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133 无赖纠缠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133 无赖纠缠第(1/2)页

    天:

    而此时此刻,元君白却也是不觉轻轻的一皱眉头。

    他之所以皱眉头,自然并不是这酸梅汤不够美味,而是因为元月砂的迟迟未至。

    元氏夫妇还浑然不觉,可元君白却敏锐的感觉到了。

    他不但感觉到了,还隐隐约约的,察觉到了元月砂的轻慢。

    元君白不悦,更是不屑,到底是个无知的女人。

    自己亲娘婧氏是上不得台面,可好歹有那么一处见识是不俗的。那就是婧氏认定,自己做官,元月砂这个县主才有真正的依靠。

    可是元月砂糊涂,靠着运势做了县主,却连点这缕关窍也是想不通透。

    大约也是为了后宅那些个酸溜溜争风吃醋的往事,如今正计较着,故意拿乔。

    这可真是,头发长见识短。

    自个儿,自然也是要将元月砂说服,让元月砂知晓些个轻重。

    原本元君白对于这个做县主的妹妹,不自禁的有些不喜,如今一旦想得开了,心里面倒是觉得应当是个极好的筹码。

    他心思一定,倒是忍不住好奇,好奇这位昭华县主究竟是个什么样儿的人。

    元君白小时候便是离开家了,极少归来,这几年更奋力读书,没回家里面。

    记忆之中,这个二姐姐小时候容貌不错,不过性子很是蠢钝,谈不上如何的伶俐。

    也不知道怎么了,母亲说她忤逆不孝,可又忽而就是做了县主了。

    元君白慢慢的放下了勺子,也未曾再动这碗酸梅汤。

    对于对付女眷,元君白还是有些自负的。纵然他和这个二姐并不是一个娘,家里面也是有些争风吃醋明争暗斗的勾当。可是元君白相信,这个二姐姐只要瞧见自己,凭他外貌,凭着他手腕,自然也是能打动元月砂,让这位无依无靠的二姐姐依靠自己。这一个女人,孤零零的,必定是会心里面虚。只要自己彻底拿捏住了元月砂,那么也能操纵这位县主,得到全部的实惠。而且元月砂应该懂,亲不亲也是一家人,一笔写不出两个元字,如今但凡家族,都是相互依靠的。

    正在这时候,却听到了珠帘子轻轻的摇曳,叮咚之间,分明也是有女眷踏入这儿了。

    元君白眼底流转了一缕光华,不动声色打量。

    只见一名容貌娟秀的少女,盈盈现身,一身烟罗纱裙,举止落落大方。

    元君白瞧着她气度不俗,衣衫剪裁虽然是简单,料子却也是极好,心忖这就是自己那位二姐姐了。

    小时候明明见过,却瞧不出以前的秀美,看着竟然是有几分眼生。

    果真是女大十八变,样子也是变了不少了。

    不过论容貌,也还算美丽,举止也大方。

    元君白心忖,她这个县主虽然是虚了些,可总算是上得了台面。

    有自己筹谋,也总不至于露丑。

    岂知那女郎居然轻轻一侧身,柔婉说道:“县主,这边请。”

