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145 仇人相见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145 仇人相见第(1/2)页

    天:

    那床榻之上,如今扑了一层又一层的丝绸。

    元月砂就这样子的轻盈的躺在了上面,就好似要将自个儿柔弱的身躯陷入了这一堆堆柔软的丝绸当中了。

    她黑漆漆的眸子,就这样子盯住了百里聂。

    百里聂那张脸蛋清秀动人,而元月砂却也是清清楚楚的记得,自个儿是极厌恶他的。

    方才的事情,元月砂也记得清清楚楚的。

    姜陵将自己带来这儿,掩在了床上。

    她不知道怎么了,总是莫名的乐意相信姜陵。也许因为这个少年郎身上蕴含了阳光的味道,这总是让元月砂不自禁的放下了警惕。

    百里聂也如记忆之中一样,仍然是狡诈多智,精于算计。

    他淡然而又轻易的打发走了萧英,看似轻描淡写,不过是以那身份地位压人,然而实则却仿佛细致入微的考虑周全。比如,用那一蓬香料让那貂儿失去了灵性。

    元月砂死死的搂住了手臂,却也是禁不住身躯瑟瑟发抖。

    她面颊失去了血色,汗水一颗颗的渗透下来,当真是说不出的难受。

    纵然并未以金针解封,然而与之如此激烈战斗,元月砂的身子也似勾勒出浓浓的痛楚。这更不觉让元月砂的身子瑟瑟发抖,冷汗直流。

    百里聂却也是不觉轻柔的叹息,摇摇头:“怎么伤得这样子的重?”

    他嗓音温润而柔和,透出了几许让人无比迷醉的味道,然而那好似春风一般温暖的情愫,却也是并未真正的透入了百里聂那么一双无比淡漠的眸子之中,并未将这一双眸子沾染上真正的暧昧暖色。

    元月砂不觉轻轻的眯起了眼珠子,额头之上渗透出了一层汗水,却也是不觉平添了几许湿漉漉的味道。她嗓音也是微微发哑,给平素清越的少女嗓音之中增加了那么一缕说不出的味道:“多谢殿下相救,月砂感激不尽。”

    而百里聂却将手指头比在了唇角,不觉轻轻的嘘了两声,柔柔的笑着:“你是阿陵捡回来的,不是我。阿陵怎么拥有这样子的嗜好,不爱捡那猫儿狗儿,却偏生,爱捡元二小姐这么样子的美貌少女。这年轻轻轻的,倒也是,有风流公子的风度。”

    姜陵干脆将双手抱在了胸口,气鼓鼓的。

    他还不是见百里聂面目含春,骚得不得了,自己这个儿子,是如此的体贴,接二连三的将元月砂送到了百里聂跟前。百里聂没有那么一句两句感激的言语也还罢了,还这么骚骚的怪罪自己,却也是没心没肺,无耻得紧。

    这般心里编排百里聂,姜陵的心里面的却也是不由得顿时叹了一口气。

    百里聂这些年来,可是越发淡漠若雪,性子也那也是淡淡的,似乎也越来越少,有什么东西,能撩拨百里聂的心湖了。

    可是偏偏到了这个时候,却也有了一个元月砂。这个元二小姐看着娇美而怯弱,看似冷漠,而那眼底深处,其实却也是有着浓烈得不得了的火焰。而那样子的灼热,也好似给百里聂冷漠如冰雕的容色,沾染了一缕淡淡的炽热。

    而这样子的炽热,也许元月砂自个儿也是未曾察觉到的。

    他认为,百里聂是有些喜爱元月砂的,否则也不会亲手做羹汤,弄那难喝得要死的玩意儿。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百里聂又似淡了许多了,死里活气,整日懒洋洋塞太阳。

    姜陵心里忍不住呵呵了两声,正所谓手快有,手慢无。

    他瞪着百里聂,鼻子里面又禁不住发出了轻哼了一声。

    不长进的东西。

    不屑之中,却也是蕴含了一缕淡淡的关切。

    元月砂也不屑冷笑,也许是因为发烧的关系,她眼前的视线也是微微有些模糊了。

    饶是如此,百里聂那张脸孔,却也仍然是如此的倾国倾城。然而元月砂内心之中,却也是分明早就明白,百里聂锦绣皮囊之下的浓浓冷漠。

    元月砂咬牙切齿,狠狠言语:“要是长留王嫌弃,捡回了自然可以扔回去。”

