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123 亲眼观刑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123 亲眼观刑第(1/2)页

    天:

    元月砂慢慢的眯起了眼珠子,却也是微微有些恍惚。

    赫连清已经挣扎得没影子了,她却是仍沉浸于自己心绪之中,却也是不由得心思起伏。

    周世澜已然是身份尊贵的人,而且性子也是桀骜不驯,瞧来更是自诩清贵的性儿。他十分宠爱的侄儿犯下了错事,周世澜也是秉公处置。好似她这样子的元家旁支女儿,周世澜也肯跟她赔不是。

    元月砂虽然很不喜欢周世澜的性情,却也是不得不承认,周世澜为人还是自诩骄傲的。

    而这样子的人,却肯背负如此一个污秽无比,甚至影响终身仕途的名声,究竟是谁会有这样子的魔力?

    她脑海里甚至浮起了宣德帝的名字,可宣德帝绝不会悄无声息的,特意来王府做这样子的事情。苏叶萱虽然很美丽,却并不具备有倾城祸国的魅力。更不必提,宣德帝后宫三千,满是娇艳欲滴的花朵。

    豫王醉心权柄,不好女色,又分外自负。长留王深居简出,古古怪怪的。

    抛开这些龙胤位高权重的男人,也许周世澜是为了周家的利益,遮掩隐忍此事。若是这样子,有可能的对象就更多了。

    萧英屠杀苏家,和苏叶萱被玷污之事有无干系,元月砂更是不知晓。

    她只觉得脑袋一阵子的疼痛,手指不觉敲打几面,一下、两下。

    赫连清只不过是颗小卒子,如今虽然是凄凄惨惨的,却也是难掩心头之恨。若不找出真正的幕后黑手,元月砂掩不住心中恨怒。

    一旁婢女不觉小心翼翼说道:“元二小姐,不是来瞧冽公子的?”

    她见元月砂容色有些怔怔,不觉如此小心翼翼的垂询。

    元月砂回过神来,不觉微笑低语:“一时糊涂了,瞧着清夫人这个样子,吓得不知晓怎么样才好。”

    那婢女却不敢应这样子的话,想到了清夫人如今的惨样,她一颗心也是不觉吓得砰砰的乱跳。

    老王妃如今清醒过来了,手腕却是骇人得紧,吓得人心里面很是不自在。

    这元二小姐被吓着了,倒也不奇怪。

    可这话儿到底也是不敢多提,那婢女也不觉赶紧道:“料想冽公子也是等得急了。”

    元月砂轻轻的点点头,也是踏步离开了这房间。

    她眼波流转,若有所思,眼底却也是不觉涌起了缕缕的水色光华。

    到了百里冽所居住的院落,百里冽并没有在。留下的丫鬟回禀,只说鸢王妃唤了百里冽前去。

    如今这位宣王府的当家主母清醒过来了,可是府中下来但凡提及之时,却也都是不自禁打了个寒颤,竟不觉颇有些畏惧之意。

    元月砂倒也体贴:“那我随意在花园子里走一走,过一会儿,再来和冽公子说话。”

    其实见不见百里冽,并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于元月砂而言,不过是挑个机会,见见赫连清罢了。只不过如今,却也是不好就这样子走了。

    宣王府的花园子里面,花朵开得娇艳。

    元月砂却沿着幽深而安静的走廊走过去,似生怕被灼热的阳光晒伤了娇嫩的肌肤。

    耳边却听到了淙淙的琴声,那抚琴的人原本弹奏的是一首欢愉的曲子,可似乎是因为主人的心烦意乱,故而怎么都是弹不得多好。

    待元月砂走过了走廊,瞧见了假山堆里面的亭子,也就瞧见了正在亭子里面抚琴的百里策了。

    百里策心绪不宁,当元月砂瞧见了百里策时候,他已然是按住了琴弦,不乐意抚琴了。

    他精通音律,正因为这样儿,所以赫连清才千方百计的讨百里策欢喜。

    可是如今,百里策心中不悦,连一手简简单单的绿蕉也是谈不好。

    夏日的光线透过了斑驳的树影,就这样子轻轻的落下了明暗不定的光影。

    有一抹淡淡的光华,可巧落在了百里策的身上。他今天穿着一件淡墨色的衣衫,容色阴晴不定,鬓发轻轻的一照,竟有几缕银华轻盈的流转。仔细一瞧,他鬓发间也是隐隐添了几缕华发。

