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112 萧家说亲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112 萧家说亲第(1/2)页

    天:

    那个死去的女子仿佛瞧着自己,冷冷笑着,这让赫连清忽而升起了熊熊怒火,强烈不甘。

    这个贱妇,水性杨花,满京城都厌弃的货色。她死都死了,还闹什么,凭什么来分薄自己的福气?

    她不过是出身好一些,运气好一些,投胎投得好,所以有一个绝好的出身和美丽的皮囊。什么都不必做,什么都可以不在乎,轻轻一站,什么东西都是轻轻巧巧的落在苏叶萱手里了。

    很多年前,当一身红衣,娇美可人,蕴含了浓浓幸福的苏叶萱踏入了宣王府的时候。那时候,赫连清被震得头晕目眩,眼前发黑,生出了一缕绝望心思。那时候她努力的站立着,看着苏叶萱,不让自个儿晕倒,难得竟不肯流露出怯弱姿态博同情。可当百里策和赫连清一对儿从自己面前走过,只能瞧着恩爱的背影时候,赫连清所有的力气都是被抽去干净了。

    她甚至两天没吃饭,食水未沾。

    百里策只顾着他新娶的妻子,已经是看都懒得多看她一眼了。

    当赫连清喝下了第一口汤水时候,那温热的汤汁暖了胃,也让赫连清那毒蛇的性儿暖融融的复苏了。

    无论多艰难,她一定要赢!

    而当她赢得一切,苏叶萱死得凄惨,一晃又过去了这么多年以后。她以为当年那样子感觉已随风去,再也不会有了。

    可是如今,苏叶萱初入府时候的绝望之感又涌上来了,使得赫连清喉头低吼了一声。

    眼前少年精致的脸庞,仿若化作了苏叶萱秀丽的容颜,似在冷冷讽刺,句句嘲笑。

    是了,那些当年自己从苏叶萱手里面的东西,如今又要被一件件的夺回来了。

    赫连清死死攥在了手里面的东西,又要一件件的让人给掠了去。

    这么多年的辛辛苦苦,那样子一团的锦绣荣华,又将化作烟云水汽,什么都不剩。

    汲汲营营,苦心筹谋,结果什么都没有。

    赫连清面颊蓦然流转恨色,不会的,她绝不允如此。

    她捡起了一旁的玉石镇纸,狠狠朝着眼前那幻化的虚影投掷而去。

    耳边却听到了百里纤的尖叫连连,苏叶萱一时也消失了,眼前秀然而立的正是百里冽。

    谁也想不到,赫连清居然是会做出了这样子举动。

    百里冽侧了侧,却未曾全躲开,额头微微一热,冉冉鲜血也是一滴滴的滑过了脸颊。

    百里冽手指轻轻一擦,最初的惊讶过后,面颊又恢复了那淡淡的样儿,只用帕儿擦去了手指上血迹。那面颊之上的血迹,百里冽却一时未曾理会。

    赫连清大口大口的喘气,一时面颊不觉染上了一层绯红,更汗水津津。

    百里策眼中厌憎之色愈浓了,他曾经也对赫连清有过情分,否则也没这十多年的恩爱。可这往日的恩爱,却好似海上的浮沫,海水轻轻一冲,顿时也就散得没有影子。

    事到如今,百里策对赫连清也是没有了一丝一毫的情意了。

    赫连清这个样子,他实在不乐意多看一眼,张腿便走。

    赫连清不自禁扑过去,想要拢住百里策的衣服角,手指却落了个空,什么都没有捉住。

    一抬头,便瞧着百里策离开了房间,百里冽不紧不慢的跟随着百里策。

    想着这么多年痴情缠绵,苦苦经营,染了数不清的恶毒事情,才能成为百里策的正妻,成为了世子妃,攒下了若干私房,儿女更是乖顺懂事。

    可是忽然之间,什么都是没了。她瞧着百里策远去的背影,恍恍惚惚间,眼前似也是渐渐模糊了。就好似许多年前,百里策领回了苏叶萱,一步步的从自个儿面前离去。

    那两道身影,穿越了时空,如今轻轻的叠在了一起了,就是这样子轻轻的走开了。

    赫连清喉头一热,一口鲜血就这样子喷了出来,顿时心力交瘁。

    离开了房间,到了走廊,百里策瞧了百里冽一眼,淡淡的说道:“冽儿,你受了伤,就将额头上伤料理一二。”

