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121 凌迟之刑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121 凌迟之刑第(1/2)页

    天:

    伴随啊的一声惨叫,一块血肉模糊的肉块儿顿时落在了地上,竟然是赫连清的舌头!

    赫连清满口鲜血,她的舌头竟然是被百里策生生的割了下来。

    在场女眷之中,也是传来了一阵子的惊呼,有些女孩子都吓得扑回母亲的怀中。

    百里策虽然名声很差,岁数渐渐也大了,可他风韵颇佳,保养得宜,总还是能撩拨女人的芳心的。然而如今,眼见他居然这样子待赫连清,无论赫连清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人,总是显得格外凉薄了。

    更不必说,他还亲手将赫连清的舌头当众割下来。

    这样子的手段,可真是太狠辣了。

    百里策面颊流转了一缕漠然,一双眸子却是透出了森森之气。

    此时此刻,哪容他去理会这些个女儿的绮丽心思。

    赫连清知晓的未免多了些,实在也是不能让赫连清继续说下去。

    仔细想想,赫连清手底下的恶毒之事也是不知晓多少,他又凭什么觉得赫连清会是个温温柔柔的人?

    他却忘记了,纵然赫连清是恶毒的,可是赫连清却也是为了他,做了许许多多的事情了。

    旋即百里策却顿时扔下去手中匕首,跪在了地上:“陛下恕罪,臣委实没曾想到,这个毒妇这样子的背着我,居然是做了这么多狠毒之事。还污言秽语,损及了双亲。故而一时情急,居然是做了这样子的事情,污了陛下的眼睛。”

    宣德帝轻轻的一点头,他瞪了赫连清一眼,眼中竟有不可名状的厌恶之色。

    那些不容人知晓的隐秘,如今却被人窥测一二,着实也是让宣德帝一阵子的恼恨愤怒。

    宣王醉心于丹药之术,采了女子经血,炼制的丹药。可是那样子的丹药,宣王并没有私人珍藏,而是暗中恭恭敬敬的献给了宣德帝。

    之后宣王莫名其妙的中风瘫痪,失去了神智,也让宣德帝一阵子的担惊受怕,只觉得许是因为丹药有些问题。

    从那以后,这些丹药宣王便是弃而不用。

    然而过去那么多年了,原来竟然是眼前的贱妇闹鬼,打搅了自己这么多年的升仙修为。

    一念及此,这也是让宣德帝更为恼怒,心里说不尽的不痛快。

    “做得好,这妇人本性恶毒,不知悔改,如今人在皇宫,也是大言不惭。朕一番宽容,她竟不知感恩,不晓得珍惜。瞧来方才宽宏,竟没有半点教化的用处。百里麟犯下重罪,凌迟之刑决不能免,否则这天下人岂不认定我这个陛下性子软弱。这恶妇性子狠毒,做了种种狠辣之事,一杯毒酒,岂不是便宜了她。非得凌迟碎剐,随她儿子一道,受尽痛苦,才知晓懊恼。百里纤年纪虽幼,却随母行凶,其心可诛,赐一杯毒酒。”

    赫连清听得浑身发寒,身躯轻轻的颤抖,方才她心里面发苦,一时恼恨,失了理智,说了许许多多的不该说的话。

    如今被百里策斩断了舌头,痛苦至极,耳边还听到自己儿子被处死的消息。

    她欲待求情,可是舌头断了,只能发出吼吼沙哑的声音,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赫连清挣扎着,鲜血一滴滴的从她唇角滴落,散在了地上了。那样儿瞧来,竟是说不出的可怖。

    而那些女眷,都不忍再见,可是却并没有触动宣德帝的慈悲心肠。

    “将她们都拖下去,让人给赫连清瞧伤,舌头流血得多,容易就这样子死了,先替她止血。否则怎么有这个精神,受这样子的凌迟之刑。”

