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142 不懂礼数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142 不懂礼数第(1/2)页

    天:

    元蔷心鲁莽撞向了贞敏公主,可就是为了弄掉面纱,瞧贞敏公主笑话。

    谁都知晓贞敏公主这桩婚事是来得有些唐突,甚至是夺走了别人姻缘来成全自个儿的。既然是如此,倘若贞敏公主面上有些个吻痕爱痕,那可是更加丢人。

    又不是窑姐儿,这身上这样子一副欢好痕迹,可当真招人的眼,落人的面子。

    元蔷心也不傻,今日是张淑妃生辰之喜,又沾染着贞敏公主成婚的喜气。

    既然是如此,再怎么样,贞敏公主也是不好人前发作,重重落罪。

    更何况,自己也不是什么大罪,也就是鲁莽了一些,将人给撞着了。

    元蔷心口中说着些个抱歉的话儿,一时头也未曾抬起头。

    只不过周围一下安静下来了,居然还安静得有些古怪。

    那样子诡异的安静,也是让元蔷心有些糊涂了。

    也不知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儿,怎么一下子不说话了。

    莫非,贞敏公主如今这张脸,可是当真有些见不得人的模样?

    这样子想着,元蔷心一双眸子却也是不觉亮了亮。

    哼,必定是贞敏公主狐媚,所以晚上缠着夫君,要也要不休,要也要不够。故而如今,这宫中里面都瞧得呆住了。

    然而旋即,一股子巨力传来,却将元蔷心身子一推。

    那人力气大得紧,甚至蕴含了一股子极为浓烈的暴怒。

    那样那般狠狠一推,元蔷心那娇柔的身躯又如何能经受得住,竟不觉重重的被扫到了地上了。

    她这样子一摔,自是摔得个七荤八素,只觉得自个儿全身的骨头,也好似散了也似。

    元蔷心浑身上下,无一不痛,这心尖尖顿时也是恼怒之极。

    她不觉扬起那张水汪汪的脸蛋,亦不觉有些恶狠狠的,想要说句话儿。抬起之极,却也是一怔。

    入目,竟是萧英极暴戾的一张脸孔,生生透出了几许凶狠之意。

    瞧得元蔷心心尖儿微微一颤,不尽惶恐。

    她迷恋萧英,可是萧英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人,元蔷心却也是并不如何清楚。

    她在北静侯府,偶尔几次撞见了萧英,也不觉脸蛋红红,为人腼腆,细声细气的说几句话儿。萧英对她冷冷淡淡,有时候只轻轻的点点头,有时候也不过漫不经心的回那么两句话儿。萧英那眼珠子就算是落在了元蔷心身上,也是没有真正入心。

    可也许正因为这样儿,元蔷心反而更加迷恋,不觉心醉神迷。

    可是实际上,萧英本性如何,元蔷心内心是糊涂的,谈不上如何的清楚。

    在元蔷心内心之中的那个北静侯,却也是英俊挺拔,沉稳可靠,喜怒不行于色。

    如今骤然见到了这么一张暴戾无比,凶狠入骨,宛如野兽般的面容。

    一时之间,元蔷心心尖儿轻轻的发颤,不觉啊的轻轻叫了一声。

    萧英那样子可怖的表情,却也是一瞬即逝,转眼又恢复了平素那万分沉静,不动声色的模样。

    可是饶是如此,那股子惊惧之意,却也是犹自笼罩在了元蔷心的心口,久久未曾消散。

    如今元蔷心跌落在了地上,却也是分明一动不动,宛如个木头人一般。

    元月砂却也是不觉莲步轻移,轻巧的来到了元蔷心。

    她温柔体特的扶住了元蔷心,就好似最关心妹妹的姐姐,如今更是不觉柔声软语:“蔷心妹妹,你没有事儿吧。萧侯爷,其实蔷心妹妹只是一时不小心,撞了贞敏公主,怎么侯爷居然是这样子的凶狠,将她这样子娇滴滴的小姑娘,就如此狠心推到了地上,摔坏了这温软娇嫩的身躯,我也是觉得说不出的心疼。”

    元月砂这样子说着,一双眸子却也是不觉眸光流转,潋滟生辉。

    当然在场如此沉默,并不是个个都如元蔷心一样,是被萧英眼睛里面的神光给生生吓住了。萧英那样子凶狠的神色一闪即逝,除了元蔷心,竟也是没别的人瞧见。而她们甚至没有将多余的目光施舍给萧英,只因为如今她们一个个的瞪大了眼珠子,吃惊无比的看着贞敏公主。

    贞敏公主含着浓浓的惊惧,不觉伸手遮掩住了脸颊,饶是如此,面上的淤青也是一览无遗。

    这分明就是被人给打的!

