妹妹身上。

    可轮到了赫连清这儿,却也是不过不轻不重的呵斥了几句。

    各打了五十板子,就算了事。自个儿脸上巴掌还是疼得紧,可是这桩事情,便是这样子了了。

    可百里纤也不敢吱声,事到如今,若要将这桩事情抹平,只能靠着赫连清了。

    百里纤却也是一副娇柔之态:“母亲,你要救救纤儿,纤儿不过是池鱼之殃,这又不是纤儿的错。”

    说到了这儿,百里纤却也是哭得梨花带雨。

    “父亲爱惜脸面,便是心里面不喜,也是会为纤儿填这个窟窿。我瞧纤儿还是去恳求父亲,求父亲对你怜惜几分。可是不要,在这儿打搅母亲养病。”

    百里麟一脸不耐之色。

    “二哥哥可是要我将这样子的话,在父亲跟前再说一次?纤儿也是不怕再说,却也是怕你抹不开这脸面。”

    百里纤却也是不甘示弱,美眸含嗔。

    “母亲,父亲他性子凉薄,为了宣王府的面子,也是不知晓如何待我。以后说不定,女儿就会送去什么不知生死的地方。除非,除非母亲为我兄妹二人,将这赌债填平。”

    百里纤却也是眼波流转,流转了几分算计之色:“我知晓,你那私房却也是极丰厚的。”

    她知道赫连清有钱,私囊颇丰。

    赫连清一时心乱,也是不知晓说什么才好。

    百里麟面色有些不善,却轻轻的扶住了赫连清,极体贴的服侍了赫连清喝了剩下的半碗参汤。

    旋即方才呵斥百里纤:“阿纤,你竟如此不懂事,如今你闹出了事情,没想到居然会算计母亲的私房。她如今失宠,若无些银钱傍身,这以后的日子,还不知晓怎么过。你的心中,却半点孝道都不存。”

    百里麟这样子说,赫连清也是未曾吭声。

    赫连清前半辈子日子过得苦,也忍不住觉得,但凡钱财还是还要拿捏在自己手中好些。

    想当初,赫连清客居在了宣王府,孤苦伶仃,就是吃一两燕窝,都是要瞧别人的脸色。

    百里纤玲珑心肝,不觉冷笑:“二哥哥就不怕我将你那些个丑事给扯出来?”

    百里麟冷笑:“父亲早知晓你已然疯了,如何会听你那么些个不中听的言语?”

    如今百里纤的名声,可谓是已然坏掉了。

    便是百里纤说了自己,别人只当是百里纤想要拉扯个人下去。

    百里策心里已然是猜测到了些个,可那又如何?

    他若做取舍,必定是会舍了百里纤的。

    “母亲,纤儿说的是些个胡话,你可不必放在心上。”

    百里麟冷笑,轻轻的按上了赫连清的肩头。

    赫连清见两人相互攀咬,心中痛楚之意愈浓了。

    这兄妹两人,为何不能好端端的,同心协力,却也是相互攀咬撕咬。

    “住口,你们兄妹二人,为何不肯相信相爱,都到了这个时候了,偏生还要气着我。”

    一边说话,赫连清一边捂住了胸口连连咳嗽,分明也是极恼怒的样儿。

    百里麟瞪了百里纤:“纤儿,你还要在这儿歪缠?”

    百里纤目光闪动,不肯让,母亲还是帮着二哥哥的。

    因这主意是百里麟出的,百里纤也越发理直气壮起来:“分明是二哥哥,被那苏颖迷住了,让苏颖将他当做傻子般拿捏,拿他做筏子。女儿,女儿是无辜的。纤儿是母亲十月怀胎生下来的肉。既然将我生下来,就不能不理我。”