    百里冽轻轻的嗯了一声,他额头被擦破了,可是却好似并不觉得痛一样。

    就因为百里冽这种样子,百里策总是忍不住有些疏远于他。

    若百里冽满怀怨恨,百里策也许会不喜欢,可总是会知道百里冽在想什么。然而从小到大,百里冽都是这样子沉沉静静的样儿,好似玉做的人,便算是受了什么委屈,也是什么抱怨都没有的。

    如今百里冽那张秀丽的脸颊染了些血迹,更有些说不出的诡异和艳丽。

    他柔顺的垂着头,眼底流转了一缕光华。

    百里冽忍不住想到,当初自己娶了苏叶萱的时候,最初也是有过一段日子的幸福和甜蜜,那时候他还以为自己当真能弃了天底下其他的女人,只和苏叶萱一个人好。可那样子的感觉,是如此的虚妄,很快就消失不见了。那时候,苏叶萱怀了百里冽,等百里冽生下来时候,两个人情分已经是淡了许多。他有了生平第一个嫡子,就算情分淡了,多少也是有些欢喜的。

    可是等苏叶萱染上了恶名,又被逐出了府,他就并不想见到百里冽了。这孩子打小也聪明,学会讨好杨太后,又跟豫王世子混在一起,风徽征不知道怎么瞧中了他,挑他做了学生。等百里冽岁数大一些,就没有留在府中,反而到处游历。说到天才本事,其实百里冽要比百里麟出色许多,可他总不经意偏爱百里麟一些,想不到如今闹出了这样子的事情,他也对百里麟失望透了。

    如今麟儿没有用了,可百里策看着自己这个阴沉沉的儿子,却仍然喜欢不起来。以后他承了爵位,也并不想让百里冽做世子。

    正在这时候,陈娘子却不觉抱着四公子百里洵过来。

    百里洵今年不过五岁,粉团儿一样子的人,样子俊俏,也憨态可掬。

    百里纤和百里麟是龙凤胎,赫连清头一胎生下来,情分自是不同。那时候赫连清儿女双全,在宣王府的地位也是巩固了许多。这儿子女儿,赫连清也是养得尽心一些。

    及赫连清怀了第二胎,她已然是世子妃了,年少时候如何情浓,伴随时间的流逝总是会变淡许多。有了第二个儿子固然是让赫连清觉得欢喜,毕竟锦上添花。可是对于这一胎,到底没有之前两个让赫连清上心。更不必提赫连清身为世子妃了,事情多,操劳的事情也是很多。赫连清出了月子,百里洵还是让乳母下人带得多一些。

    如今百里洵睡眼惺忪,揉揉眼睛,瞧见了百里策,便伸手让百里策伸手抱抱他。

    百里洵面色泛起了淡淡的温和,伸手将儿子给搂住了。

    百里洵是赫连清所出,皇后有令,如今赫连清所生的孩子可都算是庶出。

    以后百里洵,只怕前程也没多好,想到了这儿百里策却颇多怜意。

    到底是自己骨血,也是讨喜,想着也是有些可惜。

    虽然以后百里洵绝不可能承爵,却抵不住百里策柔情一动。

    百里冽怔怔的瞧着眼前一幕,其实很小很小时候,他就已然知晓,自己的父亲待他如地上的污泥,什么感情都没有。百里策虽然是刻意掩饰,可眼睛里面的那份憎恶却总是很难真正的遮住。而他很小很小时候,就已经懂得这份憎恨,也早就没有了任何的期待。别人都说他是玉做的样子,其实他是冰做的人。

    明明许久以前就已然懂了的东西,这么些年也早就已经习惯了,可是为何自己心口,竟不觉有什么东西微微翻腾。仿佛是沉淀在心底的污泥,如今被生生的,一块块的翻起来了。搅得心境竟是一片浑浊。