    宣德帝目光轻轻的闪动,有些不耐烦随意一挥手。

    那些内侍顿时奉了宣德帝的命令,将两个女人拖曳下去。

    百里纤自打听到了宣德帝的赐死,软绵绵的好似一团软泥倒在了地上,连一根手指头都抬不起来。

    平时百里纤会又吵又闹,可是如今她却是被吓得快要死了一样,一句话儿都说不出来。

    甚至有人抓住了百里纤手膀子时候,百里纤却也不过是轻轻的挣扎两下,竟也没怎么闹腾。

    鸢王妃有些仇恨的盯着赫连清母女,心中的怨恨之意并未因为如今赫连清的痛楚也降低几分。

    她不觉开口:“陛下,陛下,那赫连清虽是极狠毒,纤儿也是不孝顺,可到底是宣王府女眷。求陛下赐个恩典,让她们在宣王府内受刑,不必在外边抛头露面。”

    鸢王妃最开始说话儿磕磕巴巴,说了一阵子,语调虽然不快,也流畅了许多。

    宣德帝怜惜她吃了苦头,也顺了鸢王妃的意思,允了她了。毕竟当众凌迟,要剥掉衣衫,体面全无。赫连清就算是个冒充货色,到底做了百里策这么多年的正妻,这样子总是有些不好的。

    “宣王世子治家不严,德行不修,就罚俸半年,回去好生反省。”

    百里策谢了宣德帝的恩泽,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之上,面色却是阴晴不定。

    元月砂面色却蓦然流转了一缕阴冷,一闪而没。

    赫连清触犯了陛下的逆鳞,再也翻不了身,已然可以昭示着对方极惨烈的死局。

    可这样子的风波,这样子的惊涛骇浪,百里策的妻子和儿子在后宫作乱,宣德帝居然是轻轻巧巧的就饶了去。别人都说宣德帝性子庸柔,果真是名不虚传。

    元月砂也不盼望大浪将百里策淹死了,可是百里策却连衣服角都没有湿,还当真是有些出乎自己的意料。

    她想起了豫王府的富贵,百里炎又是个对手下极好,施了厚恩的人。既然如此,百里炎当然不会亏待了百里策,百里策又怎么会稀罕朝廷的那点俸禄。

    苏叶萱的死,赫连清固然有份儿,可是赫连清只是一枚棋子,一把刀。如果没有百里策的默许和纵容,这一切都是不会发生。

    烟沉原本服侍白芙,也听到白芙提及了只字片语,当年苏叶萱被污和人有染,这其中竟然是有百里策的主意。赫连清眼瞧着应该快要死了,百里策也应当去死。

    只不过在龙胤这样子的地方,对付女人,自然是比对付男人要容易许多了。毕竟在这里,再娇贵的女郎,也不过是男人锦绣权柄之上的点缀。这权力的纠葛,以及男人从整个权力网络,所享受的种种庇护,也是女人比不上的。

    她又想到赫连清被百里策亲手断舌,可就算到了这种地步,宣王府仍然讨要了赫连清,不肯让她落在了别人的手里面。

    赫连清实在是知晓得太多了,元月砂也是很想要知晓她内心之中的秘密,可是百里策是绝对不会允许的。

    想到了这儿,元月砂也是一阵子的失落。

    原本以为让赫连清彻底失宠,就能有机会窥测到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岂料宣王府也不是傻子,居然也是断了所有的机会。