    瞧来这些日子宣王府变故,百里策也是多费了心血,心里面也不太好受。

    等他瞧见了元月砂,俊朗的面颊流转了淡淡的讽刺之色,却也是不觉冷冷的哼了一声:“好端端的,元二小姐怎么就纡尊降贵,又来了豫王府了。”

    元月砂不动声色:“宣王府多有变故,月砂心里面,也是好生过意不去。更担心冽儿无从适应,故而来瞧瞧他。”

    这样子说辞,她也知晓百里策绝不会信,却是说得温温柔柔,客客气气的。

    仿若她的心里面,当真是这样子想的一样。

    “冽儿何德何能,怎么能配得上元二小姐你的垂青。恐怕是清娘得罪了你,你来瞧瞧清娘的下场。好了,杏儿,你先退下,我和元二小姐说说话儿。”

    那婢女如蒙大赦,匆匆退去。她退后了几步,又忍不住想,自己身份卑微,也不过中上之姿,想不到百里策居然是知晓自己叫什么。想到了这个,杏儿脸颊蓦然流转了几许红晕,却不敢多想,匆匆离去。

    “世子心里是见怪我了?其实月砂今日前来,还想跟世子赔罪,只不过却有些不敢见你。自打我来到了京城,清娘就步步相逼,是她不能容人。月砂性子倔强,却没有忍下来。难道对于世子爷,这不是一桩好事?赫连清她害你双亲,对世子爷身边一个个心爱的女人狠下毒手,又将子女都教坏了。从前宣王府看着很好,然而这一切不是没有发生,只不过是被遮掩起来了而已。区区赫连清,这么多年富贵荣华,都是白得来的。世子爷何必因为这样子的女子心中伤怀,流连不已。”

    说到了这儿,元月砂轻轻的叹了口气:“世子爷,你若怪罪我,我实在也是不知晓如何的自处。”

    百里策亦不觉冷笑:“莫非在你心中,还会顾忌我生气不生气。”

    元月砂柔柔说道:“一来月砂身份卑微,好似一颗微砂。就算能嫁入姜家,一切仍然是仰人鼻息,至少在世子跟前应当如此。二来世子爷对我颇多恩泽,又怜香惜玉。无论怎么样,月砂也并不想让世子爷厌憎于我。”

    百里策原本脸颊之上蕴含了浓浓的怨怒之色,此刻却也是容色稍缓。

    “你实也不必担心我这个宣王世子,豫王殿下对你颇多垂青怜惜,你难道不知,何必又这样子惺惺作态。殿下既然那样子说了,但凡追寻殿下之人,便不能对你无礼。再怎么样,我也是不能将你如何。”

    这话说得句句诛心,却已然添了几许负气味道。

    元月砂倒不意百里炎居然是这样子说过,在百里策目光注视之下,却没有流露半点骄矜之色。

    “当年在南府郡,世子爷对我的恩德,月砂永远都不会忘记。若不是您出手帮衬,只怕那时候我已经是死在元家了。月砂是个乡下丫头,被欺辱时候,也是没有福气跟你撒娇。当初在南府郡,我若有所求,能求着世子爷。可是等到了京城,当您的清夫人和我为难时候,难道要我求你为我主持公道?她是你三个孩子的母亲,而我连世子爷的情人都算不上。难道只要我死了,世子爷才会觉得我乖巧柔顺,中了你的意?纵然我得罪你了,那也是迫不得已。”

    元月砂泪水盈盈,掏出了手帕,轻轻擦过了脸颊之上的泪水珠子。

    “我第一次来宣王府,清夫人又是怎么样子待我的?世子爷您维护于她,杀了罗嬷嬷,为了她遮掩。而我呢,那时候是险些死掉了。到了京城,世子爷再也不会跟南府郡一样,谁欺辱我,你便打折他们的手手脚脚的。我来了京城,日子也是不知道多难熬。如今,世子爷还要怪罪月砂有意得罪你,我实在不知晓怎么样才好。”