    百里策是个凉薄心性的人,可多多少少,对自己血脉也会有一些眷顾。他会关注百里麟的前程,百里纤若有什么女红刺绣做得好,百里策也会称赞几句。就算如今百里洵是庶子了,赫连清又惹了百里策厌憎,百里策也是会抱着百里洵稍加怜惜。这些不过是些虚伪的温存,如泡沫一般轻柔,可轻轻吹去。纵然是亲生子女,若不顺百里策的心意,那也是会被弃如敝履,就好似如今的百里纤和百里麟一眼。然而就算是这样子些许虚伪,百里冽从小到大,也是从来没有得到过。

    百里洵脸颊染了些许血污,怔怔的瞧着,眼神有着一股子奇异的冷漠。

    明知那些软弱脆弱,不过徒劳惹人笑话,他竟不能自抑。

    百里洵很可爱,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发出了咯咯的笑声。他的脑袋埋在了百里策的肩窝,又瞧见了站在一旁的百里冽,许是百里冽的面色太奇怪了,他瞧得怔怔发呆。

    忽而百里洵唇瓣一撇,竟然是哇哇的哭了起来。

    百里策拢眉,他忽而向着百里冽望去。

    小时候,百里策那双眼睛里充满了掩饰极好的厌憎。伴随时光的流转,那样子的厌憎并没有消失。如今这双眸子之中,反而多了一缕警惕和惊惶。

    百里策虽然正值盛年,可是如今他膝下还瞧得过去的儿子只有百里冽一个。赫连清为了给百里麟铺路,处处算计,不知道废了多少的心计。想不到如今百里麟坏了名声,成了庶子,反而便宜了百里冽。如今百里策更不可遏制的想,百里冽已经长大了。

    百里策忍不住想了,是了,打小百里冽就心思颇多,自然绝不会有什么兄弟之情,只怕父子之情也是奢想。百里冽满腹心计,面似锦绣,却是虎狼之性。

    百里洵是小孩子,自然是不会说谎的。一定是百里冽脸上流露什么,才让百里洵这个样子。

    想到了这儿,百里策轻轻皱眉:“阿冽,还不下去处理自己伤口。”

    百里冽轻轻的嗯了一声,转身离去。

    百里洵这样子哭着,也惹得百里洵一阵子不耐烦。

    他放下了百里洵,让陈娘子抱着,面色沉了沉:“是清娘要见洵儿?”

    陈娘子面色添了几许惶恐:“是,奴婢只是,只是听着清夫人吩咐。”

    百里洵冷冷说道:“打今日起,清娘不能见洵儿,免得将孩子教坏了。”

    百里纤、百里麟都因为赫连清教导不好,所以性子不好,如今还剩下一个洵儿,不能容赫连清教坏了去。

    陈娘子又是一阵子诚惶诚恐,连连应了,让一旁的小婢搂着百里洵回去。

    旋即,陈娘子方才到赫连清被幽静的院落。

    百里纤和百里麟劝慰了一阵子,各自满腹心事,也都走了。赫连清也是病恹恹的,没精打采。瞧来赫连清在王府的日子,也是一日不如一日。

    见到陈娘子,赫连清眼神一亮,左顾右盼却没见到百里洵,顿时面沉了沉:“洵儿呢?怎么没带过来。”

    陈娘子叹了口气:“夫人恕罪,刚才路上撞见世子爷,他让洵公子回去了,不让来见你。”

    赫连清生恨:“夫人二字还提什么,我却配不上了。世子爷当真是狠心得紧,夫妻一场,却偏偏这样子待我,一点情分也是不留。洵儿是我肚子里爬出来的,母子情分可属天意,他凭什么给断了?”