    想到了这儿,元月砂的手掌慢慢的收紧,抓紧了膝头的衣衫。

    旋即,那一根根绷紧的手指头却也是慢慢的松开了。

    是了,是了,自己应该沉得住气。作为猎手,最要紧的,就是应当冷静,绝对不能心浮气躁,授人以柄。

    要是打猎的猎人不够谨慎小心,那就反而会被猛兽反噬,咬破了自己的咽喉。

    自己也应该更有耐心一些。

    就在这时候,静贵妃身子摇摇欲坠,脸色不好看,居然是咚的栽倒在了地上了。

    宣德帝脸色大变,顿时去扶着静贵妃,又陪着静贵妃回去休息。

    周皇后心里面很不是滋味,脸色也是不由得有些不好看。

    张淑妃心中有鬼,不知晓静贵妃到底知还是不知自己私底下的那些个勾当。

    留下来的宾客,也不觉议论纷纷,心思各异。

    元月砂一个人在御花园里面慢慢的走着,感觉花香一片片的袭来,让她心里面也是忽而有些不是滋味了。

    那些花朵儿,一朵朵的,是那样子的娇艳,又是那样子的美丽。

    这让元月砂想起了苏叶萱温和的脸颊,甜蜜的笑容。

    她对苏叶萱发过誓,此生绝不妄害别人的性命。

    这可是这个誓言遵守起来,十分的容易,可是又十分的困难。

    那个死去的宫婢素娥,是静贵妃的心腹,也是静贵妃的棋子。素娥的家里面是皇商,犯下了足以抄家获罪的错误,而这样子的把柄,也正好在静贵妃的手中。张淑妃欲图收买素娥时候,这位贞敏公主身边的贴身宫婢就已然向静贵妃招认了一切了。

    静贵妃想要将计就计,招来元月砂来商量这个计划。

    看,根本不需要她逼迫,也不需要自己亲自牺牲。只要自己点燃了静贵妃心中的仇恨,她已然就是一柄锋锐的刀剑。

    她答应了苏姐姐不亲手害人性命,可是违背承诺的巧妙办法,要多少有多少。

    更要紧的是,她心里并不觉得自己错了。

    若说有什么愧疚之处,大约也只有想到了苏叶萱时候,内心之中的温软竟似微微一动,旋即却也是不觉浮起了几许惆怅之意。

    既然是来到了龙胤京城了,就好似来到了黑漆漆的丛林,野兽们相互撕咬,谁也是不能留手。

    复仇的欲望就好似一只巨大的野兽,不但吞噬那些仇人,而且也会将自己吞噬。

    元月砂淡淡的想,大约过不了多久,自己允了苏姐姐的事情,也许就做不到了。

    什么不要伤及无辜,终究还是会伤及无辜的。

    你性子优柔一些,犹犹豫豫的,那么你就一定不会赢,一定会输。

    想到了这儿,元月砂泪水一滴滴的,好似断线的珠子给落下来,沾染在了白玉般的面颊之上。

    而服侍元月砂的宫娥也是有些吃惊,只不过她既然是个下人,有些话儿也是轮不住她问。

    这个元二小姐出身卑微,却得到了元老夫人的喜欢,并且还能嫁入北静侯府,已经是很有运气了。可她仍然是心绪哀悼,十分难受,真是有些身在福中不知福。让她们这些做奴婢的宫婢,也是不知晓怎么办才好。

    就在这时,那宫婢窥见了一道人影,顿时也是不觉一惊。

    那男子轻轻的挥挥手,宫婢顿时下去,心中惊异不定。

    来到元月砂身边的,居然是豫王百里炎。

    她再想到了元月砂那极伤怀的样儿,却也是不觉后心一凉,只觉得自己似乎猜中了什么了,一颗心儿更是忍不住砰砰的跳动。

    这样子的话,却也决不能传出去。

    百里炎心狠手辣,又权柄滔天,她区区一个没见识的宫婢,又怎么敢议论有关百里炎的种种闲言碎语。

    百里炎那双沉润的眸子盯住了元月砂,好似猛虎盯住了娇艳的蔷薇,使得元月砂的身躯也不觉轻轻的一抖。

    他宽大的手掌缓缓的伸出去,捏住了元月砂娇嫩纤弱的手掌,却低低笑着:“元二小姐做什么事情,我一向都不会过问的。只不过如今所作所为,实在也是让本王有些瞧不明白。难道那日宣王府所应承的,你都忘记了。贞敏公主如今,只能嫁给薛采青了,而薛采青却是本王最不乐意见到的人选,这一点,我从来都是没有瞒过二小姐。”

    他的手掌宽大、有力,因为常年练武,更好似铁做的一样,掌心生了厚厚的茧子。

    百里炎当然不希望元月砂讲什么假话,今日贞敏公主所作所为,以及赫连清的下场,分明也是有着元月砂影子的推波助澜。而这样子的计划,只会让贞敏公主嫁入薛家成为了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

    就算是被人算计,误饮了春酒,而薛采青又和贞敏公主之间清清白白的,什么事情都没有。然而无论如何,贞敏公主也只能嫁给薛采青了。

    这原本是一桩顺理成章的事情。

    可是他禁不住扪心自问,自己当真是因为这桩事情而如此气恼吗?