    百里纤言语沉沉,不依不饶的。

    她心中笃定,这世上什么事情都是要去争一争的,怎么样都不会轻轻巧巧的,落在了你的手里面,任由你摘采。

    赫连清一时之间觉得心烦意乱,只觉得儿子倒好,还算温和熨帖,偏生百里纤这个女儿一直都是闹个不休。

    她原本就染了病了,如今只觉得百里纤甚是聒噪,不觉有些烦躁:“好了纤儿,事到如今,你都不肯让母亲歇息一二。”

    百里纤略略沉了沉,良久,方才冷冷说道:“不错,纤儿若说自己赌钱是二哥哥让的,父亲可不会为我做主。可是,可是——”

    一边这样子说这话,百里纤的嗓音渐渐低沉了,竟似有着一股子说不出的味道。

    “可是若是说出祖母的事情,不知道父亲可会在意?”

    赫连清如遭雷击,她不觉恼怒冷然的看着百里纤,唇瓣轻轻的颤抖。

    这个孽障,如今居然是将这样子的话说出来。

    那件事,原本此生此世,都应该烂到了肚子里去的!

    要嚼得稀烂,咽得渣子都不剩,自己都应该忘记自己做过这档子的事儿。

    就好似赫连清,她一番努力,好似已经将这件事情彻底忘记了,好似从来没发生过一样。

    可是那水面下的污泥,如今轻轻的翻腾,闹腾出了一阵子的酸臭不堪。

    赫连清原本染着病,柔柔弱弱的,这一刻眼神却也是变得犀利非常。

    百里纤犯浑,所以连这样子的话都说出口,她不怕百里麟,挨了打也不怕。

    可如今被赫连清这样子看了一样,百里纤顿时通体生寒!

    竟不自禁的垂下了头去了。

    赫连清颤颤巍巍下了床,百里麟要扶赫连清,却被赫连清一把推开。

    百里麟心中也是不觉充满了疑惑,可是却也是一个字都不敢说。

    眼前的赫连清,通体散发一缕杀伐之气。

    就宛如当年初冬时节,来到了宣王府投亲的孤女,虽冻得脸蛋儿都白了,虽看着柔柔弱弱的,可是那眼睛里面,盯住宣王府的锦绣朱红,却也是流转野兽般贪婪而凶狠的光彩。

    一晃这么多年了,赫连清的容貌更改,姿色有变,唯独那一双眼睛竟一如当年。

    她一扬手,重重一巴掌抽打过去。

    百里纤竟被抽倒在地。

    面上的痛楚还在其次,可是百里纤可是当真被吓倒了,这身子却也是不觉轻轻颤抖,抖个不住。

    赫连清却也是冷冰冰的说道:“纤儿,这样子的话,你不可再说第二次,否则——”

    她言语森森,面色也是不好看:“你是我生下来的肉,我也是能将你生生的按回去,让你不得好死。”

    百里纤身躯颤抖,一时之间,却也是吓得话儿都是不敢说了。

    当年的回忆,却也是如击电般散过了百里纤的脑海。

    那时候,母亲一向恭顺,却不知怎么了,惹恼了祖母,让祖母训斥了一番。

    她记得母亲的脸,看似温顺,却不自禁扭曲成一个极为古怪的样子。

    想要生气,可是偏生又忍着不能生气。

    那样儿自然是不会多好看。

    然后,赫连清轻轻的抱住了百里纤,在百里纤耳边轻轻低语,让百里纤将那一包药粉偷偷的洒在了鸢王妃每天要吃的燕窝汤水里面。

    那一天,百里纤回到了赫连清的院子。

    残阳若血,照在了赫连清身上,赫连清独自一个人小酌,饮得微醺。她那杯中的酒也是嫣红的颜色,被夕阳一照,却也是炽热如血。

    乍然一看,好似赫连清痛饮鲜血一般。

    她扎入了母亲的怀抱之中,咯咯轻笑,说自己做好了那件事情了。

    而赫连清那略略有些冰凉的手掌,却也是不觉轻轻柔柔的抚摸上了百里纤的脸蛋,更轻柔的说道:“纤儿,你做得好,你当真是母亲的贴身小棉袄。只不过,这件事情,你谁都是不能说,一旦说了,咱们的好日子啊,可是一点都不会剩了。”