    她一只手伸手拨开了珠帘,另外一只手便去扶着后面跟来的少女。

    这一套动作,行云流云,十分顺畅。

    分明是侍候昭华县主的一名下人。

    饶是元君白颇为自负,一时也是不觉脸红了红。他许久未曾见到元月砂了,已经不记得元月砂什么样儿了。那个二姐姐,元君白小时候也没如何放在心上。

    青眉是宫中女官,又有品阶,气度和寻常女子不同。

    元君白一时糊涂,居然险些将这个当成了昭华县主。

    亏得没有叫出声,否则出丑也还罢了,更显得姐弟情薄。

    而就在这个时候,只见一片柔软雪白的手掌,轻轻巧巧的搭上了青眉的手臂,然后好似一片柔云轻盈的从珠帘后盈盈出来。

    元君白瞧着出来的少女遍体珠翠,衣衫华贵,样儿娇艳若花,一身打扮十分富贵耀眼,偏生那一张秀美脸颊寒若轻霜,好似一堆轻雪埋梅树,一双眸子却是黑漆漆的,透亮宛如寒星。

    竟似清而不媚,贵而不俗。

    一眼瞧过去,从头看到脚,却没半点南府郡出身姑娘的俗气,倒好似当真是京城娇养大的贵女。

    元君白暗暗吃惊,有些措手不及。

    他有些日子没回家里面去了,家书往来,元家自然不会刻意提及这个并不如何受宠的元二小姐。便算是偶尔提了一嘴,那只字片语,也尽数都是不屑之词。及见着了母亲,婧氏自然绝不会说一句元月砂的好话,这口口声声,自然都是说元月砂的不是。只说这姑娘是如何粗鄙,又是怎么样上不得台面,再来就是哭诉元月砂不孝顺。

    这些话儿,元君白听了,纵然不见得全相信了,总也有几分当真。

    然而眼前女子,又哪里有半点婧氏所言的俗气?

    少女那一双黑沉沉的眸子,光彩沉润,盼顾神飞。那流光溢彩之间,又有着一缕说不出的威仪,娇美之间不失尊贵。

    这更不觉让元君白微微有些个恍惚,眼前少女,当真是从南府郡那个草窝里面飞出来的。

    便是婧氏夫妻,也是吃了一惊。

    那日皇宫匆匆一别,也没细细去瞧,仔细去看。

    婧氏也是说不出元月砂哪里不一样了,总觉得元月砂比之从前,有股子说不出的味道。

    然而随即婧氏注意的地方也变了,她颇含嫉意的瞧着元月砂华丽的衣衫,以及那衣衫之上点缀的珠玉。

    这死丫头,穿戴得这样子好,衣服首饰,样样都扎眼。

    婧氏今日来,还特意新做了一套衣衫,可是与元月砂一比,却也是生生比了下去。

    这样子一来,却也是衬托婧氏打扮得有些个寒酸了。

    那浓浓的酸意涌上了婧氏的心头,让婧氏的心里面,却也是不觉轻啐一口。

    这死丫头真像她早死的娘,商女出身,喜爱招摇,什么金珠宝贝都挂在了身上。

    婧氏也不觉阴阳怪气说道:“咱们家月砂如今是县主了,果真是体面了,这身份不同了,心气儿也高了。这哪家的姑娘,会让亲爹亲娘等这么老久。谁家也没这么个规矩,便是商户的女儿,也不会这么没礼数。”

    元原朗这个爹听到了,却也好似没听到一般,装聋作哑,充耳不闻。

    女儿让他等,元原朗也老大不痛快。不过这等酸话,还是要让婧氏去说。

    这方面,元原朗倒是与儿子元君白的看法差不多。这女人还得女人来治,男人要将自个儿摘干净。

    这女儿不听话,让婧氏压压她也好。

    婧氏果真是个刻薄难缠的,如今更不免酸话连天:“只不过等就等了,月砂,你爹你娘也不是爱计较的。也自然不会,在这样子小事之上,和你计较不休。只是如今,你怎么也该,向前跟爹娘问安吧。”

    这儿子女儿,跟爹娘问安,原本也是礼数使然。

    婧氏就不相信,这小蹄子做了县主,连孝道都抛在脑后了。

    元原朗也一唱一和:“是了,月砂迟来,想来必定是有些事儿。这身子孱弱,还需得小心将息才是。便算是来得迟了,这必定也不是成心了,做爹娘的也应该是体恤一二。月砂,你只向爹娘见个礼就是。”

    看似开脱,也是趁机拿捏元月砂。

    元原朗也是不肯相信,这小丫头竟敢抛了礼数,不肯在人前对自个儿行孝道。

    眼见元月砂如今贵气逼人,元原朗也是有几分心理不平衡,煞是含酸。

    这当女儿的给亲爹行礼,他这心里面才会顺意。

    元月砂不是已经做了县主?让这堂堂县主给自己行礼,这才最顺意,也最解气。

    这女儿向来就不孝顺,元原朗是知晓的。可就算是心里面不顺意,面子上也不得不顺。

    如今元月砂已经是做了县主了,京城之中也是不知晓多少双眼睛瞧着,她哪里敢造次?