    好好的金枝玉叶,宗室之女,陛下的亲生女儿,京城最美丽的少女百里敏,居然是被给人打了!

    就算是周皇后张淑妃,也个个猜测不到,容色震惊。

    元月砂一双漆黑的眸子幽凉,却也是故意扬了扬声调,用那十分震惊的腔调言语:“哎呦,贞敏公主,你,你怎生这般模样?”

    那样儿,却也分明是吓坏了的样子。

    一瞬间,元月砂眸子之中,蕴含了缕缕光彩,竟似灼热逼人,蕴含了极深邃的仇恨与厌憎。元月砂更不觉大声叫道:“公主,你金枝玉叶,身份尊贵,花朵一般年纪,又是陛下宠爱的女儿。究竟是谁,是什么样子的狂徒,胆敢对你动手?连堂堂龙胤公主,陛下爱女都是出手殴打,加以折磨,这岂不就是生生在打陛下的脸,是不忠不义,是有谋反之心!”

    宣德帝闻言,面色几变。

    周皇后不明就里,也是不好贸然开口,只轻轻柔柔说道:“可怜的孩子,怎么就伤成了这般样子,可怜的紧啊。陛下,敏儿养在宫里面时候,也是个玉雪娃娃,可爱得紧,也不会随随便便的,就被磕了碰了。”

    周皇后心忖,这样子说话,总不会有错的。

    她脑海里面又流转了一个念头,好端端的,贞敏公主怎么就被人打的。这妻子受了伤,总会让人怀疑是丈夫动的手。可饶是如此,周皇后也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萧英瞧着也是个成熟稳重的人。

    这样子瞧着,似乎也不似那等会随随便便,对娇弱妻子动手的人。

    张淑妃不觉幸灾乐祸:“是了,好端端的,就怎么给伤了。”

    贞敏公主瞧不上薛家,打了张淑妃的脸,张淑妃的心里面,也老大不乐意,更是不由得幸灾乐祸。

    贞敏公主脑海里面却也是一片空白,心里什么滋味都有。

    她甚至不由得羞愧难当,无地自容。

    自己这副丑态,如今满皇宫的人都知晓的。

    她忍不住想到了静贵妃,静贵妃要自己隐忍,不要明着针对萧家。

    可是静贵妃只不过为了巩固自己的位置,是没有真心实意的为自己的女儿着想的。

    贞敏公主不觉心忖,事到如今,自己已然是落了个没脸,既然是这样子,又何苦再遮遮掩掩的。

    她张口,欲图哭诉,想要求宣德帝做主。

    然而萧英却也是快了贞敏公主,他比贞敏公主抢先,咚的一下跪下来了。

    “陛下杀了微臣吧,微臣是个粗人,性子也是粗鲁,说话不中听,惹得公主和我闹不悦。微臣,微臣无地自容,推诿之间,伤及了公主娇贵身躯,惹得她身子受损。我自知冒犯皇族,当真有罪,不如请死。不若,请陛下便这样子处置了我,让我已死赎罪。”

    说到了这儿,萧英也是咚的磕了头。

    萧英的哭诉,让贞敏公主觉得十分别扭,更不由得觉得萧英是在比重就轻,说些个原本不打紧的话儿。

    贞敏公主却盈盈跪下:“父皇,萧英并非一时情切,而是生性暴虐,喜爱虐打女儿。我到了萧家,温顺听话,怎么可能与他争执,顶撞自己的夫婿?是萧英,他心肠毒辣,如此相待,用尽种种狠辣手腕,在女儿身上,做尽了那些个极变态之事。惹得女儿,惹得女儿一身皮肉尽毁。女儿若留在萧家,只怕也活不长久。女儿只求父皇,可怜可怜女儿,稍有怜爱之心,容女儿断了和萧英姻缘。以后吃在念佛,剪了头发做尼姑。”