    那脸颊娇嫩如鲜润的细瓷,却又好似在细瓷之上,渲染上了一层朦胧的绯红。宛如娇艳的石榴花,明润的海棠花,细细的十分醉人。

    百里聂不觉眯起了眼珠子,不错,他是恍惚间将元月砂与另外一道身影混淆了,所以不自禁有些奇异的举动。他甚至,哄得元月砂为自个人解下了面具。

    那个人,早就已经是没有在这个世界上了,永永远远,都是不会回来了。

    正因为如此,百里聂忍不住想象,幻想这位突然闯入到自己生命之中的元二小姐,就是那个早就已经逝去的身影。然而当百里聂清醒过来时候,却对自己唾弃鄙夷不已。他也许是寂寞太久了,所以甚至想着,用一个人来代替自己内心的空洞。其实元月砂和那个人并不如何相似,却不知为什么,让百里聂的心里面升起了近乎相似的奇妙感觉。

    可是现在,瞧着元月砂如此发狠娇艳,艳润似火的样儿,百里聂寒冷如冰的一颗心竟似动了动。元月砂明明平时假装乖巧,生气时候却是格外的漂亮,说不出的好看。

    百里聂笑了笑:“这么漂亮的一只猫儿,捡回来了就捡回来了,倘若扔了出去,岂不是十分可惜。”

    元月砂听着百里聂的言语,一阵子的恼恨不喜。

    可能别的人,会倾慕百里聂如仙人一般的风姿,得到百里聂稍加垂顾,也是会喜不自胜。

    然而元月砂却也是讨厌,讨厌百里聂那轻佻的言语,令人不悦的挑逗,还将自己形容为猫儿。

    她也并不是什么别的人的爱宠,就算将之比喻成动物,她也是凶猛无比的野兽,绝不是什么家养的温顺宠物,会让人安安稳稳的系上铃铛。

    而元月砂的一双眸子,更流转了凌厉无比的光彩,死死的盯住了百里聂。

    百里聂当然是知晓元月砂的所思所想,在他瞧来,元月砂就是一只受伤的猎豹,受伤时候浑身焕发出了一缕令人惊艳的炽热火焰,娇艳的双颊流转了缕缕寒芒。

    若以欣赏的角度,刺激这受伤的兽类,倒也是更加赏心悦目。

    旋即百里聂眉头不动声色的轻轻的皱了一下,元月砂这通身炽热滚烫,也似是十分不寻常。倒也好似有别的毛病,故而方才是这般的通体滚热。

    他的手指头,轻轻的摸索,按住了元月砂的身子。

    平时元月砂的身体也是微微冰凉的,一双手更是凉冰冰,可是如今因为受伤的关系,元月砂的身躯却也是顿时散发出了一股子极为浓郁的炽热之意。

    故而当百里聂那散发出凉丝丝气息的手指头轻轻的按上了自个儿的身躯时候,元月砂竟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寒颤。

    百里聂那手指头轻轻触碰过的地方,所到之处,却也是蕴含了一缕奇异的酥麻魔力。这样子的冲击着元月砂的身躯,让元月砂竟不由得有些个不舒服。那样子的不舒服,却并不是什么痛楚,而是一股子说不出的别扭。百里聂手指头轻轻碰过的地方,也更是让元月砂浑身染上了一缕说不出的不自在。好似心口被什么东西填得满满涨涨了,若用那锥子轻轻一扎,顿时也是会刺破自己的皮囊。又好似有一根羽毛轻轻的撩拨心口,弄得酸酸楚楚。

    耳边却听着百里聂漫不经心的嗓音:“元二小姐放心,本王绝不是有意轻薄,不过是为了将你好生检查一番,看你何处受伤。”

    元月砂冷冰冰的说道:“和你没关系的——”