    这京城也不是南府郡,更不是这丫头撒野的地方。

    元月砂微笑:“父亲,说到见礼,月砂在宫中徐公公来传旨时候,也学了些个礼数。我在京城元家,原本执晚辈礼。可老夫人说这样子不对,让各房夫人对我见礼,还说以后不能叫我二小姐,要称呼我一身昭华县主。父亲,你说这是什么意思?”

    元原朗一愕,这些他原本不知晓的。他以为元月砂纵然是县主了,可仍然是要对京城元家毕恭毕敬。

    这京城元家的人见着元月砂都要请安问礼,元月砂这个不孝女儿若是故意一挑拨,岂不是让元家的人心里面添了个疙瘩?

    元原朗可不敢得罪京城元家,心里犹豫不觉。

    婧氏忍不住嚷嚷:“人家都是你长辈,你怎可这样子无礼?我们家的规矩,你都学到哪里去了。”

    婧氏眉头一皱,却也是不觉计上心来,伸手揽住了元原朗的手臂:“老爷,咱们可要领着月砂,去京城本宗赔罪认错。这小女孩子家家,可真是不懂事。”

    元原朗一听,却也是不觉深以为然:“不错,月砂,你不能仗着自个儿做了县主,居然就这样子的轻狂。”

    说不定,还能讨得京城本宗的欢心,得了些好处。

    元原朗盘算得极好。

    元月砂却不动声色:“月砂确实年纪还小,也是不懂什么规矩。究竟有没有做错什么事情,我心里面也不知晓。青眉,你是宫中的女官,想来那些个规矩,你应当是比谁都要熟悉一些。不如,和我说一说,究竟我所作所为,可是于礼不合?”

    青眉也轻轻福了福,柔顺说道:“京城元家不亏是官宦人家,礼数周全,不会有错的。便算从前一时有些不周到,可当陛下赐了府邸,赏了封地,元家自然也是回过神来。元老夫人老陈稳重,自然是知晓分寸。县主心里虽然敬重长辈,因此不安,可也要体恤元家的难处,可不能让她们在京城沦为笑柄,让人挑出了错处啊。若是堂堂县主,居然在元家如寻常晚辈一样,只怕连元尚书在朝廷之上,也是会招认弹劾,被人指责。这可并非区区小事,县主也且将心放下。”

    那字字句句,分明就是讽刺元氏夫妇。

    元原朗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这女儿委实可恨,那心里面,当真不存那一丝一毫的孝道。

    见着亲生的爹娘,也是会强词夺理,掐尖要强。

    婧氏不觉气得浑身发抖,恼怒得紧:“如今你可还在在落爹妈脸面,月砂,怎么将你养成这个样子?简直是,不知好歹。”

    婧氏那些个尖酸的言语,元月砂却是充耳不闻,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

    元月砂也自顾自的,轻轻柔柔的和青眉说话:“原来是这样子,我真怕自己得罪了元家,累了父母家人,那就不美了。”

    青眉微笑:“这京城元家是官宦贵族,怎么会不通情达理呢?这最基本的礼数,他们也还是懂的。县主如今有了封号,又是宗室女,可谓是君臣有别。这家族长辈的辈分,可绝对不能逾越了君臣之别了。宫里面的妃嫔娘娘,在家做闺女儿时候那也是娇娇女,自然要对父母恭顺。可是一旦成为了宫妃,那自然就是身价倍增,和从前截然不同了。父母见着女儿,也是要下跪行礼,不可怠慢。据说淑妃娘娘,当年见父亲如此,不忍瞧着,还落了一场泪水呢。只不过这些都是宫里面的事情,外边的百姓,知道的也是不多。咱们宫里面出来的人,更学会谨言慎行,绝不会胡乱说些个什么。”