    说到了这儿,贞敏公主已然是泪水盈盈了。

    她原本便是有那么一张绝美的面容,如今脸上带伤,平添了两份凄然,脸颊之上也是染满了泪水珠子。

    贞敏公主泪水盈盈,软语哀求,只怕是顽石见着了,也是不觉为之软了。

    一番言语,却也是听得在场众人,都是不觉目瞪口呆。

    萧英与贞敏公主言语虽有出入,然而贞敏公主这样子的金枝玉叶,绝色娇软,居然被萧英这个武夫所欺,惹得泪水涟涟,苦苦哀求,面上伤痕亦是萧英所为。

    这一切种种,大约也是不假了。

    纵然是深恨贞敏公主的张淑妃,一时之间,也是惊大于喜,不可置信。

    这方才成婚,就立刻跪着哭着,恳求断了亲事的,更是在龙胤公主之中,可谓是闻所未闻。

    贞敏公主分明是与萧英情分浓浓,所以不顾反对,因此嫁给萧英。

    萧英岁数大贞敏公主许多,原本应该对贞敏公主几番呵护,爱惜有加,疼爱入骨。

    哪里想得到,萧英居然是会对贞敏公主动手。

    便是寻常百姓家中的小家碧玉,那也应当温柔以待,怜香惜玉。哪容如此狠下杀手,屠手催花,心狠手辣。

    宣德帝更厉声呵斥:“大胆萧英,朕心爱的女儿,嫁给你做妻子,你便应该千般呵护,万般娇宠,待她如明珠美玉,好生呵护爱惜。又怎可如此粗鲁,伤了这娇花美玉,千金之躯?你虽为夫,可与公主却是君臣之属,又怎可如此狠心,伤了对你情真意切的贞敏公主。”

    一番呵斥,显得宣德帝心中极怒。

    宣德帝话略顿了顿,却也是话锋一转:“不过如今你主动请罪,到底也是知晓自个儿的错处,颇有认错之心,悔改之意。你和贞敏公主是两夫妻,便算她有些小性,你又怎么可以伤了他呢?她是女子娇柔身躯,打小没受过苦,你作为丈夫,可是更应该对她爱惜怜悯。当然,你伤了公主,就算是堂堂侯爷,也是要受罚的。”

    贞敏公主仍然是伏在了地上,面上泪水盈盈,伤痕触目惊心。

    她吃惊的听着宣德帝的话儿,那言语之间的轻描淡写,委实令贞敏公主觉得十二分的心惊。

    贞敏公主入坠冰窖,通体寒冷,竟无一丝热气。

    她好似永坠寒冰地狱,苦苦挣扎,却并不能挣扎求生,只任由那寒水没顶,通透生出了森森的寒意。

    父皇,父皇他在说什么呀?

    从小自己不是被教导,这皇族公主的身份,是最要金贵尊贵的,是任何人不可冒犯的。谁动了她一根手指头,便是不将龙胤皇族如何的放在心上。

    如今她皮肉受损,招人殴打折辱,更被后宫嫔妃,京城贵眷亲眼见证。

    宣德帝却假惺惺的,这样子言语,好似宗室贵女的体统根本都不要紧了。

    她听着宣德帝柔声软语:“罢了,就罚你半年俸禄,小惩薄诫,以儆效尤。你若以后,再对朕的女儿无礼,便算你是朕的女婿,那也是不可轻饶。”

    言语之间,竟是对萧英有几分亲昵姿态。

    萧英抬起头,却也是一脸的忠心耿耿,满脸的感激之色。

    “陛下如此宽容,萧英也是铭感五内,又怎么会不感激于心。也是我不是,我给公主赔不是,以后,定然是千倍万倍的,这样子对公主好。”

    萧英仍然是跪在了地上,瞧着贞敏公主,却也是满脸的情意绵绵的。

    他甚至伸出手,拢住了贞敏公主的手,伏低做小:“敏儿,你饶了我这一回,原谅我了,我会加以对你好的。”

    贞敏公主宛如触电了一般,却也是飞快甩开了萧英的手,更不觉牙齿打颤,轻轻的响。

    “父皇,父皇,不要信萧英,他,他无耻变态的呀。求你,求你救救女儿,我回去了,便会受尽凌虐,女儿会死的,女儿一定会死的。”