    说到了这儿,赫连清竟不觉一阵子的心灰意冷:“如今我也没什么法子,后半辈子也就这样子挨日子好了。我花残粉褪,只怕一辈子也不能让世子回心转意。”

    想到自己入府时候,一无所有,如今一样子的光景,可惜已然是没了青春美貌,表哥怜惜了。

    陈娘子温言抚慰:“主子不可心灰意冷,你两子一女,还指望你过活呢。主子到底为世子爷生儿育女过,他能断了夫妻情意,却决不能断了和子女亲缘血脉。如今主子虽不是二八少女,可是却比年轻时候多了几许沉稳,多了许多数年间经营的人脉。假日时日,你必定是重新获宠,必定能再见到洵公子。”

    赫连清这样子听着,眼睛渐渐亮了。

    她倒是不觉得百里策会顾念自己为他生过孩子,这有儿有女锦上添花容易,真厌弃你时候就没多大用处了。当年的苏叶萱,何尝不是为百里洵生过,也没见百里洵留情分。污蔑苏叶萱和人私通的男人衣衫,其实还是百里策找来,自己要挟白芙放的。

    可陈娘子后面半截话说得不假,这么些年,自己这个世子妃苦苦经营,手里面也是有那么一些人脉。说是人脉,不如说是一些隐私和秘密。

    自个儿受着苦时候,别的人也别想安生。

    她斜斜的扫了陈娘子一眼:“想不到啊,如今我这般处境了,你倒是忠心。”

    陈娘子也陪着苏叶萱叹了口气:“我是主子一手提拔上来的,又不是家生子,在这宣王府可谓无根无基。以后若是有了新主子,就算是我极力奉承,人家也不会将我当做一回事情。倒不如,盼着主子如今能逢凶化吉,遇难成祥。”

    赫连清微笑:“你倒是素来是个聪明的,从前我就这样子说,知道你很是懂事。你向来就是很有主意,比别的人强,如今你替我想一想,瞧瞧有没有什么好法子。”

    陈娘子略作沉吟姿态,想了想,倒是开口:“我倒是确实有一个主意。”

    她将这样子的主意,和赫连清说了,赫连清也听得目光一亮,称赞了陈娘子几句。

    当陈娘子离去的时候,赫连清已经不似方才那般颓然了。

    陈娘子瞧着她,对方眼里闪动着期许的光芒,这让陈娘子面色凝成了一副有些古怪的模样。

    却一如既往的恭顺,轻轻的掩上了房门。

    这么些年,陈娘子这个外乡逃难到京城的少女,一直在宣王府恭顺而温和。

    可是如今她唇角却也是浮起了一缕浅浅的冷笑。

    蜘蛛勤劳的结了网子,就等着虫儿这样子的撞进去,再慢慢的吸干净精血。

    她回屋写了一些东西,揉成了一团,用黄蜡封住了,命人偷偷的带出去。

    此时此刻,元家的雪芍院中,浓绿的芭蕉叶轻掩住了窗户,让那夏日灼热的阳光不能直照房中,免得晒坏了屋子里面的娇客。

    那些元家的婢女服侍元月砂久一些,就已然知晓元月砂抄经时候很不喜欢别人打搅。

    一片雪白的宣纸轻轻的铺在了几面之上,砚台研出的浓墨却不觉焕发淡淡的墨香。染墨的毛笔轻搁在砚台之上,元月砂却无动笔之意。

    一旁的湘染轻轻回禀:“果真如二小姐所料,咱们送了五万两银子替元幽萍还债,可是鸣玉坊却言利息尚未计较,不肯消了这笔赌债。”

    元月砂宛如葱根的手指轻抚宣纸,唇瓣却也是冉冉浮起了淡淡的冷笑。

    这两人,她做了两件事情,一就是好心为元幽萍还债,只不过对方不能领受自己好意罢了。第二桩事情,便是将赫连清多年来私下贪墨的那些个私产名录,送去给百里策知晓。

    这份名录,元月砂早就为赫连清准备好了,只不过一件武器,总是要在最适合时候送出去。

    倘若赫连清仍是与百里策夫妻情好,儿女又备受宠爱,就算这件事情让百里策动怒,也并不足以致命。念着体面,念着儿女,说不定百里策还会替赫连清遮掩,就好似百里策为赫连清杀了罗嬷嬷遮羞一样。

    可那样子的情分,是经不起蹉跎消磨。

    一次两次,百里策会原谅这个女人,次数多了,那也就没有用了。

    这时候再送去赫连清多年来挖宣王府攒私房的证据,足以让百里策对赫连清彻底厌弃,再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