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127 将她放弃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127 将她放弃第(1/2)页

    天:

    离开了皇宫,念及了贞敏公主如花朵儿一般的容貌,处子般的芬芳,萧英一双眸子渐渐浮起了迷醉之色,竟也不觉流连不已。

    贞敏公主是他的一个美梦,过去许多年了,却也是未曾改变。

    如今那样子的活色生香,也不仅仅是一个梦境,而是那等无与伦比的真实。

    那绚丽色彩的梦境离着自己这样子近,仿若轻轻的伸出手,就能将之一切轻轻的拿捏在了手中。

    萧英不自禁轻轻瞧着自己的手掌,忽而紧紧的捏成了拳头。

    从前他从不敢有非分之心,只因为他年岁大了许多,又已经成过一次婚。宣德帝虽然看重萧家,可是一次也没想过让萧英做驸马。如果萧英非要得到,宣德帝不会允许,更会觉得自己不自量力,得陇望蜀,乃至于怀疑自己的忠心,认定自个儿有非分之想,具有不该有的野心。

    可是那一日,他在宫中,眼睁睁的瞧着薛家的人算计贞敏公主。

    而贞敏公主居然也要嫁给薛采青,嫁给那个远远不如自己,蠢钝如猪的毛头小子。

    他蓦然升起了浓浓的不甘愿,凭什么薛采青靠着薛家的算计,能够有这样子的机会,偏生自己却也是不能拥有高贵的公主呢?

    这权位与公主,自己都要得到,一定要拢在了自己的手中。

    想到了这儿,萧英唇角不觉浮起了一缕志在必得的冷笑。

    “阿彬,上一次,你做得很好,很不错。你挑了几个不得志的穷酸秀才,润笔添色,写了这么一折牡丹记,便坏了薛家的亲事。如今贞敏公主与薛家断了婚事,又死了一个表妹,却不知又有什么议论的话儿?”

    阿彬是萧英的家奴,如今也是不由得恭顺应道:“如今自然议论的什么都有,有的人不免觉得贞敏公主过于苛待,还没有过门儿,便是逼死了薛家一个表小姐。也有说议论,说薛家不知好歹,薛采青将要和贞敏公主定下了婚事,却仍然是纠缠不休。”

    他轻轻的抬抬头,察言观色:“侯爷可是有些不满意?其实这件事情,终究是薛家之人不知好歹。没有那个福分娶公主,居然还跟个表妹纠缠不休。是薛采青犹犹豫豫,害死了自己的表妹。贞敏公主这样子高贵的姑娘,也被他的怯弱所玷污。倘若贞敏公主许的是侯爷,侯爷自然绝不会让公主受这样子的委屈。”

    萧英眼底却也是不觉浮起了淡淡的冷笑:“不错,我是有些不满意。这京城的流言蜚语,应该是这样子的。薛采青和表妹原本两情相悦,可惜贞敏公主闹出了丑事,逼着薛采青娶了她。那越家小姐原本甘愿为妾,可是贞敏公主醋意极大,竟不依不饶,非得要逼着薛家将越表妹许给一个极为不堪的男人。薛采青不甘心爱的姑娘受辱,执意要娶表妹。而他这位表妹,也因为不想连累薛采青而自尽。”

    阿彬听得呆住了,瞠目结舌,萧英侧头瞧着他:“你很惊讶吗?”

    阿彬连连摇头,结结巴巴:“没,没有。”

    他以为萧英既然是喜爱贞敏公主,自然是将贞敏公主捧到了心尖尖的。既然是如此,那一盆盆的污水,应该也是泼在薛家的身上。

    刚才阿彬这样子说,自然也是为了投其所好。

    可萧英的心思,自己怎么也是没猜中。

    萧英轻轻嗯了一声:“除开这些,在我想来,应该还需要再添一些。是这样子的,贞敏公主之所以急着嫁给薛家,宁可拆散这一对儿有情的男女。其原因在于,她已然并非完璧之躯,已经不是清清白白的姑娘。否则以她身份,何至于纡尊降贵。她不但已经不是完璧之躯,而且已经有了身孕。如今她正急着,挑一个男人遮丑。薛采青误闯她寝宫,正是这位贞敏公主精心设计,只为了逼着薛家娶了她。”