    这个青眉,果真是玲珑剔透,心思很通透。

    她说这样子的话,分明也是眼见元氏夫妇咄咄逼人,故意这样子说的。

    却不动声色,帮衬了自家主子,将元原朗和婧氏好一顿编排。

    最后还言语讽刺,说婧氏和元原朗不过是个不懂事的百姓,所以才在这儿胡闹。

    婧氏有些听出来,一阵子恼恨,勃然大怒。

    一个下人,讽刺起人来,还一个脏字都不带。

    说的话儿,也是不知晓真还是不真。

    可她一个下人,胆敢这样子跟主子说话,当真是无法无天。

    婧氏眉宇之间,不觉添了一缕愠怒之气。

    若是在南府郡的元家,婧氏早就加以教训,狠狠一番教训。如今婧氏也是面色涨红,欲图呵斥一番,心中恼恨无限。

    而就在这时候,一缕沉稳的少年嗓音却也是响起来:“父亲、母亲,如今二姐已然是县主,确实不当再让她行礼。料来,她那心里面,实也是悲痛欲绝,是极难受的。”

    说话的,正是元君白。

    他目光沉沉,年纪轻轻,言语却也很沉稳,更有一股子的说不出的力度,让人不自觉的便是想要相信他说的话儿。

    婧氏那些放泼的话,憋在了唇边,也是没有说出来。

    她便是不信全天下的人,也信自己的儿子。既然自己的儿子都这样子说了,想来也是没曾骗她。

    自己要是说错话,这死丫头必定要扣个罪过在自己身上。

    一时之间,婧氏抿紧了唇瓣,心中恨意浓浓。

    元君白进来这么久了,元月砂总算是扫了他一眼,留心瞧了瞧。

    元君白眼见元月砂的目光落了过来,也没躲闪,也没什么谄媚之意。他更无多余言语,只触及元月砂扫过来的目光,轻轻点头欠身,略略行礼。

    到底是个打小就送出去游历求学的,果真是姿态不俗,与众不同。

    元月砂也没多说什么。

    元原朗也来打圆场:“夫人久未见女儿,一时情切,不免如此姿态。难免,竟然是忘记了礼数,一时情切。”

    婧氏也掏出了手帕,假惺惺的擦脸:“是呀,我就是一时念想,才说了些个这样子的话。月砂,你打小便是我瞧着长大的,我虽然不是你亲娘,可是却也是恨不得将自个儿的心肝都挖出来。我自己生的两个女儿,都没有好似疼你那样子疼。你病好了,性子变了,离家时候,咱们家里人言语有些龌龊。可当你到了京城,我这个做娘的,可是没一刻不想着你。生怕以后咱们没再聚的日子,你便将我的那些个生气时候的绝情话儿当真了。这些日子,我便是想一想,也是觉得心口发疼。”

    婧氏脸皮也很厚,一转眼又提起了母女亲情。

    仿佛她和元月砂曾经所发生的种种矛盾已经是不存在了,如今留下来的,只有那浓浓的亲情。

    元原朗叹息:“从前的事情,何必再提?最要紧的则是,这一家人到底还是要整整齐齐的。咱们好好的一家子人,可是不能够分开。我方才也说了,要一家人留在京城。咱们父母两个,就好好的照拂月砂。便是怜儿,也接来京城。这才叫,一家团聚呢。”

    元原朗顺着这一番话儿,不但圆了婧氏方才无礼,还干脆将搬入县主府的这桩事情给定下来了。

    这礼行不行,又有什么要紧?享受这富贵日子,才是最实惠的事情。

    婧氏也不假哭了,也赶紧说道:“是了,这一家人哪里来的隔夜仇。”

    婧氏就不相信,元月砂能做出将爹娘赶出去的事情。

    堂堂县主,这脸还要不要了。

    元月砂叹了口气:“原本家里添几个人,多添几双筷子,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不过月砂最近算过命,说我煞气重,命不好,专门克亲人。父亲母亲,女儿就不留你们了,就算心里面舍不得,可若将你们留下来,岂不是要害得你们没命,我可是不忍心。”

    她这样子说着,唇角轻轻含笑,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