    话语未完,元月砂却也是不觉倒吸了一口凉气。

    她手臂被鞭子震断了骨头了,虽然百里聂只是细细的触碰一下,却也是顿时带来了那等撕心裂肺的痛楚。

    这一瞬间,却也是惹得元月砂痛楚连连。若不是她善于隐忍,那已经是被呼叫出声了。饶是如此,百里聂却也是知晓了元月砂的伤势了。

    一瞬间,百里聂那死寂般的眸子之中,却也是不觉浮起了一缕怜爱。

    纵然他淡漠如斯,眼见元月砂如此倔强,隐忍痛楚的样儿,却也是不自禁的掠过了一缕自己也惊讶的怜意。

    这天底下居然是有这样子要强的姑娘,明明是打折了手,却隐忍着痛楚,一句话都没有说。

    百里聂生平见过的女子,大都是娇柔而温软的,就算狡诈多智,可也是绝不会对自己这样子的狠。这也是使得百里聂轻轻的眯起了眼珠子,眼底流转了缕缕的复杂之色。

    可是,这些事情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这就好似天边的流云,身旁的清风,如此吹拂,如云飘渺。

    他早就知道这位元二小姐格外怪异,身上颇多不寻常,可是自己却也是视若不见,充耳不闻。

    就好似现在,倘若自己去问元月砂,为什么要对萧英动手,这位小姑娘也一定不会告诉自己的。

    这终究是别人家的事情,一个人最最重要的,当然是珍惜现在。

    想到了这儿,百里聂眼底那股子复杂之色消失了,一双眸子之中,却也是不自禁的浮起了戏谑之意。

    “看来月砂内伤外伤,都是如此严重,那可要好生医一医啊。”

    百里聂笑眯眯的,却也是瞧得元月砂打了个寒颤,内心顿时添了一梭子激灵。

    这个男人,如此笑眯眯说话儿时候,总是让人觉得不妙。

    百里聂摘下了腰间那枚小盒子,打开取出了一枚药丸,柔声说道:“这枚雪莲丹,是专门用来调息内息不顺,内力混乱的。本王所用,自然是样样皆好,如今这颗药丸,更是良医所调制,别处没有。既然月砂如此受伤,我也亲自服侍。”

    说到了这儿,百里聂将药丸送入了他自己的唇中,牙齿轻轻的咬着,不知廉耻的轻轻的凑过去。

    元月砂顿时觉得背脊一寒,只觉得自个儿全身的毛都是要生生的炸起来来了。

    百里聂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居然这么一副心心念念,要嘴对嘴喂药的德性。

    “殿下自重,你,你不要过来——”

    眼前不断放大的俊容,越是近些来瞧,却也是越发焕发了惊心动魄的魅力。

    唬得姜陵在一边身躯一抖,吓得扭过脸去,心中却也是一阵子的嘀咕。

    老聂是不是憋太久了,如今是如此不知廉耻,热情似火。

    一股子对元月砂的愧疚油然而生,不行,自己也应该为元二小姐阻止这个流氓。

    元月砂美眸之中除了恼怒却也是顿时不觉流转了森森寒意,倘若百里聂如此的不知羞耻,非得要亲自己的唇,用舌尖顶了那枚药丸过来。她不会客气,更绝不会轻轻巧巧的饶了这登徒浪子,无耻小人。

    她会张口就咬断了百里聂的舌头,必要时候,便是重伤这长留王也再所不惜。

    自己不是可以随意调戏的宠物,纵然百里聂是中辰殿下,又姿容绝美,那这轻薄也是无甚分别。

    那漂亮的脸蛋越靠越近了,元月砂因那杀意和恼意交织,已然是绷紧了身躯。眼瞧着只差一点,百里聂就要香到了元月砂的唇瓣了,蓦然元月砂却惨叫了一声。

    咔擦一声清脆的声响,却是百里聂按住了元月砂的手骨,为元月砂接好了手臂。也因如此,惹得原本要拧百里聂衣衫领子的姜陵赶紧住手。

    百里聂将唇中那颗“药丸”轻轻的吞到了自己的肚子里面去,笑眯眯的:“这是桂花糖,如此一来,也引开了元二小姐的注意力,一下子就将断了的手臂给接好了,你本殿下是不是既温柔,又体贴。这个游戏,是不是既禽兽,又香艳,还十分有趣。”

    姜陵和元月砂都在内心之中,不约而同的对百里聂唾弃。

    百里聂却无视元月砂因为被戏弄而想要杀人的脸色,很不要脸的轻轻柔柔说道:“元二小姐,那也是不必因此太感动。”