    阿彬已然不敢露出什么惊讶之色,只连连应是。

    萧英慢慢的说道:“你也是知晓的,这传得越广的流言蜚语,永远是最骇人听闻的那一种。纵然这其中有种种的可疑之处,不实之词。然而这正是寻常之人最爱听,最想听的东西。我相信,这很快就会是京城流传最多最广的一种说辞。”

    萧英眼前又浮起了贞敏公主的倩影,他自然是真心爱着贞敏公主的。

    这全世界的女人,也是及不上贞敏公主一根头发。

    贞敏公主挑一挑眉头,说一说话儿,萧英就已然是为之神魂颠倒。

    正因为这个样子,他才要一定要得到贞敏公主,定然要拥有她。

    这个美丽的公主拥有高贵的身份,娇艳的芳华,从前更是遥不可及。可是就算贞敏公主是天上的仙子,他也定然是要扯下凡尘,拢入在自个儿的手间,让自己死死拿捏,再也不肯放手。

    他爱极了贞敏公主,可是贞敏公主年少情热,今天爱着自己,也许明天就已经不爱了。更何况那位长留王殿下,打心眼儿里不喜欢自己。长留王轻轻说几句话,总不免对贞敏公主生出极为强烈的影响力。

    萧英才不相信贞敏公主的真爱,这天底下无论什么东西,要捏在手掌心,才算是属于自己的。贞敏公主只是个不懂事的小丫头,又青涩年幼,也许因为一时好奇,或者是得意,因此对自己充满了喜爱。无论百里敏爱的深不深,浅不浅,他却也是一定要死死的抓紧在了这个机会,怎么也是不会放开。

    就算折断鸟儿的双翼,也要留下那只能在天空飞翔的小鸟。

    他就是要毁掉贞敏公主的名声,让她名声狼藉,一无所有,再没了别的去处。然后才将贞敏公主收纳在自己怀中,除了自己的怀抱,再也没什么别的可去的地方。

    萧英一双眸子,蓦然竟不觉流转了几许狠意。

    而北静侯府的马车,轻轻的车轮滚滚,从青石板路上滚滚行驶而过。

    而暗处,一道幽暗的人影,却也是悄然盯着萧家的马车,旋即从怀中掏出了小小的册子,记下了一笔。

    这是这个月第五此,这位北静侯府的萧英萧侯爷,在没有宣德帝的宣召之下,频繁而又隐秘的出入皇宫。这终究并不是一桩简单的事情。

    那道人影悄悄的融入了幽润的暗影之中,仿若原本便是这世间的幽灵,悄然出现之后,又融入了见不得光的暗处。

    而这道身影,悄无声息的追随了萧家动静,直到傍晚时分,天色已经晚,才悄悄的来到了元家的后巷。

    一道婀娜的身影已然悄然等待,接过了对方送来的关于萧家的种种消息。

    雪菊院中,元月砂已经是沐浴过,热水的热气让元月砂的脸颊不觉浮起了娇艳的绯红,却也是越发显得娇艳欲滴。

    她乌黑的发丝轻轻的披在了肩头,让她整个人瞧着,仿佛是精致的人偶。

    任谁瞧见了,都会觉得元月砂是个真正的贵族小姐,然而那白玉般的脸颊之上,一双眸子却也是泛起了缕缕幽润的光彩。

    “萧英几次出入皇宫,就在今天,他又是这个样子。并且他又令人四处传播消息,毁了贞敏公主的名声。”

    湘染轻轻的说着,一旁的烟沉眼底流转了近乎浓烈的晕黑之色,仿若是最仇恨的墨汁,轻轻的染上了她的眸子。

    元月砂白玉般的小脸之上,透出了幽润的笑容。

    “他当真勾搭上了贞敏公主了,并且千方百计的想要将贞敏公主拢入手中。湘染,你说这是不是这上天给予的好运气。”

    淡淡的灯火轻轻的洒在了元月砂的脸颊之上,那双黑漆漆的眸子让灯火一映,竟也无端端好似泛起了琉璃光泽的淡青颜色。

    萧英性子暴虐,生性谨慎,又善于作伪,整个北静侯府都让他拿捏在手中。而以他的性情,更绝不会轻易出错。正因为这样子,元月砂才没有拒绝萧英的婚事,想要到了萧英的身边,瞧一瞧有没有什么可趁之机。