    百里策对赫连清早就没有什么旧情了,内心之中只有怨憎和恼怒。

    他所郁闷的,是因为自己到底还是折了这一双儿女。就算这一双儿女,早就让百里策觉得厌倦。毕竟自己曾经给予两个人机会,并且不止一次的警告,可是这两个人却好似鬼迷心窍一般,冥顽不灵。然而说到底,百里策到底也不过是个薄情的人。

    如今那样子的薄薄的惆怅与感慨,却早已然化消在娇美少女的眼泪之中。毕竟百里策是个凉薄的人,他既然好色,子女也是不少,只不过那些是庶出罢了。当年他对苏叶萱的感情是那样子的炽热,好似能将一颗心烫化过,他那时候甚至真心实意的肯为苏叶萱舍掉自己的性命。可是一转眼,他便能弃如敝履,和赫连清恩恩爱爱。他的伤怀之情,实不必指望有多深。

    他隔着手帕,慢慢的抓住了元月砂的手。元月砂缓缓的抽出了自己手掌,那手帕就留在了百里策的手掌心了。

    百里策用这块手帕擦去了元月砂脸颊之上的泪水,随即轻轻的扔在了一边。

    “可惜,你到底是已经许给了萧家了,否则如今,我倒是属意你做这个世子妃。那你也不必嫁给区区侯爷,以后却能做皇族贵妇。”

    元月砂攀附上萧英,固然算是寻觅到一桩好姻缘,可纵然百里策如今声名有些瑕疵,却也远非萧英可比的。说到底,萧英不过侯爵之位,差了百里策一截。

    当初任由元月砂入京,百里策不过当她是妾妇之流,虽有兴致,却并没有准备正正经经的安顿。只不过那时候元月砂又聪慧,又伶俐,让百里策琢磨不透,兴致颇浓而已。

    元月砂雪白的脸颊蓦然浮起了一缕娇红,有几分羞涩腼腆之意:“世子说笑了,如今我已然是萧家未过门的妻子,不敢失了礼数。”

    百里策盯着元月砂娇美的脸蛋,心里面有些不甘愿,更有些不悦。

    这样子一朵娇美的鲜花,是自己第一个发现的,她娇艳欲滴,长于南府郡,散发出与众不同的魅力。而其他的男人,却是之后才见到这个姑娘。那时候,他本来就想要摘采,却被元月砂柔婉的手段所推拒。

    如今眼见元月砂对自己毫不留恋的样子,更是让百里策的内心不是滋味。

    这个南府郡出来的美貌女郎,看似怯弱不堪,可是却工于心计,贪图权柄。她知晓自己绝不大可能娶她做正妻,如今一时调戏之词也当不得真,倒是一副正正经经,不给自己留余地的样儿。

    “元二小姐何必如此守贞自持,你欲图嫁给萧英,那也是权衡利弊,精心算计,贪图富贵。只不过,这世上的女子,尽数都是这样子。别人都说我负心薄情,可那些被本世子引诱的女郎,难道不是被权势皮相所诱?这贪图富贵,原本也是算不得什么错处。”

    元月砂并没有生气或者动怒,反而轻轻的眨了眨眼睛:“月砂自然是不敢自命清高,只是世子爷这样子的俊雅人品,抛开如月砂一般的俗物。这世上总有一个女子,是真心实意的爱你,不是贪图富贵的吧。”

    百里策微微怔了怔,他举起了酒杯,慢慢的饮了一杯酒,眼睛里面也似染上了一层淡淡的醉意了:“若说有,倒也当真有一个。如今她被人骂水性杨花,当初倒是对我真心真意。我只以为若遇到一个对你极好,无论怎么样都会不离不弃的女子,是人生福气。故而那时候,我也是真心实意的喜欢她。可是当真得到了手了,那也不过如此,索然无味得很。当你清醒过来时候,你就会觉得,当初遇到她所作出的种种的痴态,实在好像是滑稽的小丑。”

    他发觉元月砂怔怔的瞧自己,竟有几分呆滞。

    这南府郡来的二小姐一向满身都是心眼子,倒是极少流露出这样子神色。

    也许到底年纪小,不免有些绮丽的心思吧。

    百里策心里微微一动,正想要调笑几句。他素来精于风月之事,如今瞧着元月砂心神恍惚,却也是难得的可趁之机,说几句暧昧调情的言语,说不定就会让这贞静自持的姑娘乱了方寸。