    他嗓音清润而柔和,仿佛薄薄的酒,微微有些个凉丝丝的味道,却不自禁有些醉人了。

    “阿陵,快将桂花糕拿过来,给月砂姐姐压惊。”

    元月砂心中忍不住冷笑,更似有说不出的恼恨。

    百里聂用筷子夹了一块桂花糕,送到了元月砂的唇边,轻轻的晃了晃。

    这儿的桂花糕虽然是十分的香甜,可是元月砂竟似毫无胃口。

    她是喜爱甜食,可是百里聂亲自喂上来的东西,元月砂却也是毫无胃口。

    然而百里聂却分明是极为执着的性儿,虽被元月砂拒绝,却也好似不会瞧人脸色,温温柔柔的笑着,这样子喂食。

    元月砂迫不得已,只能咬了一口。

    这蒲红英院子里面的桂花糕,果真是又香又软,十分的美味。

    元月砂咬了一口,又咬了一口。

    她嚼了嚼,蓦然一股子苦味传来,吃到了桂花糕里面别的东西。

    百里聂一根手指头轻轻的比上了元月砂的唇瓣,阻止她吐出来:“刚刚本王吃的是桂花糖,这雪莲丹是放在桂花糕儿里面的。这对元二小姐的伤势,可是大有好处的。”

    元月砂瞪大了眼睛,无比恼恨的盯住了百里聂。

    百里聂无视自己的恶劣,一番温柔体贴,万分和顺的模样。

    “哄小孩子吃药,大人总是要费尽心思。这苦苦的药,和着香甜的糕点一块儿吃,那便也是没那般苦涩了。”

    元月砂慢慢的咽下到了肚子里,百里聂就算很恶劣,可是终究还是救了自己一回。

    那雪莲丹果真是具有着极为神奇的妙用,入了肚子,顿时化为一团暖洋洋的滋味。

    甚至连四处冲撞的真气,渐渐也是温顺安抚下来了。

    元月砂的面色,也是和缓了许多了。

    她这生长之痛的冲击,连元月砂自己也是不知晓怎么办才好。如今百里聂的药丹,虽然是不能根治,却也是有几分缓解的用处。

    元月砂心里面却不赞同百里聂刚才说的那句话,什么苦涩的药丹,被甜蜜的糕点包着,合着吃就不会觉得苦了。可是苦药包在了蜜糖里面,难道不会更加苦?

    就好似有些人,你以为他很温暖很好,对你也很真,忍不住将一颗心交给他。

    可是那个人呢,欺骗了你的感情,浪费了你的真心,羞辱你的信任。

    他告诉你,他对你毫无情意,只将你当做棋子,以及需要舍弃的对象。

    那样子的苦涩,比起一开始就将你当做敌人,是更加的伤人的心,令人难受。

    元月砂轻轻的抿着唇瓣,任由自个儿内心之中缕缕的苦涩,这般的弥漫上了心头。

    她恨那个人,就如她对苏姐姐的爱,是生生世世不会变。而自己对那个人的恨,同样也是生生世世不会改。

    蒲红英是青楼花魁,京城达官贵人,也是趋之若鹜。

    既然是如此,蒲红英的院子里面布置,却也是极为风雅,并不带一丝一毫的庸俗之情。

    至于那些大堂迎客,红袖招招,娇滴滴的招揽客人上面粉头的艳俗,那更是绝不会有的。

    说到院落雅致,房间干净,便算是一些官员府邸那也是不如。

    为增那清雅之意,蒲红英这房中也是布置了几株翠竹,养得可谓是笔直精神。

    可是如今,这好端端长着的竹中君子,却也是让姜陵给生生拔了。

    姜陵给元月砂的手臂上涂好了药膏,又用竹片固定住,轻轻的缠了起来。这样子一来,也没几日,元月砂的手臂就是会因此痊愈了。

    百里聂已经是洗过了双手,用帕儿轻轻的擦拭了手掌,旋即又举起了酒杯,轻轻的喝着那一杯清酒。一股子熏人的醉意也是缓缓的涌上来,惹得百里聂不自禁的眯起了眼珠子了。

    房间之中,一面光润可鉴的铜镜,照着床榻之上的元月砂。

    而百里聂只需轻轻的侧过头,就能轻轻巧巧的将元月砂如今的样子瞧入眼中。

    这个妙龄少女,也不知道为什么
小说推荐