    灯火烧着了芯,啪的炸了一下,却也是映得元月砂面颊艳华一映。

    元月砂的嗓音也是微微有些沙哑:“咱们也是已然查过了,这么些年,萧英一向便是个极为谨慎的性儿。除了元秋娘,竟似没什么别的破绽。就算是元秋娘,他也是抹得额是干净。就算是元老夫人,也是不敢去追查这档子事情。可是如今,萧英却开始犯下一个错误。”

    “他知道自己的癖好,萧家元家都心知肚明,故而萧英的填房,应该身份卑微,性子柔顺。就算成亲之后发觉了萧英的秘密,也只能因为地位的差异因此加以放弃。他根本不应该娶贞敏公主,对方身份尊贵,是龙胤最尊贵的女孩子。这样子的妻子,绝不会如南府郡的旁支女一样可以任意拿捏。而她的父兄,也是不能如元家那般忍气吞声。他若是将对元秋娘所做一切,又用在贞敏公主身上,这家事情必定不能如此的了断。”

    烟沉脱口而出:“难怪,难怪他要毁了贞敏公主的名声。只因为,他也怕——”

    “是呀,他当然是怕了,虽然口口声声说爱,却心知自己那样子的真面目,只怕不能为贞敏公主所容。打一开始,他就不应该挑中贞敏公主。可是一个自负的男人,倘若面对一件心心念念许久的东西,瞧着可以唾手可得,又怎么会舍得放弃。”

    元月砂打开了灯罩,取了剪子,轻轻的剪去了烧硬了的灯芯。

    灯火轻轻摇晃,房中又亮堂了许多了。

    元月砂唇角浮起的笑容,是极真心实意,更不觉有些说不出的甜美:“既是如此,我这个元二小姐,似也是应当应承这桩美事才是。这样子一来,比我嫁给这位北静侯更妙不过了。”

    她想着御前比武的那一天,京城那些贵女都入了皇宫,那么多的娇花之中,贞敏公主仍然是最美丽最娇艳的一朵。她那样子的年轻,那样子的好看,就好似清晨花朵之上的露水,娇艳而明润。那颗清新而明润的露水,自然是引来了别人的垂涎,禁不住想要拢在了自己的手里面。

    而贞敏公主呢,却也是冷冷清清的性儿,好似孤傲天边的一抹云彩。

    她的那双漂亮的眸子,好似瞧见你了,可也是不觉没有你的影子。

    就是这样子一个龙胤最尊贵,最美丽,最清冷的姑娘,却将要被一个整个京城最邪恶,最暴戾,最狠辣的男人所一步步的捕捉擒获。正因为如此的极端,也许彼此之间的吸引是一件无可避免之事。

    他会撕碎了贞敏公主的翅膀,好似野兽一样,将对方死死的撕咬,狠狠的叼在了嘴里面。

    元秋娘的结局,就仿佛是贞敏公主的未来,根本也是瞧也都瞧不见底。

    她剪着灯蕊的手指微微一怔,方才轻轻巧巧的放下了手中的小剪子。

    湘染重新将灯罩盖上,不觉说道:“这样子,二小姐也不必以身犯险,倒也是,是极好。”

    剩下的话儿,湘染欲言又止,可到底也是没曾说出口。

    元月砂的决定,就是她人生道路的方向,无论是对是错,是黑还是白,是踏向了光明,还是步入了黑漆漆的暗沉,这都是心甘情愿。

    就算是永坠黑暗,也是在所不惜。

    元月砂不觉沙哑说道:“照理说,萧英是百里敏自己挑的,并非咱们刻意安排。而这位贞敏公主呢,又素来没对我有什么恩泽,左右也不过是相互利用。湘染,你觉得,可是需要放过这样子的好机会?”

    她面容娇嫩,宛如少女,可嗓音却是沙哑和深邃,糅合在了一起,形成了难以言喻的奇异古怪。

    湘染拿起了黄杨木的梳子,将元月砂的一缕缕头发轻轻的梳理柔顺:“二小姐,你无论有什么决断,我们都是向着你的。”

    “若是苏姐姐,她绝不会眼睁睁看着一个女孩子,落入一只饿狼手中。她一定一定,会千方百计的救下这个女孩子。可是呢,我不是苏姐姐。”

    元月砂轻轻的曲起了手指头,一下一下的,轻轻的敲打几面。

    而湘染是知晓的,每次元月砂有什么想不通,或者是难以决断的事情,她都是会如此。

    元月砂有几分幽润的目光,却也是轻轻的落在了烟沉脸上:“小烟,你又怎么想呢?”