    百里炎一生之中,经历过许多事情,就算贞敏公主婚事走向了另外一个自己并不乐意瞧见的方向,可这终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让河流走向自己想要它行驶的方向,有另外的许许多多的法子,其中最干脆的一种就是让贞敏公主活不到出嫁那一天。凡此种种,却也并非是让百里炎心中不悦的根源。

    也许,他最不悦的却是元月砂本分而柔顺,欢天喜地的接受了和萧英的婚事。

    元月砂应当是个聪明的女子,早应该窥见自己所对于她的一缕暧昧之欲。

    男人的自信是源于对自己权力和魅力的自负,而元月砂却轻而易举的轻轻践踏了去。

    百里炎不动声色的慢慢的收紧了自个儿的手掌。

    那样子的用力,甚至让掌中的娇柔感觉到了一股子的锐痛。

    百里炎金属色的眸子泛起了涟涟的光彩,眼前少女娇柔而美丽,一身新衣却包裹着新生莲花般娇柔动人的身躯。如今沾染了些许泪水的脸颊,却分明蕴含了寻常女子绝不会有的沉稳,这让百里炎的喉头蓦然隐隐有些个说不出的干渴,小腹更涌起了一股子的火热之意。

    而这也更让百里炎的嗓音微微有些暗哑:“我早就说了,你到了京城,就应该断了唐文藻的婚事。这一点,你原本是做得极好,可你更应该知晓,要再说一门婚事,应当听我的主意。什么时候,居然是允你自己做主,恣意妄为了。”

    元月砂只觉得自己手骨竟似要被百里炎生生给捏坏了。

    她没有叫疼,这样子的痛楚,其实也还是可以忍耐的。

    可百里炎的霸道和凶狠,却也是让元月砂有些抵受不住。

    对方眼睛里面的神采,总是让元月砂的心里面流转了几许莫名的出乎意料之外的不安。

    他慢慢的凑过去,唇瓣轻轻的吮吸元月砂白玉般面颊之上泪水。

    那唇瓣是炽热的,呼吸也是轻轻的扑到了元月砂的面颊之上。元月砂甚至是有些清晰的感受到了,对方舌尖儿轻轻品尝了自己咸涩无比的眼泪。

    元月砂一伸手,却也是按住了百里炎的胸口,慢慢的推开。

    “自始至终,我都是属于王爷你的,豫王殿下又何必为了一件已经是属于你的东西,因此失去了这样子的风度。像那些没有自信,也没有魅力的男人一样,以为靠着强迫的手段,就能摘采到女人的芳心。这样子的手段,对于秉性柔弱的姑娘也许是有些用处。至于我,请恕月砂是十分瞧不上的。”

    明明夏日炎炎,元月砂的嗓音却也清凉而冰冷的。

    百里炎瞧着眼前的少女,明明脸颊之上还有几许泪水,可整个人儿却好似玉雕琢的一般,冷冷冰冰的,没什么活气儿。就算是一些撩拨挑逗,也是绝不会让眼前少女染上了些许情愫。

    “至于为什么,我会因为自己的私怨,损及王爷的利益——”

    元月砂冷笑着,一寸寸的抽出了自己的手掌,淡淡的说道:“是她先欺辱我的,王爷,你要知道,是她想欺辱我的!”

    “谁欺辱了我,我一定要报仇,也不会因为谁,让自己畏首畏尾,忍气吞声。我做的一切事情,包括引起王爷的注意,就是为了让自己不受欺辱。就算得罪满世界的人,就算自己不得好死,月砂这辈子也是要痛痛快快活一场,死了也是不要紧。”

    眼前少女的脸庞,让百里炎微微有些恍惚。

    他向来心硬若铁,极少会为一个女子的什么情愫动容。

    可是如今,元月砂的偏激与狠戾,却莫名让百里炎隐隐觉得有些熟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