    正在这时候,一道清越的嗓音却也是打断了百里策的心绪:“父亲,祖母让你去见他。”

    百里冽不知晓什么时候来了,也是打断了百里策的一番举动。

    百里策也微微有些不悦,只不过百里冽礼数之上绝无可挑剔之处,也只能轻拢眉头,压住了怒气。

    他扫了百里冽一眼,忽而也是微微吃惊。

    百里冽今日穿着一套素净的衣衫,衫儿上用绿色的绣线绣了一根根的竹子。却也是越发衬托出百里冽面若美玉,一双眸子焕发墨玉般柔和的光泽。

    可是如今这片素净的衣衫上面,却也是沾染了一片片的血污。

    “一身污秽,还来见客,当真是有失体统。”百里策沉声呵斥。

    他心念流转,而那心里面,自然是隐隐猜得出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样子的事情。

    饶是如此,那心尖尖却也是顿时流转了不愉快。

    百里冽却并没有抗辩:“祖母急着见父亲,我一时情急,故而也是乱了分寸了。父亲,我立刻下去,换了这一身衣衫。”

    他逆来顺受,而他所犯下的,也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错。百里策心里面虽然是有些不甚欢喜,却也是不好如何言语。那心尖尖,却也是顿时透出了几许的恼怒之意,顿时也是拂袖而去。

    元月砂垂下头,一双眸子流转了浓浓怨恨之色,这却是已然离去的百里策丝毫也是不知的。

    那一年,百里策这个风流浪子,用着甜言蜜语,骗走了海陵郡的苏叶萱,骗走了自己心中最珍贵的珍宝。可是百里策却也是一点都不爱惜,美玉轻轻的放在他的手掌中,却偏偏让百里策摔碎了。就算过了这么都年,百里策却没有一点愧疚。明明知晓苏叶萱是真心实意的待她,却极淡然的说苏叶萱索然无味。

    他若不肯好好爱惜,为什么要夺走别人心爱的东西。

    想到了这儿,元月砂的鼻子竟不觉微微发酸,可眼底却一派冰冷狠戾之色,不肯让自己泪水掉下来。

    耳边却听着元月砂百里冽冷冰冰的声音:“听说,元二小姐是来寻我的。”

    元月砂听着自己嗓音仍是温和柔顺:“月砂眼见宣王府这样子多的变故,心里面实在是担切无比。所以,来瞧瞧冽公子。”

    百里冽似笑了笑:“这些天,我给你写了许多帖子,想要见一见你,可你总是对我不理不睬的。听说你要嫁入北静侯府了,难怪对我也没什么兴致。我瞧,我瞧你对我的父亲,倒是总是柔顺而和气。”

    元月砂轻轻的叹了口气:“冽公子,你实在是误会于我了,既是如此,请容月砂先行告辞。”

    “好了,我要是说话得罪你了,跟二小姐赔个不是。月砂,你既然来了,就陪我说说话儿。”

    百里冽放软了语调,让元月砂自也是不好如何的推拒。

    花园里面花儿开得娇艳,青草翠绿欲滴,百里冽一双眸子却也是不觉泛起了淡淡的玉色,轻盈的流转,光辉逼人。可那双眸子里面,所流转的并不是柔情的眼波,而是一股子极为深邃的污黑寒意。花香染上了百里冽的衣襟,却也是掩不住百里冽身上淡淡的血腥之气。

    百里冽唇角不觉泛起了淡淡的笑容,嗓音清润而柔和:“祖母身子有恙,床上躺了那么久了,好不容易醒了过来,她说自己喜欢清清静静的,不喜欢被打搅。所以如今,祖母住的院子是紫竹苑。那里略略有些偏僻,布置得很雅致,更奇妙的是周围种了一大片的竹子,清脆欲滴。那院子里面发生了什么时候,有什么动静,都被沙沙的竹叶声轻轻的掩了去。无论做什么,都是没有人知晓的。”

    元月砂察觉到了百里冽手掌轻轻的颤抖,面色更是有着说不出的异样。而百里冽这样子的模样,却也是让元月砂的内心之中流转了不可遏制的好奇。不错,百里冽岁数还小,可是却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孩子。他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