    她不觉悲从中来,感受到了浓浓的恐惧。

    纵然是人在北静侯府,贞敏公主也没这样子怕的。

    她只觉得这个世界的阳光都已经消失了,周围一片黑漆漆的,那样子的寒意,却也是透人心脾。

    那世间寒意森森,她心里面更是惧意浓浓。

    宣德帝却略皱眉,面色沉了沉:“好了敏儿,为父已经为你呵斥了夫君,为了你长了脸面。你也要适可而止,对着自个儿的丈夫,更不可得寸进尺。这夫妻之间,你来我往,相互相让,这才是长长久久的相处之道。可由不得你一味争强好胜,咄咄逼人,非得要争个输赢对错。你夫君纵然是伤了你那娇贵的皮肉,让你脸上挂不住,却也已然赔罪道歉。一个妻子,哪里能将义绝之事挂在嘴边,全无一点儿贤惠。你惹了夫君生气,固然是有些委屈,可难道你自己竟似一点错处都没有的吗?”

    贞敏公主眼睛里面的光彩渐渐的黯淡了,有些茫然无辜,仿若不懂事的小孩子,有些固执的说道:“父皇,可是,可是萧英虐打女儿啊,他,打女儿啊。”

    宣德帝渐渐流转不耐:“你性子外似和顺,实则却锱铢必较,性子更是刁钻古怪。我瞧你那性儿,也是还要磨一磨,不容你如此放肆。你如今在人君跟前,还如此放肆,不依不饶,全无宽容,可见你在萧家,必定也是依仗公主的身份,嚣张跋扈,不依不饶,全无淑妇之道。”

    萧英却一副极宽容大度的样儿,伸出了手臂,轻轻一揽,将贞敏公主搂入怀中。

    倒是极宽和言语:“求陛下恕罪,敏儿一向娴熟,就是有些闹小孩子的脾气。”

    贞敏公主曾经眼中闪动最明润的光华,可是如今这样子的光华却是轻轻的消散了,那一双漆黑明润的眸子,如今竟不觉隐隐有些空洞。

    便是萧英将她搂入怀中,这一次贞敏公主竟无反抗之意,抵御之色。

    周皇后打圆场,在一边温婉的说道:“是了,陛下,贞敏公主也只是个小孩子,纵然是成婚了,也不能一夕之间,就变成一个大人了。她年岁尚轻,打小就被娇养惯了,故而天真无邪,一派活泼。既然是如此,她初为人妇,自是不免有些个少女任性陛下也不可操之过急,想来贞敏公主必定是会学会那个淑妇之道。”

    说到了这儿,周皇后掩唇轻笑:“你瞧如今,贞敏公主和驸马如此甜蜜,也不过是些个小夫妻的小花枪。”

    张淑妃也是凑趣儿说道:“是了,公主年岁尚幼,虽有些不谙世事,一团孩子气,不免是有些个胡闹。可是谁让萧侯爷岁数大上了许多,偏生又这样子的宠爱她。可谓是将她爱惜入骨,这也是贞敏公主的福气。陛下瞧在我份儿上,今日臣妾可巧过生日,便不要因为这小夫妻自个儿的情趣,因此生气了。”

    明明贞敏公主面上带着淤青,脸颊之上又有泪水,看着说不出的可怜。如今贞敏公主更好似木偶一般,容颜无色,浑浑噩噩。那一张面容,竟也是全无活气,煞是可怜。在场女子都是人精,目光锋锐,自然也是能从中瞧出几分端倪,看出几许不是。可是饶是如此,却竟个个视作不见,说了些个十分好听的称赞言语,仿佛萧英和贞敏公主却也真是一对恩爱夫妻,羡煞旁人。

    那等察言观色的本事,却也是尽数用在了宣德帝的身上了。

    这后宫嫔妃既然是开了口,在场京城女眷也是自然纷纷言语,以增宫中女眷的兴致。

    “萧侯爷颇受陛下其中,人才了得,为人稳重,难怪也是对贞敏公主呵护有加。”

    “今日当真是喜庆的日子,一边是淑妃娘娘的生辰,另一头可巧便是贞敏公主这新婚燕尔,回家见礼的日子。怪道,居然是这般的热热闹闹,双喜临门,一团和气。便是御花园里的花朵,也是如此的娇艳,如此的明润。”

    贞敏公主听着这些个女眷奉承的话儿,却也是不由得一阵子的恍惚。

    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