    烟沉上一次听到萧英那么样子对元家的小姐丫鬟,纵然这些人跟烟沉没什么相干,这小丫头还是义愤填膺。那时候,烟沉还并不知晓萧英就是害死了苏家满门的凶手。

    如今她知道了,听到了萧英盯上了贞敏公主时候,也是流转了几许的不忍。

    元月砂知道,她小时候受过许多苦,如今样子也不好看,可她却到底是个心眼儿很好的小姑娘。

    如今自己这般垂询,烟沉脸颊之上浮起了浓浓的犹豫,时而浮起对元月砂的关切,时而又流转怨恨,时而又有些不忍。她面色变幻,唇瓣轻轻的颤动,好几次想将话儿给说出口,可是到底也是什么都没有说。

    元月砂沙哑的嗓音也是变得轻柔了:“这世上大部分人,多多少少,也是会有一些同情怜悯之心的。可是又有多少,会将这样子的同情放在了自己切身利益之上呢。”

    她从湘染手里面拿过了梳子,慢慢的自己给自个儿梳理头发,轻轻柔柔的说道:“不过,我是会给她一次机会的,只要,她能抓得住。那就算很麻烦,我也肯让她避过一劫。”

    元月砂举动微微一顿,捏着梳子的手指也是微微一僵。她盯着自己镜中容貌,这样子一个娇柔美丽的少女,让元月砂自己仿若依稀熟悉,又觉得陌生。

    自己付出了这么多,有时候自己瞧着自己,也是忍不住会吓一跳。

    元月砂嗓音也是不觉变得轻轻的:“若是她抓不住,那可也别怨我。”

    她慢慢的捏紧了手中的梳子。

    又过了几日,元家的马车又驶入了皇宫,承载了别人羡慕的目光。

    元蔷心被幽静在自己院子里面,令丫鬟打听元月砂的一举一动。

    她听着元月砂进宫陪着静贵妃,心中酸意也是不觉浓浓。

    元蔷心原本在练琴的,如今却也是不觉将琴一推,有些个恼怒焦躁之意。

    她令人打听元月砂的消息,可是那些消息却并不能让元蔷心如何的快活。

    “哼,这死丫头,乡下来的货色,什么都不会,连针头都不肯动一动,将绣衣衫的活儿都推给了丫鬟和下人。她又何德何等,居然能嫁入北静侯府。”

    这样子念叨着,元蔷心只觉得自个儿快要被嫉妒得发疯了,心尖尖更是好生不是滋味。

    “她以为自己攀附上了静贵妃,以后能够得到什么好处。可是静贵妃粉退花残,还不是靠着女儿在陛下跟前得宠。而贞敏公主其实还不是不知晓检点,外头也是不知晓勾搭上了什么男子,这身子也是不见得能够清清白白了。”

    这样子说着时候,元蔷心的眼睛里面却也是不觉流转了浓浓的恶毒:“送上门去,薛家也是不想要,结果还逼死了人家表妹。便是陛下,只怕也是早晚就厌弃了这个女儿。可惜那乡下丫头,居然还不依不饶的,凑上去卖乖讨好。”

    那一旁丫鬟,听到了元蔷心这恶毒之极的种种言语,这心里面也是不觉吓了一大跳。

    这样子的言语,大约也只能在这院子里面说一说了。

    不错,如今有关贞敏公主的闲话,满京城是传得沸沸扬扬的,到处都是。可饶是如此,若元蔷心这样子的话儿被元家的长辈听见了,只恐怕也是少不得要吃那一顿挂落,禁足之期可谓是遥遥未定。

    然而元月砂到了皇宫,却并未去见静贵妃,而是去见贞敏公主。

    贞敏公主居住在碧华殿,当元月砂来到时候,却见姜陵正从这儿离去。

    少年乌溜溜的眼睛盯住了元月砂,流转了一缕好奇,却仿佛有些生气的样儿,打过了招呼,就匆匆离去。

    元月砂大约也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