    然后第二天,就传来了鸢王妃染病疯癫了的事情。

    时隔多年,百里纤还是记得很清楚。

    那时候自己四岁?还是五岁?总之年纪还小。可是这样子事情,却好似烙印一般,深深的烙在了自个儿的记忆深处。

    毕竟如此深刻的事情,就算是想要忘记,只恐怕也是不容易的。

    她慢慢的,咬紧了自个儿的唇瓣。

    虽然那个时候她只是个小孩子,可是难道当真不懂赫连清此举的恶意?

    哈,那也是说不上。

    毕竟那时候百里纤,已经是十分聪慧的女孩子了。

    虽然懵懵懂懂,未必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却也是知道了,究竟有什么东西招惹她讨厌。

    这招惹百里纤讨厌的,就有那个祖母。

    鸢王妃瞧不上她,虽然爹在时候会对她很慈和,可是一转眼,却冷笑嘲讽说她是个贱胚子生下来的。

    便算百里纤多吃一块糕儿,鸢王妃也会百般挑剔说她那馋样,果真是家里不好的穷人家生出来的。百里纤天真无邪吮着手指上甜腻时候,心里却好讨厌这个祖母。

    赫连清让她做什么,她隐隐知道母亲的恶意,可是居然是幸灾乐祸,十分欢喜的去做这件事情。

    事到如今,百里纤也后悔将这件事情说出口。

    毕竟当年下药的也是她,若赫连清有事,自己也是没什么好结果。

    若不是心里面实在是太害怕了,百里纤也不会张这个口。

    她不觉轻轻的挣扎,伏于赫连清的足边,哭得泪水盈盈:“母亲,我知道错了,知道错了。”

    赫连清抿着唇瓣,却也是一时没有说话。

    百里麟有些莫名,却也是隐隐知晓,好似有什么极为可怕的事情,乃是百里纤和赫连清之间的秘密,却是自己一点儿都不知道的。

    而这个秘密,一定是个很恶毒、很可怕的事情。

    可怕得让百里麟甚至不觉打了一个寒颤。

    赫连清蓦然不觉冷笑:“我们母子几人,都是相互偎依,相互依靠的,谁也不能离了谁。以后,可别说那些伤了感情,不中听的话。”

    她想着自己来到了宣王府的种种,她如何一步步的,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就好似一颗种子,埋在了土里面,得了阳光和雨露的滋润,疯狂贪婪的生长着,开出了恶之花。而她的儿女,就是她的枝丫,任由她枝繁叶茂,越发得成气候。

    正在此刻,却也是听闻下人回禀,只说百里策来了这儿了。

    赫连清一惊,心知百里策到来,也是免不得一些呵斥训斥的。

    却不免有些奢望,希望自己为之付出了一生心血的男人,训斥之余,能为儿女承担一二。

    她下意识间,整顿发丝,拢好了衣衫,摆出了凄楚柔婉的样子。

    百里麟唇瓣动动,想要说什么,却也是说不出口。

    他也是男人,自然也是明白男人的心思的。

    这女子倘若有几分姿色,做出了那等楚楚可人的姿态,倒也不乏可爱可怜。

    赫连清人到中年,又生了三个孩子,本来也是有损气色。只不过她保养得意,又学会用脂粉精心修饰,自然也是别有风韵。

    可惜近些日子,赫连清连连受打击,方才更是气得吐出,自然是形容憔悴,瞧着样子不美。

    而这样子一个不美的女人,却也是刻意做出了楚楚可人的风姿,让人瞧见非但不会觉得美丽,反而是觉得有些倒胃口。

    只不过这样子的话,他却也是并不敢和赫连清提及。

    更不必说,如今短短时间,也让赫连清来不及整顿仪容了。

    当百里策踏足了房中时候,赫连清眼中顿时也是不觉添了几许的迷醉之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